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早就相识(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啊!追一只雪狐将其累得再也跑不动了,这样的事情在浅月小姐做来不稀奇!”孝亲王也笑着附和。

    “浅月这孩子从小认准一件事情就走到黑!这么些年我也看透了,才不再管她,也管不住她。”云王爷也接着话道。

    一时间,老皇帝等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起云浅月来,将弹琴的六公主似乎遗忘了。

    六公主到也没插话,静静地坐在琴案前,眸光时而看向玉子书,时而看向容景,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弱美人,我记得你有一只雪狐的?是不是就是小丫头逮住的那只最后送给了你?”一直没说话的夜轻染忽然看着容景道。

    因了这一句话,众人都目光都看向容景,包括夜天逸。

    容景晃动酒杯的手顿住,轻轻放在桌案上,玉容绽开,浅浅一笑,“不错!”

    夜天煜、夜天倾、德亲王、孝亲王等人睁大眼睛。

    “咦?那是几年前的事情来着?”老皇帝看着容景讶异地问。

    “六七年前吧!”容景想了一下,模棱两可地回道。

    “那时候你还在府中养病。月丫头去了荣王府?”老皇帝寻根问底。

    “因为我身体有寒毒,每日都身体发寒,尤其是到冬季,便越发地严重了,夜夜不得眠。被她知道了,她便说要给我抓个动物取暖,于是数日之后,便给我送去了一只雪狐。后来果然暖和不少。”容景笑意温润,话语不高不低。

    “果然还是月妹妹对你最好!我一直还以为月妹妹对七弟最好呢!”夜天煜看了夜天逸一眼,语气有几分故意。

    夜天逸仿佛未闻,默不作声。

    气氛有一瞬间凝滞。

    老皇帝沉沉地看了夜天煜一眼,转了话笑着对容景道:“那如今那只雪狐呢?”

    “后来我得罪了她,被她给要了回去,据说放生了。”容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道。

    夜天煜“哈”地一声笑了,“果然是月妹妹的做法,她最是记仇,谁都不能得罪她。”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似乎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她脾气的确不好!”

    夜轻染叱了一声,“我看小丫头的脾气好得狠,你这个弱美人当时定然是做了什么让她大怒不可饶恕的事情,否则她才不会将辛苦抓的小狐狸放生,后悔给你这个黑心的。”

    “当时我收留了一名婢女。被她知道了,她说我有了取暖的,用不着雪狐了,就给带走了。”容景回想当年,似乎更是无奈,“连让我解释都不给,就对我发了一通脾气。那婢女是药老的义女。哎……”

    “竟然是吃醋了!”夜天煜大笑,“那时候我怎么就没发现小丫头喜欢你呢!她藏得可真是深。”话落,他对夜天逸笑道:“就算七弟也没发现吧?”

    夜天逸的脸沉了沉,没说话。

    老皇帝的脸也有些沉,横了夜天煜一眼,转移话题对玉子书道:“原来玉太子是这样认识的月丫头,这可真是缘分。”

    玉子书一直静静听着几人说话,此时闻言温和一笑,“是啊,的确是缘分。那时候她没说她是浅月小姐,一别多年,两个月前在河谷县,我才知晓她就是当年那个小丫头,云王府的浅月小姐。”

    “这样说来玉太子和月丫头也不过是一面之缘了?”老皇帝面色似乎松缓了些。

    玉子书自然知道老皇帝这话的意思,含笑点头,“不错,但我与她话语投机,一面之缘也交浅言深。此次来天圣,一是为了处理百年前荣王府和东海的婚约之事,二就是借此参加她的及笄之礼,也顺便看看与我东海隔海相望的天圣泱泱大国风貌。”

    老皇帝点点头,笑道:“百年前因为救贞婧皇后,荣王的确是答应了贵国公主一桩婚约,可惜百年以来,都未能促成此事,朕有生之年希望能够看到这一桩婚事儿,也算做个了结。景世子文韬武略,才华横溢,据说贵国的公主也是读书万卷,且武艺精湛,还知书达理,端庄贤淑。朕很乐意啊!”

