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知错能改(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嗯!那是最好了。”云浅月笑着点头,她也舍不得这么快就和她娘分开。母女两个人今日还没好好说话呢!她还有好多的话要问她呢。也好几年没有去雪山老头那里了。正好去看看。

    “那就走吧!咱们小火炉,暖炕头,吃着娘做的饭菜,喝两杯好酒。多么惬意,就让某人站在这里反省吧!”南凌睿过来拉云浅月。

    “嗯,让他反省!”云浅月没躲开,任南凌睿拉住,“不过半坡崖谷内气候宜人,你说的小火炉用不到。”

    “那就只吃菜喝酒。”南凌睿对容景炫耀地看了一眼,一手拉着云浅月,一手拉着玉青晴,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对容景无声地道:“笨蛋!”

    容景眸光变了几变,在簌簌飘雪中几乎看不出颜色。

    玉青晴回头看了容景一眼,叹息地笑着摇摇头,没说话,也任由南凌睿拉着向前走去。

    三人来到下山的缺口处,南凌睿也不松手,拉着二人足尖轻点,就要飞身而下。

    这时,云浅月忽然甩开他的手,转身气冲冲地向容景走去。

    “小丫头,你有点儿出息行不行?”南凌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云浅月。

    “我就没出息了!能怎么办?”云浅月头也不回,几步就来到容景面前,一把拽住他,“走!”

    容景嘴角勾起,笑容一寸寸蔓开,即便戴着银色面具,几乎遮住了全部容貌,但这一瞬间给人的感觉比这天雪山的冰雪还要艳几分。

    “再笑嘴都掉了!”云浅月被惊艳了一下,语气更是恶劣地道。

    “有你在,不怕!”容景声音忽然柔暖如三月的清风,早先那碎了冰雪的冷冽完全不见。他忽然拦腰将云浅月抱起,也不在意前面那两双眼睛,低头吻了吻她比冰雪还要清透的脸颊,笑问,“原谅我了是不是?”

    “你还犯不犯了?”云浅月脸一红,上次在十里桃花林有过一次被他碎不及防抱起的经验,这回到没惊呼,而是理智地寻问。

    “不犯了!”容景摇头,“以后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带着你。”

    “这还差不多,那原谅你了!”云浅月很痛快地答应。

    容景轻笑,低头,又吻向她脸颊。

    “容景,我们还没死!要欺负她也等没人的时候!”南凌睿彻底被二人打败了。恶声恶气地提醒二人。

    “真是一对冤家!”玉青晴笑着摇头。

    “我看不是冤家,而是你生的女儿不值钱。人家对她笑一笑,她魂儿都丢了。”南凌睿鄙夷地看着云浅月熏红的脸,“丢人现眼!”

    “没见到你丢人现眼的时候呢!你妹妹好歹有人要了!你呢?别到时候给娘说不到儿媳妇。”玉青晴笑骂了一句,伸手扯他,“走了!”

    南凌睿哼了一声,甩开玉青晴的手,“你还没老掉牙,自己走!”话落,他飞身而下。

    “臭小子!”玉青晴又笑骂了一句,也飞身而下。

    云浅月看着二人转眼间就没了身影,她红着脸仰头问容景,“我很丢脸吗?”

    “不丢脸!”容景笑着摇头,那一双眸子似乎要碎出笑意来。

    “唉,我怎么感觉自己真的很丢女人的脸呢!”云浅月无奈叹息一声。这个男人就吃准他这一点了。明明他做错了事情,最后下台阶哄人的那个人变成了她?这还不叫丢脸?

    “你的脸就是我的脸,我的脸就是你的脸。所以,如今你丢的是我的脸,你不丢脸!”容景笑着吻了她一下。

    云浅月无语,和着账还能这么算的?服了他了!

    “我们下去了!”容景抱着云浅月来到缺口处,笑着道。

    “嗯,你放我下来。”云浅月点头。

    “就抱着你下去!这一日没抱,想得紧。”容景吐出一句话,足尖轻点,抱着云浅月飞身而下。

    云浅月躺在他怀里,四周是一片雪白,他墨色锦袍云缎包裹着她,冰雪山峰下,寒风凛冽,她却感觉到了浓浓暖意。

    “冷吗?”容景低声问。

    “不冷,很暖!”云浅月摇头。

    容景笑了笑,将她娇软的身子搂紧,“脾气真大!”

    云浅月想起今日的情绪,轻哼了一声,问道:“在蓝家哥哥拉我走时你为什么不追我出来?”她想着他要追出来的话,她非得对他拳打脚踢一阵出气不行。可惜他没跟出来,遭她拳打脚踢泄愤的那个人变成了她娘。

    “要听真话吗?”容景低头问。

    “废话!”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怕你打我。”容景幽幽地道。

    “嗯?”云浅月眯起眼睛,他还怕她打?

