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百鸟朝凤(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噢,七公主来陪你参加家宴了啊!哥哥的情路真顺呀。”云浅月拉长音,见云离脸一红,她笑道:“没事儿,你家宴少吃一些,我就辛苦一些,多包一份吧,晚上派人给你送西枫苑一份。你也能吃到。”

    “那是最好,辛苦妹妹了!”云离也不推脱,笑着应了。话落又道:“不过爷爷的耳朵很是灵敏,你也要想着送去他那里一份。”

    “糟老头子!”云浅月嘟囔了一句。

    云离好笑地摇摇头,“那我先走了!顺便告诉爷爷一声。爷爷本来让我来找你,要求你今年参加家宴。不过他若是知道景世子来了,也不会强求你。”

    “嗯!”云浅月点头。

    云离不再多言,笑着转身,脚步很快就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探回身子,对赵妈妈说要多做一些。赵妈妈笑着道:“早就知道小姐一旦有新鲜的物事儿分的人不会少了。放心吧!老奴准备了很多。”

    云浅月笑着点头。

    几人一边聊着天,说着话,一边忙活。听雪、听雨从凌莲和伊雪来了便和云浅月跟前侍候的少了,此时寻到机会,叽叽咋咋个不停。

    赵妈妈大半辈子都是在厨房里混,学得很快。听雪、听雨时常下厨房和赵妈妈打下手,自然学得也快。凌莲和伊雪就差了些,她们在红阁,学的是各种艺技,自然下厨房少之又少。和云浅月几人包出的饺子对比不太好看,二人有些脸红。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二人安慰,“我第一次包出来也是这样,学了很久才能包好!”

    赵妈妈和听雪、听雨也连忙说自己第一次下厨房时候的事情。手生很正常,练练就习惯了。二人脸色才正常。

    几人正说笑间,门口忽然探进来一个脑袋,好奇地问,“小丫头,你们在干什么?”

    “包饺子!”云浅月笑着看了夜轻染一眼,取笑道:“贼头贼脑的,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浅月阁进了个小贼呢!”

    夜轻染伸手挠挠脑袋,似乎很是意外,“你还会下厨?饺子是什么?”

    “喏!就是这些!”云浅月伸手一指竹子编织的盖子上摆满了一排排的饺子道。

    “这样的东西是饺子啊?怎么吃?现在能吃吗?”夜轻染好奇地走进来,伸手去拿。

    “喂,不能!这是生的,还没下锅呢!”云浅月拍掉他的手。

    夜轻染被沾染了一手背的面,他抖了抖,看着云浅月即便和他说着话也利落地做着手中的动作。很是新鲜,问道,“这个是面我知道,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

    云浅月无语,现代人都知道,古人却没见过。她解释,“是馅!”

    夜轻染不解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继续解释,“是肉和菜剁碎了掺和在一起,又加了调味料。”

    夜轻染了解了似地点点头,看了一眼赵妈妈等人,道:“我也帮你吧!”

    “你会?”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夜轻染。

    “不会学呗!”夜轻染白了云浅月一眼,话落,对外面喊,“容枫,进来包饺子。”

    “好!”容枫似乎正在向小厨房走来,闻言在外面应了一声,很快就缓步走了进来。进来后看了里面的情形一眼,在云浅月的手上定了片刻,便自发地去洗手。

    夜轻染见了,也立即去洗手。

    云浅月看着二人,默了一下,不过有帮手能快一些,她也就不计较这二人能不能包好了。只要能将馅包皮里面,能下锅就行。她要求也不高。

    容枫和夜轻染很快就洗完手过来帮忙,天份这个东西果然不是盖的。云浅月看着二人照她的样子包出来的饺子居然比凌莲和伊雪的好,心里不免感慨。为什么世界上顶级的好厨师大多都是男人?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从这二人身上便可窥见一斑。何况屋内还躺着一个会做芙蓉烧鱼的人。可以想象,若是容景出手,定然也是不差的,甚至会做得更好。

    多了两个人,效率自然快。小厨房里一时间热火朝天,别有一番意义。

    一个时辰后,好几个大大的盖子上铺满了包好的饺子,夜轻染自告奋勇掌锅煮饺子,手忙脚乱下拉了容枫帮忙。抢了赵妈妈的活,赵妈妈便照云浅月所说准备几碟清淡的小菜,听雪、听雨打下手。

    云浅月则和凌莲、伊雪出了小厨房,此时已经天黑,一轮明亮的月亮爬上半空。银辉普照下来,将大地照得极为亮堂。院中的桂花迎合了月光,散发出柔美的光晕。

    凌莲和伊雪照云浅月的吩咐在院中的桂树下搭设桌椅和软榻,摆上瓜果、酒品等。

    云浅月走回房间,只见容景已经醒来,正靠着床榻往外面看。屋中没有掌灯,月光从浣纱的格子窗射进来,朦胧月光下,他玉颜更如画卷一般,分外清俊雅致。她一时有些痴然。

    “做好了?”容景笑看着云浅月,出声询问,声音低柔。

    云浅月醒过神,几步走到床榻前,伸手拉住他的手,语气欢然,“走,吃饺子去!”

