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迎娶刺杀(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丫头,很奇怪对不对?皇伯伯是不会这样杀了夜天倾的。毕竟是他的儿子。”夜轻染话语中似乎藏了某些东西,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晦暗。

    “是啊!他是不会这样杀了他的儿子的!不过是要逼得他走投无路而已。到时候便是不成功便成仁。”云浅月冷笑一声。

    夜轻染沉默,片刻道:“小丫头,我以前其实一直很敬重皇伯伯的!”

    “如今不敬重了?”云浅月偏头笑看着他。猜不准夜轻染心中的想法。但觉得他虽然小魔王心性,但天性是善良的。他虽然不喜夜天倾,但也不愿意见到老皇帝这样算计自己的亲生儿子吧?

    “如今嘛……我只是感叹,生是帝王,生在天家而已。”夜轻染沉声道。

    云浅月闻言沉默下来。老皇帝若是一个普通老人,大抵不会如此吧?她这些日子一心给云离准备婚礼,懒得去过问外界那些事儿。其实应该能想到会有今日这一出戏的,只需要她但分关注一些皇宫和丞相府、以及二皇子府的动静,便能有所察觉。但她不想。这一场浑水,她不想太过清醒地去看人性的脏污和阴暗。她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真没趣,还是回府去看哥哥和七公主的大婚吧!如今新娘子大约迎进府里了。”

    “嗯!”夜轻染点头,说走就走,伸手拉住云浅月,足尖轻点,向云王府而去。

    一路无话,二人回到云王府,此时正赶上新郎三射箭踢轿门。

    夜轻染拉着云浅月飘身而落,落在了人群的外围。云王府此时热热闹闹,围观看热闹的百姓们人人面带喜色。显然刚刚丞相府大门口发生的事情没有波及这里。这里依然是一派喜气洋洋。

    云离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射箭还是勉强,三支箭雨都射在了轿门上,他踢轿门的动作很轻。之后十全喜婆婆将新娘子请出花轿,将大红的锦绣花团塞进她手中,换出了她手中的苹果。另一端由云离牵着大红花团向府里走去。迈门槛,过火盆。即便七公主是公主,但也全然地依照云王府的礼仪,没有丝毫公主不被行驶新郎官给的下马威的特权。

    云浅月看着一对新人,嘴角不禁露出笑意。

    “小丫头,你说你怎么就看上那个弱美人了呢!你若是看上我,该多好!我一定想方设法,今日也能大婚了!”夜轻染忽然羡慕地道。

    云浅月偏头白了夜轻染一眼,“谁叫你姓夜来。我敢看上吗?”

    “弱美人这个好命的!下辈子本小王也托生成荣王府的人去。”夜轻染恨恨地道。

    云浅月好笑,提醒道:“下辈子指不定荣王府还有没有呢!别做梦了,赶紧跟进去!”

    夜轻染哼唧了一声,挤过人群,大模大样地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也跟着进了府。

    相比较二皇子府和丞相府寥寥无几的宾客而说,云王府今日当真是盛状空前。朝中大部分官员在二皇子府和云王府之前都选择了来云王府贺喜。比数日前云离过继之礼来的人数还多。可谓宾朋满座,座无虚席,更甚至是连府中的亭台水榭都摆满了酒席。一眼望去,黑压压全是人头。

    夜轻染低声感慨,“果然是云王府,今日繁华谓之四大王府之最!”

    “繁华能有几日?无非是拜高踩低见风使舵而已。今日若是夜天倾还是太子,云王府最起码要少一半的宾客。姑姑肚子里怀的是个太子,虽然担了个名头,但意义便大为不同了。”云浅月冷笑一声。

    “人性大抵如此,小丫头,你何时有点儿愤世嫉俗了?”夜轻染回头对云浅月笑。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很久以前就有了吧!忘了多久了!”

    夜轻染回转头,继续向前走去,两了两步忽然道:“小丫头,皇伯伯居然什么时候也来观礼了!嫁女前来观礼,这可是亘古未有啊!”

    云浅月此时也看到了老皇帝,不但有老皇帝,居然还有明妃,她脚步一顿。想着难道丞相府的演了一出戏,云王府今日也有一出戏不成?

    夜轻染看着老皇帝若有所思,片刻后,对云浅月有些忧心地道:“小丫头,今日看来你要小心了!皇伯伯从来不会做无缘无故之事。”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夜轻染继续向前走去,云浅月则转了个身向后院走去,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回来,连忙跟了过来,三人走到拐角处,此处无人,云浅月开口,“迎亲可顺利?”

