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知错能改(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玉青晴顿时失声。

    “小丫头,你不是很懒吗?希望找一颗大树靠着吗?如今怎么改了?”南凌睿讶异。

    “那不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我希望他小事儿宠我,那些都是无关于生死的小事儿,我愿意被人宠着,爱着,在意着,保护着,但不是这种情况。在危机关头,我想要和他一起,不是被他不顾我的意愿护我在羽翼下。你们能理解我当时的感觉吗?就像是被丢下的那个人。心里空落落地疼。”云浅月尽管已经尽量克制情绪,但声音还是有些偏高。

    “娘明白了!娘也过这种感受,当年你爹也是如此!娘和他同样发了一场大怒。”玉青晴忽然笑了,拍拍云浅月,“你可以和他说明白,让他以后别犯这种错误就行了!”

    “那怎么行?这么轻易地被原谅,他以后再犯怎么办?”南凌睿立即否决,凑近云浅月,将半个身子都压在她肩膀上,哥俩好地道:“小丫头,我有个主意,你就跟我和娘去南梁吧!凉他一凉。给他一个大教训。让他一辈子再不敢犯。”

    云浅月低头,似乎在思索这个建议的可行性。

    这时,一个凉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睿太子,我觉得你过得真是太惬意了,根本用不到青姨帮忙,她还是跟我们回天圣比较好。”

    这一声凉凉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即便在天雪山飘飘簌簌的飘雪中,依然有一种浸入骨髓的冷冽。

    云浅月听到熟悉的声音抬起头,就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的身后。依然是墨衣墨发银质面具,他的身影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同于身穿月牙白锦袍时的公子温润无双,而是独有一种雍容孑然的尊贵风华。他的到来,让天雪山的飘雪和冰玉似乎都被主宰,不约而同地将他的气息簇拥到了一种谁也不可攀比的高度。

    南凌睿似乎被惊了一下,靠着云浅月的肩膀缓缓回头,将容景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挑了挑眉,“你似乎来晚了,刚刚小丫头已经答应跟我去南梁了。”

    “是吗?”容景声音微微扬高一分,似乎也没想等南凌睿回答,便对云浅月招手,“过来!”

    凭什么过去!云浅月一见到他就来气,硬邦邦地道:“你来做什么?”

    “如今的龙潭虎穴阵还在燃烧着,你若想进去,我带着你一起进去!”容景道。

    云浅月讶异了一下,都过了半日了,龙潭虎穴阵还在燃烧?骗鬼吧?她冷哼一声,“不必了,劳驾不起楚家主!”

    容景忽然笑了,抬步向云浅月走来。

    云浅月看着他,打定主意不理他,但又想起她说他们两个以后不打架的话,有些矛盾。想要给他长教训,但又不想两个人真闹翻再折腾一通。一时间心里纠葛。

    “你不走过去,只能我走过来了!”容景看着云浅月的表情,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笑意更深,“云浅月,我长教训了。这次就算了吧!原谅我,如何?”

    云浅月皱眉,就这样就原谅他?未免太简单了吧?

    “小丫头,你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原谅他。太过轻易地原谅保不准有一就有二,没准还有三。你就该让他长长……”南凌睿立即插进话来,他话音未落,容景挥手,一股厉风向他卷来,他立即用新学的移形换位躲避,顷刻间就消失了原地。

    “青姨这个移形换位果然好用!”容景赞了一句。

    他知道移形换位?那他该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居然一点儿都没发现?她看着容景,“你早就来了?”

    “是啊,在青姨教你们移形换位的时候就来了。”容景直言不讳。

    “那我说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云浅月看着他。

    “你偷学了?”南凌睿落下身,瞪着容景,一副他要承认,他便会怎样的架势。

    “嗯,都听到了!一字不落。”容景回答云浅月,话落,又转向南凌睿,看着他淡淡地道:“不是偷学,是正大光明地学。青姨知道我来。我就站在那里,一直看到现在。本来可以两个时辰就学会,你们却足足学了三个时辰。睿太子果然天生聪明。”

    云浅月默,容景这是拿南凌睿早先得意的话笑话他呢!这个人!不过若是他,两个时辰就能学会他们学了三个时辰才学会的移形换位的确不是说大话。他天生下来就是打击人的。

    南凌睿果然一副被打击了的样子,片刻后,恼羞成怒,伸手去拽云浅月,“小丫头,不跟这个黑心的在一起,你跟哥哥走,哥哥以后给你找一个好的。对了,那个谁,东海国的玉子书……”

    南凌睿的手还没够到云浅月,容景已经先一步将云浅月搂进了怀里,目光冷冷地看着南凌睿,“睿太子今日对蓝家主弃而不娶做得好潇洒,但子归觉得蓝家主对睿太子还是一片痴情的。子归天生向善,很愿意做一些成人之美的事情。不妨将睿太子绑了,再回十里桃花林,送去蓝家主的闺房,让本来没成就的遗憾之事圆满,成就一番好事。如何?”

