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母女相认(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真是两个孩子!”玉青晴无奈地一叹,点点头,笑着道:“嗯!我答应了你哥哥!”

    “凭什么!”云浅月瞪着她,声音不由自主加大。

    “就凭爹爹如今在云王府!娘亲自然要跟我去南梁。”南凌睿理所当然地道,“爹和娘是咱们俩的,小丫头,你不会想一人独吞吧?”

    云浅月默了一下,这的确是个理由,但她不甘心地道:“爹去云王府是为了帮我。你在南梁太子之位做得风生水起,用得着娘帮你吗?再说你就这样让他们两个分居,你不觉得太步妥当了?”

    “有什么不妥当?他们腻味了十几二十年,分开一下更能小别胜新婚。”南凌睿理由很充分,“况且你怎么就知道我这太子做得很安逸?不需要人帮?告诉你吧!南梁那些兄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这太子位置做得艰难着呢!”

    “要不别做了!你不是本来也不喜欢吗?”云浅月皱眉,“况且你又是外姓,不是真正的姓南。”

    “我也不想做啊!但皇帝老头子不放我走啊!”南凌睿无奈地道:“至于这个姓氏和血液的事情我说了没有一千遍也有八百遍了。可是人家根本不在乎。说能者居之。”

    云浅月意外了一下,随即又不意外,南梁王若是真在乎的话,十年前也不会将南凌睿换走了。她无奈地摊摊手,“我不想放娘走,怎么办?”

    “小丫头,你别太贪心!”南凌睿提醒,“天圣京城现在一团乱麻,一个个都是人精,不,可以说一个个都是狐狸精,云王府没有女主人,突然回去个女主人,岂不麻烦?”

    “可以要娘幻容成婢女!”云浅月立即道。

    南凌睿脸一黑,“小丫头,你还说这件事情,爹将幻术教给你了吧?可是娘死活不教给我,只答应我去南梁。你还不知足!”

    云浅月闻言顿时圆满了,人果然不能太贪心,有得必有失,她立即释然了,嘻嘻一笑,“那好吧!我同意了,就让娘跟你去南梁吧?但保不准娘想爹了,刚去了就跑去天圣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地看好她的。别到时候爹想娘受不了,跑南梁来找娘。本来他就是南梁国师,熟门熟路,还有自己的府邸嘛!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南凌睿开始咬牙,但越说越得意,后来简直眉飞色舞。

    这回轮到云浅月咬牙切齿了,“你放心,我也会看好爹的!”

    “那是最好!我们都看好了人,井水不犯河水。”南凌睿道。

    云浅月轻哼一声。

    玉青晴脸有些红,笑意掩藏不住。看着兄妹二人,似无奈,似感叹,又似愉悦,“你们两个,真是……”

    “爹给我了见面礼,娘给我什么?”云浅月对玉青晴伸出手。她时刻记得容景的话,狠狠地压榨。想起容景,不由得又想起今日之事,暂时遗忘了的怒意又升起。

    “小丫头,不准要!爹都给你见面礼了,你怎么这么贪心?”南凌睿不干了。

    “爹的是爹的,娘的是娘的,能一样吗?”云浅月瞪眼,看着玉青晴,一副你不给就不行的样子。

    玉青晴伸手入怀,摸索了片刻,拿出一块糖果来,塞进云浅月的手里。

    云浅月脸顷刻间就黑了,她听到了自己的磨牙声,“我不是小孩子。”

    “哦,娘忘了你已经大了!”玉青晴有些为难地道:“爹和娘收到小景传递说云王府要出事的消息,就急急忙忙出来了。后来半路合计了一下,和你爹分开,他去了云王府,我就在半路上拦截你哥哥。如今周身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就这一块糖果了。”

    “一块糖果就想打发我,不可能!”云浅月黑着脸道。

    “那你想要什么宝贝?先告诉娘,以后给你补上,如何?”玉青晴笑问。

    “宝贝有什么稀罕?容景的荣王府多得是宝贝,我自己也有。”云浅月摇头。

    “那你想要什么?”玉青晴为难地问。

    “你会什么新奇的武功?就跟爹爹教给我的这个幻术一样差不多的东西。你教给我一样。”云浅月眼睛晶亮地看着她。

    “不行,我不同意。”南凌睿摇头。

    “要不让娘跟我走,我现在就将我学的幻术教给你,如何?”云浅月对南凌睿挑眉。

    “休想。”南凌睿立即摇头,“幻术怎么能和娘相比?”

