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瞒天过海(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既然不是夜轻染,那六公主是怎么知道的?”冷邵卓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语,忧心地道:“我见如今的六公主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你要小心一些。她对你有很深的恨意。”

    “不是夜轻染,就说明六公主背后有人指使,或者她投靠了谁,和谁有了合作。目的嘛,自然是让你与我闹崩。”云浅月忽然一笑,看着冷邵卓道:“冷邵卓,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孝亲王府的小王爷。”

    “自然知道!”冷邵卓不解地看着她。

    “孝亲王府和德亲王府是一样的。虽然没有德亲王府得皇室倚重,将兵权都交给德亲王府,但孝亲王府得到了朝内的权利,就比如户部,掌管天圣所有百姓户籍。这是比兵部不次于分量的一个部门。你是世袭小王爷,将来要继承户部。而荣王府和云王府本来就为皇室所不容,早晚有一日要根除。换句话说,我们的身份,其实是对立的。”云浅月正色地道。

    冷邵卓愣愣地看着云浅月,脸色有些发白。

    “昨日夜轻染和我动了手,我要杀皇室隐卫的隐主,他护皇室隐卫的隐主。虽然只交手一招,但也已经是对立。你明白吧?”云浅月看着冷邵卓,“江山,权利,矛盾,纠葛之下,没有朋友。有的只是敌人。”

    冷邵卓的脸更白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总有许多无奈。被命运纠缠牵扯,造化弄人。想起夜轻染,她总会无力。本来她从小就打算避开夜氏的所有男人,可是却阴差阳错因为小七的容貌,对夜天逸好了十年,进而追在夜天倾身后伪装了十年,又帮助夜天煜对抗老皇帝险些血染皇室隐卫,到头来和夜轻染第一次对立出手。就如一场大梦,醒非醒,梦非梦。看得透和看不透之间做着拉锯,让人心底徒生无奈而已。

    “我和你打了十几年,累得很,以后再不想打了!”冷邵卓沉默许久,低声道:“你从来就没拿我这个孝亲王府的小王爷当一回事儿,我在你面前,也只是冷邵卓而已。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云浅月看着他。

    冷邵卓不再看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并没有叫住他,看着他身影出了浅月阁。一改来时脚步沉重,轻松了几分。她品味着他的话,忽然一乐,对外面喊了一声,“人都走了,还躲着做什么?出来吧!”

    云浅月喊声落,院中飘落一抹华滟的身影,正是三公子。

    三公子飘身而落后,目光看向浅月阁门口冷邵卓离开的方向,片刻后,抬步进了房间。

    云浅月看着三公子,对她浅浅一笑,“想了这么些日子,如今有什么想法没有?”

    三公子瞥了云浅月一眼,懒洋洋地窝在软榻上,吐出两个字,“没有!”

    “没有?”云浅月挑眉。

    “没有!”三公子摇头,俊美绝伦的脸色平静。

    云浅月将身子软软地依靠在桌案上,看着他道:“你的伤已经好了,回孝亲王府吧!”

    “若我说以后再不想回去呢?”三公子对云浅月扬眉。

    云浅月也扬眉看着他,“理由!”

    “孝亲王府没意思!那个地方,我以后再也不想踏足。”三公子平静地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三公子目光平静地与她对视,半分玩笑的意思也没有,她蹙了蹙眉,“你若是真不想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你在孝亲王府的容貌一直是假的。如今还了你本来的容貌是我风阁的阁主,就算别人知道,也无可奈何,没人能强求得了你。”

    “你同意?”三公子盯着云浅月的脸。

    云浅月无所谓地道:“你若真觉得那里是你的伤心地,半分好感也无,有的只是噩梦,我怎么会不同意?只是觉得你真就不原谅冷邵卓了?要知道你放弃了孝亲王府三公子的身份,也就放弃了孝亲王府的一切。”

    三公子闻言忽然自嘲地一笑,“孝亲王府怎么会有我的一切?我不过是孝亲王府一个多余的人而已。至于冷邵卓,你觉得他若是看到我如今的脸,还能拿我当弟弟?还能像如今一样想要让我原谅当个好哥哥?别忘了,我是他心心念念的娇娇,当初在望春楼,我可是耍得他团团转。”

    云浅月默了一下,头疼地摆摆手,“算了!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冷邵卓经过今日之事,大约也不会再为了你的事情来找我了。”

    三公子抿了抿唇,也不再说话。

    云浅月见他不语,转移话题,“冷邵卓刚刚与我说的话想必你都听全了。夜轻染知道你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是风阁的阁主,不奇怪。奇怪的就是六公主为何得知?我们来分析一下。”

    三公子闻言脸色沉了下来,“我接手风阁后,一直小心翼翼。但来回穿梭云王府和孝亲王府难免不被人发现,若是被人发现的话,定然比我武功高,普通的隐卫和皇室隐卫不会发现我的时候,我还无知无觉发现不了他,那么只能说是比我武功好的人。天圣京城,比我武功好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吧?”

