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真是意外(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场中玩的众人都住了手脚。云浅月身上没染到什么尘土,但出了一身香汗,她掏出帕子擦擦脸,擦完脸就要塞进怀,突然伸出一只手去抢她的帕子,她敏锐地躲开,转身见是夜轻染,对他挑眉。

    “小丫头,给我用用你的帕子!我的帕子刚刚掉出来脏了。”夜轻染看着云浅月手里的帕子。

    “不给!”云浅月将容景给她的那块帕子揣进怀里,很是干脆。

    夜轻染瞪眼,突然伸手去扯过云浅月的衣袖就往脸上抹去。这回轮到云浅月瞪眼。

    夜轻染抹了两下,满意地松开她的袖子,满足地道:“好香!”

    云浅月觉得这个家伙居然敢调戏她?伸出脚就踹了他一脚。夜轻染不躲不闪,着着实实地挨了一脚,云浅月没想到他不躲开,又瞪眼,“你怎么不躲?”

    “被你踹一脚也没什么!躲什么?”夜轻染不以为意,哥俩好地揽住云浅月的肩,在她要推开他的时候,忽然压低声音道:“小丫头,今日别靠近皇伯伯。记住了!”

    云浅月一怔,抬眼去看夜轻染。

    夜轻染自然地放开云浅月,也不解释,对老皇帝大声地埋怨道:“皇伯伯,好不容易今日乐呵乐呵。我还没玩够呢!您就喊停。下次可就再难找机会了。”

    “你个小魔王,就知道玩。没看到月丫头都累了?”老皇帝笑骂了一句,看向云浅月愣愣地站在那里,笑道:“月丫头,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也和这个小魔王一样?没玩够?”

    云浅月消化着夜轻染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夜轻染从来就不会无的放矢,刚刚特意告诉她,定然是有什么不同寻常。她定下神,笑着道:“我以为皇上姑父今日一来这里就会找我撒气,雷霆大怒呢!我得罪了您最宠爱的妃子,不敢过去啊!”

    “你做得大逆不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还怕朕对你大怒?”老皇帝哼了一声,对云浅月招手,“你过来,朕今日身体不适,你给朕把把脉。那日你救皇后像模像样的!朕今日也试试你的医术。看看是否比太医院的太医强。”

    云浅月心思一动,夜轻染刚刚说不让她靠近老皇帝,如今老皇帝就要她给把脉……

    这时,容枫的声音忽然传音入密到云浅月耳里,“月儿,皇上的身上携带着紫草。”

    云浅月闻言眼睛忽然眯了眯,老皇帝的身上携带着紫草?这也就是夜轻染不让她靠近老皇帝的原因了吧?老皇帝是想用紫草杀了她?还是另作他用?心思电转,也不过是一瞬间,她忽然笑了!紫草啊,跟她还真是渊源颇深。

    “小丫头,朕让你过来给朕把脉,你笑什么?”老皇帝莫名地看着云浅月。

    “没什么,皇后姑父信得过我的医术我当然高兴了!”云浅月抬步向老皇帝走去。

    夜轻染一把拽住云浅月,不满地看着她,“小丫头!”

    云浅月被迫停住脚步,对夜轻染疑惑地问,“做什么?”

    夜轻染脸色微微变化了一瞬间,嘴角抖动,用传音入密询问,“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我让你别靠近皇伯伯。你怎么还过去?”

    “听见了!我会小心的,放心吧!”云浅月也用传音入密道。

    夜轻染蹙眉。

    云浅月甩开他的手,用了力气却还甩不动,她忽然笑道:“夜轻染,你这是做什么?你拉着我难道要自己去给皇上姑父把脉不成?”

    “没错,我信不过你的医术。我可以给皇上姑父把脉。”夜轻染立即道。

    “小魔王,你的医术朕清楚,朕要考验考验月丫头的医术。你放开她。”老皇帝看了一眼夜轻染,老眼闪过一丝什么,皱了皱眉。

    夜轻染看了老皇帝一眼,又看着云浅月,见她眼中什么颜色也看不出,他无奈地松开手,嘟囔道:“她能有什么医术?救了皇后娘娘纯碎是因为废了大半的武功。皇伯伯你太抬举她了。”

    “月丫头每次都出人意料。朕想不抬举她都不成。”老皇帝大笑了一声。

    夜轻染不再说话。

    云浅月笑着抬步向老皇帝走去,很快就来到老皇帝面前一尺之距,对他伸出手,“皇伯伯,您将手给我吧!”

