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恳请休妻(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那小丫头点点头,见云浅月的动作,忍不住问道:“浅月小姐,您是要去刑部大牢吗?”

    云浅月摇头,“不是,我去接哥哥下朝。”

    那小丫头一愣,点点头,便也不多问,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收拾妥当,伊雪拿过来伞,她抬步走出了房门。外面的雨并不大,打在伞上,发出细细的声音。地面湿了一层,但并没有积水。

    来到云王府大门口,凌莲已经吩咐人备好车,云浅月收了伞,上了车,马车走了起来。

    天色有雨,行人不可避免地都减少了出行,清晨的大街上比较静。

    “小姐,我们路过刑部,不去看一下七公主吗?”凌莲见云浅月没有要去刑部的意思,低声寻问。

    “不去!若我猜测的不错的话,老皇帝这是敲山震虎,拿下嫂子,是冲着哥哥来的。只要哥哥怕嫂子受苦,忍不住答应了,那他的目的就达成了。我们就偏不用去管嫂子,去接哥哥。顺便也去找老皇帝问个明白。什么原因,就随意拿云王府的人入狱。怎么也要给个说法的。”云浅月声音有些凉意。

    凌莲点点头。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路过刑部而不停,直奔皇宫。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宫门,凌莲和伊雪挑开帘子当先下了车。

    云浅月顺着二人挑开的帘子向外看了一眼,宫门口静静,并排地停着各府的马车,二皇子府、四皇子府、德亲王府、孝亲王府、秦丞相府、兵部侍郎等,容景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单独地停在一处,车前坐着打着伞的青泉。她想起三公子如今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地,那么弦歌应该也差不多。

    青泉也看到了云浅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跳下车打着伞走了过来,来到车前,对云浅月一礼,“浅月小姐!您今日也进宫了?”

    “嗯!”云浅月点点头,笑看了他一眼,“弦歌的伤很重吗?”

    “弦歌哥哥的伤是很重,养了几日,如今勉强能下床。”青泉道。

    云浅月点头,缓缓下了车,打开伞,对青泉道:“你在这里等你家世子吧!我进去。”

    青泉点点头,应了一声,转身走回自己的马车。

    云浅月打着伞抬步走向宫门,宫门口的侍卫自然不拦她,别人进宫出宫都需要亮出腰牌,但云浅月不必。她从小就有特例,可以随时进宫。虽然这不是明文规定,但对于她来说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进了宫门后,云浅月向早朝的金銮殿走去。

    清晨的皇宫也很静,在细密的雨帘中庄严肃穆,白玉石铺陈的地面方方正正,平平板板。鞋底踩在地面上,发出细小的踏水声。远远看去,多了一种江南烟雨的绵愁之感。

    来到金銮殿外,云浅月驻足,目视前方。

    金銮殿金碧辉煌,是整个皇宫最辉煌的一座宫殿。明晃晃,金澄澄的耀人眼目。金殿两旁两尊威武的金麒麟,殿檐四壁都雕刻着金色的腾龙。殿门两侧站满着腰佩樱枪和大刀的内廷护卫,人人冷眉肃穆。

    云浅月静静看着,这座金殿内如今集结了这整个天圣皇朝最尊贵的人物和核心人物?他们的嘴和手中的奏折代表着一处地方,一方水土。金銮殿金椅上坐的那个男人,执掌皇权,万里版图始于手中,乾坤尽在奏折里。这样的至尊高位,有多少男人不梦想?

    无怪乎老皇帝要中央集权!

    无怪乎夜天逸、夜天倾、夜天煜等皇子汲汲营营!

    无怪乎天圣大一统下,小国想方设法变强,蠢蠢欲动,脱离掌控!

    无怪乎老皇帝形骨将枯却还要阴谋算计劳心劳力为他的继承人清除障碍巩固山河!

    脑中忽然想起关于百年前。百多年前天下大乱,前朝旧制崩塌,夜氏先祖引领群雄,涿鹿天下,战火连绵,山河动荡,当时论百姓民论和拥护之声其实不是夜氏先祖最高,而是当时气质冠绝天下的荣华公子,也就是后来被先祖封了荣王的容景先祖。

    那一场江山画卷,后人记载于册的不过是寥寥数语,其中的因果缘由到如今百年后都埋葬于尘埃。同时埋葬于尘埃的不止是那一场江山涿鹿,还有荣王和贞婧皇后的儿女情长。

    自那之后,荣王府背负百年繁荣背后的疮痍,云王府背负百年繁荣背后的孤凉。

    若是时光流转,倒回百年前,不知道如今早已经归于尘土的荣王还会不会那样选择?

