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观摩洞房(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这是来学习!”云浅月脸一红,争辩。

    “哦?原来是学习啊!那你不必了,等我们洞房的时候我会好好对你言传身教的。”容景回转头,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转回头继续向前走。

    云浅月感觉心“砰”地一声炸开,放了一个大大的烟花。她眼前一黑,然后又是一白,定了定神,觉得那“言传身教”四个字让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深吸一口气,怯弱地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那是最好!免得到时候有什么不对,我还得费心帮你更正。”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抓着她手的这一只手很牢固。她任命地闭上眼睛。想着今日此举有些亏,太不应该了,依照她对容景这家伙这么多年了解,他绝对是个记性好的主。想到以后的洞房花烛和他说的言传身教,她忍不住打个哆嗦。

    “弱美人,你给本小王解开穴道!可恶!”夜轻染低吼。

    云浅月这才想起夜轻染,回头,就见他被定在了房顶上,姿势还好是站着的,大约是发现容景来到立即起身,但还是着了容景的道。

    “你不是能冲开穴道?那就慢慢冲吧!”容景头也不回,看也不看夜轻染一眼。

    “本小王需要十二个时辰才能冲开!”夜轻染恼怒。

    “那正好从现在开始,到明日这时,你想学习洞房花烛,足够了!”容景语气温和,怎么听怎么是为夜轻染着想。

    夜轻染闻言磨牙,“给本小王解开穴道!”

    容景不答话,再不理会夜轻染,拽着云浅月脚步不快,但走得很是利落干脆。

    “小丫头……”夜轻染知道容景这个黑心的任他磨破嘴皮子怕也是无用,于是转向云浅月。语气哀哀怨怨。

    云浅月听到这个声音觉得好像她扔下夜轻染做得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轻咳了一声,受不住地对容景出声,“容景,这不好吧?”

    “嗯?那你说怎样好?要不今夜我们也洞房花烛,将夜轻染请去观看?我会好好让他学习的。你说怎样?”容景转过头,目光柔柔地看着云浅月,似乎化出水来。

    云浅月脸色一变,身子一颤,立即摇头,“还是算了……”

    “算了?”容景扬眉。

    “算了,他在这里观看哥哥和嫂嫂……挺好……”云浅月点头,心里磨牙,夜轻染这样被定住,距离被他们掀开的瓦有三尺距离,能看到个屁啊,但她现在借十个胆子也不敢反抗他的法西斯。

    “乖,真善解人意,我也觉得挺好!”容景伸手爱怜地摸了摸云浅月的头。

    云浅月听着这样的魔音欲哭无泪。帮不上忙,她也不敢再回头去看夜轻染,心里暗暗想着虽然他什么也看不到,但听听新房里的声音也算比她好,她还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呢。

    容景看了云浅月低垂的头乖巧地模样一眼,不再说话,拉着她出了西枫苑。

    夜轻染看云浅月垂头耷拉脑的样子就知道指望不上,心里气闷,但也无奈,但他也不能真可能在这里吹风听声,幸好那弱美人没点他哑穴,他低喊,“来人,送本小王回府!”

    一名他的贴身隐卫立即现身,抱了夜轻染离开了新房房顶。

    暗中华笙、凤颜、苍澜三人对看一眼,都忍不住心里犯抽。不得不感慨一物降一物。

    “你怎么出来了?”云浅月被容景拉着走了一段路才想起容景应该还在前厅喜堂才对。

    “对皇上说我乏了!”容景道。

    云浅月想起他周马劳顿,日夜奔波,急急赶回,心中的腹徘尽数散去,心疼地道:“那就赶紧回去歇着吧!明日一早还赶路呢!对了,老皇帝今日在宴席上说三日后南凌睿前去蓝家的事情没?”

    “说了!”容景点头。

    云浅月想想也是,为君是三句话不离江山社稷,这么大的事情,即便今日是喜宴,他也不会不提。问道:“怎么说的?不是说要派人前去见证吗?派谁?不会是你吧?”