    南凌睿大怒,“你敢!”

    “很敢!”容景看着他。

    南凌睿死死地瞪着容景,容景眸光丝毫不让,片刻后,他忽然伸手一推玉青晴,怒道:“娘,你看看,就这样的人,咱们能把小丫头交给他吗?他黑心黑肺,小丫头天真无邪,没准哪日他将小丫头卖了。”

    她天真无邪?云浅月险些失笑。

    “你呀,没个正经。一点儿当哥哥的样子都没有,人家都是劝和不劝离。你倒好,非要看着他们打架你才高兴?”玉青晴笑着瞪了南凌睿一眼。

    “打架怎么就不好了?可以让她去南梁嘛!天圣有什么好?非赖那不走了!”南凌睿哼了一声。

    “知道你不想和你妹妹分开。又不是以后不见了!”玉青晴笑了一声,对容景道:“小景,你今日做得原本没什么不对。我在阵中看得也很欣慰。但是正如月儿所说。她希望与你同生共死,而不是你丢下她一人。小事儿她愿意让你宠着,这等危险事情愿意与你一起。你就听他的。女人一旦爱一个男人,是愿意陪在他身边,哪怕是死,也不愿意躲在他身后的。你要明白。”

    容景放开云浅月,恭敬地对玉青晴一礼,缓缓点头,“青姨说得是,景知道了!”

    “嗯,你明白就好!”玉青晴笑着点头。

    南凌睿轻哼了一声,忽然一把拽住玉青晴的手腕,“娘,我们走!别理他。”

    “臭小子,你闹什么别扭?就拿你和蓝家小丫头这件事情来说小景背后里伸了多少援手?你倒好,不但不领情,还对他没好脸色。”玉青晴嗔了南凌睿一眼,到没甩开他的手。

    “他要不是想娶我的妹妹会帮我?”南凌睿又哼一声,“真不明白你被他灌了什么**汤。就没看到他黑心黑肺,黑肠子黑肚子?也不怕将你女儿送火坑里。”

    玉青晴被他逗笑了,“你爹和他一样黑,娘到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果然白痴!”南凌睿用看白痴的眼光看了玉青晴一眼。

    玉青晴照他头上拍了一下,“没大没小,这些年哥哥真是将你宠坏了。”

    “父皇那是疼我。”南凌睿得意地扬了扬眉,拉着玉青晴走了几步,回头对云浅月瞪眼,“小丫头,还不走!”

    “我说了不跟你去南梁。”云浅月也知道南凌睿有严重的护妹情结。怎么看容景都不会顺眼。其实想想也正常,就跟她爱护哥哥,怎么看早先的叶倩和如今被他甩了的蓝漪都觉得不适合。理所当然地想着哥哥该值得最好的,哪怕有朝一日他身边的那个人已经足够好,她怕是也能挑出一大堆缺点来。

    “不去南梁就不去!难道你就不下天雪山了?”南凌睿瞪眼。

    “也是!”云浅月点头,立即抬步跟上二人。她走了几步发现气息有些不对,回头,就见容景目光幽幽地看着他,像是被抛弃了的孩子。她深吸一口气,语气还是有些硬邦邦,“走吧!难道还等着我抱着你下山?”

    “你原谅我了是不是?”容景幽幽地问。

    废话!不原谅能跟你说话?云浅月白了他一眼,“我不原谅你就在这里站着了?”

    “嗯!”容景应声。

    “那你就站着吧!”云浅月转身就走。明明做错了事情的人是他,还拿起乔来了。

    “我冻死你也不管是不是?”容景幽幽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

    “不管!”云浅月恶声恶气地道。

    “那我就冻死得了!”容景语气有些幽怨。

    “那就等着冻死吧!”云浅月语气更恶。

    “啊,小丫头,我想起了来,距离这里不远就是雪山老头的家了。我和娘今天晚上不走了。咱们就去雪山老头的家里住好不好?让娘给我们做饭吃。十几年没吃到了。”南凌睿欢喜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