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我的妻子(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景世子说他们也累了,今日也无事,让他们去休息了。就在这院子的其他房间。”凌莲低声道。

    “你也去休息吧!”云浅月摆摆手。

    “我和伊雪不累,守着您吧!”凌莲摇摇头。

    “不用守着了!这院子既然他吩咐了,别人就不会进来!你去歇着吧!”云浅月道。

    凌莲闻言应了一声,向门口看了一眼,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云浅月用手捂住耳朵,自动地屏蔽了声音,耳边再无吵闹,她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双温润的手将她的手扯开,云浅月醒来,眯了眯眼,“回来了?”

    “嗯!”容景点头,看了她一眼,“什么时候还惯了个睡觉捂耳朵的毛病?”

    “你还说!”云浅月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恼道:“还不是你的那些桃花在门口吵得我睡不着,才捂了耳朵!”

    “哦,原来是这样!”容景恍然,将她的手包裹进自己的手里,笑道:“如今我说的话你信了吧!不说你我是夫妻还真不行。”

    “说是夫妻管什么?还不照样有桃花上门!”云浅月瞪了他一眼。

    “总归是少些!”容景俯下身,低头吻了吻云浅月的唇瓣,轻柔的浅尝辄止缱绻旖旎一番后,趴在她身上眸光盈盈地看着她,“云浅月,我告诉没告诉过你一件事儿?”

    “嗯?什么事儿?”云浅月被吻得晕乎乎,声音哑而魅。

    “你真的很可爱。”容景笑道。

    云浅月脸被焦了一下,嗔了容景一眼,伸手推推他,“沉着呢!躲开!”

    容景笑着起身,顺便伸手拉起她,对她道:“我们先用膳,饭后我带你去见外公。”

    “老头好相处吗?”云浅月边下床边问。

    “他对不亲的人向来是笑面虎,对亲近的人向来是黑蜈蚣,你说他算是好相处还是难相处?”容景反问。

    云浅月脚步一顿,这可是个难题了!说她算是不亲的人吧?有容景的关系她不是。说她是亲近的人吧?她第一次见人家,也不是。她有些头疼,“我没准备礼物啊!这样见老头会不会失礼?”

    “准备什么礼物?你应该收礼才对!”来到桌前,容景松开手,缓缓落座。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吸了吸鼻子,也坐下来,嘟囔道:“看在礼物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讨好他一下吧!”

    容景低笑。

    一顿饭吃得还算顺口,毕竟容景知道她的口味。饭后,容景拉了她出了房门。

    此时天已经微暗。

    云浅月来的时候是被容景抱来的,而且用衣袖盖住了她的脸,什么也没看见。此时才看到这个院子不是太大,没有满院的花卉。而是几株树盈盈**。每一株树都不同。有木槿、雪梨、海棠、桂树……都是代表香色的品种。不同季节的树木,却同时在开花。

    云浅月觉得惊奇,偏头问容景,“如今都这个季节了!即便这里和天圣的气候不同,但也不至于差这么多吧?”

    “这些树是用阵法控制了!它的气候是四季如春。况且这些树木的品种不一样,是只开花不结果的树,而且花开常年不败。”容景解释。

    云浅月点点头,算是明白了。大千世界,本来就无奇不有。

    出了院门,云浅月一眼便看到前面的十里桃花林,她转回身,没有高墙阻隔,这才看到是一片连绵的宫殿式建筑群。楼阁亭台,雕廊画栋,房舍层层叠叠,节次鳞比。一眼望不到头。她伸手往后一指,对容景问,“这都是楚家的地盘?”

    “嗯!”容景点头。

    “人好多!可以赶上小半个城县了!”云浅月道。

    “本来就是几百年的世家,又隐世一百年。子息繁衍,这也不奇怪。”容景淡淡道。

    “这是依山而建?”云浅月目光又看向别处,入眼处是望不见的重重山脉和山脉上蜿蜒而下盘踞的层层楼宇。

    “嗯!这里有十道山峦,当初十大世家就如此选址搬迁到了这里。每一个山峦盘踞着一大世家。”容景点头,话落,她伸手向西一指,“从这里看,第二个山峦是花家,三个山峦就是蓝家,第四个山峦是风家。依次是凤家、莫家、凌家、伊家。”话落,他又向东一指,“那是华家、苍家。”

    云浅月点点头,十大世家虽然各站地盘,但一脉相连,看起来不分彼此。

    “走吧,外公的院子在那处。”容景伸手一指东侧的一处高房门院,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抬步跟上他,低声问,“南凌睿来了没?”

