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揭开秘辛(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七公主?”云离自然明白,转身看向七公主,轻声询问。

    “我们继续!”七公主声音虽然柔软,但无比坚定。

    “浅月小姐!儿女之情哪里有天下大事儿来得重?你这般阻挠来人有要事禀报,若是耽搁了大事,你担待得起吗?”明妃此时开口,声音有些凌厉。

    “我若说担待得起呢?”云浅月看向明妃,冷声道:“明妃娘娘!您可是七公主的生母。就这么见不得女儿好?我觉得您真该反省了。从姑姑怀孕之后,您好像变了一个人。如今连只有皇后才能穿的大红衣装都穿上了,是不是想要坐了中宫的位置入住荣华宫啊?”

    “你胡说!本宫只是怕耽搁了大事儿!”明妃面色一变。

    “一拜而已,如何能耽搁了大事儿?”云浅月冷冷一笑,不再理会明妃,对礼仪官道:“再大声喊一遍,天大的事情也没有我哥哥嫂嫂大婚重要。你喊完之后,谁要再敢阻拦。别怪我三尺青锋先送他去阎王爷那喝喜酒!”

    明妃身子一颤,立即噤了声。

    老皇帝脸色微青,“月丫头,这可是大喜之日,说的什么混账话?没白的晦气!”

    “皇上姑父既然知道晦气,最后就不要让人做出什么晦气之事。”云浅月虽然是对老皇帝说话,但目光却是看向礼仪官。

    礼仪官吓得手几乎拿不住绢帛,连忙又高喊了一遍,“夫妻对拜!”

    这回满堂宾客以及明妃,无人出声,老皇帝沉着脸不再说话。

    云离和七公主两人齐齐弯身,双双拜下,头碰头,停顿了片刻,又双双直起身。

    “礼成!送入洞房!”礼仪官似乎憋着一口气将最后一句喊完。

    本来接下来该是众人纷纷向皇上和云老王爷、云王爷道喜之时,但被刚刚那一幕和云浅月的寒意所震慑,此时满堂宾客都鸦雀无声。

    “不是送入洞房吗?哥哥,你还不送嫂嫂去洞房!”云浅月轻笑。

    云离脸一红,看了一眼那人,用红绸的花团牵引着七公主出了喜堂,向西枫苑走去。

    “月丫头,这回你该放开这个人了吧!”老皇帝看向被云浅月用红颜锦捆绑住的男子。

    云浅月冷眼看了那男子一眼,缓缓撤回手。她都已经让凌莲和伊雪通知红阁掌控住云王府了,没想到还有人混进来。当真是无孔不入。

    “你是何人?有何要事禀告朕?”老皇帝对着那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出声询问。

    那男子连忙跪倒在地,给老皇帝叩了个头,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月丫头,解开他的哑穴!”老皇帝看向云浅月吩咐。

    云浅月飘出一缕气线,解开了那名男子的哑穴。

    这时凌莲悄悄凑近云浅月,压低声音用传音入密道:“小姐,这个人是云王府旁支的一个族亲,叫做云武。奴婢等人只注意满堂宾客了,未曾想到云王府旁支里居然……”

    “好,我知道了!”云浅月摆手,打断凌莲的话。

    凌莲立即住了口,退到了一旁。

    云王府旁支的族亲,她搜索脑中关于云王府旁支族亲的人员资料。很快就想起了关于云武的记载,不学无术,好吃懒做,是云王府旁支里面人见人躲的一号人物。偷鸡摸狗,但这些年一直有族长管着,到也没生什么大事儿。她当时也没觉得在意,这样的人在天底下多了去了,但没想到小人物有朝一日也能够登得上这大雅之堂。

    “皇……皇上……小人云武,有要事禀告。”云武似乎刚刚被云浅月吓坏了,颤着声开口。连头也不敢抬,更不敢看云浅月。

    “云武?何方人士?”老皇帝语气有些温和。

    “小人是云王府旁支族亲,是……是云离的堂兄……”云武连忙道。

    “哦?原来是云离的堂兄?”老皇帝讶异地看着云武。

    “皇上姑父,云离如今是云王府的世子,是我的哥哥,云王府的旁支所有人都得尊称他一声世子,哪里来的堂兄?我可不记得我还有其余的兄长?皇上姑父,您莫非老而昏聩了?这喜酒还没喝呢,真是糊涂了不成?”云浅月笑了一声,不屑地看着云武,话语却是字字针扎一般地对准老皇帝。

    众人早已经对于云浅月不给天子颜面有什么说什么的大逆不道行为习空见惯。所以到无人有多大的惊异,都私下里捏了一把汗,觉得今日这云王府怕是要出事儿。只盼别殃及自身就阿弥陀佛了。

    “混账!”老皇帝大怒,“月丫头!朕还没老而昏聩!说的是云离以前的事情而已!”

