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十里桃花(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劳容公子大驾了!小女子的皮自己紧就好了。”云浅月气闷地哼了一声。

    容景不再说话,目光淡淡扫过凌莲和伊雪。二人立即意会,连忙退出了门外。

    “等等,三公子和花落呢?”云浅月回身看着二人。

    “回小姐,您要见他们吗?昨夜知道小姐不回来,奴婢给他们传了话不必来了。如今您若是见,奴婢现在就传。”凌莲道。

    云浅月想了一下,点点头,“让三公子来吧!花落不必来了,和华笙等人一起在城外等着我去蓝家!”

    凌莲点点头,应声下去了。

    “伊雪,不,听雪!”云浅月又对外面喊了一声。

    “小姐!”听雪在外面立即应声。

    “你去告诉玉镯和绿枝,就说从今日起,嫂嫂掌家,府中的事情无论大小,一律拿给嫂嫂那里做主。”云浅月又吩咐一句。

    “是!”听雪应声,立即下去了。

    云浅月低头想了一下,觉得除了等三公子来再没什么别的交代的了。转头问容景,“夜天逸启程了吗?”

    容景不答话,仿佛没听见。

    “喂,我和你说话呢!”云浅月瞪眼。

    “你跟我说话我就该回话?什么道理?”容景闲闲地道。

    云浅月顿时恼了,“容景,你到底还要别扭到什么时候?是不是非要因为这点儿事儿和我分道扬镳?各走各的,你才甘心?”

    “我就别扭了这么片刻而已,你就撑不住了?”容景放下茶盏挑眉。

    “谁愿意大早上看你冷脸?”云浅月气闷哼声。

    “算了!还是改日从缘叔叔身上讨回这种不舒服来吧!他定然明知道我会介意,还答应教给了你。以后的日子,我也不会让他舒服了。”容景揉揉眉心。

    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嘻嘻一笑,走过去抱住他,“反正你不和我别扭就行了!你说得没错,爹是知道,还说我学了这个你不见得高兴。他故意不让你舒服!你以后就多多不让他舒服好了。”

    容景伸手揽住她蹭过来的身子,笑着摇摇头,“拿你没办法!”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想着难道我就拿你有办法了?

    “世子!”青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拿来了?”容景放开云浅月。

    “是!”青影顺着开着的窗子将一个小小的包裹扔进来。

    容景伸手接住,递给云浅月,“去换吧!”

    云浅月拿过包裹打开,只见里面有一套墨色的锦缎男袍,看尺量是容景的身量能穿的,有一件淡蓝色带着翠湖色镶嵌珠玉的华丽绫罗,她的身量所传的,她拿着两件衣服仔细看了两眼,便拿着那间绫罗向屏风后走去。

    云浅月刚到屏风后,容景挥手轻轻落下帘幕,解开身上的月牙白锦袍,拿起那件墨色的锦袍套在身上。

    二人隔着屏风,可以听到悉悉索索的换衣声。

    云浅月穿戴妥当出来,容景早已经更换妥当。云浅月盯着容景一个劲的瞧。说真的,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他穿别的颜色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月牙白锦袍。如今换了一身合体的墨色锦袍,腰束玉带,居然和往常的温润如玉截然不同,就像是一块墨玉,又像是一把千年玄铁,将锋利隐藏在墨色锦袍后,若不是那一张一样的脸,便仿佛如两个人。

    “不好看?”容景挑眉看着云浅月直勾勾的眼睛。

    “好看!”云浅月点点头,脸色有些怪地道:“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非白色不穿了。”

    “嗯?”容景看着她。

    “白色能盖住你身上的凌厉,黑色尊贵,老皇帝本来就不容荣王府,你若是每日都穿着这样出现在老皇帝的面前。他大约更不想你活。”云浅月道。正如她姑姑和她大伯曾经说过的话,哪一个帝王愿意臣子比他出众出彩?她本来以为月牙白锦袍便能诠释他的气质,却不想墨色锦袍更能让他从骨子里透着尊贵。就是那句“雍容雅致,王侯无双。”

    “呵……”容景轻笑了一声,“没有你说的这么精算,不过是我喜欢白色而已。”

    云浅月眸光闪了闪,不再说话,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换这件衣服,自己没多大变化,若说变化的化,就是蓝色和绿色结合,一个是天空一个是湖水,比紫色的明艳和温暖多了丝冷清。她一改嬉笑和懒散,眉眼间隐隐有些英气。乍一看,也有些判若两人。若是再用灵术掩藏一下容貌的话,那么决计夜天逸是认不出来了。

    这时窗外有一丝异样的风丝飘落,风丝过后,轻飘飘落下一个人。

    云浅月转回头去,就见三公子正挑着帘幕走进来,当看到屋中二人和往日穿戴不同明显怔了一下。也只是一下,便笑道:“果然人是衣裳马是鞍。”

    云浅月见他自己已经自发地易容成了她的样子,笑着道:“这一趟西延之行辛苦了!可有收获?”

