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噬魂禁术(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点点头,抬步走到桌前,在铺开的宣纸上写了一张方子,之后转过身对夜天煜道:“四皇子,先命人煎药吧!四皇子侧妃孩子保不住了,但我可以保她性命无忧。”

    夜天煜点点头,脚步沉重地来到桌前,拿了药方,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喊声落,他的一个近身随从走进来,他将方子递给那人,那人连忙去了。

    “你刚刚给她吃了一颗护心丹?”容景转向云浅月询问。

    “嗯!”云浅月点头,这些年她身上一直放一些应急的药丸,只有失去记忆那一段时间没有,如今恢复记忆之后也恢复了这个习惯。

    “幸好有一颗护心丹!否则以后赵小姐怕是无法再怀孕了!”容景道。

    夜天煜面色一沉,“何人敢使用南疆的禁术害人?而且居然要害菡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背后人要害的不是赵姐姐,而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你府内有奸细,你和赵姐姐都没发现她怀了喜脉,但有人却发现了。所以,才有了今日之事。”云浅月道。

    “这样的事情,只有近身侍候的人了!”容景道。

    “来人,将我身边和菡儿身边这些日子侍候的人都叫来!本殿下挨个询问!看看是哪个吃了狗胆,居然敢害菡儿。”夜天煜大踏步走出房门,站在门口,对两侧候着的人沉着脸命令。

    外面的人齐齐应了一声,都去喊人了。

    云浅月看向赵可菡,见她躺在床上,面色虽然痛苦,但眸光似是沉思,看起来似乎是在回想事情,她移开视线看向容景,问道:“你今日怎么没来参加喜宴?”

    “皇上昨日因为孝亲王之事,雷霆大怒,伤了心肺。我与七皇子今日一直在宫里。”容景温声道。

    “那子书呢?”云浅月又问。

    “他说昨日赛马没歇过来,就不来参加喜宴了,回荣王府了!”容景又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询问。

    外面有匆匆零碎的脚步声走来,不多时,便占满了一处院落。

    云浅月走到窗前,看向窗外。只见黑压压的一群人,夜天煜沉着脸站在门口。人人跪在地上,不少人的身子都是哆嗦的。她看了一眼,便索然无趣,对床上的赵可菡道:“赵姐姐,你想起什么来了吗?”

    赵可菡收回思绪,咬牙摇摇头。

    “你想想你什么时候露出不适的感觉来,你露出不适感觉的时候都什么人在身边,也许就是一件非常稀松平常的小事儿,但越是寻常,就越是不寻常。”云浅月提点她道。

    赵可菡又仔细去想,片刻后,忽然道:“是玲儿!”

    “玲儿?”云浅月看着她。

    “是玲儿!就是她,我自己只是觉得不适,但为了不让天煜担心,便没对外说。自然不会说给四皇子府的人,只有她,一直跟随我的贴身婢女,她知道。”赵可菡白着脸道。

    云浅月点点头,打开窗子,对外面喊道:“哪个是玲儿?”

    院中无人应声。

    夜天煜似乎也听见了刚刚赵可菡的说话,沉着脸对外面的人询问,“哪个是玲儿?”

    众人依然无人应声。

    “都哑巴了吗?”夜天煜怒喝了一声。

    “回殿下,玲儿没来……”终于一人开口。

    “在哪里?去找!”夜天煜怒道。

    有几个人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向外走去。

    夜天煜转身回了房间,对赵可菡道:“你来府中那日我就对你说,不要这个婢女,但你念在她从小一直跟着你,说对你一心,不会背叛你的,如今到好,错就是出在了她的身上!”

    赵可菡抿着唇不语。

    夜天煜看着赵可菡的样子,也不忍心责怪,走到床前,伸手握住她的手道:“我这里的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无数次试探才留下的。我自小就防着二哥迫害,后来防来防去,我们成了一伙的人。如今又共同来防别人。你既然嫁给了我,以后像是今日这种事情,不会少了。你这回长了教训,以后再不可心软了。”

    “嗯!”赵可菡红着眼圈点点头。

    夜天煜松开她的手,对外面喊,“药怎么还没煎好?来人,去问问!”

    “是!”外面一人立即应声去了。

    不多时,早先拿着药方去煎药的那个人端着一碗汤药走进来。夜天煜看了一眼,对他道:“去拿给景世子看看!”

