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苍亭败手(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老者趴着的身体腾地站了起来,一下子就到了云浅月的面前。

    云浅月的定力自然很好,没吓一跳。这才清楚地看到了老者的脸。也许年轻是个美男子,但如今老了,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子,跟他爷爷一样,看不出什么美不美的。唯一能看出一点,这老者武功定然极为高深。一双老眼精光四射,不见浑浊,应该是个明白的老头。

    “你说我这不叫做会酿酒?小丫头!好大的狂言!”老者盯着云浅月露在面纱外的眼睛。不但不和气,反而目露凶光。

    云浅月想着容景形容得不错,这样一看还真像黑蜈蚣。她点点头,“不是狂言,是事实。我从来不夸大自己的优点和所会的东西。”

    一副我很谦虚的模样。

    老者哼了一声,“那你酿酿试试,酿得好就算你过关。酿不好我就将你扔出桃花林!”

    “远路而来,很累啊!酿不动。”云浅月松开容景的手,双手一摊。

    “从来了这里之后,这小子爱惜你,让你在房中睡了小半日。你还累?”老者眼中的凶光不减。话落,对容景叱了一声,“宠媳妇宠成你这样,没出息!”

    “媳妇自然是娶回来宠的!”容景笑了笑。

    “你娶了吗?白担了个名而已。少在我面前装。天圣京城你和这小丫头那点儿破事儿还瞒不过我。”老者不屑地哼了一声。

    云浅月想着人老了,都会返老还童吗?她怎么觉得容景这外公有点儿像她爷爷?

    “早晚会娶的!”容景笑意不减。

    “酿酒!不酿酒我不承认!”老者一甩袖子,坐在了一旁的太师椅上。

    云浅月看向容景,意思是问,我真要当酒娘吗?

    容景给她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不想当酒娘也行,但这老头很固执,不过关很麻烦。

    二人眼神交汇,片刻后,云浅月任命地垂下头想了片刻,抬起头和老者做交易一般地道:“我不会在这里劳心劳力给你酿酒,我累着呢,想休息。但可以给你个酿酒的方子。如果你不要酿酒的方子呢,那我为了容景,也可以酿。但我肯定不会让你知道我用了什么办法,即便你亲眼看着,我不告诉你方法,你也酿不出和我一样的酒来。要我亲自动手,就一次,你肯定能喝上我酿的酒。但不用我亲自动手,要酿酒的方子的话,以后只要你多活一天,就能够多喝一天。你选一个。”

    “小丫头,还给我讲条件!”老者大怒,“你学没有学过尊老?”

    云浅月摇摇头,“没学!”

    “这样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媳妇你也要娶?给我老头子丢脸!”老者转向容景。

    “这一辈子就是她了,也没办法,我试着包容些她吧!”容景似乎很是无奈地道。

    “没出息!真没出息!”老者怒,伸手指着容景,似乎很气,指了片刻,忽然手势一改,对云浅月招手,“小丫头,过来写酒方!”

    云浅月忽然乐了,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

    容景自然也跟了过来。不过他刚走两步,老者大掌一挥,毫不客气地对他打了一掌,掌风凌厉,犹如排山倒海,半丝也不放水,容景轻飘飘躲过,但身子还是被迫退回了原位。

    “站在那里等着!”老者收回手,命令道。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当真很是乖觉地站着不再动。

    云浅月回头看了容景一眼,心中好笑,想着他在荣王府的老王爷面前也没如此规矩吧?看来他对这个外公很是敬重。

    “写!”老者指了指桌案上的纸笔。

    云浅月这一刻有点儿感谢前一世她兴趣广泛,曾经还去过酒厂考察。所以对酿酒虽然没亲自动过手,但也就理论来说知道个滚瓜烂熟。她点点头,提笔融合现在的酿酒技术,刷刷刷写了一套酿酒方法。从设备,到材料,到程序,很是一目了然。

    老者盯着云浅月的笔,一张老脸自始至终没什么变化。

    大约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云浅月写完,放下笔,清晰地看到老者眼中的光芒,她对老者甜甜一笑,“外公,这个可满意?”

    老者头也不抬,摆摆手,“你们可以滚了!”