    云浅月点点头,“的确寥寥无几!”

    “怪只怪你的云王府和七皇子府相隔的太近!”冷邵卓哼了一声,“除了那个人,还能是谁?六公主毕竟是皇室的公主,在皇室祖嗣关了一个月,祖嗣的暗人也都是隐卫。如今的皇室隐卫归谁管?自然还是那个人。我不相信你猜不到是他。”

    云浅月沉默不语,脸色晦暗不明。

    “除了七皇子,我再不想不出还能是谁。”三公子又道,“景世子、容枫、夜轻染、七皇子、苍亭,景世子和容枫自然不必说了,苍亭这些日子没在京中。那么也就剩下夜轻染和七皇子了。夜轻染是德亲王府的人,对你甚好,不至于利用六公主对你恨来对付你,让你因我和冷邵卓关系崩裂。那么除了因爱生恨,爱而不得的七皇子,还能是谁?”

    “丞相府的秦丞相呢?”云浅月挑眉。

    “秦丞相?”三公子蹙眉,想了一下道:“上次你进宫救皇后之后,容枫一直暗中监视着他。丞相府从消失了秦小姐之后,秦丞相除了上朝下朝外,满天下在找女儿,再没有什么动作。”

    云浅月再次沉默。

    “不过也说不准!”三公子又有些不太确定地道,“那是一只老狐狸。”

    云浅月不说话,三公子见她不语,也皱眉思索不说话。

    片刻后,云浅月忽然道:“你自小也在这天圣京城,当初望春楼的娇娇识人无数。见的世面也不小,听的这天圣京城的秘密也不少,所以才有人要用紫草杀你。以你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你觉得夜轻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三公子一愣,看着云浅月,不明白怎么她问他这样的话。

    “或者说,你对夜轻染了解多少?”云浅月语气有一丝漫不经心,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你怀疑是他?”三公子微露讶异,“你不是对冷邵卓说他不至于吗?以他对你的好,不至于利用六公主对付你吧?”

    “看!连你也不信!”云浅月忽然一笑,笑意有些清凉,“我能想到所有的事情都会是夜天逸在做,但从来不会第一个想到夜轻染。甚至所有的事情,我都第一个想到的是排除他。”

    三公子面色微微一变,“你说是他?这……”

    云浅月将手支住额头,一字一句地道:“我没说是他,我只是说我不了解夜轻染。”

    三公子不解,似乎被云浅月弄糊涂了,“你对夜轻染很好,你说你不了解他?”

    “不了解!”云浅月笑了一下,“我和容景第一次在老皇帝四十五寿宴皇宫鸳鸯池交恶,便也同时识得了夜轻染。他和容景二人,后来一个重伤,一个出京游历。他去过许多的地方,比我去的地方只多不少。后来回京,他险些和夜天倾翻脸血染御花园而保我。后来我们相交。香泉山烤鱼,西山军机大营,之后容景和我遭遇百名隐卫死士刺杀,他第一时间赶到,再后来他送了我胭脂赤练蛇,后来叶倩带走了云暮寒,再后来夜轻染执掌京城内外四十万兵马,到如今他跟随夜天逸去蓝家,回来之后病倒在我这里,如今一个月之后,他出手护卫皇室隐主,与我对立。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我从未好好思量,但不代表我的心里没装着。他做的每一件事看起来都合乎情理,漫不经心,但有哪一件事情没有他的参与?你觉得我该了解夜轻染吗?”

    三公主似乎陷入了困局,不说话,静听云浅月下文。

    “火烧望春楼第二日,夜轻染为何保我?你替我想想。”云浅月看着三公子。

    三公子立即道:“他喜欢你!”

    云浅月闻言“哈”地一声笑了,“我们除了我五岁的时候和容景以及他在鸳鸯池有过那一幕纠葛之后,我后来一直避着他,中间再没有交集。夜轻染看起来张扬洒脱,但实则是一个理智的人。我和容景的纠葛他最清楚。你说有无缘无故的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