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真是意外(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明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本宫也和秦小姐一样滑胎不成?你安得是什么心?”皇后冷眼看着明妃,“本来本宫是要月儿坐在本宫身边的,是皇上的意思让秦小姐坐在本宫身边。你是不是该问问皇上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总之这件事情有蹊跷!秦小姐和皇后姐姐用的是一桌的事物,一个人好好的,一个人却滑胎,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明妃看了老皇帝一眼,对皇后道。

    “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就请皇上好好查一查。”皇后冷声道。

    “都少说两句吧!”老皇帝对二人摆摆手,“也许秦小姐吃的饭菜皇后没吃,所以皇后没事儿!就这么简单。也许还有别的情况,没查明白之前,谁都不能胡乱说话下定论。”

    明妃住了口,皇后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你们三人快查吧!”老皇帝催促夜天煜、云浅月、容枫。

    夜天煜看了容枫和云浅月一眼,只能上前。他不懂医术,所以也就只能查查秦玉凝所坐的位置是否有任何异常。容枫和云浅月二人上前检查皇后那桌的食物。

    云浅月命人拿了一双新筷子,抬手去夹菜。

    “月儿,你不能吃!这样查万一哪个有毒,岂不是害了你自己?”皇后立即出言阻止。

    “没事儿!姑姑不用担心,我又没怀孕!”云浅月笑着摇摇头。

    “那也对身体有害吧?万一……”皇后上前一步,抓住云浅月的手不让她动。

    “皇后姐姐,您可真是爱护浅月小姐。看来这侄女和儿媳在您心里的位置还是大不相同。刚刚秦小姐就没见您那么紧张。”明妃幽幽地道。

    “明妹妹!你和以前真是不一样了!”皇后冷冷地看着明妃片刻,吐出一句话。

    明妃身子细微地一颤,笑道:“皇后姐姐这是哪里话?妹妹还和以前一样,只不过是因为姐姐怀有身孕自己变化了,看着我也觉得变化了。”

    “是吗?那希望如此!”皇后笑意有些凉,回头坚决地看着云浅月,“月儿,不准你吃这个!秦小姐的孩子已经没了。我可不希望你以身试毒,查出问题后还搭进去自己。”

    “姑姑……”云浅月无奈。

    容枫浅浅一笑,伸手拿过云浅月的筷子,温和地道:“还是我来吧!我是男子,总也无事。”

    “那就你来吧!”云浅月也不争夺。

    皇后感激地看了容枫一眼,放开了云浅月的手。

    老皇帝倒是并未发表言语,而是看着容枫,老眼有些深,有些沉,还有些威严凌厉。

    容枫将每一盘菜都在口中品了品,一盏茶后放下筷子,对老皇帝摇摇头,“回皇上,饭菜没有任何异常。”

    “哦?”老皇帝挑眉,“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大约就要问秦小姐今日都吃了什么东西了!”容枫道,“也许不一定是在这宴席上吃的!”

    老皇帝点头,看向夜天煜,“天煜,你可查出什么来没有?”

    “回父王,没有!”夜天煜摇头。

    老皇帝老眼扫了一圈众人,摆摆手,“皇后今日大约劳累了,先回宫吧!明妃和朕一起去看看秦小姐!天煜留下来继续彻查此事。其余的人都散场了吧!”

    “恭送皇上!”众人连忙跪地恭送。

    老皇帝当先离去,明妃看了皇后一眼,立即跟在身后。文莱带着伺候的人浩浩汤汤跟着离开。

    皇后见老皇帝离开,看向云浅月,“月儿,你是跟姑姑去荣华宫坐坐,还是回府赏月?”

    “回府赏月吧!”云浅月道。

    “也好!反正宫里也是乌烟瘴气的!”皇后点点头,由关嬷嬷扶着出了百花园。

    “我们也走吧!”云浅月回头对容枫招呼了一句,抬步向外走去。

    容枫点点头,抬步跟上云浅月。冷邵卓刚要抬步跟上,孝亲王一把拽住他,他回头看孝亲王,孝亲王对他警告地看了一眼,他有些不甘地住了脚。

    二人很快就出了百花园向宫外走去。一路无话,无人阻拦,来到宫门口。

    此时天色还早,日色很高。出了宫门口云王府的马车等在那里,凌莲和伊雪见到云浅月和容枫一起出来,齐齐松了一口气,连忙挑开车帘。

    二人先后上了车,坐稳身子后,马车离开宫门口。

    “你是怎么知道老皇帝的身上带着紫草的?”云浅月疑惑地看着容枫。她居然感觉不出来,自始至终也没感觉出来。但秦玉凝流出的血里有着淡淡的紫色,颜色虽浅,但她还是不会错认,那绝对是紫草无疑。

