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死生契阔(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真是瞧得起我!”云浅月哈地笑了一声,止住这个话题,看着夜轻染,“伤很重?倒是第一次见你受伤,原来也可以这么弱不禁风。”

    “小丫头,你找打是不是?我回来屁股都没坐稳就来这里找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夜轻染瞪了云浅月一眼,语气很恶地道:“别跟我说弱不禁风,只有那个弱美人才会弱不禁风。本小王体格硬朗着呢!如今也能打死一头牛。”

    “吹牛才对!”云浅月不客气地嘲笑。

    夜轻染作势要打云浅月,但碰触了伤口,整张脸揪起。

    “哎,受了伤就承认受了伤呗!又掉不了一块肉,逞什么能?”云浅月拦住夜轻染的手,对他道:“我看你还是回府歇着吧!”

    “懒得动了!我就在你这里歇上一会儿!”夜轻染到也真不再逞强,对云浅月摆摆手,“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不用理我,这里挺舒服的,我睡上一觉。”

    “好!”云浅月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

    夜轻染果然闭上眼睛,身子一歪,整个人躺在了躺椅上,当真睡了。

    云浅月向房间走去,来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见微风吹来,夜轻染衣袂和青丝轻轻被风吹动,桂树枝叶唰唰作响。他的睡容如一个大孩子。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终究有些东西他是想守住的吧?她也想守住这份情谊,但何其艰难?

    她收回视线,抬步迈进房间,房门在她身后轻轻关上。本来早先的困乏却莫名地一扫而空,再无睡意。她走到桌前,铺好宣纸,自己动手研墨,须臾,开始在宣纸上提笔书写。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经由她的笔写出,字迹没有寻常女子的娟秀,风骨挺拔。

    不知过了多久,宣纸上写满了满满的人名,她放下笔,将宣纸拿在手中,静静地看着。

    浅月阁外又有脚步声传来,云浅月抬头向外看了一眼,就见云离来到门口,又被隐卫拦住。她对外面道:“凌莲,让哥哥进来!”

    “是,小姐!”凌莲应了一声,对隐卫挥挥手,隐卫退了下去。

    云离缓步走了进来,当看到躺在桂树下躺椅上的夜轻染似乎怔了一下,仔细地看了夜轻染一眼,抬步向房间走来。

    云浅月放下手中的纸,笑看着云离走进来,将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没看出多大变化,但举止神情还是稳重内敛了。看来从入朝这月余,是磨练出来了。她笑着对他招手,“天色还早,哥哥这么早就回府了?礼部没事情了?”

    “嗯,我提前回来了!”云离笑着走过来,也将云浅月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眼,又向窗外看了睡在躺椅上的夜轻染一眼,了然地压低声音道:“那日听到你受伤的消息我吓坏了,我和清蔷急急赶过来,却被隐卫挡在了门外,后来父王走出来,说你养几日就没大碍了,让我们别进来打扰了。我回去后就想着受伤的人应该不是你,即便你受伤,也会让我进来的。”

    “嗯,哥哥聪明,是别人代替我受了伤。”云浅月笑着点头。清蔷是七公主小名,看来他和七公主感情如今是真的极好了。

    云离点点头,坐下在云浅月对面的椅子上,又压低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我猜你是去了蓝家,我妹妹如此聪明,有的人又怎么会拦得住你呢!”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哥哥也聪明!”

    云离脸微微一红,摇摇头,“我不是聪明,而是我进礼部也有些日子了,以前也一直想入世,便也关注朝局,如今是更对这朝局有些了解罢了。”

    云浅月点头,当初他有心,她拉了一把,将他拉到今天的位置,不知道算不算是好事。

    云离似乎看出云浅月心中所想,对她笑道:“虽然朝局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官场黑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阴奉阳违。但我也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妹妹无需为我在意。我能做你的哥哥,能娶七公主,我很幸运。”

    云浅月笑了,能猜出她刚刚那一瞬间的心思,到的确是成长了。看来他爷爷和爹爹大约都对他训练了。她笑着点头,“我今日回来见了嫂子,关于六公主之事,我找她谈了一谈,如今我想知道你什么想法?”

    云离闻言脸色蓦然一沉,一字一句地道:“不可能!,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七公主是我唯一娶的人,再不做第二人想。无论是六公主,还是阿猫阿狗,再都不可能!”