    这一夜,云王府灯火通明,前方在家宴,人数众多,气氛却是沉闷。

    浅月阁在小范围的晚宴,没有主仆之分,饺子摆上桌,云浅月招呼了浅月阁的所有人都一起用膳。赵妈妈、听雪、听雨等人开始吓得直摇头,后来在云浅月的强硬下,容景浅笑吩咐下,众人战战兢兢地坐上了桌。开始众人都很拘谨,后来慢慢地放开,气氛轻松,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分外热闹。

    席间夜轻染自然不例外地将容景从头到脚鄙视了一番,说得无非是三句不离一个弱字。

    晚宴吃到月上中天才散席。夜轻染喝了许多酒,踉踉跄跄地出了浅月阁,容枫没夜轻染喝得多,不放心夜轻染自己回府,便跟在他身后,将他送回德亲王府。

    容景因为受伤严重,自然滴酒不能沾,云浅月一直在喝药,容枫规定的一个月汤药期限才过了一半,自然也不能饮酒。所以,二人待众人都散去之后,也无醉意和困意,便依偎在院中的躺椅上赏月。

    院中静静,清风吹来,桂子飘香,两人的身上都沾染了桂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云浅月仰着脸看着半空,看了许久,对容景询问,“你听说过嫦娥奔月的故事没有?”

    容景摇摇头,“没有!”

    “十大上古传说呢?你真没听过?”云浅月怀疑地问。

    容景再摇摇头,“没有!”

    “那我给你讲讲吧!”云浅月从半空收回视线看容景。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想了一下,说道:“说到这个故事,应该先听一首诗。这首诗的作者叫做李商隐。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李商隐?”容景挑眉。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谿生、樊南生。晚唐诗人。”云浅月简单地介绍。

    容景点点头,不再询问。

    云浅月缓缓开口,“传说很久以前,后羿到山中狩猎的时候,在一棵月桂树下遇到嫦娥,二人便以月桂树为媒,结为夫妻。到了帝尧的时代,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烧焦了庄稼,烤死了草木,人民没有了食物。同时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等也开始危害百姓。于是帝尧命令后羿将凿齿处死在畴华之野,将九婴诛杀于凶水之上,将大风战败于青邱之泽,射十日,杀死猰貐,将修蛇斩于洞庭,在桑林逮住封豨。万民欢喜,拥戴尧为天子。后来,后羿从西王母那里得到了不死药,交给嫦娥保管。逢蒙听说后前去偷窃,偷窃不成就要加害嫦娥。情急之下,嫦娥吞下不死药飞到了天上。由于不忍心离开后羿,嫦娥滞留在月亮广寒宫。广寒宫里寂寥难耐,于是就催促吴刚砍伐桂树,让玉兔捣药,想配成飞升之药,好早日回到人间与后羿团聚。后羿听说嫦娥奔月之后,痛不欲生。月母为二人的真诚感动,于是允许嫦娥每年在月圆之日下界与羿在月桂树下相会。”

    “不是嫦娥应悔偷灵药吗?”容景不解。

    “这是一个版本,还有一个版本呢!说的不是逢蒙前去偷窃,而是被嫦娥偷偷给吃了!就飞到了广寒宫。”云浅月笑着道:“我宁愿是第一个版本。夫妻情深,又怎么会一个人偷长生不死之药而丢下另一个人呢?”

    容景点点头,将云浅月往怀里揽了揽,“不错。我也觉得是第一个。”

    云浅月回转身子,看着容景在月光下的玉颜,认真地道:“容景,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容景低头凝视云浅月。

    “今日看着你在我面前倒下,我就想着,谁也不如你重要。你已经在我心里生了根,发了芽。别人都不能让我那一瞬间心跟疼死了一般。所以,你若是不喜欢我和夜轻染、容枫、冷邵卓等人走得太近,那么我以后尽量……”云浅月抿了抿唇,似乎经过好一番深思熟虑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