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芳心不悔(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无论是对喜爱的女子,还是像对待妹妹,那一刻夜天煜比她不久前才见过的太子夜天倾更为令人炫目。她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住进了她的心里,一晃若许年。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就这么奇怪。甚至理由都薄弱得可以是丁点儿小事儿,也许那小事儿小得如今两个当事人都记不起来,而记得深刻的是她一个旁观者。

    本来以为他也喜欢云浅月,如今不是喜欢,那是最好不过。她要抓住这么多年的喜欢,哪怕短暂,飞蛾扑火,她也芳心不悔,此生无憾。

    云浅月和夜天倾一路无话,来到酒窖,看守酒窖的人显然早就得了夜天煜的吩咐,十坛上好的梨花白摆在门口。

    云浅月看着并排的梨花白,回头对夜天倾一笑,“你搬五坛,我搬五坛。”

    “好!”夜天倾也是一笑,答应得痛快。

    云浅月挥手,一坛酒轻飘飘地摞在了一坛上,她再挥手,另一坛酒摞在了那两坛上,紧接着第三,第四,第五,五个酒坛摞在了一起,高高的一摞,难得她手法准确,那五个酒坛稳稳地摞在一起,她又一挥手,五个酒坛直直抬起,落在了她的手心。她也不管夜天倾如何搬那剩余的五坛酒,抱上五坛酒就走。

    这一幕看呆了看守酒窖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云浅月抱着五个酒坛出了酒窖。

    夜天倾也有片刻的呆怔,但他很快就恢复神色,也效仿云浅月的做法,将五个酒坛摞在一起。抱上向外走去。嘴角还挂了一丝笑意,似乎觉得十分有趣。

    酒窖的人再一次目瞪口呆地看着夜天倾。曾经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如今的二皇子殿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即便如今不得势,但身边也有一大堆人侍候,搬酒这样的事情何须自己动手?但如今他偏偏自己动手了,不但自己动手,显然还很愉快,这可真是千载难见。

    云浅月回头看了夜天倾一眼,见他跟着她亦步亦趋,见她回头,对她呲牙一笑。她无语,搬个酒而已,至于高兴成这样?看着像是笑得像花痴,难道他是在替本来生辰宴变成洞房喜宴的夜天煜高兴?

    二人又是一路无话,回到前厅。

    大约是这一幕的风景极为壮观,所以二人抱着酒坛刚一露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云浅月在人影憧憧中看向早先冷邵卓招呼她去的那一桌。只见那一桌没了夜轻染、容枫、冷邵卓三人的身影,容景不知何时来了,坐在那里,手里端着茶品,如今也正向她看来。云浅月移开视线扫了一圈,宾客席里面大部分是熟悉的脸,还有少许陌生的脸,但也不见容枫等三人的身影,却看到夜天逸和几个年纪小的皇子坐在一桌,也正向她看来。她收回视线,旁若无人地直接走向容景。

    夜天倾脚步顿了一下,也跟着云浅月走向容景。

    “累死我了,你只看着,也不接应一下。”云浅月来到容景桌前,埋怨地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五坛酒放下。

    “我见你爱酒若此,不忍抢你所好。”容景温润一笑,轻轻挥手,五坛本来摞在一起的酒坛纷纷错开,一字并排在脚下。这一手分花移影,只让人看到了他云纹水袖一闪。

    云浅月嘻嘻一笑,坐在了容景身边,对他低声咬耳,“我今日促成了一桩好姻缘,表扬我吧!”

    容景眸光微闪,轻笑道:“你需要我的表扬?”

    “当然!”云浅月点头,对他微哼,“都多少日子不见你了呢!也未曾见你想我。”

    “你不是变得黏人了吗?我以为不见三天你就会忍不住去找我,谁知道等了二十日,也没见到我紫竹院的大门被撞开,这想着想着就恨了,哪里还有想?”容景对她挑眉。

    云浅月想起那日被他扔下车的事儿,虽然事过境迁,但还是觉得这个人可恶,但如今听到他这样说,便想大翻白眼。她转移话题,“你就不问问我促成了什么好事儿?”

    “今日是个喜日,可兴一切喜事儿。”容景笑了笑,凑近她耳边,学着她的样子对她咬耳,“你尽想着别人的喜事儿,什么时候能想着我们的?”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似乎无限郁闷,“时不与我,你要我怎么想?”

    “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山不来救我,我就去救你吗?”容景看着他,眸光盈盈。

    “那也得有山可救啊!”云浅月横了他一眼,“你这座山我见都见不着,怎么救?”