    云浅月闻言笑了,云离和七公主都如此坚定,她意外也不意外,更多的是觉得很好。两个人两张容颜不同,但眉眼坚定如一人。她相信,他们会从一而终。这比让她见到了她娘亲的欢喜还不遑多让。

    云离见到云浅月的笑,沉着的脸面色一松,爬上红霞,低声道:“妹妹,你在笑我?”

    “没有!我在高兴。”云浅月轻笑出声,除了高兴他在这个封建王朝以男子为尊的时代还能生出此生只此一妻,再不她娶的想法,还有高兴他如今对着她依然可以脸红不自然保存着初见时的真实,这在如今天圣皇朝朝局这个大染缸下被浸染了这么长时间还能如此来说,已经足够难得。

    “我还以为你在取笑我!”云离笑了笑。

    “哥哥,你与嫂嫂谈这件事情了吗?”云浅月又问。

    云离摇摇头,“还没有!我肯定不会同意,不想她心里有负担。”

    云浅月点点头,笑着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她不是你普通的妻子,需要你庇护,她是七公主。文伯侯府的事情你大约知道一些吧?我不知道七公主与你说了多少?关于她……和容枫。”

    “那日大婚,她将她的想法都告诉我了。我都知道。”云离平静地道。

    云浅月点点头,郑重地道:“她能在皇宫隐忍十年,后来决心嫁给你。心智坚韧,也许比你更甚。你不必想她会心里承受不住。经过十年隐忍,她还有什么是承受不起的?哥哥,她心思通透,你娶的可不是一般的公主。她若一般,肤浅的话,我当初也不会同意让她下嫁云王府。”

    云离一怔,似懂非懂地看着云浅月。

    “这样说吧!今天我和嫂嫂谈话,你可能刚回来还不曾见她,自己先过我这里来了。”云浅月缓缓道:“我今天问她此事看法,她与我说,她打死也不会同意六公主嫁给你。她既然当初弃了你,便再没资格。她说你是她的幸福,是用了十年隐忍活下来,换来的幸福。不会相让。任何人都不行。除非,你放弃她。”

    云离眸光一亮。

    云浅月笑看着她,“你看,她是如此坚定地认为你是她的幸福。这个王朝,她十年隐忍,装疯卖傻,却背地里看得清清楚楚。正因为这样,她才更懂得明白知道什么是自己最想要的,最想抓住的。如今对于她来说,你就是她的全部。她与我说,进了云王府的门,就是云王府的人。不姓夜,而是姓云。”

    云离点点头,眸光灿亮,唇瓣微带了一丝笑意。

    云浅月知道他明白了,便不再多说,收尾道:“你要相信她能与你同甘共苦,相濡以沫,风雨同舟。而不是你挡在她的前面,替她撑起一片天。这样虽然是爱,但一个人毕竟力量薄弱。要你们一起守护你们的幸福。你们未来的路还很长,不是一朝一夕。今日是六公主,你们挡过了,明日也许就是阿猫阿狗,我知道你今日说的定然是肺腑之言,我只希望,以后的每一日,无数日,甚至到白发苍苍,你都要如今日一般,心志坚定,不改初衷。这才是真正的爱。”

    云离难得见到云浅月如此郑重的神色,郑重地点点头,“妹妹说得极是!是我愚钝了。今日之言我会谨记,终生不敢忘。”

    “我相信你!也相信你们。嫂嫂和哥哥都如此坚定,也不枉费我今日回来就对你们吐了一大堆口舌。”云浅月笑着点头。

    云离看着云浅月,隐隐见她眉眼疲惫,由衷地怜惜道:“妹妹连日来必然辛苦,快休息吧!”话落,他起身站了起来,“我这便回去与七公主叙话一番。”

    “嗯!”云浅月笑着摆摆手。

    云离抬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看向窗外,见夜轻染还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他停住脚步,转回头,对云浅月欲言又止。

    “哥哥有话但说无妨。”云浅月笑看着云离,隐隐明白他要说什么。

    云离抿了抿唇,似是犹豫,片刻后,还是低声道:“妹妹,以后与染小王爷还是要疏远一些吧!他毕竟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如今掌管京城内外四十万兵马。他即便离京这数日,京城依然固若金汤,这等本事,可不是区区普通人能做得到的。”

    云浅月面上的笑意微微散去,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