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弃而不娶(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楚容,你敢!”云浅月大怒,立即足尖轻点去追。

    “小主恕罪!”七人对看一眼,一咬牙,齐齐拦住云浅月。

    “谁是你们的主子!”云浅月大怒,挥手劈出一掌,这一掌风带着七成功力。

    拦在她对面的人正是花落和苍澜,二人却一躲不躲,也不还手,直直挡在她面前。

    云浅月眼看一掌打在二人身上,二人不躲开,容景此时已经冲了进去,她即便打了这两个人,还有剩下的五个人能拦住她。也于事无补。她愤怒地撤回手,对七人凌厉地怒喝,“你们等着!”

    七人见云浅月收手,齐齐垂下头,但依然稳稳地挡在云浅月面前。

    “楚夫人何必动怒?楚家主如此情深爱护楚夫人,替你救兄。楚夫人当该高兴才是。”夜天逸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猛地转头,目光冰冷凌厉地看着夜天逸,如一把宝剑依然出销。泛着森森光芒。

    夜天逸被这样的目光看得通体一寒,但并未退缩,镇定地看着云浅月。

    “是啊,真看不出来,楚家主还是个痴情的种。爱护楚夫人至此。只是可惜,龙潭虎穴阵一旦开启,不破此阵根本出不来。这火不知如何而起,但不破阵定然是息不灭火的。”苍亭一直站在原地,看戏一般地道。

    “蓝家主!你给本小主好好的解释解释。这龙潭虎穴阵怎么会起火?”云浅月转向蓝漪,冷冷地出声质问。

    蓝漪脸色煞白,显然也被眼前的情形给惊住了,她摇摇头,“我也不知……”

    “好一个你也不知!蓝家主,龙潭虎穴阵是你家的,摆阵的人是你。如今起火了,你竟然不知了。真是可笑!你想要他死,只说一句话,他没准就干脆地自刎在你面前了。用得着如此杀人?”云浅月冷笑一声,声音如碎了冰。

    “我的确不知道,龙潭虎穴阵从来没出现过如此的情况!”蓝漪白着脸看着云浅月,被她的目光冻凝,她忽然深吸一口气,足尖轻点,冲向不远处的火光。

    “家主!”

    “姐姐!”

    顿时蓝家的老少传来一片惊呼声,几名老者和少女齐齐出手想要拦住蓝漪,但她的身形太快,他们连一片衣角都没够到,顿时骇得面色大变。

    “蓝妹妹!”苍亭在蓝漪飞身而起的瞬间也拔地而起,顷刻间挡在了她的面前。

    “苍哥哥,你躲开!”蓝漪声音有些急迫。

    “蓝家和南梁订立了生死盟约,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一旦入了龙潭虎穴阵,一切情形全部听天由命。”苍亭冷静地道:“蓝妹妹,任何事情都有意外。你如今进去也于事无补。别告诉我你想进去救南梁睿太子,他无心无得,欺辱了你,没准这就是上天的惩罚。”

    “他不是……”蓝漪摇头,绕开苍亭,就要进去。

    “蓝家主!凡事要三思而后行。龙潭虎穴阵一旦开启,不到破解,不能走出。如今这就是个死阵,能进不能出。你进去,不过多一条命而已。”夜天逸淡淡提醒。

    蓝漪脚步一顿,忽然怒道:“不为救他,还有蓝家的百名弟子,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么毁了!”

    “你进去的话,毁的不止是蓝家的百名弟子,还有你这个家主!”夜天逸看着她。

    “苍哥哥你躲开!”蓝漪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光,面色有些透明的白,忽然对苍亭出手。

    苍亭侧身躲过,但依然出手拦住不让她进去,“蓝妹妹,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念着这份情意,我也不能让你就这么去送死。”

    “是啊,家主,您不能进去!”蓝家的老者此时开口规劝。

    “姐姐,你真不能进去!”蓝家的一个小姐此时也连忙开口。

    蓝漪抿唇,似乎充耳不闻。一心想要进去,但她显然不是苍亭对手,堪堪被他阻隔得寸步难行,她勃然大怒,“苍亭,你躲不躲开?”

    苍亭摇摇头,“蓝妹妹如今不理智,等过后你就不会怨我了。”

    蓝漪看着他,显然又气又怒,不再说话,手中的招式忽然凌厉起来。

    “这么好玩的事情,本小王似乎应该去凑凑热闹!”夜轻染懒洋洋地一笑,忽然足尖轻点,向里面冲去。

    “轻染!不得胡闹!”夜天倾顷刻间拦在了夜轻染的面前。

    夜轻染皱眉,“你闪开!”

