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共事一夫(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听见云浅月的轻哼,看到她眉眼不以为然的神色,薄唇微勾,似笑非笑。

    华笙等人对看一眼,都暗暗想着景世子若是和小主斗起法来,他们被贴纸条的几率就会少一些。只是不知道谁能斗得过谁?这样想着,觉得定然很好玩。他们本来紧张怕被贴纸条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激动雀跃起来。等待着好戏来临。

    赌局继续。

    第三局凌莲被贴了纸条。花落和风露本来两个互相嘲笑的人大大地笑开,新加入了同伴他们自然乐得高兴,齐齐奉送了凌莲一个“笨”字,凌莲闷闷地让云浅月笑眯眯地将纸条贴到了她的脸上。

    第四局伊雪被贴了纸条,花落、风露、凌莲三人欢呼一声,伊雪瞪了三人一眼,也有些闷地让云浅月笑眯眯地将纸条贴到了她的脸上。

    第五局风露小丫头再次中招,很是郁闷地瞪着那个即将贴到她脸色的纸条半响,最后还是躲不过,脸上的纸条由一变成了二。从花落、风露、凌莲三人中脱颖而出。

    第六局凌莲再次中招,风露看着凌莲脸上和她一样多的纸条高兴地笑了。

    第七局华笙被贴了纸条,花落、风露、凌莲、伊雪四人齐齐欢呼一声。她笑着看了四人一眼,自己拿起纸条贴在了脸上。

    第八局……

    第九局……

    第十局……

    纸条依然在被贴过的这几人脸上反复增加,剩余的苍澜、凤颜、容景、云浅月四人无一人中招。

    赌局继续。

    第十一局……

    第十二局……

    第十三局……

    第十四局,凤颜的脸色终于被贴了纸条,在那几人的欢呼声中,他很自觉地将纸条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云浅月看着凤颜那一张俊脸上被正中贴了纸条,仔细地看了两眼,笑眯眯地道:“凤颜长得好看,被贴上小乌龟,也还是这么好看。”

    凤颜脸一红,不敢看云浅月。

    “唔,还害羞了!”云浅月笑看着他的俊脸一点点爬上红霞,惊叹不已。原来男人脸红也这样好看,不次于美人如花,羞煞云霞。

    “继续!”一直没开口的容景瞥了凤颜一眼,对云浅月温声提醒。

    云浅月收回视线,赌局继续。

    第十五局……

    第十六局……

    第十七局……

    第十八局……

    纸条反反复复地出现在风露、凌莲、伊雪等人的脸上。

    苍澜是唯一一个除了容景和云浅月外没有下水的人,众人的眼光都不由地盯着他。他在众人的眼光下,他脸也有些红,笑得有些不自然,还有些羞涩和腼腆。但每一局都擦着边沿安全躲过。

    云浅月一边玩牌一边看着苍澜。心下感叹,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这句话果然是对的。苍澜和苍亭容貌上看着有几分相似的两个人,但性格显然是大大不同。苍亭就是一只傲娇的狐狸,而苍澜偏于内向,话不多,但论聪明上,依今日的赌牌来看,他是绝对的聪明。她知道他的武功在几人的武功里最高,这跟天赋脱不开关系。

    “小主,你怎么老是看着苍澜?”风露小丫头脸上纸条贴得最多,自然希望再拉下水一个,可是都这么多局过去了,景世子、小主、苍澜三人就是不中招。让她有些郁闷。

    “大家不都在看他?”云浅月见苍澜脸红了,挑了挑眉。

    苍澜的脸更红了,头微微垂下。

    风露小丫头顿时失了言语,嘟囔了一句,“苍澜哥哥脸红的样子也很好看。”

    花落哈哈大笑,“他自小就是这个样子,都多少年了也不改。”

    风露立即对花落瞪眼,“就花落哥哥不知羞,不脸红。”

