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万千瞩目(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蓝家以阵法立世。对阵术考究一些。地方也宽阔,其余九大世家没有这等宽阔。”容景又给云浅月解释。

    云浅月点点头,目光看向观星台的方向,上面人影浮动,中间一个雪青色锦袍的身影和一个湖蓝色的身影极为显眼。她微微一怔,讶异地道:“夜轻染居然也来了?”

    “大约是混在了夜天逸的队伍里随行,我也是今日早上才得到消息。”容景道。

    “他来做什么?老皇帝将京中内外四十万兵马都交给他掌控,他离开京城的话,夜天倾和夜天煜趁机反了怎么办?”云浅月实在没想到夜轻染居然也来了。低声问,“老皇帝就准许他来?”

    “夜天倾重伤未愈,况且还有德亲王坐镇,皇上最近很是健硕。而且容枫这个兵部行走可不是摆设。夜轻染既然敢来,自然是将京中诸事安排妥当。况且皇上也许私下恩准他来也说不准,毕竟十大世家如今入世,关系甚大,又加之南凌睿和蓝漪有了牵扯,皇上自然不准许南凌睿圆满而归。皇上心机诡异,一个蓝家的龙潭虎穴阵他怕是还不放心,夜轻染也许是受私命来相助夜天逸。”容景缓缓道,“总之,他隐秘出京来此,可不是来玩的!夜轻染毕竟姓夜。”

    “是啊,他姓夜!”云浅月暗暗叹息一声,很快就掩饰住惊讶,控制好情绪。

    容景不再说话,拉着云浅月向前走去。

    二人这一番低头咬耳,在外人看来甚是亲密。两人中间似乎与外人隔开了一个屏障。人人都觉得这清冷寡淡的楚家主和冷清似冰的红阁小主还真是相配。

    “楚哥哥,你来了?”蓝家小姐从观星楼上飞奔而下,欢喜地迎了过来。

    云浅月看着她因为欢喜和奔跑小脸红扑扑的,更像是一朵似开非开的娇花。心里感叹,年轻真好。她似乎忘了自己也这个年岁,在外人的眼里,她有着年纪不相仿的从容沉静更比娇柔不谙世事的女子令人移不开视线。即便看不到容颜,但那一身混合的冷情气质令人一见难忘。“嗯!”容景淡淡看了蓝家小姐一眼,应了一声。

    “惠儿,不得无礼!”蓝家的一名老者出声训斥,蓝家这个最小的女儿和花家那个最小的女儿喜欢楚容的事情十大世家人尽皆知。所以,他的训斥声也不是多严厉。

    蓝惠脚步一顿,乖巧地点点头,但小脸还是兴奋地对容景道:“楚哥哥,天圣皇朝的七皇子和染小王爷如今都在观星楼上呢!你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容景声音低沉。

    “据说七皇子是皇室里面最受皇帝宠爱的皇子,而染小王爷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都很厉害呢!楚哥哥,我觉得你们都很厉害,一定会心心相惜,相见恨晚的。”蓝惠天真地道。

    云浅月无语,他们和容景会心心相惜相见恨晚吗?这么多年她怎么没看出来?果然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以为所有故事里都是英雄惜英雄,却不知道有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

    “也许!”容景淡而凉地吐出两个字。

    蓝惠似乎也不觉得容景的冷漠寡淡让她不自在,便如主人一般地叽叽咋咋和容景说话。说的话无非围绕着七皇子和染小王爷。说二人从昨日来了之后就在这修炼场上和蓝家的子弟过招。二人武功卓绝,如何如何厉害英姿的话。

    容景到也没打断蓝惠,似听非听。

    云浅月觉得虽然是一只小桃花,但也不失为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对她构不成威胁,便也沉静地听她说话。眸光若有似无地扫过观星楼上的人,只见除了夜天逸和夜轻染外,或老或少的俊逸面孔。十大世家显然基因优良,至今也没看到一个特别丑陋的人。

    每个人的腰间都佩戴了玉质的腰牌,有的写着华,有的写着凤,有的写着蓝、有的写着伊,几乎十大世家一半的姓氏都在每个人的腰牌上清晰可见。显然以此来区分每一家到往的人员。叽叽咋咋说话的蓝惠身上也有一块玉牌。

    云浅月觉得他和容景起得够早,但显然这些人比他们起得还早。看样子十大世家除了苍家、风家和未到的南凌睿外。人聚集得差不多,因为她没看到苍亭和风烬和南凌睿的身影。想想也是,南凌睿要负荆请罪,得从大门口一路负荆到观星台。自然不会先等在观星台上。

