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迎娶刺杀(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累!一起吧!”云离笑着点头。

    接下来数日,云浅月都在忙云离的婚礼,云王府热火朝天,一切应喜的东西进进出出。与此同时,二皇子府,丞相府,皇宫,都在忙于这两件喜事。一时间冲淡了中秋佳节那日丞相府秦小姐的丧子之痛。

    容景在三日后到达了河谷县,书信传回,一切安好,云浅月算是放心下来。但还是忍不住回信让他不要再晚睡早起,劳心劳力,一定要量力而行,等他回来后检查他身体,若是更差了的话,再不理他。

    容景很快就回了书信,说一定保证听“夫人”教诲。

    云浅月见到夫人那两个字,心口有些甜蜜,又有些忧伤,什么时候她才能真正成为他的夫人,如今准备别人的大婚,什么时候才能准备自己的大婚?这样想着,心口便有些沉甸甸的,连手里极轻的信纸都似乎支撑不住重量。

    十几日就在忙碌中一晃而过,这一日来到了云离和七公主,二皇子夜天倾和丞相府小姐秦玉凝的大婚之日。

    大婚前一夜,云王府灯火彻夜未息,浅月阁的烛光也一直燃到天明。

    五更时分,云浅月便起了床,换了新装,由凌莲和伊雪陪着出了浅月阁。

    今日的云王府极为喜庆,到处都挂满红绸彩带,贴满喜字。尤其是由大门口通往前厅喜堂再通往西枫苑这一路,都由上等的红绸铺地。另外按照云浅月的吩咐,皇宫通往云王府迎亲的主街道,也铺了十里锦红,街道两旁都布置了人手挎着花篮等待迎亲的队伍来到撒花。

    来到前厅,只见云离一身新郎喜服已经穿戴妥当,他本来就文气俊秀,此时身穿大红衣装,更增添了一分秀艳。正在等待吉时前去迎亲。

    云老王爷和云王爷也已经穿得一身喜庆坐在堂前。

    “妹妹!”云离见云浅月来到,有些拘谨地看着他,显得似乎有些紧张。

    云浅月看着云离紧张的摸样“扑哧”一声笑了,“哥哥,据说第一次做新郎官都是这么紧张的!你可以和父王讨教些经验。他娶了王妃又迎侧妃的,后来又抬进门无数姨娘。很有经验。”

    云浅月话落,云老王爷冷哼了一声。

    云王爷老脸一红,似乎显得有些没面子,板着脸喝了一声,“浅月!”

    “戮到父王的心坎里了!”云浅月笑着看了云王爷一眼,对云离俏皮地吐吐舌头。

    云离本来很是紧张,见云浅月俏皮的神色,不由心下一松,他发现只要她在,他就如伸手倚着一面墙,很是踏实。他低声笑道:“我不准备再娶别人,今生只有七公主一人就够了!女子再多也不如两情相悦。”

    “呀,哥哥还有这等觉悟!”云浅月惊讶地看了一眼云离,连忙拍拍他肩膀,“你既然有这个想法,那么一定要让七公主知道。就今夜你们洞房花烛时一定要告诉她。我保证,她听了一定会对你温柔似水,而且以后一定死心塌地的。”

    云离脸腾地红了,有些羞涩,“……妹妹!”

    “呵……”云浅月笑了起来。人生最美好的日子,大约也就是这样的日子!十里红绸迎娶俏佳人,洞房花烛夜里画良宵。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日子更好的?

    “臭丫头,在那唧唧歪歪什么?你什么时候把自己嫁出去,我老头子一定大放鞭炮。”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笑逐颜开,骂了一句。

    “糟老头子,多少日子没见到我了,你就一点儿也不想我?见了面就知道嗅我。人家都娶媳妇放鞭炮,哪里有嫁闺女放鞭炮的?你这是恨不得赶我滚远点儿那?”云浅月瞪了云老王爷一眼,走过去,作势伸手要去把他的胡子,恶狠狠地道:“我今日非要将您的胡子拔下来,等您孙媳妇给您敬茶让您丢脸。”

    “臭丫头!没大没小!爷爷也不喊了?谁给你的出息!”云老王爷打掉云浅月的手。

    云浅月撤回手的动作快,没被云老王爷打到,她哼了一声,身子一歪,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懒洋洋地道:“您是我爷爷,孙不教,爷之过。您交给我的出息呗!”

    云老王爷瞪眼,伸手指着云浅月,半响,气骂道:“活该让景世子治了你个臭丫头。”

    不提容景还好,一提容景,这样的日子里,云浅月就分外想念,她也和云老王爷失去了斗嘴的兴趣,头耷拉了下来,闷闷地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这一晃都半个月了,最近几日连书信也没了。是不是正往回京城里赶呢?”

