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苍亭败手(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左躲,那团雾左追着他,右躲,那团雾右追着他。向后退,那团雾依然再追。催动内力,却是如大力打在棉花上,那团雾依然不散。苍亭从来没有如此狼狈且无力过。无论他怎样,都寻不到能抵挡不住这团雾的办法。

    “苍哥哥!”那两个小姑娘似乎被吓住了,齐齐惊呼。

    云浅月今日势必要给苍亭一个教训。她以前没学灵术,武功奈何不了苍亭,但他三日前和父亲学了这种灵术,虽然他父亲只教给了她易容,但她本就聪明绝顶,很会融会贯通。觉得这个要袭击人也不可小视,今日拿苍亭练手,果然收获甚丰。

    这座院落大门口,一追一躲,极为热闹。

    容景闲闲袖手旁观了良久,直到苍亭发簪脱落,衣带散乱,他才挥手制止了云浅月,低沉冷冽的声音不难听出一丝温柔,“行了,别玩了!外公该等急了,我们进去吧!”

    云浅月知道容景对灵术忌讳,便也见好就收,况且她也只能坚持这么久,便将灵力撤回体内,不看苍亭狼狈不堪的样子,对容景嗔了一眼,笑道:“我这是在教训登徒子,你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能说我是在玩?”

    “看着很像是玩。”容景眸光浸了一丝笑意。

    “不给我娘亲丢人吧?”云浅月抖了抖手里的面纱,笑问。

    “不丢!苍少主可是十大世家武功大成的翘楚。”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的脸一眼。

    云浅月这才想起情急之下她变幻成了前世李芸的容貌。李芸的容貌虽然不及云浅月的容貌绝美,但也是上等姿容。当年她进国安局顶着那样一张脸遭了无数质疑,但还是凭借过硬的本事立稳了脚跟。后来再没人说一句闲话。多久远的记忆和容颜了,她忽然有些惆怅,即便如今是李芸的容貌,也事过境迁,她不是她了。

    似乎感觉到云浅月的黯然,容景握住她的手紧了紧,“走吧!”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将面纱重新带回脸上,跟着容景抬步,不看任何人一眼。

    苍亭这回再未拦阻,站在不远处,脸色忽青忽白地看着云浅月和容景离开,一双凤眸和他脸上的神色却是大相径庭,有些怔忡和不解。

    那两名小姑娘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云浅月的脸,却发现不但是个美人,还是个极美的人。尤其是她清清冷冷,沉敛素简的气质比她的容貌更显眼。即便她们心里不想承认,但还是觉得那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最为般配。

    直到那二人进了内院,看不到身影,两个小姑娘才收回视线,齐齐对看一眼,眼眶都有些发红,但强忍着不流出泪来。

    “楚容有什么好的?哭什么?”苍亭此时也收回视线,理了理散乱的青丝和华裳,看了二人一眼,懒洋洋地皱了皱眉。

    “苍哥哥!”两个小姑娘似乎很怕苍亭,眼泪在眼圈打转。

    “好了,好了!十大世家多的是好男人,不差这么一个!”苍亭哄了一句。

    两个小姑娘心里显然还是不好受,但也不愿真的哭出来,只点点头。心里想着十大世家虽然多得是好男人,但是楚家主就那么一个啊!

    过了片刻,蓝家的小姐看着苍亭询问,“苍哥哥,你以前也没见过这红阁小主吗?”

    “没见过!”苍亭摇头,整理好了衣带,低头把玩着手中的十二骨玉扇,没有离去的打算。

    “她好厉害,那是什么武功?”蓝家的小姐又问。

    苍亭摇摇头,依然道:“没见过!”

    “苍哥哥,连你也看不出来她用的是什么武功吗?好神奇,像一片云朵。居然能突破你的内力穿透你的扇子。”花家小姐低声道。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不知道有什么奇怪?”苍亭似乎笑了一下,语气莫名,“以为是一位故人,原来竟然不是。”

    “苍哥哥,哪位故人?”花家小姐好奇地问。

    苍亭收起脸上的情绪,笑了笑,“红阁小主也是个很有意思的!楚容竟然不知何时娶了她。真是令人意外。”

    “楚哥哥形迹缥缈,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红阁这些年也未曾有何动作,很是隐秘。这样算起来,楚哥哥早就和红阁有渊源了!说不准当年的楚家姑姑嫁的就是红阁的人呢!如今楚哥哥娶红阁的小主也说得过去。”蓝家小姐道。

