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情深意重(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此消息一出,顷刻间将因为美男子转移的视线又转移了回来。天下再起喧嚣。

    蓝家的龙潭虎穴阵百年前就扬名天下,被列为当世时最厉害的阵法,阵法玄妙,里外各九九八十一阵,每一阵都有一个死门,不小心踏入死门,便会万劫不复。甚至有一种传说,蓝家的龙潭虎穴阵里从来没走出过活人。

    蓝家之所以在十大世家中排名靠前,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因为蓝家有这个龙潭虎穴阵。

    如今蓝家看似应承睿太子的请婚,实则是刁难睿太子。若是他应承,便会置之死地。

    云浅月听到凌莲禀告这则消息的时候,如水的眸子细细地眯起,半响不语。

    “小姐,蓝家大概早就猜出睿太子会应承,打的便是这个算盘吧?睿太子若是退缩不应的话,那么早先南梁的昭告和睿太子对蓝家主的情深意重之言便是一则笑话,出尔反尔,会被世人嘲笑胆弱,若是应承的话,那么龙潭虎穴阵厉害无比,有去无回呢!”凌莲见云浅月听到消息后半响不语,担忧地道。

    云浅月闻言淡淡一笑,“蓝家的如意算盘打得的确精湛。但恐怕这个主意不是蓝家自己出的,而是另有其人。”

    “七皇子吗?”凌莲小心地问。

    “除了夜天逸外,这等翻云覆雨,将时局如此有利于蓝家扭转的行为,不做第二人想。”云浅月漫不经心地道。

    “那睿太子会不会应承?或者是否有别的办法扭转局面让其有利于南梁?”凌莲又问。

    云浅月呵地一笑,“南凌睿会应承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国太子总不能被一个负荆请罪和一个龙潭虎穴阵吓住,那样胆子未免太小了。”

    “可是那个龙潭虎穴阵实在是可怕,据说自古以来无人进去能出得来。”凌莲轻声道。

    “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谜底,没有解开,是因为没有找到方法,所以,也没有破解不了阵法,破解不了,那是因为没寻对破解之法。”云浅月淡淡道:“世界上越难的东西,有时候其实越简单。”

    凌莲点点头,不再说话。

    响午时分,云浅月又收到了容景的书信。随书信附送来的是两个用泥巴捏的小人,一个是容景的样子,一个是她的样子,两个小人神态唯妙唯俏,捏的手法简直是绝伦完美。

    云浅月拿着小泥人看了半响,不由得露出浓浓的笑意,很难想象容景那一双白皙修长如玉干净的手捏泥巴的样子。那时候应该和她一样,嘴角露出深深的笑意。

    她发现即便这样相隔千里,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快乐。即便在天下这般风云变幻,波云诡异的时局阴影笼罩下,她对每日都有着浓浓的期盼,无非是容景的信的内容,和他随时都可以给她送来的惊喜,真的是惊喜。

    云浅月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好久的泥人,才提起笔给容景回信。写完一封信后,她走出房门,来到院中的一棵桂树前。此时即将中秋,桂树花开,才一靠近,空气中便萦绕着桂子飘香。她从桂树上采摘下几片树叶,回来在信纸的最后一张上用树叶做了两颗相连的心。满意地看了许久,才将信纸折好,让凌莲送了出去。

    接来这一日又太平而过。

    蓝家公诸消息第二日,南梁回应蓝家,诏书告示天下。言:“一个月后,南凌睿亲自赴蓝家负荆请罪,闯蓝家的龙潭虎穴阵。同时携带聘礼,结蓝家和南梁亲家之好。”

    南梁的告示一出,天下皆惊。

    南凌睿风流的名声遍传天下,在百姓们的心目中都认定其是风流太子。但有朝一日风流太子痴情痴心于一人,甘愿为她遣散南梁太子府三千佳丽,便已经是轰动天下。如今居然应承了负荆请罪,闯蓝家的龙潭虎穴阵,更让人感佩之时大为震惊。

    于是,南凌睿从一名风流太子,顷刻间变成天下最痴情之人。甚至盖过了景世子对云浅月所说的“此生只此一妻,非卿不娶。”的言论。

    一时间,泼在南凌睿身上的强求女子的污水被扭转,有些人纷纷谴责蓝家条件苛刻。

    天下再次闹成一团。

    天圣京城虽然不是蓝家和南梁的争斗中心,但无疑是天下间关于这件事情的发展谈论得最热闹的地方。茶楼、酒肆、歌坊、大街上,人来人往,三五一群,三两一伙。无不对这件事情评判几句。

