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百鸟朝凤(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想起刚刚夜天逸的话,唇瓣紧紧抿起。想着早知有今日,她对夜天逸还会有当初的吗?答案是未知数。毕竟这么些年的空白岁月,是他给她填充的,无论是黑色,还是白色,还是彩色,都有他参与,即便如今形如陌路,但可以说夜天逸在她的生命中曾经是不可忽视的寻在,以后也会是记忆的一条河。即便她想刻意将他遗忘,但遗忘的也只是那些过往的片段,遗忘不了那个人。

    “捡起来吧!”容景伸手摸摸云浅月的脸,指尖流连处无限爱怜。

    “凌莲,将它捡起来吧!”云浅月对凌莲吩咐。

    凌莲连忙应声,走过去捡起那个风铃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在手中摇晃了一下,风铃发出清泠悦耳的声音,细听之下,果然如百鸟唱歌,且每阵风吹来,铃声都不同,风大风小发出的声音也不尽相同。她偏头对容景问,“据说对着它说话,它能有记忆,是这样吗?”

    “你可以试试!”容景道。

    云浅月低头看手中的风铃,忽然对着它说,“我想容景。”

    容景微微一怔。

    “我-想-容-景。”风铃似乎将几个音符破译出来,叮叮当当碎响。细听之下,真是这样的音。

    云浅月一喜,“真的可以有记忆呢!”

    容景玉颜绽开,笑着将云浅月搂在怀里,头枕在她肩膀上,声音低柔,“云浅月,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好不好?”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刚刚说了什么?”

    “你不说我就吻你,当着她们的面。”容景贴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声威胁。眸光还若有若无地扫了凌莲和伊雪一眼。

    云浅月脸一红,对容景低声碎了一句,对着风铃又说了句,“我想容景。”

    “我-想-容-景。”风铃悦耳的重复。

    容景满意地放开云浅月,伸手从她手中拿过风铃,对着它道:“容景想云浅月。”

    “容-景-想-云-浅-月。”风铃再次破碎出一样的音符。

    “好幼稚!”云浅月失笑。却在这一笑中驱散了夜天逸给她带来的阴霾。

    容景也笑意蔓开,眸光看向垂着头站在院中的莫离,对云浅月道:“你这个隐卫都被你闲置了!明明是一块璞玉,在你手中却是给使成了砖瓦,不如给了我吧!”

    莫离闻言一惊,低着头抬起看向容景。

    云浅月看向莫离,清楚地扑捉到他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晦暗,她没回答容景的话,笑着问莫离,“伤好了吗?上次你受的伤太重,如今手臂是不是不太灵活了?”

    按理说虽然刚刚夜天倾飞来的风铃冲力极大,但以莫离的武功来说应该不用青影出手就能挡下,大抵是上次受伤太重,手臂还没恢复完全。

    “回小姐,好了!”莫离垂下头。

    “这么些年在我身边的确是委屈你了!就如容枫所说,我是有些自大,可能依靠自己习惯了,总不习惯依靠别人,总是将你忘记。”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容景和我本是一心,他既然想要你,你以后就跟随了他吧,如何?”

    莫离垂首不语。

    “他的性命我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的。”云浅月又道。

    莫离闻言忽然单膝跪地,沉声道:“多谢景世子垂青!莫离愿意!”

    “好!那么就这样了!”容景随手扔出一块玉牌给莫离,对他道:“你拿着这块玉牌现在去十大世家的楚家,会有人告诉你做什么。”

    莫离伸手接过玉牌,看到玉牌上一个楚字,是楚家主的玉牌,他一惊,面色有些动容,“景世子,属下……”

    “去就可以了!”容景不欲再说,对莫离摆摆手。

    莫离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点点头,将玉牌揣进怀里,足尖轻点,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偏头去看容景,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挑眉道:“开始撬墙角了?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用莫离?我本来打算他从南疆回来养好伤之后给他分配任务的,这么快就被你撬走了!你拿什么补偿我?”

    “我将青影给你当隐卫如何?”容景低头笑看着云浅月问。

    云浅月立即摇头,“算了,用不起!”

