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谣言(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闻所未闻啊!”夜天煜看向玉子书。

    “是子书自创的!厉害吧?以你的天资,可是创不出来的!”云浅月不客气地贬低夜天煜,对赵可菡招手,“赵姐姐和嫂嫂过来我这边坐。”

    赵可菡笑着点点头,看着云浅月揶揄地道:“到底是要成人了,这么些日子不见而已,又长开了些。”

    “可不是么?我日日看着她,都有一个变化。”七公主接过话道:“不过这身段容貌是长开了,但是脾气秉性可是半分没变。”

    “你们两个都是已婚的人了,比我更长得开。”云浅月目光定在赵可菡的身上,笑道:“赵姐姐恢复得不错!不过还不满一个月,你下床得太早了,尤其是如今天寒。你该在府中修养才是,自己的身子是一辈子的事儿。”话落,她瞪了夜天煜一眼,“她做小月子,还没满月,你怎么不拦着些?不知道没满月身体侵入了寒气的话对身体不好吗?”

    “这不怪她,是我实在闷坏了,想出来走走!”夜天煜还没说话,赵可菡连忙解释,“况且我穿得多,如今已经穿了棉衣,走这一趟不碍的。”

    “你就向着他吧!”云浅月嗔了赵可菡一眼。

    “她不向着我难道要向着你?”夜天煜闻言面色也慎重起来,对赵可菡道:“你先进屋去,屋里面暖和。”

    “就坐一会儿应该没大碍!”赵可菡坐在云浅月身边不动。

    “哪里是没大碍?我们以后还是要孩子的!你的身体若是不好,我们没有子嗣怎么办?”夜天煜催促她,语气温柔,“快进屋!让七妹妹陪着你。月妹妹和玉太子这一局棋还没下完,我在这里看他们下完了再进去!”

    赵可菡闻言不再逗留,看向七公主。

    “走吧!我们先进妹妹的房间里叙话!让他们下完这局棋。”七公主起身站起身,拉着赵可菡的手向屋里走去,边走边笑道:“嫂嫂是个有福的人,四哥对你真的不错。这皇室里面的男子能有一个这样的就是稀奇。又被你遇到了,就是你的福气。”

    “七妹妹也不错,云离世子对你极好!”赵可菡笑着点头,面上露出甜蜜。

    “嗯,我们都有福气!”七公主话落,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笑着补充道:“是托妹妹的福气。被她影响的人,都差不了。”

    赵可菡也回头看了一眼,认同地点点头。

    二人说话间进了房间。凌莲和伊雪跟进去奉茶。

    “你们继续下,我看着,看看这五子棋到底有什么门道!”夜天煜指指棋盘,对云浅月和玉子书道。

    “就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小游戏!”玉子书含笑解释。

    “该你走了!”云浅月不废话,对玉子书道。

    玉子书点点头,落下一子,云浅月紧跟着也落下一子。多了一个人观看,但二人动作一如早先,不见多快,也不见多慢。自然而然。

    一局棋落,和棋。

    云浅月一推棋盘,恼道:“多少年了,还是这个结果,你就不能让着我些?”

    “不能!”玉子书回答得干脆。

    “你是男人吗?不知道让着女人!”云浅月横了玉子书一眼。

    “有你这样比男人还厉害的女人?”玉子书无视云浅月横眼,转过头对夜天煜笑道:“四皇子要不要来一局?”

    “好!这个棋有意思,而且能和玉太子下一局,我正求之不得。”夜天煜立即点头。

    云浅月错开身子让出位置,夜天煜的屁股立即坐在了云浅月的位置。

    二人开始摆棋。

    夜天煜本来就聪明,看着云浅月和玉子书下了半响,也摸到了些门路,一盘棋下得稳稳当当。玉子书也未仗着自己会棋,便表现出得天独厚的优势,而是平和着夜天煜的棋风,不声不响,不显山不露水,不凌厉,不锋芒。

    一局棋落,玉子书最后胜出一子。

    夜天煜似乎玩上了瘾,对玉子书招招手,“再来一局!”

    玉子书也不推辞,含笑应允。

    一连三局,玉子书都是如此棋风,胜夜天煜一子。

    三局棋罢,夜天煜感叹道:“玉太子真是高人!无论是我激进,或者平缓,或者绕路。你都能保持一个棋风不动。这等本事,本皇子真是望尘莫及。佩服!佩服!”

    “四皇子过奖了!”玉子书缓缓一笑。

    云浅月白了夜天煜一眼,“子书当然是最厉害的!”