    “当时我进入阵里,看到青姨和南凌睿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容景道。

    “你是因为看到他们没事儿才后悔?”云浅月挑眉。

    “也不是!”容景摇摇头,“南凌睿见我进来,见到你在外面气的模样,对我第一句话就说‘你完了。’我就明白我做错了,那时候是真后悔了。出来后,你理也不理我。我很想抱着你说以后不会了,但看着你的脸色就怎么也上不了前。”

    云浅月微哼一声。想着难得他也有怕的时候!不容易!

    “我不该丢下你,以后一定不会了。”容景轻声郑重地道。

    “我给你记着你说的话!”云浅月觉得不但记住,还要牢牢给他记住。

    “我帮你一起记着。”容景笑。

    云浅月不再说话,将脸埋进他的怀里,想着今日的事情就这样吧!打打吵吵无数次,她再学不会原谅和包容,忍让和迁就,以及将心比心地换位思考就白活了。容景今日将她拦在外的事情的确让她很恼火,当时恨不得和他一刀两断了。但过了这半日,看到了娘亲,对着娘亲发泄了一通,又冷静下来想想他是因为爱护她才将她拦在外面,便也就不那么恼了。如今他既然明白她的想法,知错能改,总比她真大怒一场折腾得轰天震地要强。

    “想什么呢?”容景凑近她耳边,低柔询问。

    “在想今日我们没打起来,便宜你了。”云浅月道。

    容景轻笑,“那现在打我两下解恨吧!今日苦了青姨了,替我挨了你的拳脚。”

    “现在打你?我还不想我们一起泡下山崖尸骨无存。”云浅月瞥了一眼外面,只见说话间二人已经到了半山腰,但还是没看到她娘和她哥哥的身影。

    “那就给我存着,等下了山再打。”容景道。

    “好!”云浅月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容景抱着云浅月掌控着身形,每隔几十丈时会落脚踩一下山崖凸起的巨石或者树枝,微微停顿再直直而下。

    云浅月抬头看天空,如今天色虽然已暗,但天空澄净,依然可以看到湛蓝的天,天空上点点繁星。她心中忽然升起一片美好,如今父母健在,她躺在爱她的人怀里。即便她还要在风雨飘摇的天下中倾扎,但有何畏惧?相信总有一条路是出路,出路的尽头就是柳暗花明。

    半个时辰后,容景脚尖落地,抱着云浅月下了天雪山。

    玉青晴和南凌睿已经下来,正等着他们。

    云浅月从容景怀里出来,便见华笙等七人跪在地上对她请罪,“小主,属下等人今日不对,不该听景世子的,违背小主意愿,请小主惩罚。”

    云浅月板着脸看着七人,“你们知道错了?”

    “属下知错了!”七人齐齐点头。

    “错在哪里?”云浅月问。

    “小主才是我们的主子,我们不该违背小主意愿。”七人齐声道。

    云浅月沉默,偏头去看容景,容景对她笑了一下,这一笑居然和往日不同,有些讨好的意味。她看着他,忽然道:“今日若换做是我拦你,比如青影或者弦歌,他们会听我的吗?”

    “应该会!”容景道。

    云浅月伸手扶额,“果然是我们太近了,连他们都觉得你可以当我的家了!”

    “你也可以当我的家!”容景笑看着她。

    “凡事哪里能分得清清楚楚!”云浅月忽然一笑,对七人摆摆手,“你们起来吧!”

    七人一怔,看着云浅月,试探地问,“小主不责罚我们了?”

    “责罚什么?责罚你们不应该听容景的吗?他是容景!你们怎么可能不听?罢了!反正他也没有害我之心,等有朝一日他有害我之心,你们再不听他的。这一次,就算了。”云浅月摇摇头。

    “景世子怎么可能会害小姐?”七人齐齐出声。

    云浅月忽然抬脚踹了容景一脚,怒道:“看看你收买人心的手段,果然黑心!”

    容景结结实实地受了一脚,苦笑道:“就知道躲不过这一脚。”

    “我还想再踹你第二脚呢!”云浅月佯装恼怒地瞪着他。

    “小丫头,你怎么就这么笨?民间不都是有跪搓衣板一说吗?你让他跪搓衣板。正好娘亲和我也顺便检查检查他跪的合不合格。”南凌睿觉得云浅月踹容景这一脚真解气,他在山上的气闷一消而散。觉得她妹妹还不是那么没出息,还是有些威慑的,不是太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