    云浅月则想着一个月之后她的武功定然可以恢复了!容景治水即便再慢,也能回京了。

    南梁昭告天下第二日,天圣京城端坐在金殿上早朝的老皇帝终于对此事伸出了手,一道圣旨昭告天下,言:“感于南梁和蓝家两方协议,都是朕之子民。朕愿意届时派人去蓝家作证。见证睿太子负荆请罪,勇闯龙潭虎穴阵之事。睿太子过关,则迎娶蓝家家主蓝漪,若睿太子失败,不幸被龙潭虎穴阵所伤或毙。则南梁不得怨恨蓝家,不得寻蓝家麻烦。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这一道诏书,将这件事情推向了一座顶峰,也就是说此事已成定局。

    接下来几日,南梁和蓝家再未表态,算是齐齐默认了此事。

    十日一晃而过,冷邵卓伤口愈合终于可以下床,孝亲王闻到风声立即亲自来云王府接人。冷邵卓再无理由留在云王府客居,只能跟云浅月告别,跟随孝亲王回了孝亲王府。但他觉得这是他活了这么多年最快乐的十日。

    这时外面关于南凌睿和蓝漪之事依然沸沸扬扬,热度不减。

    时光不快不慢穿行,来到了中秋佳节。

    古人对中秋节和对春节一样重视,每一年都会早早准备中秋夜宴。但今年情形特殊,天圣各地遍地水灾,皇上一直身体不好,再加上南梁睿太子和蓝家主轰轰烈烈之事,以及皇后险些没保住子嗣和云王府浅月小姐、孝亲王府冷小王爷被光天化日之下暗杀之事,以及荣王府景世子和七皇子离京在外治水之事等等合在一起,老皇帝自然无心中秋夜宴,于是只命礼部简办了中秋寿宴,除去往年的君臣同乐,改为由四大王府的家眷子女进宫陪皇上、皇后进行一场夜宴就算象征意义地过了中秋佳节的团圆之日。

    排除于四大王府之外有两个人破例参加夜宴。一个是丞相府的秦小姐,另外一个则是文伯侯府世子容枫。秦小姐怀有皇室子嗣,这样的宴席当仁不让。而容枫则是因为文伯侯府总的来说是荣王府一脉。侯爵世袭,也有资格。

    于是,中秋佳节一早,云浅月便和容枫一起入了宫。

    云王府的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容枫当先下了车,云浅月也慢悠悠地跳下了车。只见宫门外已经有不少四大王府的车辆。其中尤以两辆马车最为显眼,一辆自然是丞相府的马车,另一辆马车是孝亲王府的马车。

    显眼的也许不是车,而是人。丞相府车前秦玉凝一改以往素雅的衣裙,今日一身粉红色华丽衣装,衬得她肌肤如雪,粉面含娇,艳若桃李,瞬间盖压了宫门外四大王府的小姐。另一个人则是孝亲王府的小王爷,一身锦衣华服,与往日一般穿着,但今日一见,迎着阳光,他身上偏偏生出些温文尔雅的味道来。温文尔雅这个人词形容到冷邵卓的身上,未免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觉得惊异。

    两人无疑成为了宫门口的两道风景。

    云浅月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定在秦玉凝身上片刻,又转向冷邵卓。

    冷邵卓见云浅月下了车,立即快步走了过来,他还没走到近前,云浅月便出声提醒,“你胸口的伤外面看着是痊愈了,但里面还差些,走路不要太快,短时间内也最好别有什么剧烈动作,以免伤口复发引起红肿疼痛。”

    冷邵卓闻言立即放慢了脚步,对云浅月笑着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注意。”

    云浅月也对他一笑,回头对容枫询问,“我去姑姑的寝宫,你也一起去还是和各王府的公子们一起?如今早早来的人大约都在御花园吧!开席之前似乎有论艺。”

    “皇后娘娘这两日的脉象稳妥,我就不过去了。我和冷小王爷一起去御花园。”容枫想了一下,回道。

    “那好!我去姑姑寝宫。”云浅月点头,抬步向宫门内走去。

    “月姐姐!”秦玉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对云浅月喊了一声。

    云浅月停住脚步,觉得秦玉凝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她多少次明摆着不想理她,这个女人都能够贴上来。她回转头去看秦玉凝。

    “月姐姐是要去皇后娘娘处吗?玉凝也和月姐姐一起去。”秦玉凝脚步端庄地走过来,对云浅月笑得和气,仿佛十多日之前在这宫门口发生的不快根本就未曾有过。

    “秦小姐不等二皇子一起?”云浅月挑眉。

    “二皇子早就进宫了,我在这里是等月姐姐,我有许久没去皇后娘娘宫里看望娘娘了呢!”秦玉凝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