    “月妹妹,这可不像你啊!你对谁有这般维护过?这些年除了景世子外,我可就见着了这一个!”夜天煜挑眉打量云浅月。

    “谁让子书太好了呢!”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对他道:“时间晚了,你和赵姐姐就在我这里用完饭再回去吧!”

    “好!”夜天煜答应得痛快。

    三人收起棋盘,进了屋。赵可菡和七公主在闲话家常,见三人进来,七公主当先笑道:“你们这一局棋的时间可真够长!”

    “问他!非拖着小七下了三局,冻死我了!”云浅月搓着手道:“明日这屋子里该生暖炉了,今年这第一场雪不知道什么时候下。”

    “今年的天偏暖,往年小雪就已经下雪了,可是今年都快到冬至,还没见到雪,这天气莫不是也感觉到了这天下的局势,变得不正常了?”夜天煜接过云浅月的话,语气微嘲,“下不下雪也没什么不同,下雪无非是更冷而已。”

    “怎么能没什么不同?下雪后梅花可就开了!”云浅月斥了他一声,“都大婚成家立业的人了,说话还这么不着调。”话落,她对赵可菡道:“赵姐姐,你可要好好的调教调教他,男人都是惯出来的。你看看,这才大婚几日,他的脾气变得阴阳怪气的。”

    赵可菡掩着嘴笑,“那是因为他在你面前才会如此,我们大婚这些日子可没见过他这样阴阳怪气。”

    云浅月微哼一声,对同样笑着的七公主询问,“嫂嫂,哥哥说什么时候回来没有?”

    “这些日子他一直忙着给你和景世子筹备及冠及笄,礼部还要安排迎接前来天圣京城的各国使者。每日回来都时间不一。”七公主道。

    “凌莲,你去礼部寻哥哥,让他回来吃饭!再忙也要注意身体。”云浅月对凌莲吩咐。

    “是,小姐!”凌莲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问:“小姐,那景世子呢?”

    “不用理会他,处理完事情他自然就来了!”云浅月道。

    凌莲点点头,走出了房门。

    伊雪摆上茶点,屋中几人一边叙话,一边吃着茶点,等待着小厨房开膳。

    半个时辰后,云离回了云王府,径直来了浅月阁。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冷邵卓和容枫。显然二人听说要在云浅月的浅月阁摆膳,便跟着云离不请自来了。

    三人刚坐下不大一会儿,容景和夜轻染也进了浅月阁。

    “今日是什么日子?我这浅月阁竟然成了香饽饽了!”云浅月看着窗外,又扫了一眼屋中围坐的众人,挤得慢腾腾的,嘟囔道。

    “这些日子各忙各的,大约都被闷坏了!”七公主笑着道。

    “小丫头,我还没走近就听见你说不欢迎我来。”夜轻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不欢迎你,你不是也来了?”云浅月眼皮翻了翻。

    容景挑开门帘走了进来,夜轻染紧随其后。

    “凑凑热闹!本小王这些日子想酒喝了,上次你从天煜那小子府里拿回来的梨花白呢?拿出来,我们喝了它。”夜轻染进了房间,将屋里的人扫了一眼,忽然一乐,“真热闹啊!看来本小王没来错。”

    “你还真是……你府中没有好酒?就惦记着我费劲巴拉地从他手里撬来的这几坛梨花白了?”云浅月无语。

    “我府中好酒是有,但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抢来的酒才有味道!”夜轻染越过容景,向云浅月身边坐来。

    他还没坐下,容景衣袖一挥,他被一阵劲风掀得倒退了回去,容景看也不看他一眼,坐在了云浅月身边。

    夜轻染瞪眼,随即撇撇嘴,也不发作,坐在了玉子书身边,凑近乎道:“玉太子,你这一趟可没白来啊!本小王可从来没见过小丫头对谁这么好过。日日陪着你不是下棋,就是品茶,居然还陪着你赛马,逛这天圣京城,我听说你们可是连京城内外都快踏平了。这等殊荣和优待,真让本小王嫉妒啊!”

    玉子书微微一笑,“我和云儿引为知己,她对我如此应该的,若是她去东海,我也如此对她。”

    夜轻染啧啧了一声,对云浅月酸酸地道:“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对我也这样好点儿!”

    “我对你还不够好?”云浅月斜睨着他。

    夜轻染假装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下,道:“分跟谁比了!”

    “比什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同。”云浅月对他横了一眼,警告道:“你话真多,还想不想喝酒了?不想喝酒的话,我就一直让你说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