    老皇帝依言将手递给云浅月。

    老皇帝的手虽然保养极好,日日山珍海味,但毕竟已经年迈,长年劳心劳累,庞大的江山社稷和算计已经耗光了他的心血。连带手也是苍老枯槁。就像是一棵树步入老年,连枝干和树叶都散发出苍苍的枯死之气。

    云浅月看着面前的老头和老头递过来的手,心中微微叹息,很是自然地将手按在了他的手腕脉搏处,细细把脉。

    这一处百多人静寂无声,人人目光都看着老皇帝和云浅月。

    许久,云浅月放下手,对老皇帝灿然一笑,“皇上姑父的脉象很好,一定长命百岁!”

    老皇帝一愣,看着云浅月灿然的脸,忽然晃了晃神,继而哈哈大笑,“这个丫头!”

    皇后早已经感觉出不同寻常,一把将云浅月拽到了自己的身边,对老皇帝道:“皇上,如今月儿给您把了脉了,臣妾看时辰也不早了。可以开宴席了吧?宴席早些结束,晚上公子小姐们还要自行赏月呢!在这皇宫里浪费时间陪我们,也凭地让他们无聊。”

    “好,就依皇后之言!”老皇帝显然很高兴,起身站了起来,对众人笑道:“今日没有外人,四大王府的人也算是皇家的人,今日算是家宴,设在百花园。都随朕一起去百花园吧!”

    “摆驾百花园!”文莱高喊了一声。

    老皇帝当先抬步向百花园走去。云浅月扶着皇后跟在身后,再之后是明妃等一众妃嫔。后面跟着夜天倾、夜天煜,以及四大王府的公子、小姐们。一大群人浩浩汤汤。

    夜轻染和容枫走在人群的最后面,夜轻染心头疑惑,转头压低声音问容枫,“你是不是也知道皇伯伯身上带着紫草?”

    “嗯!”容枫点点头。

    “难道皇伯伯身上的紫草不是针对小丫头的?”夜轻染询问,他在刚刚云浅月给老皇帝把脉时一直盯着二人的动作,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但什么也没发生,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说不准,今日小心一些就是了!”容枫道。

    夜轻染点点头。

    一行人来到百花园,百花园门口,孝亲王、德亲王、云王爷等老一辈的几位王爷已经等在那里。寒暄一番,老皇帝率领众人进了百花园。

    百花园依然如乞巧节那日打开时一般。虽然是秋季,百花依然盛开未败。空气中花香扑鼻。碧湖上大约可以容纳几百人的湖心亭内此时已经备好宴席。

    老皇帝当先落座,众人依照身份一次落座。皇后坐在老皇帝身边左侧,明妃坐在老皇帝右侧。秦太妃坐在明妃一侧,秦玉凝陪着秦太妃坐在一起。其她妃嫔坐在老皇帝后方,之后靠近老皇帝最近的坐席上分别坐了孝亲王、德亲王、云王爷,再之后就是夜天倾、夜天煜等一众皇子,再之后是夜轻染、冷邵卓、容枫等人,后面便是各府庶出公子小姐们。

    远远看去,一片衣袂鲜华。

    皇后本来要拉了云浅月的身旁,夜轻染上前一把将云浅月从皇后手里夺过来,对皇后嘻嘻笑道:“娘娘,这个小丫头向来不会文雅,用膳也是粗鲁不堪入目,她坐在您身边影响皇上姑父食欲。再说您这边坐的可都是皇室的女人,这个小丫头还不算。她应该和我们一个级别的,就坐去我们那边吧!”

    皇后一愣,刚要笑着点头,老皇帝却道:“小魔王,这个小丫头什么样朕还不知道?用你提醒?你无非是想拉着她一起胡乱玩闹。”

    “知我者皇伯伯是也!我实在觉得和小丫头投脾气。否则这宴席岂不无趣?”夜轻染笑着点头,承认不讳,拉上云浅月就向他那桌走去。

    “这个小魔王,还真是和强盗一样抢人。”老皇帝也不强硬阻拦,笑骂了一句,对皇后道:“天倾寄养在你名下,丞相府的秦小姐如今怀有身孕,就是你的儿媳。虽未大婚,但大婚的日期朕已经和秦丞相商议妥当了,就在半个月后。就让秦小姐坐过来陪你说话吧?你们虽然是姑侄,但哪里有婆媳亲?”

    “皇上说的是!秦小姐温婉端庄,臣妾心里也喜欢得紧。以后啊,说不准比月儿那个让我头疼的丫头还要贴身数倍。”皇后笑着点头。

    “这……”秦玉凝看着老皇帝和皇后,目光询问秦太妃。

    “这是殊荣!坐过去吧!”秦太妃拍拍秦玉凝的肩膀,对老皇帝笑道:“这个孩子聪明是聪明,就是太过规矩了!以后进了这宫里还要皇后多多提点。”

    “太妃说得客气了。都是一家人。”皇后笑着对秦玉凝招手,“秦小姐坐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