    花落微微哼了一声,显然拿风露的话不当回事儿。

    云浅月笑着招呼大家继续。

    第二十八局……

    第二十九局……

    第三十局……

    第五十局,苍澜终于抵不住中招,这时候已经满脸满脑袋都贴满纸条的风露大声欢呼,其余人虽然不像她那么大声,但显然也极其兴奋。苍澜在众人欢呼声中脸上贴了小乌龟的条子。

    剩余的人里面只有容景和云浅月两人脸上干干净净。

    七人都将目光定在二人身上,这时候早没了被贴纸条的郁闷,只看到他们二人谁先被贴上小乌龟。

    气氛一度紧张。

    云浅月捧着罐子,对容景眯着眼睛笑,“行呀,一回没玩过还这么有本事!”

    “小看我了?”容景含笑挑眉。

    云浅月想着她哪里敢小看他,只是后悔开始时候的第一局没像她对待花落一样对她用手段,手下留情了。否则保不准他脸上如今已经有了纸条。可惜五十局下来,这个家伙显然已经由一个小耗子变成老鼠精了,她看着容景,笑得见鼻子不见眼,“继续!”

    “嗯!继续!”容景勾唇一笑,温文尔雅。

    云浅月手中的罐子开始噼里啪啦摇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余人脸上的纸条越来越多,天色越来越暗,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那二人依然谁也没被贴纸条。

    九个人的赌局渐渐变成期待两个人的赌局。

    天色彻底黑下来时,风露小丫头的脸上已经贴不下纸条,外面的雨终于停了,小丫头也受不住了,开始大叫,“我要退出!”

    “我也退出!”

    “我也退出!”

    “……”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人七个人都接连表示退出。

    云浅月看了七人一眼,就苍澜脸上的纸条最少,风露最多,凌莲和伊雪与风露差些也差不多少,花落和凤颜、华笙差不多。她对容景挑眉,“他们都告饶了,是你我继续还是散场?”

    容景看了花落一眼,“继续吧!”

    花落眼睛一亮,自然接收到那一眼什么意思。景世子答应了他,自然会做到。

    “你确定?”云浅月扬眉,也看了花落一眼,笑道:“你确定你能帮花落扳回一局?”

    “我是觉得天色还早!”容景摇摇头,笑得温和。

    云浅月想外面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她无语片刻,“最后三局吧!”

    “也好!”容景含笑点头。

    第一局平手!

    第二局平手!

    第三局还没开始,那七人大气也不喘,七双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牢牢地盯着二人。

    第三局,云浅月差了一步,败!

    “景世子果然厉害!”花落大笑,看着云浅月眉眼得意,仿佛赢的那个人是他,“小主,风水轮流转,如今也转到你这了吧?啧啧!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云浅月默,瞪了花落一眼,阴森森地道:“花落,你皮紧了是不是?”

    花落笑声立止,戚戚焉地住了口。

    云浅月将赌牌一推,对容景恶狠狠地道:“算你狠!”

    容景低笑,提醒道:“将纸条贴上吧,我们大家都看看。”

    云浅月拿起纸条,贴在了额头上,转了一个圈,大大方方地对大家问,“都看到了没?”

    “看到了!”几个人都笑着应答。

    云浅月伸手指指纸条上画的小乌龟,转头问容景,“好看不?”

    容景笑着点头。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对大家挥挥手,“都散了吧!累死了!”

    七人撤掉纸条,接连出了房间。从门口到院外,传来阵阵嬉笑声,云浅月听得清楚,都在说景世子好厉害的话。她一把扯了脸上的纸条贴到容景脸上。

    容景不躲不避,任她将纸条贴上。

    云浅月仔细地看了他一眼,即便贴了个小乌龟,也是如诗似画得人神共愤,她微哼一声,“去做饭!”丢下一句话,向大床上走去。

    “好!”容景含笑点头。

    云浅月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见到一双如玉的手将赌牌收拾妥当,起身放入早先的柜子里。她懒洋洋地闭上眼睛,“我要吃鱼!”

    “好!”容景痛快应声。

    “还要吃鸡!”云浅月又道。

    “好!”容景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