    容景低笑,“莫离在你手中实在太浪费,你有红阁,对比之下,莫离的启用之处就大大减少。而你又念着他自小跟着你的情分,舍不得将他派出去,不如在我手中。”

    “你看得到透彻,我的确舍不得!”云浅月笑着瞪了他一眼,想起青影的伤,收了笑意道:“青影刚刚受伤了,不让我看,你要不要喊出他来看看,伤势应该很重。”

    “他说无碍大抵就是无碍,不用挂心了!”容景摇摇头,眉眼染上倦意。

    “回房休息吧!”云浅月见容景露出倦色,拉着他回房。

    容景被云浅月拉着,将身体的整个重量都给她,来到床边,云浅月侧开身子让他躺上去,给他盖好被子,语气温柔,“乖,睡吧,我去准备一下,给你做个你没吃过的好吃的。等做好了晚上喊你赏月。”

    容景本来想要将云浅月拉上床,闻言住了手,笑着点点头。

    云浅月坐在床边,等着容景睡熟,他实在是太累太过疲乏,受伤又如此重,若不是夜天逸来了将他吵醒,他大约还在睡着。等了片刻,见容景幽幽睡去,她才起身走到门口,对凌莲和伊雪吩咐几句,二人随着她一起向小厨房走去。

    除了牛排和鸡蛋面,云浅月还会做一样,就是包饺子。以前过年都是小七包饺子,她在边上看着,小七的饺子包得很漂亮。她每次想帮忙,都被小七拒绝,说过年的饺子要一个人包,才能一心,不会二样。她那时候虽然高兴,但心下不服,一个人的时候便偷偷学,后来包出来的饺子和小七包的饺子一模一样。只不过他从来不知道罢了。后来那一年她想过年包揽那个活,给他一个惊喜,可是发生了那一场变故,他之后再没回来,过年的时候,唯一的一年,她没吃饺子,什么也没做,守着灯火坐了一夜。

    想起前尘往事,虽然如今见到了小七,还不免有些忧伤。注定有些东西会沉淀在心底。

    她忽然想让容景尝尝饺子。

    这个世界的人似乎不会包饺子,这么多年她反正从来没见到过饺子。无论是皇家的宴席,还是王府的宴席,或者是平民百姓的饭桌。她走过的地方多,看的地方也多,也吃过不同的饭菜,可从来没见过这个。这个在那个世界每到年节一定要吃的东西。

    三人来到小厨房,就见赵妈妈和听雪、听雨已经在准备。

    云浅月简单地和三人说了一下,赵妈妈、听雪、听雨又听到小姐说的新东西,一时间都比较兴奋,连忙照着她说的准备材料。

    凌莲和伊雪也好奇地跟着动手。

    几人分工合作,在云浅月的指点下干了起来。一时间小厨房分外热闹。

    不多时,有脚步声走进浅月阁,凌莲探出头看了一眼,对云浅月道:“小姐,是云离世子!”

    云浅月拍拍手,也探出头,见云离向房间走去,她轻喊了一声,“哥哥,你找我。”

    云离脚步一顿,透过珠帘只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以为是云浅月,此时见到她,有些愣神,又向屋内看了一眼,那人面朝里面躺着,盖着被子,他看不到样貌,便抬步走向云浅月,他到底也聪明,来到云浅月身边便想通了原由,她的床除了一个人谁能躺?便低声问,“景世子回来陪你过中秋了?”

    “嗯!”云浅月笑着点点头。

    “我本来还想过来问问你家宴的事情,看来不参加了?”云离笑问。

    “不参加了!我从十年前就不参加了!”云浅月摇头。

    按照惯例,从皇宫参加宴席回府,王府内晚上也有家宴应场。但从十年前,云浅月便不参加王府的家宴了,因为她不想看到凤侧妃等人。今年凤侧妃和云香荷母女二人去了,王府内她当家。但她就是个甩手掌柜的,都事情扔给了绿枝和玉镯。今年走了云暮寒,多了云离。不过还是有王府内那些女人和庶女的,她觉得也没意思。况且容景回来了,她自然在自己的浅月阁准备。

    “既然景世子回来了,那是不必参加了!你们有数日不见了。”云离笑了笑,“我刚刚看到染小王爷和枫世子了!德亲王府的人来找染小王爷参加府内的家宴,染小王爷将人给打发了,看来要在你这里跟着应景了。”

    “唔,忘了他们。看来我要多包两个人的饺子。”云浅月这才想起容枫和夜轻染。

    “饺子?”云离疑惑。

    云浅月对他神秘一笑,“是一种比较好吃的食物,你要吃吗?”

    云离有些为难,“七公主来了,要和我一起参加家宴。况且我今年刚刚来府里,不参加家宴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