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公子论艺(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皇后,将她满脸满眼震惊的神色一览无余,淡淡一笑。

    “月儿你……”皇后也看着云浅月,想说什么,似乎话到嘴边只剩下震惊。

    “姑姑怎么如此惊异?您觉得我是不是不该知道?”云浅月挑眉,笑看着皇后。

    “你……”皇后定了定神,摇摇头,面上的惊异褪去,化为无奈,“你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知道也正常。”

    “是啊,知道也正常!”云浅月不以为意,伸手拉住皇后,“姑姑,我们去御花园吧!四大王府的公子们在御花园论艺呢!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皇后点点头,跟着云浅月向殿外走去,走了两步疑惑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见到他们了?”

    “没有!云离过继之礼那日,爷爷在祖嗣给了讲了父亲和娘亲的事情。父亲那么爱娘亲,娘亲若是死了,他如何会独活?所以,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活着的。”云浅月道。

    皇后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早先也不知道,也是不久前才知道。”

    “应该是南梁国师来这里见了你一面吧?”云浅月偏头看着皇后,语气肯定。

    “嗯!哥哥是来见了我,但也没有说几句话,就急急离开了。我才知道他们活着。只要活着就好!”皇后慈爱地摸摸云浅月的头,“月儿是有父母的!”

    云浅月笑笑,不说话。

    “月儿,你……你是不是怪他们?他们也是有着迫不得已,否则哪个父母愿意扔下孩子不管?”皇后担忧地看着云浅月。

    “没有!我不怪他们。”云浅月摇摇头,“这些年我过得很好不是?有爷爷,有姑姑,有哥哥,还有一大堆对我好的朋友。我知足。况且父母也有自己的人生,不一定要为子女而活。我心中明白。”

    皇后欣慰地点点头,又有些心疼,“你这个孩子,就是太要强,要知道刚过易折。尤其是女人,在男人的面前,不用太强硬。你对景世子……还是收敛一些脾性比较好。”

    云浅月忽然笑了,“姑姑,我和容景是一物降一物而已。你不用担心。”

    “也是!”皇后也觉得自己太唠叨,笑着道:“你这个丫头也就景世子能治得了你。以前我是百般觉得你和景世子不合适,如今看来啊,还就你们两个是最合适的。”

    云浅月笑着不再说话。

    二人说话间来到荣华宫门口,侍卫打开宫门,云浅月扶着皇后走出。八月的天气已经不再酷热,吹来的风都带着一丝凉爽,空气中隐隐携带着花香,馥郁欣然。姑侄俩一路闲聊着向御花园走去,后面跟着荣华宫里面侍候的宫女嬷嬷太监。

    来到御花园,果然见四大王府的公子们已经开始论艺,御花园一片热闹。四大王府的小姐们围在一旁看着公子们论艺,一个个娇艳如花。

    云浅月目光一一看过御花园的众人。只见熟悉的身影都在,夜轻染、夜天倾、夜天煜、容枫、冷邵卓,还有荣王府庶出的公子们。以夜轻染打头,玩得热火朝天。她看着夜轻染满头是汗,有些好笑。

    众人见皇后的凤驾来到,都纷纷见礼,皇后含笑摆手,一如既往的凤仪高贵。

    云浅月扶着皇后坐在了一处凉亭内,皇后对众人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四大王府的公子小姐们本来就比寻常大臣家的子女们少了一分拘束。于是很快大家又投入到论艺的热闹中去。

    云浅月坐在皇后身边,目光也看着众人。

    所谓的论艺,是天圣皇朝一种集摔跤、拳脚、投球、打马等结合的玩法,分为两派。每一派人数可多可少。四大王府的公子加上皇室的皇子,也不过二三十人。云离和冷邵卓没有武功,但也跟着一起玩,不过相较于有武功的人来说,他们就比较吃亏。时间还早,显然才玩了没多久,二人身上就已经被踹得不是脚印就是被跌得泥污。

    当云离再一次被踹出圈外的时候,七公主终于忍不住跑上前,一把拽住云离的衣袖,心疼地看着他,“你别玩了!”

    “呵……嫂嫂心疼哥哥了!”云浅月看着七公主好笑。从她来到,就见七公主的目光一直紧张地盯着云离,视线连转都没往容枫的身上转,她彻底放下心来。

    皇后也笑了,目光瞥了容枫一眼,看着七公主道:“这个孩子,终于开窍了!”

