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共事一夫(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还要喝桃花酒。”云浅月再道。

    “好!”容景一一应承。

    云浅月又张拉张嘴,又闭上,摆摆手,大爷似地道:“就这些了!快点啊!”

    “嗯!”容景笑着抬步走出房门。

    “喂,将你脸上的纸条揭下来。”云浅月又喊住他。

    “我还以为你愿意我让他们看到。”容景回头对云浅月微笑。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一个人看就够了!”

    容景撤掉纸条,笑着走了出去。

    云浅月见他出门,闭着眼睛,半响无声地笑了。片刻后,笑意一寸寸收起,这样的日子和平静的悠闲像是偷来的,回京之后怕是没有了。

    不知何时睡了过去,直到房中有菜香味飘来,她才睁开眼睛。只见容景端着两个盘子进来,一个盘子里面是鱼,一个盘子里面是鸡,她有些愣愣地看着他。

    “醒了?”容景将盘子放在桌子上,回身笑问。

    “嗯,你哪里弄的鸡?”云浅月想着早先她是故意刁难,鱼可以在不远处的水里摸,鸡就难了,这方圆多少里,整个半坡崖的活物估计都被小黑给吃了。哪里能有鸡?

    “你想要吃,没有也能变出来。”容景笑着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推开被子下床,走到桌前惊讶地看着盘子里的鸡,“是雪鸡?你跑去天雪山了?”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看着容景,就见他眸光温柔地看着她,她心下感动,长开手臂将他抱住,“我就因为你赢了我不服气说说而已!你怎么还真去了?”

    “讨夫人欢心是家训!”容景道。

    “哪个家训?”云浅月仰脸看着他。

    “楚家的!走时外公告诉我,说我将你气得离开了,不哄好了,不娶进门,不准我再回楚家,不准再喊他外公,所以,我要努力讨好你。”容景环住云浅月的纤腰。

    云浅月眨眨眼睛,诚然地道:“那你是该好好哄我!”

    “嗯!”容景低头吻了她一下,放开她,“明日启程,饭后我们早点儿休息!”

    “好!”云浅月坐在桌前。

    半坡山流畅在雨后清新的空气中,这一夜,安然静谧。

    第二日清早,容景、云浅月带着华笙、花落等七人启程离开了半坡崖。

    小黑抱着云浅月手臂怎么也不肯松手,云浅月哄了它半天,最后承诺一定回来看它,它才作罢,恋恋不舍地放云浅月离开。

    回程的路依然走得是捷径之路。当然不是云浅月来时领着的那条,而是容景知道的一条更捷径之路。只不过难走一些,翻山越岭,有些地方是山涧峭壁。但九人武功高强,自然没问题。

    容景一改来时的不紧不慢,夜间再不整夜休息,而只是稍作休息,便连夜兼程。

    云浅月自然没意见。他们在天雪山耽搁了一日,又在半坡崖耽搁了一日,来时用了两日半,在十里桃花林待了半日,算起来从离京总共已经五日了。五日时间正好回城,再多了就不太妥当了。

    容景选的这条路格外地捷径。仅仅用了一日一夜便回到了京城。

    云浅月站在紫枫林的地面上还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这条路也太捷径了!

    “走吧!我们应该比夜天逸和夜轻染还早回来一步。”容景伸手拉着云浅月的手,进了城外通向云王府的那条密道。

    凌莲和伊雪随后跟上,华笙、花落等五人与四人分开,进了烟柳楼。

    云浅月知道从她命令花落给三公子传递回消息之后的第二日,夜天倾和夜天煜便立即行动,派了五百隐卫,第二次暗杀。隐卫全军覆灭,夜天逸折损了两百名隐卫。同时本来受的轻伤加重。夜轻染那日重伤本来要出手,却在夜天逸的保护下未动一丝一毫。所以,夜轻染依然只是重伤,二人性命无忧。因了第一次的劫匪和这次的暗杀,耽搁了行程。所以,这样计算起来,他们应该这个时间还没回京。

