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情不自禁(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煜皱眉,看向别的桌席,只见四皇子府的大管家正在挨桌传达夜天煜晚些来让大家先开席尽兴的消息。他撇撇嘴,“这小子又在搞什么?莫非去了一趟青山城后回来得到皇伯伯夸奖高兴得傻掉了?出不来了?”

    无人出声应和他的话。

    “小丫头,你刚刚不是见着那小子了吗?”夜轻染转向云浅月。

    “是见着了,但也就见了一眼,他就被美人给喊走了。”云浅月懒洋洋地道。

    “美人?”夜轻染挑眉。

    云浅月眨眨眼睛,觉得这么大的功夫,夜天煜应该已经小登科了,她笑道:“兵部侍郎府的小姐赵可菡呗!还能是哪个美人?”

    夜轻染一愣,眸光闪过一丝恍然,稍纵即逝。一摆手,豪爽地道:“他有美人享受,那我们自己喝,这十坛梨花白,真如小丫头所说,喝不了打包带走,也不能给他剩下。”

    云浅月无比同意这句话,也抱着酒坛喝了一口,忽然想起冷邵卓,对二人问道:“冷邵卓呢?”

    夜轻染无所谓地道:“谁知道,小丫头,你可真关心他?”

    “他是最早坐在这里的,如今怎么不见了?”云浅月看向容枫。

    容枫摇摇头,“你走了之后我们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他还在的。”

    云浅月蹙眉,偏头看向容景,她和夜天倾来的时候,只他自己坐在这里。

    容景摇摇头,“我来的时候没人。”

    云浅月觉得奇怪,正巧四皇子府的大管家过来,她连忙对他招手问道:“看到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没?他哪里去了?”

    那大管家想了一下,连忙道:“冷小王爷说身体不舒服,似乎是先走了。”

    “身体不舒服?”云浅月挑眉,刚刚冷邵卓的气色很好,可不像是身体不舒服,她压下心中的疑问,对那大管家摆摆手,大管家离开,她不在意地道:“我就觉得少了一个分担喝酒的人。算了,我们自己喝吧!”

    几人无异议。

    一时间或豪爽,或优雅,或安静,或矜贵,或随意,几个人面前筷子轻动,酒坛交错。

    其他桌席也没有因为夜天煜不出现而受影响,气氛热闹,觥筹交错。

    宴席进行到一半,四皇子府大门口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众人俱是一怔。

    云浅月这一桌的人也是受了影响,齐齐看向门口。

    大门口的喊声又喊了两声,宾客们听得清楚,是皇上来了,于是纷纷离席,迎了出去。夜天倾和夜轻染、容枫三人也都站起身,只有云浅月和容景坐着不动。

    云浅月看着涌出去迎驾的人流,抱着酒坛不松手,对容景道:“我还没喝够梨花白。”

    “继续喝。”容景漫不经心地向外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老皇帝得到的消息到快,可惜恐怕来不及阻止了!”云浅月微哼一声。

    “来不及阻止你这红娘才算得了个圆满。”容景笑了笑,“不过今日的生米熟饭怕是没有二皇子和秦小姐的事情来得顺利。”

    云浅月挑眉。

    容景看了她手中的酒坛一眼,语气温柔如轻风拂面,“凡事要有始有终,你既然做了红娘,就要做到底。多喝一些梨花白,到时候借着酒劲再帮衬一把吧!多年前因为你,赵小姐对四皇子失了一颗芳心,你总不能看着她今日香消玉殒。”

    云浅月看着容景,因为她赵小姐对夜天煜失了一颗芳心?这话从何说起?

    容景不再言语,看向大门口。

    云浅月扁扁嘴,容景的嘴里不会无的放矢,但她是真不明白了,什么时候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儿?见容景不说话,她也懒得再问,抱着酒坛看向大门口。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跪倒,声音震耳欲聋。

    老皇帝从玉辇下来,由文莱搀扶着,目光向众人扫了一眼,最后定在容景和云浅月的身上。并未言语。

    众人这时候也看到容景和云浅月坐着没动,一时间鸦雀无声。

    “皇上姑父,您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人家吃了半顿饭你才来?这不是扫兴嘛!我这一坛酒都快见底了。”云浅月声音带着几分醉意,原本清澈的眸子染上一层浑浊,说话间抱着酒坛又喝了一口,舌头有点大。

    老皇帝皱了皱眉,依然没说话,看着容景。

    容景面容也染上了几分醉意,慢慢一字一句地道:“皇上,景未曾想到您也来,我被云浅月灌了许多酒,难受得紧,如今体虚脚软,就不起身迎驾了。”

