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还算圆满(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送你回房休息,之后去处理府中剩下的烂摊子,过了这么些年生日,属今年收获最大。”夜天煜笑着道。

    赵可菡红着脸点点头,“浅月小姐真是厉害!”

    夜轻染呵地一声笑了,“你才知道她厉害?她一直就厉害。我早就说了,也就是景世子能管得了她。父皇若是真能对她出手,这么些年多少次被她激怒,早就杀了,为何一直没杀?不是什么宽容,是杀不了她。”

    赵可菡点点头,有些羡慕地道:“浅月小姐活得肆意,真是令人羡慕。”

    “她那样的有几个?不用羡慕了。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羡慕不来的。”夜天煜笑了笑,凑近她耳边低声询问,“还疼吗?”

    赵可菡本来只是脸红,闻言连脖子都红了,羞涩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夜天煜不解,“你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赵可菡埋进他怀里,声音细弱蚊蝇,“开始疼,如今不疼了。”

    夜天煜松了一口气,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叹,不再说话,抱着她进了主屋的内殿。

    容景身法极快,抱着云浅月不出片刻便回到了云王府的浅月阁。

    进了浅月阁的东厢主屋,容景将云浅月放下,好笑地拍拍她的头,“这么点儿酒能难得住你?醒了吧!别装睡了。”

    “你不是说我醉了耍酒疯吗?我想告诉你,我醉里就想睡觉而已。谁那么没酒品去耍酒疯?掉价!”云浅月睁开眼睛,哪里有一丝酒意,哼了一声。

    容景轻笑,坐在她身边,柔声问,“对我生气了?”

    云浅月又哼了一声,不说话。

    “我知道你想杀了皇上的隐卫之主,甚至真动了杀机想要清除皇室隐卫。但今日不是时机。况且有夜天逸和夜轻染在,即便我出手,也是胜算不大。应该见好就收。否则难道你真要云王府被满门牵连?”容景挑眉。

    云浅月抿了抿唇,“谁说只有你我,还有我爹也在呢!”

    “你想要缘叔叔暴露?双生子之事才过去不久,这些日子皇上监视密切,云王叔还不能送走离开云王府。只能见不得天。若是缘叔叔一旦暴露武功,那么南梁国师也会随着他身份暴露而暴露。总之会有一系列的牵连反应,这不是什么好结果。”容景看着云浅月,将她揽在怀里,摸着她的头发道:“皇上有顾忌,我们也顾忌,各退一步,也没什么不好。”

    “知道啦!你真当我不懂似的,婆婆妈妈!”云浅月打开容景摸她头发的手。

    容景看着她挑眉,“我婆婆妈妈?”

    “是啊,老婆婆!”云浅月故意拉长音。

    容景不再说话,扳过她的身子,将唇重重地压在她唇瓣上。辗转允吸,似是惩罚。

    云浅月气喘吁吁不能再说话,想着这个人真是不能惹。又有些好笑,今日之事无论如何她对抗老皇帝,伤了隐主,都出了一口气。人不能一口吃一个胖子,也算圆满。

    凌莲和伊雪在半个时辰之后才从四皇子府回来,并且带回来了喝剩下的五坛梨花白。

    一个时辰后,宫中传回来消息,说老皇帝回宫后砸了御书房。

    云浅月听到消息的时候呵呵一乐,“都砸了才好!他怎么不将御书房一把火烧了!都说虎毒不食子,他也配为人父。”

    容景闻言容色淡淡,“今日砸了御书房,呕心伤脾,明日该卧病在床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看了她一眼,笑道:“都是拜你所赐!自古以来,谁人敢挑衅皇上天威?你一直以来一再挑衅,如今更是公然对抗。他身为一国天子,九五之尊,却对你奈何不得。这种怒火气伤,对他油尽灯枯之体最是不利。”

    “早些死了更好!”云浅月不以为然。

    “他早死,这天下早倾塌。”容景眸光闪过一丝什么,漫不经心地一笑,道:“你说得对,死了更好!”

