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凤凰关劫(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你和月儿得到的消息差不多。”云王爷叹了口气。

    “南梁太过张狂,这段时间可谓顺风顺水。天圣内部一团乱麻,整权需要时间。为了不想这段时间里被南梁捣乱,就需要找一个平衡点,那么就只有凤凰关。背后是谁动的手,得需要避过多方耳目筹谋,这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也不是谁能能有本事去做这件事情。由此推断,不难猜出是谁。”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闻言心一沉,她虽然隐隐猜测到,但还是不愿意去相信他已经狠辣至斯。

    “如今多少人走在风口浪尖上,有些事情不得不为。今日将南梁和天圣互换的话。你的哥哥也未必不会如此动手,毕竟这是最捷径,最有效的办法。南梁凤凰关这一难,没有数月是缓不过来劲了。天圣正好肃清内部,时间够了。”容景慢慢地道。

    云浅月不说话,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其实她心里也是明白的。

    “云浅月,你可不是小孩子了!不至于接受不了,若是你连今日的凤凰关之事都接受不了,那么我的未来,可是堪忧啊!”容景轻叹一声。

    “我没有接受不了,只是太过突然。”云浅月摇摇头,声音已经恢复冷静和自制,没有半丝情绪,“换做是我,对我有利的事情,我难保不会去做。这里没有对错,只有无辜的百姓。”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看着容景,郑重地道:“容景,我希望若是有朝一日,你也迫不得已,或者十分有利,不得不做时,至少心存一丝怜悯,顾念一下无辜的百姓。”

    容景笑着点头,伸手点点云浅月的鼻尖,轻笑道:“看来我说错了,你不是狠心,真的是心善。”话落,他见云浅月挑眉,他温柔地道:“我应你。”

    云浅月笑了笑,面色暖了下来。

    云王爷看着二人,面含笑意,眸光慈爱欣慰。

    三人又谈了片刻,有人冲进云王爷的院子,急声大喊,“王爷,宫中有人来请,皇上吩咐即刻上朝,有大事儿发生了!”

    “知道了!”云王爷应声,“我这就进宫。”

    外面的人止步,退了出去。

    “应该如今有人也去荣王府给你传话了,小景,我们一起进宫吧!”云王爷起身站了起来,一边穿朝服,一边道。

    容景“嗯”了一声,低头问云浅月,“你要不要也跟着进宫看看?”

    “我又不用上朝!”云浅月道。

    “可以去偷偷看看上朝,反正你大约也睡不着了。”容景道。

    “不去!”云浅月摇摇头,从容景怀里出来,抬步当先向外走去,“我回我的浅月阁,你们去吧!”话落,人已经出了房门。

    “她不喜皇宫,睡不着总会有别的事情做,不必担心他了。”云王爷见云浅月离开道。

    容景点点头,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后,凌莲和伊雪急急上前询问是否王爷有办法,云浅月对二人摇摇头,二人脸色一黯,沉默下来。

    既然已经是不可挽回之事,云浅月也不再纠葛。睡不着,便掌了灯,窝在软榻上看书。

    第二日,凤凰关天水崖闸坝崩塌的事情震惊天下。

    大水汹涌而出,整个凤凰关被淹没,临近凤凰关的两个城池都无法幸免,良田土地被淹没是铁定的,死伤百姓不计其数。其中距离天圣和凤凰关边界的青山城也被殃及鱼池,水患袭来,波及大半城池。

    这是天圣建朝百年以来,除却那下了七天七夜的暴雨,致使天圣大面积水灾被整顿修整之后,第一次发生如此大的灾难,甚至比那七天七夜暴雨山洪暴发要严峻百倍。天水崖的蓄水喷薄而出,水漫凤凰关百里,来得凶,来得急,一切生灵无一幸免。

    各国当权者第一时间得到消息,都纷纷关注凤凰关动态。

    天圣老皇帝得知隶属于天圣地界的青山城被波及,立即派遣四皇子夜天煜前往青山城主持大局。夜天煜领旨,快马加鞭出了京城。

    京城百姓们得知凤凰关水患,天性的良善纷纷指使百姓们在家里摆放的佛像面前焚香祷告。希望那些无辜的百姓们能多活些人躲过此劫。但人人都清楚,如此大的水患,据说巍峨的凤凰关关卡淹没半数之多,房屋茅舍埋在水中见不得影子,又能有多少人幸免于难?

