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万千瞩目(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逸一时被噎了个哑口无言,不再说话。

    “唉,楚夫人,你还没回答本小王的话?”夜轻染拦住二人,目光灼灼地看着云浅月,“越看楚夫人越像在下的一位故人,不见真颜,实在令在下难安啊!”

    “染小王爷原来竟然也是那等不识趣之人吗?拦住在下内子,岂不失礼?”容景挑眉。

    “非也,非也!本小王觉得不想错过熟人。本小王自认人品不是太差劲,为何让故人不愿相认?”夜轻染摇头晃脑,摆摆手,无所谓地道:“这天下人人都知道本小王是个小魔王,既然是魔王,哪里还会理会那些个礼数?本小王向来无礼数,楚家主孤陋寡闻了。”

    “话虽然如此说,可惜内子不喜陌生人打扰。染小王爷避后吧!”容景声音凉淡,似乎警告,“另外染小王爷也许不知,内子脾气不好。她若不喜,染小王爷纠缠惹恼了她,她出手伤了染小王爷的话,在下也拦不住。”

    “是吗?本小王正巧认识几个脾气差的故人。不知道楚夫人是否是其中之一。从上来这观星楼楚夫人一直没说话,难道楚夫人是哑巴?”夜轻染不但不退,反而笑盈盈地盯着云浅月,“若是哑巴的话,本小王正巧也认识一个。”

    云浅月想着今日她不理会夜轻染,他恐怕不会轻易让她消停了。

    “我有几个故人就喜欢和本小王捉迷藏,楚夫人是否等着本小王帮你掀开面纱?”夜轻染扬眉,笑得好不灿烂,话音未落,忽然对云浅月伸出手,对准她脸上的面纱,“那本小王愿意和故人玩个游戏。”

    云浅月的手腕忽然一动,一团灵气溢出她手心,顷刻间丝丝缠绕成了层层叠叠的一团云雾,如一片花瓣盛开在她手心。之后,花瓣忽然脱手,向着夜轻染砸了过去。

    众人眼睛蓦然睁大。

    只见那团花瓣形状的云雾顷刻间到了夜轻染面前,瞬间缠绕住他伸过来的手。丝丝云雾缠绕,似乎千万根丝绳拉扯着他的手,让他的手再也不能前移一寸。

    夜轻染一惊,显然也被这等状况惊呆了,明明看着不是实体的东西,但他偏偏挣脱不出。他运用功力,可惜功力似乎失去了灵效一般,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染小王爷,如今还相信本主是你的故人吗?”云浅月冷静克制地清声询问。

    夜轻染听到这样的声音感觉通体凉了一下,紧紧盯着云浅月的面纱。他没有向苍亭一般左躲右闪,只站在原地,似乎咬牙挺着她那团云雾似乎针扎一般地凌虐他的手。

    到底还是夜轻染,这样居然也不退缩和慌张。云浅月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提醒道:“染小王爷若再不罢休,不消片刻,你的这只手可就废了。本主从来不说虚言。”

    “楚夫人果然厉害,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武功?”夜轻染居然还笑得出来。

    云浅月不答话,见他不射手,灵气骤然又增长了一倍,须臾间,一分二,向他的脸打去。她初学灵术有限,自然不适宜耗费时间,消耗灵气。

    “红阁小主果然名不虚传!本少主昨日已经领教楚夫人的厉害了!染小王爷,知难而退吧!”苍亭不知何时来到,手里轻摇着十二骨玉扇拾级而上,看到眼前的情形,笑着道。

    “本小王的面前还没有知难而退一说!”夜轻染用另一只手去阻挡照着他脸打开的云雾。惊奇地看着那团云武穿透他的阻隔,但依然咬牙。

    “夫人,罢了。染小王爷疯魔天下皆知。你便是杀了他,他恐怕也不退避。我曾经答应母上只要为楚家主一日,便不取下面具,你却与我不同,只不过不喜生人窥见而已。容貌一事,令人一睹也无不可。”容景此时淡淡开口,话音一转,“况且也可以让染小王爷相信故人不是随处都在的!”

    云浅月知道容景能容许她又使出灵术便是想要十大世家的人知道红阁小主不是好惹的。在凤凰真经未大成之前,这个用来威慑一些人最好不过。此时已经达到目的,自然不会准她再用。况且对付夜轻染这块硬石头,就如他所说,除非杀了他。但那也不可能。她缓缓撤回手,灵力顷刻间从手心消失,收回体内,她冷冷地看着夜轻染道:“本主今日就应染小王爷所求,染小王爷可要看好了!本主到底是不是你的故人!”