    云浅月心里暗翻白眼,她什么时候灌他酒了?不过他喝了不少是真的。

    老皇帝面色松缓了几分,对着云浅月训斥,语气到不严厉,“月丫头胡闹,一个女儿家,喝这么多酒做什么?景世子身体不好,又有隐疾,你若是将他灌趴下,明日不能处理朝事,朕饶不了你。”

    “呵呵,哪儿能呢?他是谁呀?睡一觉后照样帮您处理朝事儿。”云浅月嘿嘿一笑,又猛地灌了一口酒,酒水入喉,甘甜清醇。

    众人看她大口喝酒就跟喝水一般,虽然是上好的梨花白,但也禁不住这样喝的劲头。都心里不禁唏嘘,果然不愧是浅月小姐,换做寻常女子,一杯都喝不下。

    “朕看你真是喝多了!”老皇帝又斥了一声,不再理会她,对众人挥挥手,“众位卿家都免礼吧!”

    “谢皇上!”众人起身。

    “天煜哪里去了?今日是他的生辰,他怎么不在?”老皇帝终于问到了前来的正事儿。

    众人无人应答。

    “嗯?”老皇帝看着众人。

    “回禀皇上,我家殿下身子不适……”四皇子府的大管家连忙上前回话。

    “身体不适?怎么个不适?”老皇帝板下脸询问。

    “这……”大管家似乎难以启齿,不知道该如何说。

    老皇帝老眼凌厉地看着他,“你只告诉朕,他在哪里?”

    “在内院……”大管家身子一颤,垂下头,惶恐地道。

    “朕这就去看看他!”老皇帝闻言迈步向内院走去。

    “这,皇上请留步,奴才去请殿下。”大管家一惊,连忙拦住老皇帝。

    老皇帝一脚将他踹开,“滚开,朕亲自去,朕到要看看在这样的日子口,他的生辰,别人都来给他庆生,他却避而不见在做什么?”

    老皇帝这一脚用了几分力度,但他已经年迈,即便有力度,也没多少,按理说踢在大管家的身上不至于那么重才是,而他却被踢了个滚碌,滚到了一旁。

    老皇帝面前再无人阻挡,大踏步向内院走去,文莱等人簇拥着跟随在他身后。

    众人对看一眼,几名重要的朝臣如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等人抬步跟了去。夜天逸看了一眼云浅月,也抬步跟了去,他一打头,几名小皇子也蜂拥跟上他。

    夜轻染看着众人蜂拥向内院走去,他回头看向云浅月,问道:“小丫头,你要不要去凑凑热闹。”

    云浅月抱着酒坛站起身,点点头,“自然要去!”

    夜轻染点点头,看向容景,容景慢悠悠起身站了起来,缓缓离开了桌前。虽然有几分醉意的样子,但哪里是脚软腿软不能起身?他轻哼一声,“弱美人,你的脚不是软吗?”

    “刚刚是有些软。”容景道。

    夜轻染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云浅月抱着酒坛,伸手拉上容景,对他哥俩好地道:“来,我扶着你,下次不灌你这么多酒了。免得你迎接不了圣驾。”

    “嗯!”容景一本正经地应了一声。

    容枫看着二人,笑着摇摇头,夜天倾似乎也有些好笑,一行人再不说话,走向内院。

    云浅月拖着容景慢悠悠地走在最后面,想着一会儿该是怎样惊心动魄的一面。老皇帝既然前来捉奸,想必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法子,否则他应该装作不知道。

    刚到夜天煜的寝殿门口,云浅月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老皇帝的爆喝,“混账东西,你在做什么?”

    她闻言拉着容景快走两步,挤过人群,就见老皇帝站在内殿门口看向内殿里面,他背对着众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听着这样的声音可以想象他的表情一定阴森。

    “父皇?”夜天煜惊讶的声音响起。

    “啊……”赵可菡熟悉的尖叫声。

    众人听得这样的声音,自然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兵部侍郎站在人群后,闻声腿一下子软了下去。老脸发白,目光惨然。

    云浅月怜悯地看了兵部侍郎一眼,这些日子这个人在老皇帝和自家女儿的夹击下定然过得不好受。老皇帝明摆着向着夜天逸,而且夜天逸论手段,论狠心,论能力都强过夜天煜,还拥有北疆,是夺权最有把握的人。而夜天煜虽然出身极好,有外祖父陈老将军以及部下的支持,即便加上如今和夜天倾合作,胜算也微乎其微。所以,按理说,他该选夜天逸,但偏偏他就这一个女儿,这一个女儿喜欢的人是夜天煜。他不愁白了头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