    “喔,也是。不过你时刻要想着救就行了,总会有办法的。”容景一本正经地点头,话落,他稍稍离开云浅月稍许,对夜天倾招呼,“二皇子就坐在这里吧!你帮她搬酒辛苦,总是要喝一杯才够本。”

    夜天倾本来放下酒坛见容景和云浅月亲密交谈要离开,闻言止住脚步,对容景一笑,“我以为景世子不喜他人打扰。”

    “因时而异。”容景淡淡一笑。

    夜天倾也不再客气,一撩衣摆,坐在了容景对面。对云浅月笑道:“月妹妹,今日这十坛酒,除了你和景世子,再加上个我,也喝不完啊。”

    “喝不完我打包带走。”云浅月拿起一坛酒,拧开塞子,梨花香铺面而来。她嗅了一口酒气,欢快地道:“这是真正的梨花白。嗯,好久没喝了。”

    “小丫头,哪里容得你打包带走?我一人能喝五坛。”夜轻染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抬头,就见夜轻染和容枫一前一后回来,看二人汗湿衣襟,发丝有些凌乱,但步履轻盈,显然过招去了,她对夜轻染叱了一声,“吹牛吧!”

    “本小王什么时候吹过牛?”夜轻染大模大样地坐在了云浅月身边,将她那一坛酒抢过去就大喝了一口,啧啧道:“虽然算不上上好的美酒,但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其中。”

    “你不吹牛,不怕撑死,我还舍不得你糟蹋酒呢!”云浅月又拿过一坛酒打开,递给夜天倾,“咱们这一桌都是纯爷们,还要什么杯子?一人一坛吧!”

    夜轻染“噗”地一声,一口酒还没下肚,喷出来一半,幸好他还算灵敏,转过身去喷,否则一桌子菜都不能要了。喷完之后有些被酒水呛住,猛地咳嗽起来。

    夜天倾看着自己面前的酒,嘴角抽了抽。但他显然被云浅月早先摆了夜天煜一道指使他喷茶咳嗽的惊人之语给锻炼得有了经验。到还算镇定。

    容枫缓缓坐下,也是面皮抽了抽,须臾又笑着摇摇头。

    相比这三人不一样的表情,容景镇定得可就不是一点儿半点,眼睛都没眨一下,神色不动,慢悠悠地道:“云浅月,一人一坛就一人一坛,没关系,但你以后再不准给我面前说你是纯爷们的话。”

    容景这样一说,夜轻染的咳嗽更厉害了。

    云浅月默了一下,拿过一坛酒放在容枫面前,又拿过一坛酒给容景面前,最后一坛酒给自己面前,过完这些动作,她点点头,“好吧,以后不说了。”

    容景不再说话,如玉的手去拧塞子。

    夜轻染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对云浅月道:“小丫头,纯爷们就纯爷们。你不说你是纯爷们,但也在做这纯爷们才会干的事儿。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听这个弱美人的干什么?”

    “不能不听,他以后可是我的衣食父母,金银之库,粮囤之所在,余生的幸福。”云浅月列出数条,最后总结道:“听他的,是明智之举。”

    夜轻染一脸黑线,“你就这点儿出息,跟嫁不出去似的!”

    “嗯,除了他,还真嫁不出去了。”云浅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夜轻染脸上的黑线变成了黑瀑布,彻底地没了声。

    容景眉眼如春辉夺日,璀璨不可方物,他伸手自然地摸摸云浅月的头,语气温柔,像是对待心爱的宠物一般,“真乖!”

    云浅月被寒了一下,但也没拍掉容景的手。

    夜轻染似乎也被寒了一下,猛地伸手去拍打身上的鸡皮疙瘩,对云浅月和容景愤然道:“你们非要让好好的梨花白变了味道是不是?”

    “你可以不喝。”容景瞥也不瞥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哼了一声,“不喝白不喝。”话落,他抱起酒坛,招呼容枫,“来,为你我打得这一场痛快,一起干了!”

    容枫看着面前的一大坛酒坐着不动,“干不了?”

    “你是不是纯爷们?”夜轻染瞪着容枫。

    云浅月无语望天。这么快就学会了,也忒是个好学生了,这个夜轻染……

    “不做纯爷们也没大碍。”容枫依然摇头。

    夜轻染哼了一声,没人捧场,他自己又大口喝了一口酒,放下之后,对夜天倾问,“夜天煜那个小子呢?我们这么多人都来给他庆生。他躲着不出来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四弟有些事情来不了,让我们先开席。”夜天倾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