    “那皇上姑父就要说明白了!免得别人误会。”云浅月懒洋洋地挑眉。

    老皇帝哼了一声,对云武问,“你有何事要禀告给朕?”

    “云武,你可要想好了再禀告,别到时候触怒了天威,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云浅月漫不经心地看着云武,眼底寒光四射,“皇上姑父可是一朝天子,不同于别人。而且今日他嫁女,你搅了公主的喜宴,可是要推出去砍头的!”

    云武面色露出骇色,一时间身子僵在那里。

    “月丫头,你吓唬他做什么?”老皇帝瞥了云浅月一眼,对云武道:“云武!朕向来平易。你禀告的事情若真是要事,朕定然大加封赏。”

    “皇……皇上……小人若是禀告了,您……您能饶小人不死吗?小人……小人禀报的的确是要事儿。”云武闻言白着脸颤着声问。

    “好!朕许诺你!只要你禀告的是要事,便饶你不死。不但饶你不死,还大加封赏。”老皇帝点头,很痛快地许下承诺。

    云武闻言眼睛一亮,也没了怕意,立即来了劲,连忙道:“小人禀告的事情是……”

    “云武,你爷爷自小很疼爱你吧?”一直没开口的云老王爷此时开口。

    云武立即止住话,看向云老王爷。

    “我老头子记得你爷爷死的时候说小武子其实很聪明,比云离聪明,可惜是他没教导好。”云老王爷似乎回想起什么,叹息地道:“他去时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小子,告诉我老头子,以后云王府的旁支若是入住进了云王府,要好好照料你。如今你来了这几个月,是不是吃穿不愁?月丫头没有亏待你吧?云王府的旁支族亲如今都回归了云王府,算是云王府的人了。以后就是一家人,生死连在一起的。月丫头这个臭丫头就有一样好,一视同仁。”

    云武的山羊胡子抖了抖,忽然垂下了头。

    “行了,你接着说吧!既然是要事,一定好好仔细地禀告给皇上。皇上日理万机,难得出府一趟。今日若不是七公主大婚,皇上也不一定会来云王府。”云老王爷摆摆手,似乎很是困乏地闭上眼睛。

    “是啊,云武,有什么事情赶紧禀告。这满堂宾客都等着你禀告完才能开席。”云王爷也出声附和。

    云武却垂下头,不出声了。

    “云武!有什么事情尽快禀来!”老皇帝看了云老王爷和云王爷一眼,声音发沉。

    “小……小人……”云武垂着头不敢抬起,身子不停地哆嗦,似乎心里做着剧烈的挣扎,颤抖了片刻,也没说出一句话。

    “呵……”忽然宾客席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一个温和含笑的声音响起,“看来他是被浅月小姐刚刚给吓到了!皇上,您就容他醒醒神,反正天色还早,众人都不饿,我等就等片刻再喝喜酒也无妨。”

    云浅月听到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去,只见苍亭坐在一桌宾客席上。身边均是拥护七皇子的一干朝臣。而他坐在主席,俨然成了主脑,她眸光缩了缩,直直地看着苍亭。

    “浅月小姐快别这样看在下!这样的眼神在下会误以为浅月小姐是喜欢在下的!”苍亭手腕一抖,含笑地打开十二骨的羽扇,只听“啪”的一声,羽扇遮住了他半边俊颜,他语气温和含笑,雅致中居然多了几抹风流。

    众人都闻声看去,他刹那成了满堂宾客的焦点。

    从苍亭入京半月以来,一直客居七皇子府养伤。京中的人都知道七皇子府来了一位十大世家中走出的厉害人物,但都不曾见过厉害的人物露面,只有少数拥护七皇子的朝臣每日出入七皇子府。如今第一次见到苍亭,众人不由纷纷惊异他的做派。清贵华美,行止有礼有据,这份从容做派当之无愧十大世家的人。一时间心里暗暗琢磨这等人物居然成了七皇子的幕僚,而皇上据说还亲自派了文公公问候,显然也默许了七皇子的地位和抬高了这个人的存在以及对他的重视。

    “我记得宾客名单上没邀请这位公子!”云浅月冷淡地道。

    “云王府大喜,实乃一桩盛世。在下客居七皇子府,和云王府也算邻友。不请自来贺喜,贺礼早已经呈上了,云王府也收了在下的贺礼,浅月小姐不会在喜宴要开了之时撵在下走吧?这可不是云王府的待客之道啊!”苍亭含笑看着云浅月,温文尔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