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母女相认(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玉青晴微微慌乱了一下,便很快就接招,二人一个攻一个守,比刚刚打得更加激烈。不用内力,玉青晴没有早先应付云浅月轻松。

    “小丫头,需不需要帮手?”南凌睿坐不住了,眼睛晶晶亮地问。

    “你若不觉得两个人欺负一个人脸红的话,就上来。”云浅月回话。

    “我不觉得!”南凌睿一听,立即一个高蹦了起来,转眼间就加入了二人的打斗。

    玉青晴苦笑了一下,只能集中精力应付二人。

    多了南凌睿,云浅月霎时觉得轻松许多,她将前世的拳法腿法脚法,劈、勾、砍、刺、回旋等等,全部顺畅地施展出来。南凌睿半丝客气也不,同样将小时候和云浅月对这种近身对打学来的招数结合自己的特点挥发出来。

    这种毕竟不使用内力,因为武功太高,大概也因为生性原因,玉青晴从小到大,学的都是内力功法,显然从来不曾有几人能近身这般打法,她渐渐有些吃力,额头微露薄汗。

    大约又半个时辰后,云浅月酣畅淋漓,南凌睿越打越有劲。

    玉青晴虽然不至于太过狼狈,但还是云鬓有些松散,她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当她苦笑到无数次时,再看对面一对儿女,依然没放过她的打算,她终于无奈地开口,有些气软地哄道:“小月儿,娘亲这把老骨头可真禁不住你们这般打。罢手吧!”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你还知道你是我娘亲?”

    “自然知道,一日不敢忘。”玉青晴笑着道。

    “你还能笑得出来,我看你一点儿都不累。那么我后面还有很多招式没用,想必你都能坚持得下来。”云浅月本来打算罢手了,但听到她的话和看到她含笑的样子,心中就不禁气闷。又来了劲。

    “已经笑不出来了!再打下去,娘亲这把老骨头就交代在这了。”玉青晴立即收了笑,摇摇头。

    “晚了!”云浅月哼了一声,果然变幻身法。

    “对,小丫头,她扔下了我们这么多年,就不能轻易地饶了她。”南凌睿大声道。

    玉青晴闻言顿时怒了,“臭小子,你来凑什么热闹,我不是都答应你了吗?”

    “你是答应了我,但也没说我以后不找你麻烦啊!”南凌睿无辜地看着玉青晴,“娘亲,莫不是这么些年你变得傻了?”

    玉青晴顿时失语,又气又笑地看着南凌睿,“还和小时候一样!”

    南凌睿也哼了一声,对云浅月鼓劲,“小丫头,打,狠狠地打!”

    云浅月想着她娘亲先找到南凌睿的,二人合力在蓝家唱了一出双簧。南凌睿是什么人她自然清楚,如今显然他先一步让她娘亲答应了什么事情,如今又借她出气来了。这个坏人!她白了南凌睿一眼。

    南凌睿脸不红气不喘,心安理得,继续打得激烈。

    玉青晴无奈,只能陪打。

    三人不知不觉打到了崖边,玉青晴脚一滑,顷刻间栽下了天雪山顶峰。

    “娘!”云浅月大惊失色,本来挥出的拳头改为去抓她,但仅仅够到了她一片衣角,又因为在这天雪山待得时间已经足够长,她手汗渍很多,那一片衣角也顷刻间滑出了她手心。

    “娘!”南凌睿也大惊,同时骇然地喊了一声,他较云浅月退后了一步,连一片衣角也没抓到。

    云浅月见什么也没抓住,想也不想,身子就要跟着下去。

    南凌睿一把抓住她,“小丫头,你在上面,我下去!”

    云浅月挥手打开他,“滚开!”

    “算了,一起下去吧!”南凌睿叹息一声,抓住云浅月不松手,拉着她就要滑下去。

    “你们的娘有那么没用吗?”一声幽幽的声音传来,玉青晴从天雪山下拔起,轻飘飘地落在了二人面前。

    云浅月和南凌睿呆呆地看着她。

    “吓住了?”玉青晴笑看着二人,眸光尽是身为人母的慈爱和暖意。

    “没有!”云浅月硬邦邦地回了一句。甩开南凌睿的手,转身离开崖边。

    “怎么会吓住?我们就是觉得你想落荒而逃没门,正想着是不是要追着你下去打。”南凌睿轻哼了一声,也转身离开崖边。

    玉青晴看着二人,忍不住失笑,也跟着二人离开崖边。

    “和我爹一样狡猾!怪不得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云浅月坐在刚刚南凌睿坐着的大石头上,愤愤地瞪了玉青晴一眼,“凭你的武功,怎么可能会滑下去?”

