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敲山震虎(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知道妹妹心善,染小王爷对妹妹也是极好。但一旦面临不可两全的冲突时,他首先要保的定然是皇室和德亲王府,而妹妹你首先要保的也是云王府。只能说,人同,道不同,也是枉然,徒留伤情罢了。”云离又压低声音道。

    云浅月微微闭了闭眼,再睁开,对云离微笑,“哥哥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

    “嗯,我知道妹妹什么事情其实都是明白通透的,是我多虑了。”云离不再多言,转身,珠帘掀起又落下,他的身影不出片刻便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云离的身影离开,目光转回,落在窗外,这时正巧一阵风刮来,吹起夜轻染的衣袍,里面的锦缎有一大片鲜红,已经干枯。她想起早先他作势要打她似乎动了伤口,显然伤口裂开了,亏他的忍劲,如今居然还能睡着,该是何等的疲惫?她收回视线,那种背负姓氏和责任的无奈深深席卷而来,似乎与外面躺着的人感同身受。

    对于夜轻染,从最早的规避,到后来失忆阴差阳错的相交,志趣相投,到话语投机,到如今两个人走到了十字路口,前一步是悬崖,后一步是滑坡,这一条路以后无论如何走,都注定道不同。

    道不同,又何以为谋?

    云浅月闭上眼睛,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椅背上。

    不知过了多久,云浅月似睡非睡时,只听外面传来凌莲的喊声,“小姐!”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刚刚宫里来府中传话,皇上请七公主进宫!”凌莲道。

    云浅月睫毛动了动,应声道:“知道了!你安排在西枫苑的人选两名跟着她。”

    “是!”凌莲应声。

    云浅月不再说话,老皇帝请七公主进宫,无非是劝说或者威胁,无论是哪种,他都不可能成功,徒做白用功而已。

    “小姐,起风了!您将窗子关上再睡吧!”凌莲没立即离开,看了一眼开着的窗子,对云浅月提醒道。

    云浅月这才感觉窗外袭来阵阵凉意,点点头,“好!”

    凌莲脚步离去。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只见夜轻染还在熟睡,刚刚还是微风,如今风大了,他似乎无知无觉,她蹙了蹙眉,起身站了起来,伸手关上窗子,抬步走出房门。

    来到桂树下,她伸手拍了拍夜轻染的肩膀,“夜轻染,起风了,回府去睡!”

    夜轻染一动不动。

    云浅月这才感觉不对,伸手扒开他挡着他脸的头发,只见他脸色潮红,她将手放在他额头上,额头滚烫,显然发烧了。她微惊,撤回手,抿唇看着夜轻染,片刻,伸手将他带起,向房间走去。

    “小姐!”伊雪这时也发现了夜轻染不对,走过来。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道:“他发烧了,我先带他进屋,一会儿我开个方子,你去给他煎药。”

    “嗯!”凌莲点点头,跟着云浅月进了屋。

    云浅月将夜轻染放在床上,让他躺好,伸手按住他脉搏,片刻后,眉头紧紧皱起,“这么严重的伤势,他居然还能跑来我这里。德亲王府的人就不阻拦吗?”

    “可能是阻拦不住!染小王爷据说治下很严。”伊雪道。

    云浅月放下手,转身向桌前走去,提起笔,在宣纸上写了一个药方,片刻后,递给伊雪,伊雪不多话,立即拿着走了下去。

    云浅月放下笔,回身看了床上一眼,走到清水盆用娟帕沾湿了清水拧干,来到床前,将娟帕搭在夜轻染额头上。刚要撤回手,她的手忽然被夜轻染紧紧攥住,她一愣,低头看着他,他没醒来,薄唇紧紧抿着,似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她垂下眼帘,轻轻挣脱。

    夜轻染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挣脱,手更紧地攥住她的手。

    云浅月皱眉,再用力一些,夜轻染手上也更用力地攥着她,她眉头拧紧,怕触动他的伤口,便不再动作,对他轻声道:“夜轻染,你发热了。松手,我给你降温。”

    夜轻染一动不动,仿佛未听。

    云浅月再次甩脱他的手,他的手依然跟着她挣脱的动作攥紧,她看着他的脸,只见他眉头也紧紧皱起,薄唇全无血色,有些干裂,没有醒来的迹象,攥着她手似乎是下意识的行为,她不再动,反正也无事,便不再甩开他,坐在了床头。

    夜轻染也安静下来。

    不多时,凌莲回来,当看到躺在床上的夜轻染一愣,“小姐?”

