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死生契阔(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嗤”地一笑,对三公子道:“我没拿你当男人,他吃什么醋?怕什么!”

    三公子脸色一黑,本来温暖含笑的眸子霎时一改,语气有些磨牙地道:“我这满身的伤可都是为了你受的,你就这么对我?”

    云浅月用手掩唇轻咳一声,刚刚因为知道老皇帝派隐主出动的寒意退去,眉眼弯弯,笑意深深地看着三公子,“好啦,我开玩笑的。给我看看,那个人虽然是个醋缸,但还是有个醋的极限,不会因为你为了我受伤我看看你的伤口就吃醋。我欠的人情,他会补给你的。”

    三公子微哼一声,面色稍霁,摇摇头,“那天回来云叔叔就给我看过了。你放心,没事儿的!云叔叔的医术你还不放心?”

    “也好!”云浅月见他坚持,便也不再强求,这个时代男女授受不亲,她虽然不甚在意,但还是要顾忌人家。况且既然是他爹来看的,那就无大碍。她点点头,坐在床边上,“我爹既然给你看过了,你如今养了几日的伤还这么严重,看来回来时候是丢了半条命的。”

    “弦歌受的伤也很重,但易容成景世子的那个人武功极高,皇室隐卫的隐主被他重伤,比我好不了多少。幸好有景世子的人,否则我和风阁的人也许都回不来了。”三公子唏嘘一声。

    “风阁这五年来和皇室隐卫打交道,如今终是遭了苦果。”云浅月嘴角翘起,有些自嘲,“我这算是自作孽。但重来一次的话,也是没有选择的,还是会如此。”

    三公子知道她和夜天逸的纠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宽慰,便也不答话。

    “如今我回来了,你就好好养伤,也不必回孝亲王府了,就住我隔壁吧!”云浅月收起自嘲。她和夜天逸翻脸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更改不了。如今只能尽最大努力,保护好她想要保护的人。包括这次损失惨重的风阁。

    “嗯!”三公子应了一声,看着云浅月面色,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宽慰道:“皇室隐卫这次也没讨得多少好处,风阁折损虽重,但皇室隐卫也折损不知凡几。大体来说还是未曾亏损太多的。”

    “嗯!”云浅月点点头,“毕竟皇室隐卫分出去一部分护卫夜天逸和夜轻染了。还是少了些杀伤力。”话落,她又忽然一笑,“南凌睿和夜天煜、夜天倾这次出手都狠,也算是帮我们重击了他们一次,讨回了些利息。时间还长着呢,不着急,我们慢慢算。”

    三公子笑着点点头,“你说得不错!”

    “西延你娘亲那里这两日有消息传来吗?”云浅月转了话题,又问。

    三公子含笑的面色微微黯然了一下,摇摇头,“没有!大约还是老样子!”话落,她见云浅月蹙眉,低声道:“这些年,我对她的感情还是淡薄的。你不必担心。”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养伤,你伤好后我们再找找办法。”

    “嗯!”三公子应了一声。

    浅月阁外有脚步声走近,云浅月不再说话,看向窗外,只见凌莲和伊雪引领着七公主走了进来。七公主一身华丽的裙装,头上盘着妇人的发髻。头上发饰不多,手上的佩饰也恰到好处。比以前的生涩稚嫩凭地多了几分妇人的风韵和端庄高雅。

    “我需要回避吗?”三公子也看向窗外,对云浅月询问。

    “不用!”云浅月摇摇头。

    三公子不再说话。

    不多时,凌莲和伊雪、七公主三人来到门口,凌莲轻声道:“小姐,七公主来了!”

    云浅月坐在床榻上没动,对外面应了一声,“让嫂嫂进来!”

    凌莲和伊雪错开身子,七公主推门而入。透过珠帘,她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云浅月和坐在床边的云浅月,脚步一顿,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容颜,面色闪过惊异,不过片刻,便定下心神,抬步走了进来,还不忘随手关上了房门。

    云浅月这才起身站了起来,抬步走向七公主,来到她面前,伸手拉住她的手,笑着道:“果然是成了婚的,看来和哥哥过得极好,越发的风韵端庄了,我险些都认不出来。”

    七公主脸一红,刚刚的端庄瞬间消失,伸手拧了云浅月的腰一把,嗔道:“看来不是你受伤了。我那日听说你受伤,和你哥哥急急跑过来,却被拦在了门外。后来父王说要我们不用担心,让你静养几日就好。但我还是免不了担心。如今见到了你,我便放心了。”