    “呵,小丫头倒是会猜测。不过也说不准!”苍亭笑了一声,闲散地道。

    听苍亭如此说,两位小姑娘心里好受一些。若是楚家主和红阁小主早就相识的话,近水楼台,红阁小主先得月,她们没有机会,也不怪她们。但还是有些不甘心。

    三人不再说话,但都未曾离去。

    三人说话间,容景和云浅月已经进了内院,来到一处主院落。

    “家主!”主院的守门恭敬地见礼。

    容景应了一声,拉着云浅月走进。

    云浅月看着这处院落庄重大气,和她落脚的那处院落雅致不同。院内的主房门口立着几名老者。其中包括去十里桃花林外迎接容景的七伯。她猜测这几名老者大约是楚家的族中长辈。

    “家主!”几人见容景来到,连忙应了过来。

    十大世家因为是几百年前的高门望族,尊卑之分更为严谨。所以这些即便可以称之为容景的长辈,但还是得按尊分给容景见礼,甚为恭敬。

    “嗯!外公在吧?”容景惜字如金。

    “老家主在呢!知道家主带着……带着红阁小主前来……”一名老者似乎不知如何称呼云浅月,顿了顿,还是按照红阁小主的称呼。

    云浅月听出他的声音就是在楚家门口迎接容景时开口的那名老者,看了他一眼。虽然年岁有些大,但老眼精光内敛,人也极为精神,不显老态,显然内功醇厚。

    “是夫人!”容景纠正。

    老者连忙垂首,“是夫人……夫人好!”

    “夫人好!”其余几人也齐齐见礼。

    云浅月嘴角微勾,想着容景将她归为妻子的这一举动当真是将人都吓住了!她声音清冷不失和气,含笑点头,“几位老人家好,无须多礼!”

    “今日无事,叔伯们都去歇着吧!我们进去见外公!”容景刚刚沉下来的眸光此时带了一丝满意的笑,丢下一句话,拉着云浅月进了主屋。

    珠帘挑起又落下,二人的身影已经走了进去。

    几名老者对看一眼,都有些面面相耽。过了片刻,似乎齐齐无奈地叹息一声,各自摇摇头,推请一番,齐齐离去。他们本来过来等着见红阁小主容貌,但是不想她来见老家主依然带着面纱。看家主爱护的样子,不敢过分请求。如今只能作罢了!反正蓝家的事情估计明日一日也解决不了。家主势必要住两日。再等机会见吧!

    这间主屋比容景的母亲所住的那间房间大了一倍。屋中陈设不提,自然是上等古玩珍品。值得一说的是屋子正中间放了个庞大的类似炉子的蒸笼。蒸笼下方燃着干柴,上方有蒸蒸水汽散出。不,或许不是水汽,可以称之为酒气。因为谱一入屋,便闻到浓浓酒香味。

    一个满头华发的老者正趴在蒸笼前往里面加干柴。

    虽然如今秋季,但天气还是暑热,但屋中虽然有干柴燃烧的蒸笼,依然不闷热,显然跟蒸笼下方铺设的寒玉石砖有关系。将热气通过寒玉专吸收散入了地下。

    屋中仅有老者一人,再无别人,侍候的婢女仆从也无。

    云浅月想着这满头华发的老者应该就是容景的外公了!原来好酿酒。

    “外公!”容景拉着云浅月在蒸笼三尺远的距离站定,温声喊了一声。

    老者“嗯!”了一声,头也不抬,“带着媳妇来了?”

    “是!”容景颔首。

    云浅月想着从妻子变夫人,从夫人变媳妇,多么艰难的过度啊!她居然很适应,没有脸红,也没有跳脚,更没反驳,这是不是适应得太好了?

    “喊一声外公听听!”老者依然头也不抬。这话自然是对云浅月说的。

    “外公!”云浅月依言喊了一声,很是顺口。

    “你会酿酒吗?”老者声音听不出满意,也听不出不满意,问道。

    云浅月眸光闪了闪,不答反问,“会酿酒如何,不会酿酒又如何?”

    “会酿酒就是我外孙媳妇,不会酿酒就不是。”老者道。

    “您是找酒娘还是找外孙媳妇?”云浅月无语。这也太直接了吧?偏头看容景,容景对她温润含笑,她很想说早先他对他外公的评价不全面,什么笑面虎和黑蜈蚣,应该说是个酒痴才对。

    “小丫头,别打马虎眼,想糊弄过去不管用!”老者哼了一声。

    “这样说吧!若您这样子就算是会酿酒的话,那么我不会。”云浅月摇摇头,“我会的方法和您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