    云浅月无语,这就行了?过关了?辛苦一番落了个滚字。

    “怎么?不想走?等着我请你出去?”老者见云浅月不动,终于抬头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有些郁闷,这老头,让她很想拔了他的胡子,不过论武功来说,她成功不了就是了!她绝对不是这老头的对手。

    “外公!您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容景提醒。

    “什么事儿?”老者老眼在酒方上焦着,移不开。

    “给您外孙媳妇的见面礼!”容景薄唇轻启。

    老者伸手入怀,拿出一张纸,看也不看地扔给云浅月,“给你!”

    云浅月伸手拿过,想着一张破纸就将她打发了?这礼也太轻了!

    “走吧!”容景看了云浅月手中的纸一眼,眉眼似乎露出笑意,含笑转身。

    云浅月想着老者手里定然不会真拿一张破纸,便道谢,“谢谢外公!”话落,也转身。

    老者哼了一声,“臭小子惦记的就是这个!否则你以为他会带你来受我的气?臭东西,我闺女当年可没这么多的心眼子,这心眼子都是荣王府遗传的。”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看来。

    老者对她摆摆手,“赶紧走!别打扰我酿酒!”

    云浅月转过身去,只见容景已经出了房门,她将纸张塞进袖子里,也脚步轻快地追了出去。来到门口,见容景长身玉立地立在台阶上,黑色锦袍如黑夜的苍穹,清俊锋利。她脚步顿了一下,伸手扣住他的手,笑问,“什么东西这么着你惦记?”

    “回去看了就知道了!”容景从天空收回视线对云浅月笑了一下。

    云浅月点点头,反正纸在她袖子里,也不再问。跟着容景出了这处院落。

    来到院落门口,云浅月便见到苍亭和那两个小姑娘没走,显然是等着他们出来。她眸光闪了闪,想着他刚刚也看了自己的容貌,应该不会被他认出来才是。

    “楚哥哥!”两个小姑娘这回喊声低了许多,有些怯弱。

    容景“嗯”了一声,语气有些凉薄。

    两个小姑娘面色一黯,走过来对容景齐齐道歉,“楚哥哥,对不起,刚刚是我们无礼了!”

    这是先兵后礼吗?云浅月觉得这两个小姑娘很有意思。或者是真清纯,或者是很不甘。

    “只此一次!”容景声音依然冷冽。

    “嗯!”二人齐齐点头。

    “楚家主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还是将怜香惜玉都用在了红阁小主的身上?”苍亭笑问。仿佛早先在这门口被云浅月用灵力袭击的狼狈不复存在。

    “苍少主还没玩够吗?”容景眸光凌厉地看了苍亭一眼。

    “有点儿!”苍亭直认不讳。

    “很抱歉,我夫人即便想玩,也是要看那人值不值得她出手。显然,刚刚苍少主不合格。”容景丢下一句话,拉着云浅月抬步离开。

    “云浅月!”苍亭忽然喊了一声。

    云浅月仿佛没听见,跟着容景亦步亦趋,连脚印都没变化。

    “苍哥哥,谁是云浅月?”花家小姐疑惑地问。

    “是天圣京城云王府的那个浅月小姐吗?”蓝家小姐也问道。

    苍亭不语,盯着云浅月的背影,眉头深深拧起来,一双凤眸幽深难测。片刻,他刚要对二人答话,只听前方云浅月冷静自制的声音传来,还有些嫌恶之气,“子归,这苍家的少主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嗯,大约是,别理会不相干的人。”容景声音虽然冷冽,但不难听出一丝温柔。

    “嗯!”云浅月柔柔地答了一声。

    紧接着,二人转过了高墙的墙角,挡住了身形。

    苍亭脸色变了数变,手中的十二骨折扇被他攥得咯吱直响。他薄唇抿成一线,气息能够冰冻周身三尺。

    “苍哥哥!”两个小姑娘有些胆寒地看着他,显然从来未曾见过他如此色变。

    苍亭撤了身上的寒意,轻轻一甩袖,看了二人一眼,“天色已经晚了,你们回家吧!楚容不适合你们,不要肖想了。”话落,他抬步向蓝家走去。

    两个小姑娘不再说话,咬着唇瓣看着他离开。苍亭身影走远,二人对看一眼,齐齐黯然转身离去。她们今日一番纠缠,也清楚那人眼里根本就没她们。而红阁小主很厉害,连苍哥哥那样的高手都对付不了她。她们更是没有本事赢过她。

    黯然神伤,芳心欲碎亦不为过。

    回到早先落脚的院落,门口一名男子低声对容景禀告,“家主,风家主来了!”

    风烬?云浅月脚步一顿。

    “人呢?”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