    “开窍了是好事儿!”云浅月见七公主掏出帕子给云离拍身上,笑着道。

    “云离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孩子。”皇后笑着道:“你不在京城那几日他每日都会去荣华宫看看我。比以前的你那两……那个哥哥强多了。”

    云浅月知道她说的应该是比那两个哥哥都强多了。她笑着点头,“我觉得也是!”

    二人说话间,七公主将云离拉下场,云离有些无奈地看着七公主,但神色却是带着笑意,显然也乐在其中。来到皇后面前,云离看到云浅月揶揄的笑意,脸有些红,喊了一声,“姑姑!”又喊了一声,“妹妹!”

    皇后笑着对二人摆手,“坐下歇会儿吧!你跟他们一帮子人玩,没武功吃亏,瞧给折腾的!七公主都心疼了!”

    七公主顿时娇羞无限,嗔了皇后一眼,声音极低,“母后,你就会拿我打趣……”

    “呵,七公主害羞了!好,本宫不说了!”皇后笑着拉过七公主,坐在自己的另一边。

    “七妹妹,你也太心疼云离那小子了!”夜轻染不满地向这边看来,“你将他拉下去,我们这边可就少了一个人。多吃亏!”

    “你一个人顶十个人打,吃亏什么?”七公主瞪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摸摸头,目光扫向云浅月,对她招手,“小丫头,你过来替补!”

    云浅月摇摇头,一帮子大男人,她也挤进去的话就是一枝独秀了!

    “过来,扭捏什么?你以前和冷邵卓打架的时候可没见你矜持过。咱们这些人谁不知道谁什么德行?”夜轻染一边说着一边向云浅月走来,看那架势要来拉她。

    “小魔王,你拉人扯我做什么?”冷邵卓立即不干了。

    夜轻染毫不客气地踹了冷邵卓一脚,冷邵卓哪里躲得过,被踹得一个趔趄,他看也不看他一眼,“没武功的家伙拖我后退,你和容枫一样,一边歇着去,小丫头一个人就能代替你们两个。”

    “你少看不起人!”冷邵卓勉强站直身子,脸憋得有些红,“我又没有人来心疼我。不下场!”

    “哈哈,你也想要人心疼?真新鲜了!”夜轻染毫不客气地嘲笑,“问问这里,有哪个女人看得上你吗?”

    “没有人看得上我,也没有人看上你。”冷邵卓对夜轻染怒目而视。

    夜轻染顿时一噎,回头看着冷邵卓,奇怪地打量他,“好小子,在云王府住了十日,你伤不但养得好,本事也见长了是不是?”

    冷邵卓哼了一声,自己动手拍身上的土。

    “小丫头,你快下来!别让大家伙都等你一个!”夜轻染见云浅月坐着不动,再招手。

    “我可不想一会儿跟个泥鳅似的!”云浅月懒洋洋地摆手。

    “磨叽什么?我过去拉你。你这副样子再不活动一下筋骨,我都怀疑你要生锈了!”夜轻染大踏步走来,不管云浅月乐不乐意,一把将她拽起来,抬步就向场中走去。

    云浅月无奈,这个小魔王。

    “来,继续开始玩!”夜轻染松开云浅月的手。对停住的人摆摆手。

    大家见到云浅月被夜轻染拉进来,互相对看一眼,都有些拘谨。虽然云浅月嚣张跋扈的名声摆在那里,但毕竟是个女孩子。都不好下手。

    “月妹妹,你要不想玩,就去歇着!轻染,月妹妹身体不太好,别胡闹了,我们自己玩就行,你非要拉她下来做什么?”夜天倾看着夜轻染蹙眉。

    “就是!月妹妹,你若不想玩就下去。这个小魔王就喜欢胡闹,在他的眼里人都是铁打的!”夜天煜也立即附和道。

    他们二人那日是亲眼看到云浅月从皇后的内殿出来那副神色的,身体透支过度,不是十日八日就能养回来的。如今看她这副懒洋洋的样子,自然不想勉强她。

    “她还不是面捏的!哪里这么弱了?”夜轻染眼皮翻了翻,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有这么废物吗?”