    通过暗道进城只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

    半个时辰后,容景和云浅月已经回到了云老王爷房间的暗室。

    二人刚一来到,便听到房间内有隐隐的说话声,除了云王爷外,还有几个熟悉的声音。容景和云浅月对看一眼,停住脚步,躲在暗室中没出去。

    “云王兄,你若是答应了此事,皇上的意思是就会准许你卸甲。”德亲王的声音。

    “两位公主陪伴,这是天大的福气。试问亘古以来天下有几人有这等福气?云王兄,别再犹豫了。这是云离的福气。”孝亲王的声音。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六公主如今已经有了悔过之心,明妃娘娘向皇上苦求。皇上也愿意成全此双珠之事。这是对云王府,对云离世子的器重。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事情。云王是不必再犹豫。您比老臣好多了,老臣的女儿如今也下落不明……哎……”秦丞相黯然伤心的声音。

    云浅月眯起眼睛,这是三堂会审?她有多久没听到六公主的名字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姻缘之事也是要看天意。六公主上次伤了离儿,离儿已经寒了心,他和七公主如今新婚,感情甚笃,六公主再来的话,这……”云王爷犹豫不定的声音,“这恐怕不好……”

    “怎么个不好?云王兄多虑了!这是多大的好事儿啊!”德亲王道。

    “是啊!两位公主陪伴,都是金枝玉叶,定然很好相处的。”孝亲王也道。

    “不错,云王就不要再犹豫了!你得两个儿媳,多大的美事儿?要依我早就应了。”秦丞相羡慕地道:“我那小儿子现在也还未订婚。”

    “这件事情要看离儿的意愿。两位王兄和丞相当该清楚,本王这个王爷做得实在无力得很啊!”云王爷叹息一声,无力地道:“不是我不答应,实在是我做不得主。”

    “唉,云王兄哪里话?你如今是一家之主。怎么就做不得主了?”德亲王不赞同地道。

    “别人不知道我,三位与我同朝为官十数年,还不知道我?我窝囊了大半辈子,也不怕三位笑话,实在汗颜啊!”云王爷叹息地道。

    “云王兄说得是浅月小姐不同意?”孝亲王问。

    “如今这个家我早就交权了,她说了算。”云王爷点头。

    “这是好事儿,只要您和老王爷同意,皇上和明妃娘娘那边也同意,这事儿就成了。浅月小姐如今和以往大不相同,心地还是纯善的,这种好事儿,是对云离世子好,她如何能阻拦?”秦丞相接过话。

    “浅月虽然纯善,但也是个倔脾气。咱们觉得是好事儿,放在她身上想法就未必了。你们三人也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事情她要不同意,实在不好说啊。”云王爷连连摇头。

    房中再无人说话,沉默下来。

    云浅月算是听明白了个大概,感情是老皇帝还要来个回马枪。六公主被关进皇室祖嗣思过,如今还能再出来想要嫁给云离。他真是打得如意算盘。一个月过去,那女人不知道什么样了。不是个被折磨成的疯子,就是个成了精的疯子。总之,她若是嫁来云王府,嫁给云离,对云王府不能算是好事儿,对云离也不一定算是好事儿。

    “浅月小姐已经闭门养伤好几日了,不知道情况可是稳定了?皇上今日早朝还问到了,让我等顺便探望一下浅月小姐。”半响后,德亲王又道。

    “伤势很重,恐怕还要再养两日。”云王爷声音有些低,“皇上对月儿打小就关心,实在比老臣这个为人父者还要上心,老臣惭愧。月儿顽劣,实在没教养好,就爱凑个热闹,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脚,每次都弄个受伤而归。哎,老臣怎么就有了这么一个不叫人省心的女儿……”

    “云王兄有这样的女儿是福气。我们求还求不来呢!”德亲王也叹了口气,“我家那个混小子对京城哪个女子都不假辞色,就对这个小丫头有心。他知道这个小丫头也要去蓝家,非跑去向皇上请旨,后来到好,小丫头没去成,他到跟着七皇子去了。昨日我才得到消息,他和七皇子回城的时候前后遇到了两批杀手,差点儿丢了命,更不叫人省心。”

    “如今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云王爷心下怕怕地道。

    “是啊!不过这也不奇怪,二十多年前皇上登基前不也就这样?早晚会好的。”德亲王宽慰地道:“年轻人受点儿伤也是磨练。我们都有不省心的儿女,就彼此宽慰吧!”

    “德王兄这样说真是叫我去撞墙了,比起染小王爷,我家犬子差得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老臣才是教子无方的那个。”孝亲王惭愧地道。

    “冷王兄,如今冷小王爷改过自新,前两日入朝,我看他行事颇有你的风骨,虎父无犬子,差不了的。你就无须在我们面前自贬了。”德亲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