    “那你就最好闭嘴!”云浅月瞪了他一眼。

    南凌睿哼了一声,不甘心地对玉青晴道:“我都没要见面礼,反正你教她什么,也一样要教给我什么。否则等回南梁,我就日日缠着你。”

    云浅月脸一黑,这个趁火打劫还不脸红的!真没救了!

    玉青晴低头想了一下,抬起头,笑对着云浅月道:“好吧,我教给你一门移形换位的武功吧!这武功不次于幻术。十分有用。尤其是你的身份,遇到的危险很多。这个武功可以减少一些危险。”

    “不是她,是我们。”南凌睿凑过来。

    “好,是你们!真没个哥哥的样子!”玉青晴笑骂。

    南凌睿也不脸红,喜滋滋地看着她。

    云浅月也痛快地点头,兴致浓郁,“好!”

    “这一门武功平时看着没什么大用,但真正面临危险,却是大有用处。”玉青晴放开抱着的云浅月,站起身,对二人道:“来,你们还照刚刚打我的方式,我们来演练一下,一边打,我一边教给你们。”

    二人闻言立即站起身,对看一眼,齐齐对玉青晴出手。

    可是二人掌风还没到,眼前已经没了玉青晴的身影,二人一怔,听到身后有隐隐气流,齐齐转身,就见玉青晴站在身后,又齐齐出掌,同样是掌风还没够到,眼前便没了她的身影。如此反复几次,她不是出现在前面,就是出现在后面,再就是出现在左边,或者是右边。总之快得不可思议,二人根本抓不住她衣角。

    但二人本来就聪明绝顶,很快的就变幻策略,而是在玉青晴动的那一瞬间,就猜测她可能落下的方位。这样比刚刚稍微好一些,就是反复几次之后能和她打一个照面了,但还是碰不到她衣角。

    玉青晴也不急着教,至始至终没说话。南凌睿和云浅月本来骨子里面都有不服输的性子,于是谁也不开口让她快教,都靠摸索辨别她的位置,两柱香后,总算摸出她原来是脚下的脚法奇快,并不是全然依靠轻功。因为脚法快,所以她的身形才会转动得极快,并不是从她们身前直接飞跃了头顶到了身后,而是移步从前到后。这样快的脚法,他们第一次见到。

    半个时辰,玉青晴喊了一声“停”,二人齐齐住手。她开始教二人移形换位。

    这同样是一套看起来简单,但实则不太简单的武功。云浅月和南凌睿即便聪明绝顶,很快就领悟敲门,但还是要从最开始最扎实的基础做起。玉青晴的要求很是严格。往往一个动作做不下几十遍,直到已经足够完美为止。让云浅月体会到了几日前她父亲交给她灵术时候的一样的严格。想着怪不得他们如此倾心相爱,真是一样的人呢!

    三人,一人教,二人学,时间在忘我境地中过得极快。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这一套移形换位的脚法二人终于学会。

    “想当年我和义父学了整整一日,你们用了半日就学会了,比我强多了。”玉青晴笑看着二人,掏出手帕,给二人擦了擦额头的喊。

    “这是遗传基因好的原因!”云浅月道。

    “才不是,我们天生聪明!”南凌睿得意地仰脖子。

    云浅月撇撇嘴。

    “不知不觉这一日就过去了!如今天色晚了,我们赶快下山吧!否则小景在山下该等得急了。”玉蜻蜓道。

    “他乐意等就要他等!”云浅月怒意不消。

    “小丫头,越是关键时刻,才能看到一个人的真心。小景爱护你,自己入阵。让红阁那七个孩子拦住你,是不想你出事。你哥哥和我在阵中看得清楚。你就别怪他了。”玉青晴见这个女儿恼了一日了,居然气还没消,不由劝道。

    “他是为我好!但是没想到我需不需要。将我当做弱者保护了,是为我好吗?我宁愿与他一起进去。再说我又不是真的废物,进去还能牵连到他?”云浅月怒道。

    “虽然你不是弱者,可是你会关心则乱!在娘的角度看来,他做得并没有什么不对。我很高兴看到他如此珍惜我的女儿,也不枉费我和你爹暗中观察了他这么些年。”玉青晴道。

    “我虽然关心,但不一定则乱。越是遇到事情我越会镇定。总的来说,还是他不够了解我。”云浅月恼怒不散,“娘,你别说了!我这次真生气了!今日是小小的龙潭虎穴阵,他便如此,若是有朝一日什么有去无回的生死阵,难道他照样拦着我不成?万一连他也没办法,但非进去不可,是不是他死了,就要留下我一人?我想要的是同生共死。共同进退!不是站在她身后,需要他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