    “你才废物呢!”云浅月白了夜轻染一眼,他说得对,她再懒下去,的确要生锈了。这也不怪她,容景不在,她什么精气神也没有。也不扭捏,对夜天倾和夜天煜等人道:“来,玩吧!我是不会客气的!”

    她话音刚落,便快速地进入状态。虽然从来没有玩过这个,但看得多了,自然就会了。

    夜轻染高兴地挑了挑眉,也快速地进入状态。

    夜天倾和夜天煜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各王府的公子见状也都纷纷再次玩起来。他们虽然和云浅月接触得不多,但大多数都是自小就认识。所以,很快就玩在了一处,一时间场中热火朝天。

    “这个丫头要是换一件男子的衣服,就是一个男孩子,是半丝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了!”皇后看着场中活跃的淡紫色身影笑着摇摇头。

    “浅月小姐玩得真好!”七公主羡慕地道。

    “是啊,妹妹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云离也看着云浅月,附和七公主的话笑道。

    七公主转头看向云离,见他眼中溢满骄傲,那一双眸子似乎都因为看着云浅月活跃的身影而灿亮起来,她笑了笑,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场中,不再说话。

    皇后余光看了二人一眼,也含笑看着场中不再说话。

    “秦太妃驾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小太监的高喊声。

    皇后顺着声音看去,果然见秦太妃向这边走来,秦玉凝搀扶着她的胳膊走在她身边。后面是秦太妃宫里伺候的人,浩浩汤汤。

    场中玩得热闹的人仿佛根本没听到,依然玩得热火朝天。这时候谁也不把云浅月当做女子,她身上似乎就有这样的一种魔力,只要专心做起一件事情来,很快地就将自己融入其中。让她身边的人不会将她当做女子。争抢,拼夺,酣畅淋漓。

    秦太妃来到近前,众人都连忙见礼。七公主和云离站起身退到了一旁。

    皇后站起身,对秦太妃行了个虚礼,笑道:“还以为太妃要等到开宴席的时候才从宫里出来呢!没想到这么早就来了!”

    “我听说公子们都在御花园论艺,老婆子也喜欢热闹,便凑过来看看。”秦太妃笑道。

    秦玉凝扶着秦太妃坐下,给皇后见礼。

    皇后笑着摆摆手,“秦小姐有喜的身子,就不必见礼了!坐吧!”

    秦玉凝直起身,目光看向场中。她从来到御花园就看到了夹在一群公子中间的云浅月。虽然夜轻染、容枫等人都风采卓然,但云浅月更为夺目,紫色阮烟罗的衣裙,在她活跃的身影下如跳脱出众人之外的紫云霞。阳光打在她身上,这一场论艺似乎中心就在她一人。她唇瓣紧紧抿起,隐藏在美眸之下的是深深的嫉妒。

    “咦?那不是浅月小姐吗?”秦太妃似乎才看到场中的云浅月。

    “是月儿,她奈不过染小王爷的要求,便也跟着下去玩了!”皇后笑着回话。

    “皇后啊!不是我说你,你该管管这浅月小姐,收收她的性子。你看看,她比一帮子公子们玩得都欢快。跟个男人似的,没型没样。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这里面各府的小姐们有哪一个跟她似的?那不是笑话吗!”秦太妃转过头对皇后劝说。虽然是劝说,但语气中则是深深的鄙夷,“这要传出去,让人觉得云王府的女儿都如此似的!岂不是影响你皇后的母仪风范?”

    皇后笑着的脸顿时一收,“太妃哪里话?我看月儿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就是这个性子!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巾帼不让须眉,月儿就是这类女子。谁说男子才可以沙场点兵?女子就不可以了?千年前也是有一位女王尊贵天下的,女王手下的女将军有好几名。如今名扬千古,皇上翻阅千年前卷宗的时候也是又赞又叹。”

    “那也是千年前,怎么能和当下比?”秦太妃皱眉。

    “太妃娘娘,历史有先例。千年前的可以不说,就说我们天圣皇朝也不是没有先例。贞婧皇后当年还不是跟着始祖皇帝和四大王爷身旁征战天下?所以说,女子不一定不如男。月儿是云王府的女儿,遗传了贞婧皇后的遗风这是好事儿。”皇后笑容淡淡地看着秦太妃,“太妃娘娘,你能说贞婧皇后不成样子没有大家闺秀之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