    “他伤势太严重,没好好修养,大约又受了凉风,发了热。伊雪去煎药了。”云浅月见凌莲回来,问道:“嫂嫂进宫了?”

    “嗯,进宫了!我安排了人,小姐放心吧!”凌莲道。

    云浅月点头,将身子靠在墙上,另一只没被夜轻染抓住的手将放在他额头上的毛巾拿开,这么大一会儿娟帕就热得厉害。她将娟帕递给凌莲,对她道:“你来,帮他降温。”

    凌莲点点头,接过娟帕向清水盆走去,不多时走回来,将清凉的娟帕放在夜轻染额头。不多时娟帕又热了,她再反复沾湿,放在他额头。

    “效果不大!你去拿半坛酒,用酒水给他擦。”云浅月想了一下吩咐道。

    凌莲应了一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再次试试撤出手,夜轻染依然紧紧攥着,她彻底打消了念头。

    不多时凌莲抱着酒坛回来,将娟帕沾了酒给夜轻染擦拭额头,擦了片刻,她抬起头道:“小姐,这也效果不大,他是整个身体发热……”

    云浅月“嗯”了一声,想着难道给夜轻染脱了衣服擦?

    “小姐,您可别乱来,就算奴婢肯,景世子若是知道,也可不得了。”凌莲立即出声打住云浅月的想法,怕怕地道。

    云浅月笑了一声,摇摇头,“我自然没那么大的牺牲精神,但他发热实在严重。就算是伊雪煎药回来他喝下,见效也没那么快。这样热,烧下去对他的伤绝对不好。这样吧!你从外面去喊两名隐卫来,让他们动手。”

    凌莲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是个办法,但又看向夜轻染抓着云浅月的手,“那您?”

    云浅月眉头微凝,有些为难地道:“给我蒙上眼睛吧!”

    “这……小姐,您挣脱不开吗?”凌莲看着夜轻染的手,给染小王爷全身上下擦拭才能祛热,但即便小姐蒙着眼睛,但总归也是在房间的,还是不妥当。

    “能挣脱开是能挣脱开,但他攥得太紧,我怕伤了他的手,而且也许还会再碰伤了他的伤口。”云浅月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夜轻染道:“没想到这家伙生病了这么没安全感,和小七一样。以前小七受伤或者生病,我就得必须陪在他身边。他生病,我折腾下去一层皮。”

    凌莲知道云浅月说的小七是东海国的太子玉子书,但还是犹豫地道:“奴婢还是觉得不妥。若是传出去……”她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忽然住了口,看向门口。

    云浅月自然先凌莲一步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早已经看向门口,当见到那一袭月牙白的锦袍,她眸光闪了闪,并没有说话。

    容景站在珠帘外,眸光懒懒地看向屋内,只是一眼,便挑开珠帘,缓步走了进来。他的姿态依然是轻缓优雅,容颜如画,周身气息温润如玉,和去蓝家判若两人,须臾,他走到床前,上下打量了一眼夜轻染,微微挑眉,“这么柔弱?”

    云浅月“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她想着夜轻染若是听见,非得一个高蹦起来不成!

    “比我还弱!”容景又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这个人!如今这是趁机报仇呢……

    “夜轻染,你不是能耐吗?有本事松开手来打我一拳!”容景又道。

    夜轻染的手忽然动了动,云浅月睁大眼睛,只见他的手慢慢地松开了,她刚要赞叹容景的攻心之术,夜轻染的手又抓了回来,比刚刚更紧的抓住她。她扥了扥,无语地看着容景。

    “你真是愿意被他抓着?怎么不趁机撤出来?”容景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喃喃地道:“忘了!”

    容景似乎白了她一眼,忽然出手,点向夜轻染的手。

    云浅月想要阻止,但觉得这个人刚刚难得没生气,他下手有分寸,她若是阻止他的话,那么估计真该生气了,她乖乖地闭上嘴不语。

    容景的手点了夜轻染的手两下,夜轻染的手依然紧紧攥着,像是和容景专门作对似的,半丝动静也无。

    云浅月动了动手,还是没有效果,她无辜地看着容景。

    容景皱眉,盯着夜轻染的手看了片刻,唔哝道:“我真想将他的手废了,怎么办?”

    “还是别了!你废了他也不知道,多没意思。”云浅月连忙道。

    容景点点头,似乎觉得云浅月说得对,便从夜轻染的手上收回视线,看着他的脸,盯了他片刻,忽然转头问凌莲,“你刚刚本来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