    这世间又多少人唾手可得江山而不得?

    百年前的荣王是一个,那么百年后……是否还有?

    “小姐?”凌莲的声音响在耳畔。

    云浅月拉回放空的思绪,缓缓回头,看着凌莲,“嗯?”

    “奴婢没事儿,奴婢见你半天身子一动不动,眼睛一转不转,有些担忧,便喊了您一声。”凌莲见云浅月回神,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微微扯动嘴角,极淡地一笑,“没事儿,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儿!”

    凌莲点点头,不再多话。

    云浅月继续看向面前的金銮殿,这一座大殿中,百年来,埋葬了多少人的鲜血?文伯侯府,蓝氏一族,还有那些大大小小被抄家灭门之案。皇权若是成了某个上位者的刽子手,那么这江山对于百姓而言还有何意义?

    盛极而衰,衰极而败,败极而生。

    金銮殿内响起钟声,一下一下,紧接着里面传来震天动地的高喊。

    “小姐,退朝了!”凌莲轻声道。

    云浅月“嗯”了一声。

    不多时,只见一袭苍老的明黄的身影从里面走出,后面跟着文莱和宫女太监等仪仗队。正是老皇帝。老皇帝当先走来看到云浅月没有丝毫讶异,显然她站在殿门外这么久已经有人禀告他得知了。云浅月没走过去,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她从来就不懂得见君之礼。

    老皇帝停住脚步,站在殿门外,他停住,他身后的人也跟着驻足,都看向云浅月。盯着她看了片刻,对她招手,“月丫头过来!”

    云浅月这才打着伞走过去,这时雨大了起来,打在伞上,不再是细小的雨声,而是噼里啪啦连成一线,在她面前连成细密的雨帘,但她所过之处,衣鞋未湿。

    “皇上姑父!我想知道我的嫂嫂犯了何罪?”云浅月停住脚步,直视着老皇帝的脸。

    “月丫头,你等在这里,就是向朕问罪的?”老皇帝挑眉,看不出喜怒。

    “是也不是!”云浅月摇头,“昨日嫂嫂进宫,住在宫中,我不放心,今日来接她,却不知道她犯了什么错?被您打入了天牢?”

    “犯了什么错?”老皇帝眸光一沉,对身后的文莱道:“文莱,你告诉她,七公主犯了什么错!”

    “是,皇上!”文莱从后面走上前一步,看了云浅月一眼,恭敬道:“七公主犯了一出子不孝亲,四出女子善妒。”

    “就这样?”云浅月扬眉。

    “月丫头!七出之罪犯了两出,还不算大?若不算大,再加上一个藐视皇权,死不悔改。朕有这样的女儿,如何能不问她罪?”老皇帝面色一沉。

    “皇上姑父说的是嫂嫂不孝敬您?”云浅月又问,“这从何而说?”

    “养不亲,语不恭,视为不孝。”老皇帝道。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嫂嫂善妒?这又从何说?”

    “身为嫡妻,兹霸夫君,不准纳妾,少沿袭子孙。视为善妒。”老皇帝又道。

    云浅月忽然“哈”地一声笑了,这一声极大,即便在雨中,任谁都能听出肆意的嘲讽和荒唐。她似乎觉得真是遇到了天大的笑话,便不再说话,笑个不停。

    老皇帝眉头皱起,沉着脸色问,“月丫头,你笑什么?”

    云浅月不说话,径自笑着摇摇头。

    “朕问你话呢!”老皇帝声音加大,苍老的声音在雨中威严不见。

    “皇上姑父问话,我若不答,您是不是也治了我的罪?问话不答,也是七出里面的吗?我自小不读女训女戒,竟不知道这世间竟有如此荒唐的说法。”云浅月收了笑,嘴角似嘲非嘲,“您是不是忘了,她如今可不是您的女儿,而是云王府的儿媳了?您若处置她,是否也应该过问了云王府是否在意她的七出之罪?”

    老皇帝脸色微青,“他先是公主,其后才是云王府的儿媳。朕教训她,天经地义。”

    “哦,原来是这样啊!都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原来在皇上姑父这里的说法竟然不是。和着云王府娶的不是媳妇,而是皇上姑父的天威呀。”云浅月一副受教了的表情,啧啧道:“看来竟然是我错了,当初怎么就答应七公主赐婚给我哥哥了呢?兹另天下父母心,以后千万别娶皇家的公主了,皇家的女儿不可娶。”

    “月丫头!你胡言乱语什么?”老皇帝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