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三道圣旨(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冷邵卓闻言点点头,“话虽然这么说,但对于四皇子来说,打击真是不小。恐怕这一回,天真是要变了。”

    云浅月嘴角露出微嘲的神色,漠然道:“其实早就该变了,拖了这么久已经够长了。”

    冷邵卓看着云浅月,清楚地看到她嘴角微嘲,面色冷漠,他犹豫了一下,认真地问,“云浅月,若是二皇子和四皇子反了的话,你会不会帮?”

    云浅月眨眨眼睛,昨日她和容景才讨论过这个话题,没想到今日冷邵卓就对她旧事重提,看来多少人都心中已然明镜夜天倾和夜天煜会反,而她的态度至关重要。是否也包括夜天逸也在静观其变?她扬了扬眉,反问道:“你希望我帮,还是不希望我帮?”

    冷邵卓抿了抿唇,似乎一时间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云浅月看着他,也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冷邵卓还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看似冷情,还是很重感情。我不知道你对于夜天倾如何,但对于夜天煜,你是有不忍心的。夜天煜自小对你一直不错。不管他背后什么心思手段,但似乎从没对你使过。”

    云浅月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冷邵卓又道:“你还记得吗?多年前宫宴,你和我大打出手,我打不过你,被你打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起不来,而你只是手被擦破了些皮,流了血。四皇子来了之后,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焦急地拉着你去太医院,你不肯,他板下脸对你训斥,后来你跟着他乖乖地去了。”

    “嗯,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儿!”云浅月想了一下,笑着点头。

    “所以,你这样重感情,我想你不会不帮的吧?”冷邵卓又道。

    “我帮如何?不帮又如何呢?”云浅月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句话。

    冷邵卓一怔。

    “按理说,云王府和皇室一直是走在冰封的猎刃上。我和老皇帝已经水火不容,和夜天逸已经闹崩。夜天倾和夜天煜要反了皇室,我最是应该帮助的那个人。”云浅月淡淡的声音轻若云烟,“帮他们,对我有利无害。”

    冷邵卓看着云浅月,知道她后面还有话,静静听着。

    云浅月对他认真地道:“但是我不会帮的!”

    “为何?”冷邵卓有一丝讶异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淡淡一笑,摇摇头,“没有为何!我虽然重感情,但他们还不是我的生命之重。”话落,她又道:“而且他们姓夜。”

    冷邵卓似乎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懵懂地点点头,不再询问。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对于夜天倾和夜天煜,她已经帮得够多。多少人以为她重情重义,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儿,真到关键的事情,她其实是比谁都冷情的。没融入她生命的人,她是不会重情到分不清什么是该帮,谋反,就是那件不该帮的事情。

    “那秦玉凝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冷邵卓又问。

    “若是她威胁了我,杀。若是她威胁不到我,那就随她蹦跶吧!叶倩比我更想她死应该。”云浅月对秦玉凝无感,无所谓地道。

    冷邵卓点点头,又问,“你希望我怎么做?”

    云浅月眨眨眼睛,歪着头看着他。

    “那日五湖四海赌场的事情虽然没有查到幕后黑手,但我和父王心中都清楚是何人所为。孝亲王府一直是天圣皇室倚重,皇室对父王器重维护,一直提携,否则我也不会放荡为恶了这许多年而平安无事。”冷邵卓慢慢地道:“虽然我身为孝亲王府的小王爷,按理都是帮皇室,帮父王,但是我想帮你。就是单独的想帮你,无关你背后的云王府,无关你想做什么,我都愿意帮你。我想帮的人,就是一个云浅月而已。”

    云浅月心里有些微微的动容,她看着对面坐着的男子,自小他们互相看不顺眼,打到大,如今他醒悟,当时救他是因为夜天逸,夜天逸一是为了将他和她的关系公诸于众,二是为了拉拢孝亲王。她当时对交出那颗大还丹十分无感,救他的性命也不过觉得那是一条命而已。可惜世事难料,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冷邵卓会对她这般。会对她说,他想帮的人,就是一个云浅月而已。

    “曾经我以为,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比你好。可是到头来发现,最好的那个就是你。”冷邵卓见云浅月盯着他看,他忽然笑了。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伸手揉揉额头,“冷邵卓,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冷邵卓目光看向窗外,清风吹来,帷幔飘荡,他叹道:“我也没想到,不过如今我就是这么觉得。这就是我的真心话。”

    “我很高兴听到你的真心话!不过这一滩浑水太深,你做你自己就好!”云浅月摇摇头,“我不希望你怎么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前方的路会怎么走。但有一点儿是肯定的,我和夜天逸,势必对立!”