    “还没有!”容景摇头,“据说在路上。”

    “夜天逸呢?”云浅月又问。

    “刚刚到!入住了蓝家。”容景又道。

    云浅月不再问,他们走的捷径之路终归比他们走官道早到了些时候。

    “楚哥哥!”两声娇美清脆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云浅月本来微低的头抬起,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两个女子立在前方的院落门口。女子长得极美,但不是那种女人的眉骨美,而是娇俏美。两个人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倒像是两朵含苞未放的花骨朵,似乎伸手一掐,就能滴出水来。她眼角余光扫了容景一眼,见他微微蹙了蹙眉。她想着这两人大约就是暖香所说的两个难缠的小姑娘了。

    她还没处理南凌睿的事情,感情先来处理容景的桃花了!

    云浅月心里磨了磨牙,面上却不动声色。隔着面纱看着二人,两个小姑娘大约和她差不多年纪,但她因为经历得太多,骨子里就有一种沉稳冷静甚至沧桑,看起来可没这么水灵。

    “楚哥哥,她就是你的妻子?”两个小姑娘见容景不答话,走到近前看着云浅月。

    “嗯!”容景低沉地应了一声。

    “你带着面纱,是不敢见人吗?”其中一个小姑娘指着云浅月。

    “我看看能让楚哥哥娶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另一个小姑娘更直接,伸手去挑云浅月的面纱。

    “蓝小姐、花小姐!对内子无礼,这就是蓝家和花家的教养吗?”容景轻轻挥手,打开了二人,声音低而沉,冷而冽。

    二人哪里抵抗得住容景轻轻一甩,身子不约而同倒退了数步。

    容景看也不看二人一眼,拉着云浅月走进院子。

    “楚家主好大的派头!”忽然一声熟悉的愉悦声音响起,“两位妹妹心仪楚家主许久,今日得见,却是楚家主携妻而归。芳心欲碎不说,难道连见一面楚夫人的机会都不给吗?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云浅月不用回头,也能听出这熟悉的声音,正是苍亭。

    “苍哥哥!你回来啦?”两个小姑娘见到来人一喜,齐齐喊了一声。

    “嗯,刚刚回来就看到你们被人欺负!越来越不长进了!”苍亭呵地一笑,手中的十二骨扇轻摇,打量了二人一眼,笑道:“我出门月余,两个妹妹越发水灵了。”

    两个小姑娘本来白着的脸齐齐一红。

    “楚家主!据说楚夫人是红阁小主。久仰大名啊!”苍亭目光落在云浅月的身上,一双凤眸好不含蓄地打量。似乎要透过她的面纱看到她骨子里,“不知道本少主是否可以有幸一睹红阁小主的芳容?红阁阁主当年艳冠群芳,令十大世家无论男女,纷纷失色,不知道红阁小主是否令人也一见惊艳。在下实在好奇得很!”

    苍亭聪明地不说见楚夫人,而说见红阁小主,自然避开了见人妻子的唐突之举。

    “内子不喜见生人。苍少主海涵!”容景周身气息清冽冷寒,如冰玉之剑碎了锋芒,淡淡一句,驳回了苍亭的话。拉着云浅月继续走。

    苍亭身形一转,衣袂轻飘,转瞬间便拦在了容景的面前,“楚家主这些年一直避见其容,娶个妻子也避见其容。难道这里面有何不可告人之密?”

    “苍少主不愧是苍蝇的本家,实在有够嗡嗡,令人烦闷。”容景薄唇吐口,冷冽地道:“本家主和内子即便有不可告人之密,似乎也不关苍少主之事。”

    苍亭似乎没想到容景如此嘴毒且不留情,面色微微一寒,目光定在云浅月的面纱上,“莫不是丑八怪?当年的红阁阁主可是真容来此,未曾遮遮掩掩。难道几十年已过,红阁如此见不得人了?”

    云浅月顿时大怒,忽然伸手扯开面纱,手心凝聚成一团灵气照着苍亭的脸上打了下去,动作虽烈,但声音却是内敛冷静,变声得和她往常自然不同,“苍少主这张嘴当真厌烦,我看不如封了!”

    她话落,灵气袭上苍亭的脸。

    苍亭一惊,连忙躲闪,但无论如何躲避那团雾都追随着他,他催动内力用折扇挡住抵抗,但那团雾却穿透了折扇依然打他的脸,他从来没遇到如此情况,冷汗蹭地冒了出来。抵抗不管用,只能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