    “还好!”三公子含笑的眉眼一黯。

    云浅月挑眉,“情况不是太好?”

    “嗯!”三公子点点头,低声道:“她多不过还有半年的命。”

    云浅月收了笑意,正色问,“什么样的不治之症?”

    “痨疾!”三公子吐出两个字。

    云浅月面色一变,这的确是不治之症了。她看了一眼容景,见容景面色平静,问道:“她是否对你做了安排?”

    三公子也看了容景一眼,摇摇头,低声道:“她知道我如今跟着你,便嘱咐我好好跟着,不用理会她。”

    云浅月蹙眉。

    三公子微暗的脸色一转,语气轻松地道:“这些年她不在我身边,没有那么深厚的母子情意。我不过是难受一些罢了。你放心,知道她命不久矣,我也不至于一蹶不振。”

    “嗯!这件事等我解决完蓝家的事情回来再与你商议,她总归是你母亲,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解救之法。”云浅月知道他故作轻松。没有不想子女的父母,也没有不想父母的子女。大约也有,但三公子绝对不属于这一列人。

    三公子点点头,“好!”

    云浅月抿了抿唇,想了一下道:“这次不是要你在府中扮我,而是前去蓝家。”

    “蓝家?”三公子又是一怔。

    “放心,不是让你去蓝家,而是做出去的样子。让风阁的人保护你。老皇帝知道我去蓝家,不想我去搅局,势必会派人在途中拦阻,到时候你假意受伤,然后去不成,回府养伤就可。”云浅月轻声吩咐,“而我换一个身份去蓝家。”

    “明白了!你是想引开老皇帝的视线。不是不去蓝家,而是被阻住了去不了。蓝家这么大的热闹,否则你若是在闺阁里不出去未免太奇怪了。这样一来,就不奇怪了。”三公子恍然道。

    “聪明!”云浅月打了个响指,问向容景,“你呢?”

    “有人易容成我,弦歌和我身边的十八隐卫随扈,和易容成你的三公子一起。这样逼真一些不是吗?”容景挑眉。

    云浅月知道弦歌和容景的十八隐卫从来不离身,这样的确逼真了。她点点头,“那就这样了!夜天逸此去蓝家,代表皇室,带着仪仗队,随行众多,走的应是官道。三公子和弦歌在他们之后,走官道就好。我知道有一条天险的路通向十大世家。这是摩天崖秘辛记载上得知的。只是都是崇山峻岭,难走一些。但也难不住我们。你我走那一条路吧!”

    “嗯!”容景点头。

    “赵妈妈,端早膳吧!”云浅月话落,对外面喊一声。吃过早膳好启程。

    赵妈妈应了一声,连忙带着听雨端了早膳进来。云浅月招呼三公子落座。三人不再说话,一顿饭吃得简单沉默。

    饭后,云浅月对三公子嘱咐,“老皇帝知道容景和我一起,必定此次派的隐卫人数众多。你和弦歌要小心一些。”

    三公子点头。

    云浅月伸手拉上容景,“走吧!”

    容景点头,对三公子道:“稍后弦歌和易容成我的人会来接你一起。你等候就是了。”

    “知道!”三公子摆摆手。

    云浅月和容景二人再无交代,足尖轻点,就要离开。这时云王府守门的一个侍卫匆匆跑进院子,对着主屋大声道:“浅月小姐,七皇子派人来传话,说昨夜他向皇上请旨让您跟随一起去蓝家。皇上说您也不愿进宫陪皇后,估计私下里就打着悄悄溜走的注意,他也拦不住,遂准了!而且又说这等盛事怎么能没有景世子呢!也准景世子参加。”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窗外,眸光微微眯起,问道:“他还说什么?”

    “说既然皇上准了,他等候您二人,一起去蓝家。如今车碾在府外了。”那人道。

    云浅月回头看了容景一眼。容景薄唇微启,“推了!还照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