    “我是没受伤,有人代替我受了!”云浅月心下一暖,伸手拉着七公主向椅子上走去。

    七公主看了三公子一眼,三公子对她点点头,她对他友善且带着一丝感谢地笑了笑,也不刨根问底地探寻,便跟着云浅月坐在了椅子上。

    “嫂嫂,我今日刚刚回来,便听说了一件事情。我们长话短说,我想你大约也听到了风声,我想问问你的意思。”云浅月也不再客套,看着七公主开门见山。

    七公主脸上的笑意慢慢收起,也看着云浅月,低声道:“你说的是父皇和母妃打算让六姐也下嫁给夫君的事情吧?”

    “嗯!”云浅月点头。

    七公主唇瓣抿起,脸色有些昏暗,“从我决定嫁入云王府起,我便不再是皇室的女儿,这个身份加注在我身上我从来没觉得她是我的幸运。这么多年,若非要说出一件幸运的事情的话,那么就只有这个身份能够让我嫁给云离,这是我的幸运!”

    云浅月暖暖一笑,“娶了你,也是哥哥的幸运!”

    七公主眸光一暖,甜蜜地一笑,须臾,她笑意收起,对云浅月眉眼坚定地道:“我不会同意六姐嫁给夫君的!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当初她自己弃了夫君,如今想要反悔,便再没资格。”

    “你说得是真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主意?”云浅月笑看着她,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意外。七公主不是皇室里面的娇花。当年文伯侯府灭门之事,她在皇宫在明妃和老皇帝眼皮子底下伪装了十年什么都不做,便足以看出她的耐性和韧性。若没有毅力的人,根本做不到。

    “是真的!我想过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主意。”七公主肯定地点头,唇瓣紧紧抿着,显示她坚定的内心,眸光同样坚定,“即便父皇要我死。我也不会改变主意!六姐嫁给任何人都行,就是不可能嫁给夫君。我死也不同意。”

    云浅月笑着点头。

    七公主看着她的笑脸,忽然坚毅的面色一改,抿唇试探地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过霸道,犯了七出的妒罪?”

    “什么叫做七出?”云浅月挑眉,摇摇头,不屑一顾地笑道:“那东西在我眼里不值一钱。我信奉的是一心一意,不是三心二意,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不是一个茶壶好几个茶杯。”

    七公主眼睛一亮,“一生一世一双人?”

    “嗯,一生一世一双人。”云浅月肯定地点头,“一个男人,一个女子,厮守一生。此情不变,此心不改。天上地下,只此一人。”

    “是我刚刚愚蠢了,以为我的话语吓到了你。其实我是应该知道你更是不同于别人。你能对景世子说出‘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又怎么会觉得我太过霸道而犯了七出之罪呢?在这天圣皇朝,甚至是天下,你才是那个最特别的人。”七公主笑了笑,似是感叹,“你不知道,你那句话引起多大的效果。当时宫里的所有人都觉得景世子被你魔障了,但后来你说出那句话之后,宫里的人突然就不那么说了。反而说你们看起来很配。”

    云浅月笑笑,容景也对她说出“此生只此一人,非卿不娶。”的话。别人觉得他们般配不般配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她真心相爱两心相依想在一起就足够了。

    “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命苦,生在皇家,有那样的一个母妃,我不想去知道她为了什么,因为什么目的去害文伯侯府,利用我,明知道我喜欢那个人,却还要他家破人亡。”七公主平静地道:“后来用了十年,等到他回来,我升起希望,又彻底绝了失望。便明白了,总有那么一个人会是你的镜中花,水中月,看得到摸不到。我不会后悔喜欢他,那会是我的成长。但我如今可以坦言会将他忘记,抓住我的幸福。”

    云浅月点点头,知道她口中的他说的是容枫。

    “云离就是我的幸福!我用了十年隐忍活下来,换来的幸福。我不会相让。任何人都不行。”七公主眉眼愈发坚定,“除非,他放弃我。”

    “你放心,你这么好,哥哥是明白人,不会放弃你的。”云浅月有些动容地抓住七公主的手,这一刻她没有比哪一刻更庆幸自己当初接纳了她选对了她。这个女子和其余的皇室公主都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