    “不是!七皇子夜天逸。”容景知无不答。

    云浅月蹙眉,想想也是夜天逸,这样的大事儿,也就夜天逸去十大世家能镇得住皇室的颜面和场子。她道:“看来我们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前去,只能偷着去了!”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离开的理由。这次前去来回最少也要七日。只能说马不停蹄,到那丝毫不耽搁七日,若是慢一些的话,要**日甚至十日。必须要将该安排的事情安顿一下才能离开。不过她父亲既然回来了,宫中的姑姑就不必她担心了,府中也无甚可担心的。想要离开想来也不难。

    回到浅月阁,容景便放开云浅月,自顾自发地趟到了她的床上,闭上眼睛幽幽睡去。

    云浅月站在床前愣了片刻,见容景均匀的呼吸声很快就传出,沾枕头就着,可想而知的确是累乏了。她转身坐到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低头寻思片刻,执笔给风烬写了一纸传书,告诉他明日启程,三日后去蓝家。写好后,拇指和食指放在唇边轻轻打个婉转的小哨,一只翠玉的鸟儿从窗外飞进来,站在桌子上,她将信纸绑在它腿上,鸟儿欢快地飞了出去。

    鸟儿刚离开,外面响起凌莲的声音,“小姐,刚刚接到消息,三公子和花落从西延回来了,如今刚进京城。”

    “回来得正好!我正需要他们,你现在就给他们传信,让他们……嗯,晚上来我这里。”云浅月闻言一喜,话落,又补充道:“顺便去告诉华笙等人在宴席散去西枫苑无事后便撤离回去准备,明日你们七人随我一起去蓝家。这次去蓝家的身份不以云王府云浅月的身份,而是以红阁小主的身份。”

    凌莲似乎一怔,随即语气显而易见地欢喜,“是!”

    “去吧!”云浅月摆摆手。当年她娘一人挑了七大世家,带走了七大世家的七位天资聪颖的后起之秀,后来七大长老重回七大世家,带走了资质天赋皆是上乘的华笙等七人脱离七大世家进红阁培养。如今她为了哥哥,必须去蓝家,这等事情,十大世家都会参与。她势必要与七大世家碰头。红阁小主的身份最为有利,或许可以让很多人买账,即便不买账,但这一趟蓝家之行,也不能给她娘丢脸,势必圆满。

    凌莲应声,连忙跑了下去,脚步都比平时轻快几分。小主前往蓝家亮出红阁小主的身份,也就是说从今以后红阁真正入世了,要知道他们七人等这一天等了许久。

    凌莲离开后,云浅月坐在桌前用手支着下颚沉思。

    老皇帝派夜天逸做南梁和蓝家的见证人,夜天逸对她太过熟悉,即便她如何伪装,只要她与他打照面,他是决计会认出她来,知道她除了荣王府和风阁外,背后还有红阁。她的势力算是暴露在他的眼下,但如今她们的关系既然已经到这步境地,他就算认出她来又如何?不过都是对立面而已。

    不过是时候该让他看清一些东西了,至少她不是他能够掌控就可以掌控的!

    就像是她爱上的人是容景,给不了他想要的,一样的道理。

    外面有脚步声向浅月阁走来,由远及近,不多时便来到了浅月阁。云浅月低着的头抬起看向窗外,只见来人是文莱。她静静地看着他走近。

    “浅月小姐!奴才奉皇上旨意,前来传话!”文莱走到门口停住脚步,恭敬地道。

    “说!”

    “皇上说皇后娘娘这些日子在宫中待得烦闷,请浅月小姐进宫陪她几日。”文莱道。

    云浅月眯了眯眼,老皇帝这是看着她不让她去蓝家搅局了?她心里冷笑一声,声音平静,“过几日再说吧!皇上姑父应该知道我这些日子操劳哥哥大婚的事情,累坏了。休息几日。若是姑姑实在闷的话,就请皇上姑父将她派人送来云王府。”

    “浅月小姐,宫里也能歇着,那岂不是一样?”文莱低声道。

    “怎么能一样?宫里是宫里,哪里有自己家舒服?我不喜欢宫里。”云浅月摆摆手,“你就去这样回了皇上姑父!”

    “是!”文莱听出云浅月不悦,连忙应声告退。

    云浅月看着文莱出了浅月阁,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过了片刻,忽然睁开眼睛对外面看了一眼,日头已经偏西,她轻喊,“伊雪!”

    “小姐!”伊雪立即应声。

    “前面的喜宴散了没有?”云浅月询问。

    “回小姐,似乎刚刚散!”伊雪道。

    云浅月忽地起身站了起来,抬步向外面走去,几步就来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里面的大床,容景睡得纯熟,她转回头,伸手关上房门,抬步向院外走去。

    “小姐,您要去哪里?”伊雪跟上云浅月,轻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