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情深意重(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原来我还有次殊荣让秦小姐等候!那就一起吧!”云浅月淡淡一笑。

    “瞧月姐姐说的哪里话?玉凝知道月姐姐十多日前遇刺的事情,本来想去云王府探望,但知道冷小王爷在云王府养伤,月姐姐一直陪伴,恐防月姐姐没空理会于我,我也就没去。所以就在这里等着月姐姐了。”秦玉凝嗔怪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声音不低。

    云浅月眸光微转,她日日陪伴冷邵卓养伤吗?到也没说错!可是这话里话外都是她不知检点了吧?她笑意不冷,反而热乎了几分,“难得秦小姐对我如此惦记,这让我觉得二皇子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在你心中的分量都不及我了。”

    秦玉凝笑意微僵。

    “走吧!和你开玩笑的。有喜的人为大,你先请!”云浅月对秦玉凝摆手。

    秦玉凝扯了扯嘴角,一时间似乎再没话说,抬步向前走去。

    “枫世子,反正我们这么早去御花园也无事,不如先将云浅月送去皇后娘娘的荣华宫,我们再折返去御花园。你说如何?”冷邵卓忽然对容枫询问。

    容枫知道秦玉凝是有武功的,也有些不放心云浅月自己和秦玉凝一路去荣华宫,便点点头,“冷小王爷所言极是,那就先送她一程。”

    二人说话间一起跟着进了宫门。

    云浅月回头看了二人一眼,想着她就知道冷邵卓有着某种聪明的,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即便一直废物,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看来孝亲王府和冷邵卓对秦玉凝也是了解几分的。

    “月姐姐,冷小王爷对你如今真好,居然还肯为你挡剑,真是让人羡慕。”秦玉凝回头看了冷邵卓和容枫一眼,对云浅月笑着道:“枫世子对你一直很好。即便当初你在武状元大会请旨赐婚没嫁给他,他还是对你好。”

    “秦小姐这是在夸我有人缘吗?”云浅月笑看着秦玉凝,懒洋洋地道:“谁和谁投脾性看得是缘分。其实我和冷小王爷也算是投脾性的,否则这些年就不会喊打喊杀了,而容枫嘛,我们一见面就投脾性。算起来这么些年,我似乎就对一个人怎么也不投脾性。”

    秦玉凝佯装疑惑地看着云浅月,“月姐姐,那个人是哪个?”

    “你!”云浅月很是干脆地吐出一个字。

    秦玉凝脸上的疑惑变成惊讶,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玉凝觉得和月姐姐很投脾性,月姐姐怎么会如此认为呢?”

    “秦小姐知书达理,温婉端庄,我哪里学得来一分?有些东西可是天生的,不能强求。”云浅月笑容淡淡,“虽然秦小姐觉得和我投脾性,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和你投脾性。”

    秦玉凝脸上的笑有些勉强,“月姐姐真会开玩笑!”

    云浅月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太有意思了!笑笑不再说话,有些口头的便宜占两下就得了。不用太多,多了就没意思了。到如今她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恨不得她立马死了,但还处处都要和她套近乎。

    四人两前两后来到荣华宫。

    荣华宫门口早已经站了一大群人,当然都是女人。以明妃娘娘为首,人人云鬓高绾,衣着鲜华。后宫的女子平时可供享乐的东西其实很少,大部分都是背地里勾心斗角,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罢休,今年中秋节虽然简办,但皇家的宴席即便简单也比寻常人家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开销大,后宫女子借此机会自然想欢喜热闹一番。

    云浅月看到荣华宫门前大门紧闭,就知道皇后将后宫的妃嫔挡在了门外,即便明妃如今全权打理后宫之职,也要屈居于皇后之下,吃这等闭门羹。寻常时候她可以不必等候,但这等日子口,自然要皇后率领后宫妃嫔出席,她即便再不满,也得等着。

    “呦,这不是浅月小姐吗?”云浅月还没来到近前,明妃轻轻一笑,当先说了句话。

    “明妃娘娘!”云浅月淡淡一笑,她在老皇帝面前都不见礼,自然不会给明妃见礼。一句话算是打个招呼了。

    “玉凝拜见明妃娘娘和各位娘娘!”秦玉凝弯身下拜,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礼。

    “秦小姐快免礼,你可是有喜的人了,不必如此多礼。和浅月小姐一样就好!她见到本宫可从来不见礼的。”明妃笑着对秦玉凝摆摆手。

    秦玉凝站起身,接过话道:“玉凝怎么能和月姐姐比?月姐姐在皇上和皇后面前也不必见礼的!”