    “小月儿真聪明!”南凌睿摸摸云浅月的头,也愤愤地瞪了玉青晴一眼,“幸好我们没担心你。”

    玉青晴伸手扶额,似乎有些无语。

    “刚刚不知道是谁要跳下去!”云浅月拆他的台。

    “小丫头,你刚刚还骂我滚开,自己要跳下去!”南凌睿不甘落后。

    云浅月默,刚刚那一瞬间,她担心死了!哪里有什么理智想什么她武功高强,只想着她是她娘。更是后悔死了,若不是自己纠缠着非要出气,也不至于将她打落山崖。如今见她笑盈盈地看着她,本来泄了的火气又是不打一处来,怒道:“我以为你一辈子也不见我们了。”

    “怎么可能?”玉青晴摇摇头,走过来坐在云浅月身边,伸手就要将她抱进怀里。

    云浅月脸一黑,“我不是两岁,如今十几岁了!”

    玉青晴手一顿,脸色一黯,笑意顿失,叹道:“是啊,十几年了!你也长大了。”

    云浅月看不得她暗伤的神情,硬邦邦地道:“我怀疑你还抱得动我吗?”

    “自然抱得动!人都说了,儿女多大,母亲也能抱得动。”玉青晴本来顿住的手将云浅月一把拉起,将她抱在怀里。姿势还像小时候一样。

    母亲的怀里,永远是暖暖的。

    云浅月这一瞬间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虽然被天雪山冰雪的气息覆盖了大半,但还是隐隐约约觉得熟悉入骨,似乎回到了十二年前。每一个被她抱在怀里的日子。这个怀抱是和容景抱着她时如此的不同。容景抱着她时,她感觉到了温暖和甜蜜,满心的爱恋。而娘亲抱她在怀,即便在天雪山这样到处冰雪的雪山之巅,她也感受到了浓浓的母爱和温暖。这种温暖天底下除了她,恐怕谁也不能给予。

    “我的小月儿无论多大,还是我的小月儿!”玉青晴笑了笑,眼中有晶莹的泪花一闪。

    云浅月伸手搂住了她的要,闷闷地喊了一声,“娘!”

    “嗯!”玉青晴应了一声,语气有些压抑的酸,那极力忍着的泪花终于滑落眼帘,落下晶莹的一滴,融入地面的冰封里。

    “真没出息!都老了还掉眼泪!”南凌睿酸酸地嗅道。

    “你也没出息!娶个媳妇而已,闹得跟上战场似的!”玉青晴瞪了南凌睿一眼,搂着云浅月的手臂收紧,但到底因为他这一句话要喷涌而出的泪水收了回去。

    南凌睿忽然乐了,“如今上了战场也没娶到媳妇。是有些废物!”

    “我看蓝家那小丫头还不错!当时我们在阵里看得清楚,她是要进去救你的!证明对你也不是真无心。你说不娶就不娶了。白折腾一趟。”玉青晴道。

    “白折腾就白折腾了!”南凌睿不以为然。

    “娘,别理他,他就不想娶媳妇!依我看干脆以后都别娶得了。”云浅月赖在玉青晴怀里不起来。

    “小丫头,你羞不羞,都多大了还要娘抱着!”南凌睿愤了云浅月一句。

    “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我乐意让娘抱着,娘乐意抱着我,你管得着吗?”云浅月哼了一声。

    南凌睿一噎,“你这就原谅她了?也太容易了吧?”

    “臭小子,你是不是想要我一掌将你拍下天雪山去才满意?一边去,别打扰我们娘俩说话。”玉青晴挖了南凌睿一眼。

    “我就知道你偏心!从小就偏心这个小丫头!”南凌睿扭过脸。

    玉青晴有些好笑又好气,“她是妹妹!你是哥哥,都多大了,还闹脾气!”

    “我看以后干脆她是姐姐,我是弟弟得了。没见过这么不像妹妹的妹妹。”南凌睿道。

    “你也是不像哥哥的哥哥。”云浅月也有些好笑,对他招手,“来,叫声姐姐听听。”

    南凌睿伸手,一巴掌拍掉了云浅月的手,恶狠狠地道:“小丫头,你再惹我,信不信我将你绑到南梁去。”

    云浅月对他吐吐舌头,“你绑得走吗?”

    “以前绑不走,但如今我多了个帮手,自然就邦得走了!”南凌睿得意地一挑眉。

    “娘会帮你?”云浅月哼了一声。

    “怎么不会?娘也是要跟我去南梁的!她这样舍不得你,当然很乐意将你绑走的。”南凌睿更是得意了。

    云浅月皱眉,回转头看着玉青晴,“你要跟他去南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