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生米熟饭(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冷邵卓怀疑地看着六公主,他不相信她有如此好心。

    “当然,若说我有好心也不见得。我即便大彻大悟了,对云浅月也没你那么不计前嫌,化干戈为玉帛,我会永远讨厌她。”六公主继续道:“我来告诉你这件事情也没什么目的,就是不想你被云浅月耍得团团转而已,你不是找孝亲王府的三公子吗?但你可知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一直住在云王府的浅月阁,他可是浅月阁的贵客。”

    冷邵卓一怔,似乎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

    “另外,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还是江湖组织风阁的阁主。”六公主看着冷邵卓脸色微变,她笑着起身站起来,对冷邵卓温婉地道:“这个消息我就白告诉你了,不求回报,你不用谢我。”话落,向自己的席位走去。

    冷邵卓呆呆地坐着,似乎难以消化这个消息。

    这么片刻的功夫,宾客又来了许多,闹闹哄哄,除了容铃兰、冷疏离等和六公主一桌的女眷外,也没几人注意到六公主和冷邵卓两人短暂的谈话。

    云浅月自然也不知道夜轻染和六公主先后在冷邵卓面前提了三公子,一路慢悠悠地走向后院,走过了几道廊桥水榭,便看到在一处碧树琼花搭造的凉亭内坐着夜天倾和夜天煜。兄弟二人在一边喝茶一边等人。

    云浅月刚一露头,夜天倾便放下茶盏向她看来,与此同时,夜天煜也向她看来。

    显然,毫无疑问,这二人等得是她。

    云浅月心里打着寻思,想着世事难料,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和夜天倾或者夜天煜合作,那个时候,她恨不得摆脱将来太子妃和后宫国母的身份,万千条路,她只走一条,却不包括路上有他们。如今却拐了个弯,和他们走上了一条路。

    来到凉亭,夜天倾和夜天煜齐齐站起身,“月妹妹,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半响。”

    “搞得我像是贵客似的!”云浅月对二人摆摆手,懒洋洋地坐下身,“刚刚在前面被缠住了片刻。”话落,她伸手入怀掏出一块玉牌扔给夜天煜,“你的礼物。”

    夜轻染伸手接过,顿时睁大眼睛,“月妹妹,这是你给我的礼物?”

    “是啊,怎么?不喜欢?”云浅月含笑看着他。

    “这……”夜天煜拿着玉牌,显然出乎意料,他似乎措辞半响,呐呐地道:“这个未免……太贵重了……”

    “别人都说礼轻情意重等客气话,我如今还没说呢!你不必感动成这样!一会儿你那十坛的梨花白都给我就成了。”云浅月笑着摆手,浑不在意。

    “京城的醉香楼日进斗金,你如今就这么给我了,真舍得?”夜天逸似乎被砸懵了。京城的好营生赚钱的是很多,但最赚钱的也不过三家,日进斗金,一家是京城最大的赌坊,一家是墨玉斋,还有一家就是醉香楼了。

    人人都知道赌坊的背后主人是孝亲王,至于墨玉斋和醉香楼,无人得知背后主人。但谁都不是傻子,心里都清楚定然是这京中的权贵,不是王族的王爷公子,就是皇族的皇子。却没想到醉香楼是云浅月的。这些年,一直没有露出蛛丝马迹。

    “如今玉牌已经在你手里,你说我舍不舍得?”云浅月挑眉。

    夜天倾似乎也愣了片刻,才定下神道:“原来醉香楼是月妹妹的,怪不得能住进天字一号房。我还以为是景世子的。”

    云浅月轻笑,“容景的荣王府产业遍布天下,他看不上我的醉香楼。”

    “月妹妹这是在变相告诉我你有景世子,有的是钱,不在乎这点儿钱吗?”夜天倾哈地一笑,不再客气,“好,这个我收下了。十坛梨花白换了你一个醉香楼,这买卖我可赚大发了。”

    云浅月笑而不语。

    夜天倾和夜天煜心里都清楚云浅月给他们醉香楼的用意,夜天逸拥有整个北疆,北疆富硕,他背后金银流通,实力雄厚,他们合在一起,加之夜天倾做了这二十年的太子,但也就是老皇帝封赐的那些东西,以及名下的微薄产业,和夜天逸比起来,还是差上一截。醉香楼日进斗金,可以成为他们很大的助益,没有什么再比这个更实惠的了。

    沉默片刻,夜天煜再次开口,“月妹妹,我想娶兵部侍郎府的小姐赵可菡。”

    云浅月扬眉,“哦?”

    “父皇定然不许,但我也看透了。他越是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给我们,我们越想争一争。况且我对那兵部侍郎府的小姐的确有些心思,想要娶她。”夜天煜诚然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那赵小姐到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夜天煜点点头,“主要是她难得喜欢我,我对她也有些感觉。更何况她还是兵部侍郎府的小姐,兵部侍郎唯一独女,对我也有助益。”

    云浅月点点头。

    “月妹妹,你能不能帮我这件事情?我知道很难,父皇一心要将她嫁进孝亲王府,嫁给冷邵卓。我和二皇兄行事处处受到父皇制肘。”夜天煜沉声道。

    “我帮你自然可以。但是你问过赵可菡了吗?她即便喜欢你,真愿意被你拉下水?”云浅月淡淡道:“你要做好准备,即便我帮你,也许也赢不了夜天逸。夜天逸的心狠,想必不用我说,他经历得太多,早已经被磨练出来了,若是输了,你们的下场不会好了。”

    “我们自然有心里准备!”夜天倾道,“我们早就清楚,别说父皇帮着他,即便不帮他,我们也胜算不大,但总要一试,不能就这样了此一生。”

    “也许你们甘愿放弃,皇上和他会给你们一条生路。做个太平王爷难得不好?”云浅月看着二人挑眉。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夜天倾坚决地摇头。

    夜天煜也点头道:“我问过她了,她说愿意陪着我。和我一起谋划,我输,她跟随,我哪怕死,她也情愿跟随。不会后悔。”

    “难得还有这样的女子!她若同意的话,那自然就没问题了。”云浅月点点头。

    “月妹妹,你有什么办法让父皇尽快答应?”夜天煜迫切地问,“我们的时间没有那么多。七弟这回大伤,我们在半路上没除去他,回到京中,七皇子府固若金汤,他日日上朝随行都有绝顶高手护卫。我们没找到机会。如今已经十月了。我打探出父皇如今用丹药勉强支撑着身子,他的寿命没多久了。”

    云浅月低头沉思,片刻后道:“到是有一个最有效的办法。”

    “什么办法?”夜天煜眼睛一亮。

    “这个办法就看那赵小姐愿不愿意了。”云浅月看了夜天倾一眼,对夜天煜道:“效仿二皇子,生米先煮成熟饭。贞洁一失,赵小姐就只能嫁给你了。”

    夜天煜一怔。

    夜天倾点点头,“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云浅月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眸光微闪,淡淡道:“不错,只不过这会委屈了赵小姐!她若愿意,今日就是个好机会。也许明日你就可以八抬大轿将她抬进这四皇子府。若是她不同意的话……”

    “我同意!”赵可菡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打断云浅月后面的话,声音掷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