    “说的也是。秦小姐知书达理!浅月小姐这么些年让皇上头疼得很,她不给皇上找麻烦就不错了,不见礼皇上自然不怪的。”明妃呵呵一笑,目光落在云浅月身后的冷邵卓和容枫身上,笑道:“枫世子这几日一直来后宫给皇后姐姐把脉,冷小王爷可是稀客!”

    “明妃娘娘安好!各位娘娘们安好!”容枫对明妃和后宫娘娘见礼。他既然看到了明妃娘娘和后宫这些妃嫔,不能不见礼就匆匆离开。

    冷邵卓哼了一声,不理会明妃娘娘,转身就走,对见礼的容枫招呼,“枫世子,在这里和一堆女人唧唧歪歪什么?我们去御花园。”

    明妃听闻冷邵卓已经改好了,却没想到见到了她还这般甩脸色,顿时失了面子,脸色不好,冷笑道:“冷小王爷和浅月小姐何时情深意重了?居然为浅月小姐挡剑了?”

    “我们一直情深意重,明妃娘娘,我和你可没什么交情。哪天你被被人刺杀中剑的话,本小王绝对不救。”冷邵卓头也不回地道。

    明妃脸色一寒,额头有隐隐青色,但她忽然笑了,“浅月小姐真是能耐了!居然能让这么多男子喜欢,先是七皇子,再是景世子,又有染小王爷,还有枫世子,如今又多了个冷小王爷。本宫不佩服浅月小姐在对男人上面的手段都不行,听说冷小王爷在云王府养伤,浅月小姐日日房中陪伴。难道景世子不在,浅月小姐便和冷小王爷两情相悦了?本宫觉得实在奇怪。”

    冷邵卓忽然住了脚步,猛地回头看着明妃,一双眸子尽是怒火。他忽然抬步走回来,几步就来到了明妃面前对她伸出手,目标是明妃的脸。

    云浅月忽然出手拦住他,对他一笑,“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着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不也说了不过是一群女人而已吗?男子汉大丈夫,和一群女人唧唧歪歪什么?更何况是这宫里的女人,皇上姑父一旦驾崩,新皇即位,她们就是这宫中的太妃了!没准大多数得皇上姑父喜欢选去陪葬。明妃娘娘在这宫里最得皇上喜欢,那是首当其冲的事儿。她已经够可怜了!你听两句不顺耳的话也没什么。当屁放了就是了。你和容枫不是要去御花园吗?赶紧去吧!”

    冷邵卓闻言顿时乐了,撤回手,“好,就听你的,当屁放了!”话落,他对容枫道:“走了!本小王爷改过自新了,手还要沾了脏腥难免晦气。希望御花园的空气清新些。”

    容枫含笑点头,“那就走吧!”

    二人于是不再看明妃和一众后宫妃嫔,离开荣华宫门口,转道向御花园而去。

    明妃脸色气得铁青,一双美眸瞪着云浅月,“浅月小姐,你说话最好谨慎,你刚刚的言辞若是传到皇上耳里,皇上大怒之下……”

    “明妃娘娘,您在后宫生活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天真呢?”云浅月打断明妃的话,将腰间的碎雪拔出销,明晃晃的剑身在阳光下泛着清寒的光,像碎了细碎的雪花,她随意地摆弄了两下宝剑,对她笑道:“你忘记了这把碎雪我是如何从皇上手里得的吗?”

    明妃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冷笑,“敢向皇上拔剑,大逆不道!”

    “您真是老了!不明白这话对我说等于没说吗?我记得以前的明妃可不是这样的,多温柔似水的一个女子啊!是什么让您变成这样的?哦,我知道了,天圣每一代帝王驾崩的确都会选几名最宠爱的妃子殉葬。您如今得皇上姑父宠爱二十年长盛不衰,是不是担心自己被殉葬啊?毕竟您还这么年轻。”云浅月目光落在明妃铁青的脸上,即便脸色难看,但还是明丽如花,她啧啧叹息了两声,“可是这也没办法啊!皇上的确身体不好,皇子的确成年了。哎……除非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您先提前死了,也就不用担心了。哦,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您勾搭上哪个皇子,继续做皇妃,也不用担心了。噢,还有就是您要不联合外人夺了皇位?那样没准您就是皇后了,也不用担心了,噢,还有……”

    “云浅月!”明妃终于忍不住怒喝一声,抬手向云浅月打来。

    云浅月轻飘飘躲过,对明妃灿然一笑,“看在七公主即将是我的嫂嫂的份上,我才对您出主意的,您不领情也就罢了,何苦打我?”

    明妃怒不可止,“云浅月,有众姐妹作证,你可知道你刚刚一番言论,若是传到皇上耳里,云王府满族够不够诛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