    “瞧瞧你那点儿出息!天天想男人!哪里是我孙女?”云老王爷胡子一翘一翘地。

    “我想男人才正常,要是想女人麻烦了!”云浅月不觉得脸红,愤了一句。

    云老王爷一噎,顿时失了声。

    云离站在一旁看着觉得好笑,心里的紧张被一老一小斗嘴散了个干净,他心态平静下来,对云浅月道:“妹妹,你是跟着我去宫里迎亲,还是在府中招待宾客?”

    “我不跟你去!就留在府中吧!”云浅月摇摇头。这些日子她姑姑有容枫每日下了朝去荣华宫诊脉照料着,一直很是太平,她也就安心忙府中的喜事儿,如今这日子口,她才懒得见老皇帝。

    “也好!”云离点点头。

    “凌莲、伊雪,你们跟着哥哥去迎亲!路上照料一些,别出什么事情。”云浅月对站在她身后的凌莲和伊雪吩咐。

    “是,小姐!”二人立即应声。

    “吉时了!离儿出府吧!”云王爷看了一眼沙漏,对云离道。

    云离应了一声,出了喜堂,向府外走去。凌莲和伊雪得到云浅月的吩咐,跟着他身后。府中还安排了结亲的丫鬟婆子。一行人浩浩汤汤出了云王府。

    接亲的队伍一走,云王府剩余的众人也再无别的事情。便等待着迎亲的队伍回来。这期间有宾客陆续上门,便是安排招待事宜。这些许事情自然用不上云浅月,有玉镯和绿枝前前后后打点得井井有条。

    云浅月歪在椅子上,想着趁接亲归来这一段时间可以睡上一觉。她的武功恢复得差不得了,喝了一个月的苦药汤子终于也停了,今日又是这般大喜的日子,可以喝酒了。一会儿定然多喝几杯,才不枉费她辛辛苦苦准备了半个多月。

    “小丫头!”夜轻染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云浅月刚闭上的眼睛睁开,就见到夜轻染站在他身边,大约因为喜堂的关系,一脸的红光。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她眨眨眼睛,“你来了?”

    “嗯!”夜轻染伸手拽云浅月的胳膊,语气欢快地道:“在这里窝着做什么?走,我们出去看热闹去!”

    “去哪里看热闹?”云浅月甩开他的手,拍拍被他攥出的褶子,“别乱碰我,这件衣服可是我所有衣服里面最贵的一件。今天刚穿上。”

    夜轻染撤回手,无语地看着云浅月,“小丫头,又不是你大婚,你穿这么漂亮干什么?”

    “也不是你大婚呢?你怎么还穿得这么漂亮?这件衣服也是新的吧?价值不菲吧?”云浅月指了指夜轻染身上的衣服。

    夜轻染嘿嘿一笑,“我沾染喜气嘛!别人大婚我过瘾,又有什么不对?”

    云浅月默,片刻道:“我也为了沾染喜气!好早一日将自己嫁出去!”

    夜轻染“切”了一声,问道:“走不走?今日大街上别提多热闹了!两个新郎官,两顶花轿,人山人海的。不去看可惜!反正你又是小姑,在这府中也无事儿。”

    “那行吧!”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她似乎有数日没上街了。

    夜轻染见云浅月答应,心下欢喜,拉了她就走。二人出了喜堂,向府外走去。来到云王府大门口,云浅月这才看到这一条长街黑压压全是人流,一眼忘不到头。人人都在翘首以盼,显然等着迎娶新娘子的花轿进府。

    “这两件喜事儿算不算得上是这么多年来的大喜事儿?”云浅月感叹了一下。

    “嗯!皇伯伯娶儿媳和嫁闺女,喜上加喜,自然盛大。这天圣京城连皇伯伯的寿宴都没这么热闹。如今总算是热闹了一番。”夜轻染点头。对云浅月道:“小丫头,我们施展轻功吧!这里看不到什么。”

    “嗯!”云浅月点头。

    夜轻染足尖轻点,居然向丞相府的方向而去,云浅月眨了眨眼睛,跟在他身后。

    丞相府的后墙角有一排榕树,榕树高大,枝叶茂盛。夜轻染飘身而落,坐在了榕树的树干上。云浅月尾随他身后,坐在了另一颗榕树的树干上。二人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丞相府的情形。看得最清楚的则是秦小姐的闺阁。

    只见丞相府和云王府一样,到处贴满喜字。秦玉凝的闺阁更是红绸高挂。一眼望去,一片刺目的红,极为艳丽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