    一时间凤凰关水患盖过了那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三大事件,位居于所有事件之首。

    据说南梁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南梁王大怒吐血,睿太子请旨携亲随亲自前往凤凰关。南梁王恩准,但南梁京城毕竟距离凤凰关还有些路途,远水救不了近火。

    第三日晚,红阁传回消息,当时大水太大,木筏、竹筏被水浪打翻,根本派不上用场。幸好红阁的人都是武功高手,红阁在摩天崖的千余名人全部出动,救了两千人幸免于难。

    两千人,已经齐集了红阁所有力量。

    云浅月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稍微欣慰,两千人,至少是两千生命。

    第四日,大水稍停,但依然不止。无数尸体浮上水面,据说凤凰关百里地,河面上漂浮的除了尸首还是尸首。除了身穿南梁服饰的百姓,还有身穿天圣服饰的百姓。

    凤凰关总兵幸免遇难,其余官员全部遇难。

    第四日午时,南凌睿到达凤凰关,徒步难行,当即命人打造数只小船,小船的用途当然是用来打捞尸首。据说睿太子只吩咐了这一句之后,再整整一日一夜一言未发。

    第五日夜,天水崖再没有蓄水喷出,水患才平静下来。但可以想象,整个凤凰关已经化为一片汪洋大海。

    接下来一连七日,南凌睿坐镇凤凰关,不吃不喝,打捞百姓尸体,将所有凤凰关百姓的尸体全部打捞至半山头,又是七日,从百里外调集士兵,给一万人在山头挖坑做坟,睿太子亲自每一座坟前埋土一簸,以示凭吊死者亡灵,无论是在这场水患中死去的南梁百姓,还是天圣百姓,都得到了他一视同仁的对待。

    之后,睿太子请百里外没被波及的寺庙的僧人做法超度亡灵。数万人埋骨的山头上,诵经的声音日夜不歇,整整又是七日。

    从天水崖水闸崩塌,到诵经超度完万人亡灵之日至。整整二十日,天下处在一片悲歌声中。无论是天圣京城,还是天下各处,都弥漫着压抑的灾难后的昏暗和死亡的气息。家家户户,就连日日笙歌的王孙公子府邸也不见了平日的享乐。

    相比于凤凰关大难,被波及的青山城要轻许久,但也淹没了良田数百倾。死伤上千人。

    夜天煜在大水发作五日后到达了青山城,这个养尊处优的皇子第一次退却了吊儿郎当亦正亦邪的皇子之气,与青山城的百姓同甘共苦。青山城在二十日之后,已经将人员民心安稳料理妥当,但也是水患未退,损失惨重。

    二十日后,无论是凤凰关,还是青山城,还是凤凰关以里的南梁樟城,远远望去,还是一片水光。十多个人乘坐的船可以肆意横行,不受搁浅,可见水量之大。

    南凌睿难得二十日劳累不倒,下令调集军队开始排水。

    云浅月这些日子在房中查阅了关于凤凰关地形地势的书,以及结合自己亲自去过凤凰关地形的记忆,整理出了一套疏通和排水的有效方法,命华笙传给南凌睿。

    这一方法传出后,云浅月站在窗前想着,她目前能做得也就仅此而已。

    二十日后,老皇帝似乎才想起四皇子夜天煜的生辰,连忙命人将夜天煜从青山城调回京城过生辰,派遣了刚刚从苍家回来京城的少主苍亭,任命其为天子御赐督查御史,前往青山城接替夜天煜的工作善后。

    苍亭领命前往青山城,夜天煜听候调遣而归。

    这简简单单的一条调令,看起来皇上爱子,如此情形下还想着四皇子的生辰,但聪明人都知道,这是皇上卸了四皇子的权,不会让四皇子在青山城以此为时机坐大,而人人都知道苍亭是七皇子的幕僚,如今七皇子的人接替四皇子,坐享其成青山城的结果,这显而易见地告诉天下人,他中意的继承人是七皇子。明白地告诉人,四皇子没资格,也没机会。

    朝中本来就偏颇的风向标再次一头倒,偏向七皇子。

    七皇子夜天逸和染小王爷夜轻染这些时日一直养伤。但不同的是七皇子日日上朝,染小王爷于府中养伤,一次也未曾出府,更别说上朝了。

    就在老皇帝圣旨到达青山城的那一日,云浅月收到了来自夜天煜的传书。信中言,“请月妹妹帮忙,除掉苍亭。”

    云浅月拿着信看了片刻,提笔回信,“除不去!你回京吧!青山城也不过是一个小城而已。既然皇上姑父要给你过生辰,那么你就欢欢快快地回来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京城才是天下的核心,又何愁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