    那人立即端着碗来到容景面前。

    容景看了那药碗中的汤药一眼,缓缓点头,“给四皇子侧妃服下吧!”

    那人端着药碗递给夜天煜,夜天煜舀了汤药一口一口地喂赵可菡,屋中弥漫着汤药味和血腥味,让好好的洞房花烛的喜房,一片灰沉沉的压抑。

    云浅月转开头,重新看向窗外,只见几个人抬着一个婢女打扮的人走来,那婢女无声无息,显然是死了。她眯了眯眼睛,料定就是这种结果,收回视线看向夜天煜。

    夜天煜抬头,顺着门口的珠帘,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形,脸色蓦地一沉。

    “玲儿死了?”赵可菡也看向门外。

    “你先喝药,喝完药休息!其它的事情就不用管了!”夜天煜收回视线,继续给赵可菡喂药。

    赵可菡点点头,配合着夜天煜张口,将汤药一口口咽下。

    一碗汤药见底,夜天煜拿着空碗站起身,从外面喊进来两个人侍候赵可菡清洗血迹换衣。之后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抬步出了房门。

    容景随夜天煜身后,也缓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来到床前,对赵可菡轻声道:“赵姐姐,没什么大不了的,孩子你们以后还会有。你要好好养好身体。”

    “嗯,谢谢妹妹!”赵可菡红着眼圈点头。

    云浅月不再多言,也转身出了房门。

    院中,玲儿躺在地上,从面相上看已经死去了多时,夜天煜吩咐人查这几日和玲儿接触的人,之后又将院中跪着的所有人挨个排查了一遍,才挥退了众人。回头看了一眼请容景进来没离开的容枫,以及早先来了之后又退出房站在外面的夜轻染,最后看向容景和云浅月。

    “出了这样的事情,宴席撤了吧!”云浅月道。

    “不,继续摆宴!”夜天煜摇摇头,“月妹妹,你去前面帮我招呼客人吧!”

    云浅月看着夜天煜,见他眼底有清楚的血丝,她点点头,想着今日她真是被他利用到底了。伸手拉上容景,招呼上容枫和夜轻染,“走,去招呼客人!”

    容景没有异议,跟上云浅月的脚步。

    夜轻染看了夜天煜一眼,伸手拍拍他肩膀,没说话,也跟上二人。

    容枫来到夜天煜面前,对他道:“四皇子,你如今该进房间陪着你的侧妃!”

    夜天煜看了容枫一眼,点点头,容枫不再说话,抬步跟上云浅月三人。三人出了院子,夜天煜松开手,手心一片鲜红,须臾,他闭了闭眼,转身进了屋。

    出了夜天煜寝殿的院落,正碰到夜天倾迎面急急赶来,他见到四人一愣,对云浅月急急问道:“月妹妹,情形如何了?”

    云浅月想起刚刚没见到夜天倾,如今大约是得到消息急急赶来,什么样的事情让他重要到没来四皇子的喜宴?她收敛心思,对他道:“赵姐姐中了南疆的噬魂术,孩子没了,大人保住了!”

    夜天倾闻言面色一松,“大人保住了就好!否则四弟受得打击定然不小。”

    云浅月沉默,想着赵可菡虽然保住了,但夜天煜受得打击同样不小。

    “你们都出来了,我也不必进去了!”夜天倾向院中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容景、容枫、夜轻染道。

    “他说宴席继续进行,抓了我招呼客人,如今你来了正好,这里就交给你了。”云浅月毫不含糊地将事情都推给夜天倾。

    夜天倾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有些疲惫,想起昨日赵可菡就住进了云王府,她大约忙了一日,今日一大早她就陪着送亲迎亲,定然很累,便痛快地点头,“好!”

    “那我就先回府了!”云浅月见夜天倾答应,便不再逗留,回头问容景,“你是在这里吃酒,还是与我一同回去?”

    “与你一同回去吧!”容景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拉上容景就走。

    “小丫头!”夜轻染忽然喊住云浅月。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似乎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口,忽然又住口,对她摆摆手,“没事!”

    云浅月见他不说,也不再询问,转过身向前走去。

    路过前厅,见皇后座位上已经无人,看来耽搁这么长时间已经回宫了。她忽然懒得再走,将身子靠在容景身上,对他道:“你抱我回府!”

    容景接过她的身子,足尖轻点,带着她顷刻间离开了四皇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