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苍亭败手(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风家主在前厅!您交代过的,若是他来,请到前厅。”那人低声道。

    “嗯!”容景应了一声,拉着云浅月向前厅走去。

    云浅月想着她是告诉风烬会来,但没说以什么身份来。如今他既然等在这里,显然容景知会他了。她偏头看了容景一眼,并没说话。

    二人来到前厅,透过珠帘,云浅月便看到了里面歪在椅子上无聊地把玩着玉佩的男子。她想着有多少日子没见到风烬了?其实时间也不长,但就像是过了好久一般。风烬似乎瘦了很多,但秉性和习性到是没改。还是和她一样坐没坐像,站没站像。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风烬自小和她一起长大,相似点自然很多。

    听到脚步声,风烬低着的头向门口看来,当看到二人似乎楞了一下,随即撇撇嘴。

    “你那是什么表情?”云浅月忍不住开口。

    “忽然想到了你给我讲的马甲的故事。”风烬道。

    云浅月嘴角微抽,想起她是给他讲过那个小品。他这是借着那个小品讽刺她穿了马甲呢,她松开容景的手,几步走到他面前,抬脚踢了踢他,“喊姐姐!”

    “你有本事多长几岁,我就喊!”风烬斜睨着眼睛看着她。

    “死小孩,都做了风家主了,一点儿也没变。”云浅月哼了一声。

    “你都做了楚家主的妻子了,不是也没变?”风烬凉凉地道,“我竟然不知道了,楚家主好本事。何时没有三媒六聘,没有花轿临门,没有凤冠霞帔,没有喜酒喜宴,就娶了我心尖上的女人了?”

    云浅月眼角抽了抽,谁是他心尖上的女人?

    容景走进来坐在椅子上,伸手一把将云浅月扯进怀里,自然地环住她的腰,让她坐到他的腿上,懒洋洋地看着风烬,“没有的东西早晚都会有,你心尖上的女人如今就在我怀里,不想缺胳膊少腿就聪明些。”

    风烬冷哼一声,不理会容景,对云浅月道:“我要吃冰激凌!”

    云浅月无语,都多长时间了,还惦记着?

    “想要指使我的女人做事情,要拿出些诚意来。风家主,你家的老家主难道没教给你这个?”容景挑眉。

    “我和她曾经不分彼此,盖过一床被子,喝过一个杯子的水,楚家主,你让我与你细说我和她的交情吗?”风烬得意地看着容景。

    容景眸光骤然一沉,忽然对着风烬出手,风烬一副我不怕你的神色。

    云浅月眼看战火要烧起来,未免殃及她这条小鱼,连忙伸手拦住容景,对风烬瞪了一眼,“八百年前的事儿!说正事儿,否则没有冰激凌吃。”

    风烬撇撇嘴,有些醋意地道:“还没嫁给他呢就护着!别当自己真是楚夫人。”

    “死小孩,你真想缺胳膊断腿是不是?”云浅月白了风烬一眼,“不说正事儿就赶紧回你家去!我累着呢!没功夫与你唠嗑。”

    风烬哼了一声,转向容景,“你想要我怎么办?痛快点儿!当我愿意在你这里待着?”

    容景漫不经心地看了风烬一眼,收回视线对云浅月道:“将刚刚外公给你的东西拿出来看看!”

    云浅月闻言立即将手塞进袖子里,取出那张纸打开,这一看眼睛顿时一亮,“居然是龙潭虎穴阵的阵法布置图?”

    “嗯!”容景面色暖了下来,“正如外公所说,否则我会带着你去受他的气?”

    “这气受得不亏!”云浅月眉开眼笑。

    “别高兴得太早,这个只是龙潭虎穴阵的布置图。自古来龙潭虎穴阵没有解法,有去无回。我们要抓紧时间研究出破解之法。”容景道。

    云浅月点点头,推开容景,从他怀里出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仔细看着布置图。

    风烬闻言也立即起身,凑了过来,坐在云浅月另一边的椅子上看。

    容景同样看着布置图。

    三人均不再说话,三双眼睛一一从布置图的每一个环节扫过。房中静谧无声。

    看了许久,风烬抬起头,一脸迷惑且愤恨地道:“什么破东西,什么也看不出来。这环环相扣,所扣之处都是死结。哪里有什么解法?我看不用叫龙潭虎穴阵,干脆叫做有去无回阵得了。”

    容景和云浅月都不说话,各自沉思。

    风烬见没人搭腔,便重新低下头,继续看。

    又过了许久,风烬放弃,“我看我们还是另想办法拦住南凌睿别让他进去了!这根本就无解。我就不明白了,明明知道蓝漪算计他,他有病才答应。愚蠢!”