    “楚夫人这等功夫新奇,本小王本来还想再领教片刻,既然如此,那便罢了。”夜轻染勾唇一笑,轻轻抖了抖手腕,众人此时看到他白玉的手上如被针扎过一般,落下点点红色斑痕。都甚为惊异,但他却不以为意。

    云浅月伸手缓缓撤掉了面纱,李芸的容颜再一次暴露在人前。

    观星楼上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她看来。这一刻,可谓万千瞩目于一身。

    这是怎样一张脸!不是绝顶美人,只是中上之姿。但眉眼间的英气和冷凝以及周身现出的沉静和镇定气质便让她看起来像是黑色的曼陀罗。不娇艳明媚,却有着蚀骨的毒性和凌厉。她的凌厉似乎被刻意地收敛,但有些人天生便是一种在红尘之中受人瞩目的人,即便收敛也会英气逼人。令见者自恭自敬,不敢小视。

    这一瞬间,似乎有许多人心里都隐隐地觉得她还是要戴上面纱为好,这样的容貌太过瞩目。甚至她的锋芒都盖过了在场中所有人的锋芒,当然不包括她身边称之为夫君的男子。

    男子目光平静,似乎对这种效果理所当然。

    “染小王爷,看清楚了吗?本主可是你的故人?”云浅月目光平静地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似乎也被怔住了,仔仔细细地看着云浅月的脸,没有找出一丝一毫面具的痕迹。在场的人大多都是易容高手,他游历在外七年,更是常年变换容貌易容,自然更是个中高手。如今面前这一张女子的脸半丝瑕疵也无。的确是真真实实的。他眸中一丝疑惑聚集,又散去,又聚集,又散去,脸色也跟着变了几变,片刻后,身子向后退了三步,对云浅月彬彬一礼,这一礼没有丝毫缩水,结结实实,语气诚然微露歉意,“是轻染唐突了楚夫人!还望楚夫人海涵!”

    这就是夜轻染,虽然魔王心性,张扬不羁,但能进能退,能伸能缩。

    “染小王爷不再说本主是你的故人了吧?”云浅月看着他询问。

    “轻染眼拙,自然不是。”夜轻染摇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缓缓将面纱蒙回脸上。

    “楚夫人真乃巾帼不让须眉,本皇子佩服!不但武功好,人也美。楚家主好福气。”夜天逸眸中的神色和夜轻染相差无几,见云浅月将面纱蒙回脸上,他似笑非笑地道。

    “子归虽然平庸无才,但运气不错。”容景拉着云浅月坐在了安排好的楚家位置,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缓缓坐下。

    诸人的视线依然焦在云浅月身上,似乎被刚刚一番震撼震动得回不过神来。十大世家年老的人都惊异云浅月的武功,实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年轻的男子则从来未曾见过如此清华潋滟,锋芒内敛的女子,年轻的女子则是有些自惭形秽。

    千百种想法最后归于一种想法,云浅月的身份是红阁小主。既然是红阁小主,有红阁主剑挑七大世家的前车之鉴。她有此本事也不算稀奇。“诸位都请就座!”一位蓝家的老者此时回过神来,连忙打圆场。

    夜轻染慢慢地走回座位,缓缓落座,再无刚刚张扬懒散翘着二郎腿的姿态,面色也看不出情绪。苍亭坐在了苍家的席位,其余人也纷纷落座。

    “蓝漪姐姐呢?怎么还没出来?”花茗清脆的声音响起,疑惑地问向蓝家的老者。

    众人这才发觉今日的两位主角还未到。

    “我姐姐如今还在房里呢!她说她要亲自布置今日的龙潭虎穴阵!”蓝惠回话。

    “呀,蓝漪姐姐自小钻研阵法,她若是亲自布置龙潭虎穴阵的话,那睿太子岂不是有去无回?”花茗讶异地道。

    “哼,就该让他有去无回。他玷污了蓝漪姐姐,自然不能轻饶了他。”蓝惠气怒地道。

    “也是!”花茗闻言点点头。

    “尤其是他本来登门负荆请罪,居然还带着女人前来。当真可恶。当蓝漪姐姐是好欺负的吗?”蓝惠有气冲冲地道。

    “什么女人?”花茗疑惑地问。

    蓝惠看了众人一眼,“据说是一名天仙美人。”话落,她恨恨地道:“果真是花花太子。最要不得。就这样还想娶我姐姐,没门!”

    “这可就是真可恶了!一定让蓝漪姐姐不能轻易饶了他。”花茗也跟着气愤。

    “放心吧!蓝漪姐姐对他厌恶透顶,自然不会轻易饶了他。就让他有命来没命回去。”蓝惠肯定地点点头。

    花茗还要说话,那名蓝家老者出声喝住二人,“你们两个小丫头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去看看蓝漪好了没有!睿太子也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