    容景眸光眯了眯,并没说话。

    夜天煜、夜天倾对看一眼,有些担忧地看向容景。

    冷邵卓和云离今日纯属是个陪客,二人自然不说话,但也都担忧地看向容景。

    其余人则都看向玉子书,等着他表态。东海国太子在东海国虽然仅以太子之位,但实则这个太子当得如同皇上,甚至比东海皇还受百姓爱戴推崇。尊太子令,等同于尊皇令,换句话说就是他已经是东海国实际的掌权人。

    “百年前,太姑姑不得荣王之心,后来不过是逞一时意气,立下了婚约。回国之后,太姑姑便抛之脑后,嫁给了当时东海国的丞相之子,夫妻和睦,恩爱百年。”玉子书闻言款款而笑道:“后来东海国连续两代,再无公主出生,这大约也是天意。直到上一代,本宫才得一姑姑。只是姑姑却是早早就寻到了意中人,自己选了驸马。如今这婚约之说也就延续到了这一代,父皇这一代得了三个公主。姑姑府里的女儿从出生就被父皇封了公主。算是四个公主。”

    “朕听说两个多月前东海国前来天圣履行婚约的是洛瑶公主?”老皇帝询问。

    “皇上怕是误会了!是本宫前来天圣想要了解百年前的婚约,洛瑶想要见识一下天圣国土风貌,于是随我一同来了。不过走到河谷县,正赶上大雨滂沱,山石滑坡,我们被截在了河谷县,寸步难行,后来我过华王叔身体不适,旧疾复发,我们担忧,便只能匆匆赶回了东海。”玉子书缓声解释道。

    老皇帝眉头微皱,不解地道:“照玉太子这样说,东海国对于百年前的那一场婚约是何意?难道不是洛瑶公主来履行和荣王府的婚约?”

    “自然不是!”玉子书含笑道:“父皇和本宫未曾见到景世子,又怎么能轻易将公主下嫁?更何况当年那婚约之事是太姑姑一时意气所立,父皇待她回东海之后才知情。后来又因为两代无公主出生,便也搁浅了此事。上一代本来派姑姑前来解决,不想中途出了些差错,便再度搁浅了。如今这一代四个公主,父皇才得以派本宫前来处理此事。”

    “那依照玉太子的意思,如何处理?”老皇帝试探地问。

    玉子书看了容景一眼,浅浅一笑,“这也要看景世子的意思!”

    “哦?玉太子何故这样说?难道东海国不想要和荣王府履行婚约了?”老皇帝看了容景一眼。

    “玉太子和浅月小姐彼此倾心,东海国一直以来秉持高风亮节。自然不会行坏人姻缘之事。”玉子书笑道。

    “原来是这样!那玉太子就不必担心了,云王府的月丫头自小就和朕的七皇子定有婚约。信物还是已故的云王妃留下的。”老皇帝语气一松,笑了一声,“景世子和月丫头如今一个未及冠,一个未及笄,都还是弱龄之年,对儿女情事朦胧不懂,难免误入错途。一日未定下之前,都做不得数。”

    容景垂下眼睫,姿态沉静。

    玉子书含笑点头,“原来是这样!恕本宫孤陋寡闻,一直以来竟然没听说七皇子和浅月小姐的婚约。照这样说来,此事需要好好商议。吾妹洛瑶上次见到景世子一见倾心,想要履行婚约,但我以为浅月小姐和景世子姻缘早定,彼此心仪,加之与浅月小姐有过争抢雪狐那一面之缘,便早早就给了浅月小姐一封退婚文书。”

    老皇帝面色微微一变,“你给了月丫头一封退婚文书?”

    “是,皇上不知吗?”玉子书微微讶异地看着老皇帝,见他摇头,他笑道:“我还以为浅月小姐回来京城之后就会迫不及待地将那封退婚文书拿出来,原来竟然没有。”

    “什么样的退婚文书?”老皇帝追问。

    “自然是景世子和东海国公主的退婚文书。”玉子书笑答。

    老皇帝躺靠的椅子歪了一歪,看了容景一眼,见他静默不语,他又看向夜天逸,夜天逸面无表情,他干笑了一声,“玉太子刚刚不是说洛瑶公主对景世子一见倾心吗?难道玉太子当时给月丫头退婚文书时就没有顾忌令妹的感受?”

    “我和浅月小姐相识在前,相认之后难以推却她的请求,便答应了。那是吾妹还未曾表露心意。本宫后来才知。”玉子书笑着摇摇头,话音一转,又道:“洛瑶看起来表面沉静,但其实脾性却不是如此。她但凡自己想要的看得上的人或者物事,都执着不已。但一旦得手,便再不喜欢。否则我觉得她和景世子到不合适。”

    “哦?”老皇帝老眼眯了眯。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本宫既然已经给了浅月小姐退婚文书,就不可能再收回。更何况吾妹洛瑶如今似乎对南疆的睿太子上了心。所以,本宫也不算是伤了她的心。就像皇上您说的,她如今也是弱龄之年,对儿女情事朦胧不懂,一切还做不得数,需要沉淀下来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