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我的妻子(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风露立即噤了声,眼珠子不受控制地看向容景和云浅月歇着的方向。见无动静传来,她微微松了一口气,收回视线见几人都警告地看着她,便知道说了不该说的,垂下头。

    几人再不说话,这一处静寂如无人。

    云浅月虽然闭着眼睛,但未曾睡着,几人的话还是隐隐传到她耳里,她未感觉到容景气息变化,但知道他定然也没睡着,她能听见的话语,他自然更能听见。唇瓣微微抿成一线,又缓缓松开,再听不到几人的声音,便幽幽睡去。

    第二日,容景依然照第一日的行程,走得不快不慢,不多不少。两百里地之后天就黑了。自然又在山野休息一夜。

    第三日,又走了半日,响午偏西时分,来到了天雪山十里旁的绝壁崖。

    几人刚刚来到,绝壁崖内便冲出一名老者,老者年约花甲。谱一来到,就对容景激动地跪拜,“家主!您终于……”

    “七伯免礼!”容景伸手拖住老者下拜的身子。

    老者拜不下去,直起身,激动地道:“老家主约莫着您快到了,让我来迎接您。”他话落,似乎才发现容景牵着云浅月的手,立即转头,“这位……是?”

    “红阁小主!”容景如此介绍。

    老者闻言瞬间面露惊色,仔细地打量云浅月,云浅月此时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薄纱,只露出一双清冷的眸子,见他看来,淡淡一笑,并没说话。他又看向她身后跟着的华笙等七人。良久,才收回视线,感慨地道:“不想老朽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红阁小主。幸事!幸事!”话落,他又对容景询问,“家主,您早到了半日,天圣的使者和南梁的睿太子还没到。您先回家族吧?”

    “嗯!”容景点头,伸手入怀,掏出一个银质的面具戴上,缓缓抬步。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感觉他戴上面具的那一刻气息就变了。跟着他抬步向里面走去。

    进入绝壁崖后,果然是十里桃花林。不知是因为气候关系,还是因为阵法原因。总之此时虽然是秋日,但十里桃花艳艳而开,如火如荼,花香馥郁。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这句话放在十里桃花林来说,便诠释得淋漓尽致。

    容景一直牵着云浅月的手,走得不快不慢。墨发、墨色锦袍、墨色朝阳靴、腰束墨色玉带,虽然和往常一样的步履轻缓,行止闲雅。但给云浅月的感觉还是不同了,她恍恍惚惚地觉得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怎么了?”察觉云浅月的怔忡,容景偏头看她,声音温润。

    云浅月唇瓣微微嘟了一下,摇摇头,“没事!”

    容景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浅浅一笑,凑近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无论如何,我还是我,你还是你罢了。心里哪里有那么多的想法?”

    “你属蛔虫的!”云浅月心情蓦然一松,瞪了他一眼。

    “若是可以,一辈子做你肚子里的蛔虫,也无不可。”容景撤回身子,语气有些懒散。

    云浅月脸一红,“你想得到美!”

    容景偏头看她,见她虽然隔着面纱,娇颜却比这十里桃林的桃花还要艳色几分。他心神一荡,忽然伸手将她打横抱起。

    云浅月悴不及防,“啊”地惊呼一声。

    前面引路的七伯回转头看来,后面的华笙等人也都紧张地看来。

    “她脚崴了!”容景给出解释。

    七伯老眼闪了闪,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华笙等人对看一眼,面色似乎都有些无语。

    云浅月脸已经红如烟霞,压低声音对容景叱恼,“谁说我脚崴了?”

    “我说的!”容景低头看着她,声音含了一抹笑意。

    “你说胡话!”云浅月对他瞪眼,“快放我下来,都走了这么远的路了,你不累?”

    “抱着你就不累了!”容景摇头。

    云浅月挣扎着要下来,容景手臂收紧。她看着他,低声道:“放我下来!”