    “回小姐,一切顺利!”凌莲和伊雪点头。

    “知会红阁,让华笙等人扮成宾客混进来,将云王府给我全全监视起来。不准放过任何可疑之人和可疑之处。尤其是西枫苑的新房,不准出任何事情。务必让今日大婚顺利。”云浅月低声吩咐。

    “是!”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神色郑重,也打起精神,立即应声。

    云浅月吩咐完,对二人摆摆手,深吸一口气,向喜堂走去。

    她来到喜堂,吉时还未到,三拜天地之礼还没进行,一对新人等待在大堂中央,礼仪官手里拿了一对新人的生辰八字龙凤呈祥的布帛。老皇帝携了明妃坐在上首,满面含笑。云老王爷和云王爷坐在下首。几位前来观礼的老王爷如德亲王、孝亲王被请到了旁席观礼,算是媒介。

    喜堂内一派和乐融融。

    云浅月刚一露头,老皇帝便先看到了她,笑着道:“朕从来了就没见到月丫头,跑哪里去了?你哥哥大婚,你还偷闲去了不成?”

    “浅月小姐在这云王府当家做主,就算偷闲也没人说什么!”明妃接过话,笑着道。

    “皇上姑父,若我没记错,您宫中可还有一位皇后的呀,我没听到您将皇后废除换人吧?怎么明妃娘娘今日穿得是正宫娘娘才能穿的大红服色?我老远一见,险些将她当成我的姑姑。我就说嘛,姑姑是挺着大肚子的,即便这样的日子,也来不了才对。如今这个怎么看也不像,原来是明妃娘娘。”云浅月不答二人的话,笑着反问。

    明妃面色一僵。

    老皇子偏头看向明妃,神色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笑道:“七公主是明妃亲生,今日嫁女,理应喜庆,虽然有这个规矩,但偶尔也可以有一次例外。”

    “原来是这样!我险些忘了明妃娘娘是嫂嫂的母妃了!不过这也不怪我记性差。实在是这些年明妃娘娘和嫂嫂不太亲的原因。如今嫂嫂大病初愈好了,这娘也亲了。呵呵……”云浅月状似娇憨地笑了笑,看到明妃脸色发青,她笑意更深。

    明妃刚要说话,老皇帝轻咳了一声,对一旁的礼仪官询问,“吉时到了没?”

    “回皇上,吉时这就到了!”礼仪官连忙回话。

    “好,那就开始吧!”老皇帝摆摆手。

    礼仪官看向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点点头,他对着云离和七公主高喊,“一拜天地!”

    云离和七公主听到礼仪官高喊,双双对着天地而拜。

    “二拜高堂!”礼仪官再喊。

    云离和七公主起身对着老皇帝、云老王爷、云王爷双双跪拜。

    “夫妻对拜!”礼仪官又喊。

    云离和七公主转过身,面向对方,头低下,刚要对拜。这时,一个人影忽然窜入礼堂,向二人撞来。

    云浅月眸光一寒,袖中的红颜锦飘出,打了个圈,顷刻间便缠住了那人的腰。那人堪堪止步,似乎想要挣脱,却挣脱不得。他大声道:“皇上,小人有要事禀告!”

    这一变故发生得太快,众人都齐齐看来,只见是一个三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的男子。

    “哦?”老皇帝向那人。

    “有要事禀告也要等着,打扰别人的好事儿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云浅月冷冷地看着那人,话落,不等那人开口,一缕气线飘出,点住了那人的哑穴。她从来没有这一刻感激荣王府有天下独门的点穴手法,从来没有这一刻感激容景教会了她点人哑穴的手法。

    那人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有些惊骇地看着云浅月冰寒的脸。

    “月丫头,这人有要事禀告,若是耽搁……”老皇帝见云浅月阻止了那人说话沉下脸。

    “皇上姑父,还剩下这最后一拜了!喜堂下等着的是您的女儿和女婿!您也不想他们错过了吉时吧?天大的事情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云浅月用红颜锦缠住那男子纹丝不动,她冷冷地话语犹如冰封,对向老皇帝。

    老皇帝显然从来未曾见到云浅月这样冰寒的一面,她从来就是懒洋洋笑呵呵千百种方面,但不曾是这般当着他的面就冰寒着脸隐约中微带杀气,一时间怔了怔。

    “哥哥,嫂嫂!你们继续!”云浅月趁着老皇帝这一怔的功夫,对看向这边的云离和七公主清声开口。她想他们该明白她的意思。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大婚之礼行完了。最后这一礼若成了,七公主就是云王府的人了!他们就成了夫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