    一行人来到观星楼下,拾级而上。

    云浅月感觉到从他和容景一来,所有人的目光就聚焦在他们的身上,尤其是观星台上两道打量、审视的视线更为灼灼。自然来自夜天逸和夜轻染。

    云浅月不必刻意伪装,虽然李芸的冷静和沉稳以及骨子里面透着的凉薄已经被她扔掉了十几年,但再拾起也不难。都说骨子里的东西最是难改。所以,如今她只将云浅月的懒散,漫不经心,以及拖拖拉拉等小动作收起来,便自信判若两人,且自然而然。即便他们也如昨日的苍亭一般疑惑,甚至怀疑,但也不会真有凭据。

    而容景更不必说了!这两日连她这个在身边如此亲密相识了十多年的人都觉得恍惚没认识过他,更遑论别人?他冷厉、凉寒、锋芒、寡淡,如宝剑出销,又似冰玉被碎了霜雪。步履不是往日的轻缓优雅,而是一种沉稳、似乎玄铁经过千锤百炼,他的锋芒藏在每一处被人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地方。他没有三尺别人勿近身的规矩,但除了她外,似乎都怕被他的锋芒灼伤,连爱慕他的花家小姑娘花茗和蓝家小姑娘蓝惠都只崇拜不敢靠近。

    这样的容景,更无须担心!

    怪不得她父亲说小景自然有办法,让她不必理会了!是啊,容景是楚家的家主,从接管楚家以来多少年来大约都是如此,所以,无论是楚家,还是十大世家中的人,对他如此都见怪不怪。反而好奇的是她这个才露一面且被他牵在手里的女人。

    “这位就是传言中神秘的楚家主吗?幸会!”夜轻染张扬的声音当先传来,打破观星台上沉静注视打量二人的气氛。

    云浅月见夜轻染依然如往常一般,翘着二郎腿没什么坐像,但到底还是不同了。他张扬洒脱的外表下,她似乎也隐隐看到了隐藏的锋芒。暗暗想着这是和夜轻染第一次站立到对立面吧!以后这种机会大约会很多。

    “子归不知染小王爷也来到了十大世家,幸会!”容景低沉凉寒的语调没什么变化,眸光淡淡扫了一眼,“诸位有礼了!”

    “楚家主有礼了!”诸人齐齐站起身还礼。昭然着楚家第一大世家的家主地位。

    “传言楚家主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近女色,原来百闻不如一见。”夜天逸熟悉的声音响起,目光定在容景的银质面具上,似乎想要穿透面具,看清被面具遮掩的容颜。

    “子归不识七皇子原来是听信传言之人,也是百闻不如一见。”容景声音没什么起伏。

    “这位就是楚夫人?”夜轻染从椅子上起身,两步走到云浅月面前,上上下下打量她,片刻道:“这位楚夫人好生熟悉,像是在下的一位故人。”

    “在下夫人一直隐居山林,偶尔出山应该也不识得贵人。”容景神色寡淡。

    “哦?”夜轻染挑眉,径自地摇摇头,“那也说不准,本小王出京游历七年,访遍名山大川。交友遍天下,认识楚夫人也说不准。”

    “楚家主和楚夫人都遮掩容貌,难道有何难言对人之事?”夜天逸扬眉。

    “子归竟不知七皇子除了听信传言外,还有探究别人隐秘忌讳之事的习惯!”容景银色面具银光一闪,让他的眸子更显锋利。

    夜天逸眸光一寒,“本皇子对楚家主好奇已久,如今又多出个神秘掩藏容颜的楚夫人。自然想要探究一番。人之常情。本皇子就不信在坐诸位没有这等想法。”

    众人敏感地觉得这七皇子和染小王爷似乎有些针对容景二人,气氛怪异,都无人说话。

    “天下事情万千,好奇之事多不胜枚举。若凡事七皇子都想探究一番的话,是否操心太过了?劳弩心伤,恐怕对身体有害无益。”容景淡淡道。

    夜天逸面色微微一沉,忽然扬唇一笑,“天下之事虽然多不胜枚举,但本皇子自然捡值得的事情为之。如今楚家主的事情让本皇子觉得值得,探究一二,也无不可。楚家主原来是个善人,不过就不必替本皇子的身体操心了。”

    “七皇子的探究若是为人所不喜。就不是好事儿。七皇子三思。这里是十大世家,不是天圣京城,任由七皇子好奇膨胀。”容景毫不留情警告。

    “楚家主这是告诉本皇子,你没有待客之道吗?”夜天逸眸光现出厉色。

    “七皇子莫非一路辛苦而来,忘了初衷?这里是蓝家,子归客待七皇子,岂非越俎代庖?”容景凉凉一挑眉,似乎不欲再说,拉着云浅月准备落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