    “蓝漪在你眼里是根草,在南凌睿眼里如今是个宝。谁叫他喜欢呢!”云浅月抬起头,对风烬摇摇头道:“夜天逸代表天圣皇室前来见证,而南梁又昭告天下。他别无退路,这龙潭虎穴阵不闯也得闯。”

    “那怎么办?千百年了,这人人都知道是死阵,无解。难道你能解开?”风烬皱眉。

    “我相信没有破解不了的阵。只是我们没有找到方法而已。”云浅月道。

    风烬摊摊手,看了容景一眼,见他依然沉思,他道:“那么就让我看看两位的聪明!到底能不能想到破解之法。”他一副指望不上我的模样。

    “可惜,当初急急忙忙要走,只学了灵术,忘了向父亲讨教一下这个龙潭虎穴阵了!”云浅月后知后觉地道。

    “什么是灵术?”风烬疑惑。

    “就是很玄幻,很神奇,很空虚的一种术。你要不要见识见识?”云浅月又忍不住献宝。她话落,见容景忽然抬头向她看来,她脖子一缩,面色有些讪讪地看着他,“我就说说!答应你了嘛!”

    容景低下头,继续盯着阵图。

    风烬看着云浅月乌龟的样子不屑,“你何时这么怕他了?怎么越来越没出息了?”

    “我是爱他!爱到不想他生气!什么叫做怕?”云浅月白了风烬一眼,没好气地道。

    风烬刚要再说话,容景忽然又抬起头,对云浅月道:“将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话?我答应你的话?”云浅月看着他。

    “不是,前面一句。”容景道。

    “嗯,就是很玄幻,很神奇,很空虚的一种术。这句?”云浅月试探地问。

    “嗯!”容景点头,眼睛一瞬间如碎了光,如玉的手轻轻敲着桌面,银色面具褶褶生辉。须臾,他恍然道:“我终于明白缘叔叔明明知道灵术不宜学,却还答应教与你了。原来玄机在这里。”

    “什么玄机?”云浅月灵光一闪,有什么想法,但太快,没抓住。

    “虚就是实,实就是虚。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容景忽然扬唇一笑,将手中的图纸一扔,“龙潭虎穴阵也不过如此!”

    本来还慎重对待的龙潭虎穴阵布置图,转眼间在他的眼里便如一张废纸,不屑一顾。

    云浅月看着容景挑眉,轻声询问,“有解法了?”

    “嗯!”容景点点头,姿态闲雅。

    “说来听听!”云浅月被他刚刚的话弄得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虚虚幻幻,抓不到那一丝灵光。

    容景却是不答,伸手将云浅月重新抱进怀里,下巴搁在她肩头,温柔地道:“困了。”

    还卖起关子来了!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他有办法那就好说了。她点点头,“天色是晚了,你从来到还没休息,那就休息吧!”

    “嗯!”容景轻轻应了一声。

    “喂,你们什么意思?”风烬不干了!他来这里等了半天,不能稀里糊涂地这么回去。

    “原来风家主当真不聪明!”容景转头瞥了风烬一眼。

    风烬气恼,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不说拉倒!以后你少指使我这个那个!”话落,抬步向门口走去。

    “风烬,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就明白了!”云浅月喊住风烬。

    风烬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手心摊开,一丝丝雾色从他手心溢出,转眼间便凝成了一瓣花瓣似的云朵。然后她轻轻一扣手,转眼间,她云浅月的容颜就变成了李芸的容貌。

    风烬猛地睁大眼睛。

    “这样,就是灵术!”云浅月看着他道。

    “你……你……”风烬伸手指着云浅月,震惊不已。

    “吓住了?”云浅月笑看着他。觉得除了她自己那日被惊住外,如今看着有人当着她的面被惊住的样子实在是一种享受。

    “你……她……”风烬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平静,看不出心中所想,却也没阻止云浅月,任她所为。

    云浅月同样见好就收,连忙撤回了灵气,恢复容貌,对目瞪口呆震惊的风烬解释道:“这是幻术,其实就是将身体的精气从体内抽出,根据自己的想法凝聚成了一个面具,覆在了脸皮的表面。看着是实的,实则是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