    “皇上的手帕!你可能没注意,他曾经掏出怀里的手帕准备擦脸,但又立即放回去,换了一块手帕。那块手帕被阳光一晃,颜色上有些淡紫。”容枫道。

    “就这样?”云浅月挑眉。

    “嗯,就这样!当时不止我看到了,夜轻染也看到了!”容枫道。

    “我当时居然没发觉。看来敏感度越来越低了!”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闷。

    “你的心思一直都在皇后的身上,生怕她有什么好歹。而我们的心思一直在你身上,从皇上出现,就一直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所以,能第一时间发觉了。”容枫道。

    “是啊,姑姑那么辛苦想要孩子,我自然怕她今日出事儿,所以对她多关注些。”云浅月叹道,“可惜我怎么也没想到老皇帝的计谋原来是给秦玉凝准备的。”

    “皇上后来将那块帕子给了文公公,文公公用来给秦小姐擦了筷子和碗碟,这样就中了紫草之毒了。紫草之毒太少,不至于致命,但足够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了。”容枫道。

    云浅月冷笑,“真好筹谋啊!不声不响的就解决了秦玉凝。”

    “是啊,那可是皇室的血脉。皇上下手一点儿也不手软。”容枫道。

    “在他的眼里无非是江山社稷,夜天倾不是他中意的人,秦玉凝肚子里的孩子无疑成为了夜天倾的保障。他自然不允许。”云浅月冷笑道:“皇室果然无亲情可言。那可是他的亲孙子,他还是个人吗?不如说是个魔鬼。”

    容枫叹息一声,“皇权至上,也无可厚非。”

    云浅月面色冷然,“这回秦玉凝没了孩子,秦丞相就不一定支持夜天倾了。不过也说不准。挟天子以令诸侯,也不一定做不到。”

    容枫心思一动,“月儿,你是说秦丞相有……不臣之心?”

    “难说!”云浅月懒洋洋地靠着车壁,脸色晦暗,“这会儿丞相府该得到消息了吧?”

    “嗯,估计能得到了!”容枫点头。

    云浅月忽然笑了笑,“这回这天下更热闹了,不知道十五日后的大婚还能不能成?”

    “秦小姐要养身体,恐怕婚期要延后了!”容枫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对于秦玉凝有孩子还是没孩子,死还是活,她没多大兴趣感叹她,但对于夜天倾,她觉得他当真是可怜了些。他的父亲如此算计于他,不过是将他逼上绝路而已。这个自小就是太子的男子,总归有一日会明白,他的命运就是为别人做嫁衣。

    马车一路回到云王府,在云王府门口停下。

    云浅月和容枫下了马车,二人向府内走去。刚走到院中,一辆马车停在了云王府大门口,帘幕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浅月姐姐!枫世子!”

    云浅月一怔,转回头,容枫也转回头去。只见马车内坐着一个少年,正挑开帘子向府内看来,少年极为秀气,眉眼隐约有些熟悉的影子,她记忆本来就挺好,看着少年挑眉,“容昔?”

    她记得容昔被容景抬升为荣王府的大管家了!还是在灵台寺见了一面,几个月过去,这个少年似乎长高了,也长开了,老成了些。

    “浅月姐姐还记得我!真好!”容昔对云浅月展颜一笑,连忙说出目的,“爷爷听说宫里的宴席散了,派我来请枫世子去荣王府一趟。”

    “容老王爷找我?”容枫询问。

    “嗯!”容昔立即点头。

    容枫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点头,他转身向容昔的马车走去。很快就来到车前,上了马车。容昔对云浅月道别,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云浅月想着到底是一家人。即便分门立户,也血脉相连。她继续向浅月阁走去。刚回到浅月阁门口,便察觉出她房间气息不对。如水的眸子眯了眯,继续若无其事向里走去。

    凌莲和伊雪跟在云浅月身后,也发觉了屋中气息不同寻常,立即谨慎起来。

    云浅月来到门口站定,伸手推开了房门,抬眼向屋中看去。只见……

    屋中靠窗的桌前背身坐着一个男子,看背影男子极为年轻,淡青色织锦软袍,青丝如墨,一支碧玉簪染着淡淡碧色清辉,他一手随意地搭在桌面上,一手微微抬着,手中执了一杯茶,正慢慢品着,一个背影便姿态清贵,让人觉得他手中品的不是茶,而是琼浆玉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