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如此“惩罚”(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是,那是,本王自然要给玉太子一个交代。幸好玉太子没伤到,否则本王将这条老命交代了,也不够陪玉太子的十分之一。”孝亲王连连点头,态度恭谦至极。

    玉子书笑了笑,不再说话。

    冷邵卓看了云浅月和玉子书一眼,也抿唇不再说话。

    汗珠子悄悄从孝亲王脸上滚落,他擦也不擦,直起身子看向赌坊门口,后背早已经汗湿一片。

    一时间这一处静寂无声。

    不多时,冷恺从里面急匆匆跑出来,脸色发白地跪倒在地,“王爷,小老儿……小老儿没发现是何人所为,赌场的人一个也没离开,查了一圈,所有人都有在场赌博的证据,没人发现是何人从三楼扔下鞭炮,据说鞭炮响起,三楼的客人都回头去看,一个人影也无,就听到楼下响成一片……”

    “废物!”冷邵卓上前,一脚踹向冷恺,怒道:“一个人影也无,难道是鬼?”

    冷恺不敢躲闪,着着实实地挨了冷邵卓一脚,连忙道:“小王爷,也许是个武功高手,偷偷混进赌场内,躲过了我们的护卫和客人……”

    冷邵卓气怒不散,“这间赌场前前后后有几百人护卫?什么样的武功高手能悄无声息地躲进来?孝亲王府养你们这一帮子废物有什么用?”话落,他不再看冷恺,怒道:“来人,将这个老东西砍了!”

    冷恺大骇,“小王爷饶命,老奴再去查,一定能查到……”

    一个黑衣暗卫应声出现,刀剑出销,对准叩头的冷厉砍下。

    “住手!”孝亲王出声阻止。

    那黑衣暗卫的刀剑收回,垂首立在一侧。

    “父王,这种东西留他何用?不如杀了。”冷邵卓看向孝亲王,怒道。

    “他是该杀,居然被人如此算计都不知道,任人将鞭炮带进赌场,又任由人想害玉太子。但是凶手没找到,杀了他也是无用。他经营赌场这么些年,为父心里对他还是有数的,他今日做事虽然不利,但是这些年来一直没出错,就让他再去查吧!”孝亲王道。

    “小王爷,老奴一定查出凶手……”冷恺连连保证。

    冷邵卓沉默,看向云浅月和玉子书。

    孝亲王也看向二人,诚恳地道:“浅月小姐,玉太子,老臣绝无害你二人之心,就算要害,也不可能在我的赌场弄出这么大的漏洞,让您抓个现行。更何况我绝对没有这个心,害了玉太子,对老臣也没有好处。是不是?也许就如我这个奴才所说,是武功高手混进了赌场,要害玉太子。老臣一定查个清楚明白。还请玉太子容些时间。”

    “好!”玉子书缓缓点头。

    “我不希望冷王叔随便找一个替罪羔羊,您若是找了,可以想想,能不能瞒过我的眼目。”云浅月丢出一句话。

    “自然不会!”孝亲王再次摇头保证。

    “子书,我们回府吧!这里既然是孝亲王的地盘,就交给孝亲王吧!”云浅月不再看孝亲王,对玉子书道。

    玉子书点点头。

    云浅月看向容枫,“还是先送你回文伯侯府!”

    “我回去也无事,我算是亲眼目睹的证人,留在这里和孝亲王以及冷小王爷查找凶手。你先和玉太子回府吧!玉太子今日受了惊,你要好好款待。”容枫摇摇头。

    “也好!”云浅月点头,翻身上马。

    玉子书一招手,他骑的那匹马在他离开躲闪鞭炮时候就也跳开了,但还是被鞭炮伤了皮毛,但幸好伤处不大,见他招手,连忙跑了过来,他翻身上马。

    二人都不是喜欢多言之人,端坐在马上之后,双腿一夹马腹,两匹马离开了四海赌坊。

    转过了一条街,这一条街极为清净,隐隐看到远处前方一处府邸的门口听着一辆马车,马车上下来一个人,那人身穿雪青色锦袍,看轮廓背影正是七皇子夜天逸。而他所在的门口,正是七皇子府。

    云浅月这才想起前去西山是要经过七皇子府的,而从西城回城自然也是要经过的,她淡淡扫了夜天逸一眼,打马不停,继续向前。

    玉子书自然也看到了夜天逸,他定在他身上看了片刻,只见夜天逸似乎听到了她们的马蹄声,本来下了车要往府内走的脚步忽然停了,回头向西看来。他眸光闪了闪,和云浅月并排一起,打马不停,继续向前。