    云浅月觉得容景的语气有些不对,扬眉看着他,他却不再说话。

    四皇子府发生的事情几乎同一时间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但罕见的,无人对此事宣扬谈论一句,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高官世族的大臣,都三箴其口,敏感地知道这事情不宜谈论。

    这一夜再无事儿。

    第二日,果不其然,老皇帝病倒在床,不能早朝。传出圣旨:“七皇子夜天逸监国,荣王府景世子辅政。”

    有了这一道圣旨,虽然老皇帝卧病在床,但早朝并没有耽搁,一切照常进行。只太医院的太医守在圣阳殿外,文武百官除了少了革职罢免的兵部侍郎外,一切未变。

    早朝之上,七皇子以监国之尊,任免其一个心腹之人同为赵姓的官员为兵部侍郎。这一举动,实则是以皇子之尊,行天子之职。夜天倾和夜天煜自然不满,刚要阻挠,夜天逸却拿出了一早就拟好的圣旨,堵住了二人的嘴。

    二人看向容景,容景对此无异议,二人只能作罢。

    新兵部侍郎上任,入住原兵部侍郎府。原兵部侍郎离京返乡。

    下了早朝,夜天煜带着赵可菡亲自出城送赵翼。城外十里送君亭,赵可菡咬着牙一滴眼泪都没掉。赵翼终于露出身为人父一面,泪洒衣襟。

    赵翼带着家眷离开后,赵可菡哭倒在夜天煜怀里,夜天煜爱怜地带着她回了府。

    下午,夜天煜进宫,没去看望卧病在床的老皇帝,却径直去了荣华宫。一直封闭对外谁都不见,这些日子连皇子公主请安都免了的荣华宫打开大门,放了夜天煜进去,夜天煜进去后不久,带出来了皇后懿旨,去了钦天监。

    钦天监得到皇后懿旨,不敢耽搁,为夜天煜择了良辰吉时。一个月后大婚。

    夜天煜对这个日子满意,因为他觉得委屈了赵可菡,自然要在大婚之礼上补给她一个大排场。时间短了不够准备,时间长了又恐夜长梦多,一个月后正好。他拿着钦天监择的良辰吉时去给老皇帝请安,老皇帝不见,他对文莱说了一句,“希望父皇早日康复,好让七弟尽早接班。”话落,也不管自己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转身回府径自去准备了。

    文莱将夜天煜的话转达给老皇帝之后,老皇帝大怒,一口血喷出,陷入了昏迷。

    老皇帝陷入昏迷,整个圣阳殿侍候的人都慌了神,外面守护的太医蜂拥而入,但谁也不敢给皇上诊脉,生怕万一诊断出个不好来,便是抄家灭门的大罪,于是一番踌躇之下,命人赶快去请七皇子。

    夜天逸如今监国,昨日老皇帝气怒砸了御书房之后,他命人修整,下了朝之后便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得到老皇帝昏迷的消息,便扔下奏折,向圣阳殿赶去。

    夜天逸赶到圣阳殿之后,亲自给老皇帝把脉,见是怒火攻心气血不通导致昏迷,这等病情拿出任何一个太医院的太医来都能诊断,偏偏一群太医守在病床前无人动手,他大怒,命人将所有太医都拖出去,每人二十大板。

    圣阳殿外传来板子噼里啪啦的声响,以及太医们叫苦连天的呼声。

    年迈的两名太医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但板子一下不少,依然足足打够了二十板才罢手。之后一群太医被人抬回了各自的府邸。

    圣阳殿经过一番闹腾,安静下来。

    夜天逸给老皇帝开了方子,命人煎药,之后才询问其昏迷的原因。

    文莱战战兢兢地将夜天煜拿着钦天监择的良辰吉时来探望皇上,被皇上拒之门外后说了一句话离开,皇上问夜天煜说了什么,他将那句话禀告了,之后皇上便昏迷了的事情对夜天逸如数说了,说完跪在地上等着挨夜天逸的板子。

    夜天逸本来阴沉着的脸却笑了,挥挥手让文莱起来,不甚在意地道:“四哥说得也对,父皇早日康复,我才能早日接班,这原也没错。”

    文莱不解地站起身,不明白这明明是前后矛盾的一句话,怎么就成了不错了。

    夜天逸不再说话,命人将奏折从御书房搬到了圣阳殿,在圣阳殿内的玉案前批阅。

    夜天煜的言语和太医院的所有太医被打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浅月阁。

    云浅月正窝在软榻上查看红阁从天下各地传来的消息,闻言哈地一声笑了,赞扬道:“早日康复,尽早接班,夜天煜活了二十多年,就这一句话最有水准!”

    凌莲不解地看着云浅月,“小姐,这明明是一句矛盾的话啊!”

    云浅月笑着道:“夜天煜是在说老皇帝早日康复,才能早日肃清他们,将这江山太太平平地交到夜天逸的手里,否则老皇帝一旦驾崩,结果到底如何,那么就不一定了。”

    凌莲恍然,“原来如此!”

    “所以说夜天煜说了一句极为有水准的话。比昨日我大打一场还有效,昨日只是让他砸了御书房而已,今日气得吐血昏迷,也算是将刀子捅到了他心窝。”云浅月收了笑意,眸光有些冷嘲,“父子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绝无仅有了。不,也许皇家的父和子本来就如此。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父慈子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