    “我将你带出来,可不是让你胡来送死的!”夜天逸面色微寒。

    “谁说我会死?滚开,你不滚开,本小王就出手了。到时候缺胳膊少腿的你别赖我。”夜轻染斜了夜天逸一眼。

    “我定然不让你进去!打消你这个念头!”夜天逸不为所动。

    夜轻染忽然对夜天逸出手。

    夜天逸轻飘飘避让开,二人你闯我阻,顷刻间打了起来。

    这边打得热闹,云浅月却扫也不扫一眼,目光紧紧地盯着龙潭虎穴阵。面色冰冷一片。

    华笙等七人大气也不敢出,但也不敢放松对云浅月的警惕。生怕一个不小心,小主就冲破她们七人的防护闯了进去。

    十大世家的众人都面面相耽地看着眼前的情形。楚家的人一个个脸色惊骇,但从容景闯入,无一人惊呼出声,因为他们清楚,即便他们拦阻,也拦阻不住家主的决定。只能祈祷,任何事情也难不住家主。

    整个蓝家的较场上除了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再就是掌风呼啸的打斗声。

    正在几方争执不下的功夫,龙潭虎穴阵内忽然滚出一团水光。这水光如一团水雾,澄明剔透,从浓浓黑雾和火光中滚出,顷刻间就滚出了几尺外。

    这一变故瞬间惊住了众人。

    蓝漪和苍亭、夜天逸和夜轻染均停止了打斗,齐齐看去。

    华笙等七人也连忙看去。

    云浅月盯着那团水光,眼睛一眨不眨,不消片刻,那团水光忽然破碎,里面冲出两个人影。正是南凌睿和洛瑶。

    二人完好,连一丝衣服边也没被烧到。只不过南凌睿身上锦袍早先被荆棘染红的血太红罢了,堪比这冲天火光。

    “楚容呢?”云浅月急声问。即便这个时候,她也未曾失去理智,将容景的名字喊出。

    “我在这里!”云浅月话落,龙潭虎穴阵内又冲出一道白光。那白光如宝剑出销,划出的如雪光芒一般,顷刻间就冲出了龙潭虎穴阵,轻飘飘地站在了云浅月的面前。

    墨衣墨发,银色面具。锦袍玉带,完好无损。正是容景。

    云浅月提着的心放进肚子里,直直地看着容景,眼睛一眨也不眨。

    “我说了我会无事!”容景声音依然清冷凉寒,但不难听出里面含着的一丝温柔。

    华笙等七人对看一眼,连忙让开了围着云浅月的身子。心里也齐齐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心中的那一团怒火升起又被她压制下,又升起,又被她压制下,再升起,再被她压制下,如此反复几次后,她移开目光,不看容景,走向南凌睿。

    容景苦笑了一下,但没伸手去拽云浅月。

    “怎么回事儿?”来到南凌睿面前,云浅月看着他和洛瑶问。

    “让小妹担心了!”南凌睿呵呵一笑,目光看向蓝漪,挑了挑眉,“蓝漪美人,我对你可是一片赤诚之心,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蓝漪有些愣神地看着南凌睿,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

    “看来你真是不喜欢我!也罢!都说强扭的瓜不甜,本太子居然还异想天开非要摘娶这颗瓜。如今大难不死,算是醒悟了此道。何苦累人累己?我虽然欺负了你,但你我心中明白,我并未作出不可收拾之事,你如今还是完璧之身,孩子之事也纯属空谈。本太子今日来蓝家,负荆请罪,闯龙潭虎穴阵,也是一心想娶你,才应了你的要求,应了莫须有的孩子诬陷,应了这等荒唐之事。但如今你既然心中没我。那婚事取消,你我两不相欠。”南凌睿叹息一声,冷静地说出一番话。这一番话,和他一直含笑风流时候判若两人。

    蓝漪本来惨白的面色又白了一分,似乎不敢置信,“你……你说取消婚事儿?”

    “对,取消婚事儿!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何苦让错误延续?到此为止吧!”南凌睿伸手弹弹衣服上本就没有的灰尘,淡淡地道:“算本太子白来了这一趟!”

    蓝漪身子不受控制地后退了一步。

    “还是我的天仙美人最好,知道疼我护我誓死也要跟着我。本太子早先当真是愚钝了,居然为一颗树木而放弃整座森林,实在是大不明智啊!”南凌睿冷静正经一改,忽然伸手一把搂住洛瑶,将头枕在她肩膀上,笑嘻嘻地道:“我从今以后就对我的天仙美人好!”

    蓝漪眸光有什么一缩,砰然碎裂。

    云浅月看了蓝漪一眼,没说话。她倒也没料到这个哥哥居然轻拿轻放。本来以为他喜欢蓝漪的,但如今看来,到说不准了。何时她这个哥哥也心思莫测了?她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人是十年前就坐了南梁太子的人啊!有爷爷,有父亲,有娘亲那样的人,如何真能出了一个废物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