    来到七皇子府门口,玉子书勒住马缰,云浅月本来不想逗留,但见玉子书停留,她也勒住马缰。

    “我听说玉太子今日和月儿去西山赛马了,玩得可尽兴?”夜天逸看着二人,目光在二人并排的马前徘回了一下,含笑询问。

    “云儿在骑术自然是好的,本宫赛不过她。”玉子书温和一笑。

    云浅月白了玉子书一眼,“不要谦虚过度!是我赛不过你才是,你喝了酒都能跑那么快,如今这样说这不是诚心给我找赌?”

    玉子书轻笑,“我那是借着酒疯的力气!”

    云浅月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月儿的骑术自然好,天逸一直都知道。早些年她一直想要北疆的赤凤马,看上的就是赤凤马比寻常马能跑耐力,我答应给她弄了两匹赤凤马,她才不再惦记了。”

    “赤凤马也不算是最好的马,玉雪飞龙和汗血宝马才是最好的马。”玉子书笑着点头,偏头看向云浅月,好笑道:“要求什么时候降得这么低了?”

    夜天逸闻言眸光微眯。

    “我得不到玉雪飞龙和汗血宝马,当然就退而求其次了呗!你东海国富硕,要不你送给我两匹这样的好马?”云浅月道。

    “好!东海国正好有两匹玉雪飞龙和汗血宝马,你什么时候去东海,我送了给你。”玉子书答应的痛快。

    “财大气粗!”云浅月斥了他一声,话音一转,又高兴地道:“这可是你答应我的啊,不准反悔。”

    “我什么时候说话反悔过?”玉子书扬眉。

    “是没有过!那我就放心了!”云浅月点点头,对他道:“回府了,累死了!”话落,她打马向前走去。

    玉子书看向夜天逸,笑道:“七皇子再会!今日的确累坏了,本宫回府歇了,我们改日再闲聊。”

    “玉太子住在云王府?”夜天逸目光追随云浅月的背影,漫不经心地问。

    玉子书一笑,“不是,住在荣王府,我先将月儿送回去,再前往荣王府。”

    “好,改日再聚!玉太子好生休息!”夜天逸收回视线,对玉子书道:“天逸的府邸就在云王府隔壁,玉太子如今识得了,随时欢迎前来。”

    “好!”玉子书颔首,再不多话,跟上云浅月。

    容景的马车停在云王府门口,车前坐着弦歌,见二人回来,连忙下车,对玉子书道:“玉太子,在下送您回府休息!”

    云浅月翻身下马,问道:“容景呢?”

    “回浅月小姐,我家世子在您的浅月阁呢!”弦歌道。

    云浅月点点头,看向玉子书,“子书,你要进去吗?”

    玉子书看了一眼弦歌和他身后的马车,微微一笑,摇摇头道:“不必了!我去云王府,今日的确是有些累了。”

    “好,那你去吧!”云浅月对他摆摆手。

    弦歌立即挑开车帘,玉子书缓缓探身,钻进了马车,车帘落下,遮住了他的身子。

    弦歌也坐上车,挥起马鞭,调转马头,马车向荣王府走去。

    马车刚走几步,云浅月刚要转身进府,车帘忽然从里面掀开,玉子书用极低的声音道:“云儿,今日在鞭炮从五湖四海三楼对着我砸下来时,你喊了我一声什么?”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想了一下,道:“小七小心,怎么了?”

    玉子书看着她,慢慢地道:“七皇子是排名第七吧?你以前有没有喊过他这个?”

    云浅月心思一动。

    玉子书向西看了一眼,只见夜天逸并没有立即进府,而是还站在门口,他收回视线,不再说话,帘幕落下。

    弦歌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没有阻止,赶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马车离去,想起当时情形危机,她脱口而出“小七小心!”的话,一时间情绪莫名。从西侧院落门口看来的目光让她虽然隔得远,还是能感觉得清晰,她抿住唇角,并没有向西看去,而是静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伴随着极低的喊声,“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云浅月收回思绪,转回头,就见凌莲和伊雪急急赶来,她问道:“什么事情这么急?”

    二人停住脚步,齐齐摇头,“没有什么事情,景世子从响午后就来了,一直在房间等着您,一直到天晚了您也还没有回来,奴婢二人不放心,想去找您,但景世子不让。如今您终于回来了,天都彻底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