    “脚都崴了还这么不老实。乖,我真不累!”容景声音低低柔哄。

    云浅月见他打定主意抱着她走,便闭上眼睛不再看他,心里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抽疯,他这样抱着她进楚家的话,以后不止荣王府和世子和云王府的浅月小姐牵扯在一起,那么楚家主和红阁小主也牵扯在一起了,她想想觉得有些好笑。换个身份,还是纠缠不清。

    “你可以睡一觉!”容景又低声道。

    云浅月“嗯”了一声,熟悉的怀抱,强有力的臂弯,这些日子赶路虽然轻松,但也的确有些累,她浅浅打了个哈欠,当真睡去。

    半个时辰后,十里地的桃花林走到尽头。

    “参见家主!”前方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

    云浅月被惊醒,想着听这声音的话,怕是有千人之多。她睁开眼皮想抬眼去看,容景用衣袖盖住她的脸,挡住她的视线,她刚要不满,只听他一改以往的温润,声音低沉冷静,判若两人,“都免礼!”

    “谢家主!”众口一致,同样震耳欲聋。

    “家主,这位是……”不同于七伯的一个老者起身,看向容景怀里。

    “我的妻子!红阁小主!”容景如此介绍。

    云浅月一惊,她何时成了他的……妻子了?她怎么不知道?

    那问话的老者也是一惊,不止他,显然惊了一大批人。

    云浅月听到了齐齐一致的抽气声,感觉到无数的目光向她的身上聚来,她终于明白容景为何要将她抱着走,且此时挡住她的脸了。这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不止炸得她有点儿找不到北,显然将面前这些人都炸惊了魂魄。

    抽气声过后,似乎许久都无人言语一声。

    华笙、花落等七人显然也被惊了个够呛。但他们这一路走来偶尔被容景的惊人之语已经磨练得熟练,只一惊过后,便很快就恢复常态。世间任何惊异的事情,若是搁在景世子的身上,便觉得都可以打个折扣。

    “这……这是什么时候?老家主……也不知道吧?”那老者惊得都结巴了。

    “不久前吧!等见了外公我会禀告。”容景声音依然低沉凉寒。

    老者似乎点点头,不再多言。

    “回府吧!”容景不欲多说,扔下一句话,抱着云浅月向前走去。

    华笙等七人跟在他身后。老者和几名和他年岁相仿的几人对看一眼,人人眼中都流露着一样的惊异神色。过了片刻,老者似乎才回过魂,压低声音问七伯,“七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奴也不知……”七伯连忙摇头,看架势显然也惊住了。

    “先回府再说!”老者点点头,对众人一挥手。疾步抬步去追容景。

    众人惊异过后更多的是好奇,家主的妻子长得什么样谁也没看见,都齐齐跟了上去。人群中有不少的年轻男子和女子。年轻男子都听说过当年红阁阁主一人挑七大世家的事情,如今是红阁小主,不知道是何等的风华?而年轻女子许多人面色都露出芳心欲碎的神色。

    走了一段路后,云浅月在容景的怀里依然回不过神来。妻子啊!

    “身子怎么这么僵硬?”容景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询问,声音不难听出笑意。

    “你怎么……又胡说?”云浅月憋了半天,困难地吐出一句话。

    “我想在楚家睡觉不与你分房,只能这样说了!你想想,十大世家家风甚严,否则我们只能分房睡了。”容景低声道。

    “就这个原因?”云浅月无语。

    “嗯,就这个原因。否则你以为还有哪个原因?”容景笑问。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想去看容景的表情,可惜脸上被他墨色水袖盖住,她只看到墨色的云纹,其余什么也看不见。但她觉得定然不止如此,他治水的时候一连半个月见不到面,如今在楚家能住几日?她低低哼了一声,“谎话连篇!信你有鬼了!”

    容景低低愉悦地笑起来。

    “你最好老实交代!”云浅月低声警告,“否则别怪我不配合!凤冠霞帔没穿,聘礼没见着,花轿没临我家门,就想要我当你妻子?做梦吧!”

    容景低低咳了一声,须臾,收了笑意,幽幽地道:“楚家有许多小姑娘心仪于我。”

    云浅月眸光一凝。

    容景又道:“你确定不配合?”

    “桃花泛滥!”云浅月低骂了一句。

    “不止是楚家,十大世家许多女子都心仪于我。”容景又道。

    “泛滥成灾!”云浅月又低骂了一句。

    容景低笑,声音低柔,“所以,就委屈你吧!反正早晚有一日你要嫁给我,我这个夫君的称呼就借给你先用着,不收取银两。”

    “和着我还占便宜了?”云浅月扬眉,虽然他看不到。

    “嗯!”容景肯定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