    冷邵卓点点头,“我明白了!”

    云浅月对他笑笑,笑容和往日不同,有些温暖。

    冷邵卓神色一晃,不过一瞬,起身站起来告辞。云浅月坐在椅子上不动,对他笑着挥挥手,他缓步出了房间,很快就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冷邵卓身影消失,手指轻轻敲打桌面。须臾,懒洋洋地靠着椅背闭上眼睛。

    午时,皇宫传出消息,四皇子大婚之日四皇子侧妃中了南疆禁术咒术,导致皇室子嗣受损,皇上对南疆王发出文书。文书言请南疆王北上天圣京城,共同处理此事。

    文书发出后,老皇帝对四皇子府送进了大批上好药材,派了明妃亲自去四皇子府看望赵可菡,让她好好将养身体,她还年轻,期待不久后再为皇室添子加孙。

    赵可菡不能起床,夜天煜代替他的侧妃感谢父皇厚爱。

    似乎一番天大的喜庆排场中的一场小小的鲜血没有掀起更大的血雨腥风,于是此事就这样以聪明人心照不宣,不聪明糊糊涂涂中接过。

    第二日,老皇帝下了三道圣旨,还有一个月是荣王府景世子和云王府浅月小姐及冠及笄之日。着礼部、荣王府、云王府一起着手操办此事,一定要让二人有个风光圆满的及笄之礼。

    于是圣旨同一时间在荣王府和云王府以及礼部宣读。众人的目光顷刻间被转移到了二人的及冠及笄之礼上。

    古代的男子女子成人之礼,被族亲尊长以及家族都极为重视,视为大喜。更何况这二人还是天圣京城里面身份数一数二的人物。荣王府景世子执掌偌大的荣王府,受天下百姓推崇,云端高阳,而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是云王府的嫡女,从小到大就是被世人关注的热点。这二人的成人之礼,又得圣上下旨,自然非同一般。

    荣王府和云王府以及礼部接了旨意后,立即着手准备。

    荣王府内,容昔身为大管家,第一时间就操置起来。

    云王府内,绿枝和玉镯也连忙操置。

    云王爷掌管礼部,云离世子在礼部帮衬,所以礼部下面的官员,对此也十分重视。接到旨意后立即与两府操置之人商谈具体事宜。

    一时间这一件事轰动京城,众人无不纷纷侧目。

    关于容景和云浅月的话题从小传到大,从两个人还是孩子,到如今即将成人,又纠缠了两个人倾心相许的戏码,所以,这一场同年同月同日的及冠及笄之礼,才开始下达圣旨准备,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和舆论。

    不止京中百姓人人瞩目,消息也快速地从京城向外蔓延,转日,覆盖天下。

    云浅月对此到没有什么激动的心情,若说是唯一让她能想一想的就是及笄了就代表成人了。做些什么就理所当然了,不必有未成年少男少女的心里负担了。

    这一日一晃而过。

    第二日,云浅月听闻宫里皇后身体不适,想起那日姑姑憔悴苍白被脂粉铺盖的脸,便打算进宫,虽然她讨厌皇宫,但姑姑是她的。这些日子她在皇宫养胎,大约是知道她的心思,便也未曾派人来云王府请她。她是该进宫去陪陪她了。那日在夜天煜的府邸赵可菡滑胎的事情对她应该也有影响心情。姑姑是何等聪明的一个人。

    凌莲、伊雪听闻云浅月要进宫,立即前去备车。

    马车备好,云浅月加了一件衣服,收拾妥当,出了房门,很快就来到云王府大门口,坐上马车,由凌莲、伊雪驾驶向皇宫而去。

    马车路过五湖四海赌坊,只见大门口贴着封条,一个大大的黄纸横竖黏贴的一个字。

    云浅月扫了一眼,便放下帘幕,想着属于五湖四海赌坊几十年的辉煌,终是过去了。孝亲王这回半声也没吭,也知道夜天逸和玉子书他谁也惹不起吧!

    马车来到宫门口,刚刚停稳,凌莲压低声音对里面的云浅月禀告道:“小姐,是六公主!看起来要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