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月貌花容(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废物!连个女人都看不住!”叶倩叱了一声。

    “你这个女人,十个也不敌我的洛瑶美人一个。”南凌睿用挑剔的眼光看了叶倩一眼道:“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脸蛋长得也不好看,脾气也不好,全身一无是处,你哪一点能和我的洛瑶美人比?我看不住她很正常。若是看得住,本太子还不追了呢!”

    “下作!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叶倩愤了一声。

    “乐意!”南凌睿一仰脖,对不语的云暮寒道:“管着点儿你的女人!本太子越看她越不顺眼,以后最好少在我面前出现。”

    “管不住!”云暮寒吐出三个字。

    “废物!”南凌睿将叶倩对她说的话还给了云暮寒。

    “废物点儿也没什么不好。睿太子倒是不废物呢!可不是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云暮寒挑眉,丝毫不吃亏。

    南凌睿一噎。

    “行了,行了,都不饿是吧?”云浅月打断三人的你一眼我一语,对叶倩和南凌睿彻底放了心,看来哥哥和叶倩是真的过去了,也许从叶倩决定嫁给云暮寒,让他做南疆驸马那日,也许南凌睿那一夜从烟柳楼回来之后,二人就真正说开了,有些东西挥散了。这样也好。

    “喂,睡美人,醒来了!”南凌睿闻言伸手拍拍西延玥。

    西延玥翻了个身,恶声恶气地道:“别吵我!”

    “就吵你,快起来,吃饭了!”南凌睿又拍西延玥。

    西延玥挥手打掉他的手,南凌睿锲而不舍地又拍他,如此反复几次,西延玥终于不耐,忽地从床上坐起来,对南凌睿踹出了一脚。

    南凌睿敏捷地躲过,嘟囔道:“爱踹人这个坏毛病和小丫头学的吧?”

    西延玥没踹到人,哼了一声,迷蒙的目光在屋中几人身上看了一眼,略过叶倩和云暮寒,挑了挑眉,“叶公主?云驸马?”

    “西延玥太子果然天香国色!”叶倩赞叹地看着西延玥,刚刚睡着的时候他用衣袖遮住了半边脸,如今这样刚刚睡醒,真是别有一番俊美惊艳,话落,她转头对云浅月嫉妒地道:“你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么一个美得跟花一样的男人?”

    “本姑娘春华正茂,花一样的男人多一些有什么不对?”云浅月不以为然,对凌莲和伊雪吩咐,“快帮他们几个收拾,然后摆一桌,犒劳一下这几个不远千里赶来的大佛!对了,他们几日是佛,都吃素。就摆一桌素席吧!”

    “是!”凌莲和伊雪立即笑着应声走了下去。

    “我不要吃素!我吃肉!”南凌睿立即大叫。

    “我也吃肉!”西延玥也大叫。

    “还有我,谁吃素啊!云浅月,我也吃肉!”叶倩也立即出声。

    云浅月仿若未闻。

    “云浅月,你不顾及我们总也要顾忌你哥哥吧?你看看你哥哥,他都瘦成了什么样子了?你再给他吃素,他就瘦干吧了!”叶倩见云浅月不为所动,连忙伸手一指云暮寒。

    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见他对她微笑,她咳了一声道:“哥哥已经是你的人,他瘦不瘦自然要你操心,跟我有什么关系?他长二斤肉,先看的人也是你。”

    叶倩一噎,云暮寒又轻咳了一声。

    云浅月再不理会二人,径自走到脸盆前洗脸。

    南凌睿和西延玥磨磨蹭蹭地下了床,四个人挨个的梳洗净面。

    半个时辰后,凌莲和伊雪端着饭菜上来,果然按照云浅月的吩咐,满满的一桌素食。南凌睿和西延玥、包括叶倩都以为云浅月是说笑的,总也能见着点儿肉末,可惜他们错了,最后一道菜上来,满桌子素菜,只有云暮寒微微一笑,拿起了筷子。

    那三人三双眼睛齐齐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无辜地对他们眨眨眼睛,“不吃的话可以等中午,中午一定有肉!”

    三人收回视线,各自拿起了筷子,无一人再发出意见。

    接下来一日,云王府的浅月阁都处于无比热闹的氛围中。几个人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或拌嘴,或挖苦,或闲聊,或言谈。几个年纪相差无几的人就如孩子一般,身份各异,性格迥然,但话题却是此起彼落,未曾见到半丝的尴尬和冷场,相处和谐。

    晚上的时候,他们几日自然都宿在了云王府。

    西延玥和南凌睿、云暮寒三人住进了隔壁,叶倩和云浅月挤在一张床上,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了数月前叶倩第一次来天圣京城,直接对云浅月登堂入室那一日,叽叽咋咋个不停。似乎数月前那些心思和算计以及中间发生的隔阂和冲突都随着如今云暮寒和她从南疆归来而抹去,两人相谈到轻松。

    直到说到深夜,叶倩才打了个哈欠道:“云浅月,不是说那玉子书日日与你在一起吗?我都来了一日了,怎么没有见到那个玉质盖华的美人?”

    云浅月也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今日估计有事儿吧!就没来。”

    “明日他会来吗?”叶倩问。

    “不知道!”云浅月实在困乏得很了,闭上眼睛。

    “明日他若是不来找你,我就杀到荣王府去!”叶倩道。

    云浅月嗯哼了一声,不欲再说。

    叶倩也困得眼睛睁不开,说出最后一句话后,也呼呼睡去。

    第二日一早,众人还未起床,宫中老皇帝便派文莱来传旨。请西延玥太子,南梁睿太子、南疆叶公主及其驸马入宫,皇上在宫中摆宴,款待远方贵客。

    叶倩磨磨蹭蹭起来,见云浅月跟没听见似的,还躺着睡,伸手推了推她,“起床进宫了!”

    “又没让我去!不去!”云浅月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你何时规矩了?”叶倩瞪眼,又伸手推她,“走了!”

    “你再多话,我就不让你见玉质盖华的玉美人。”云浅月警告她。

    叶倩立即住了手,又不甘心地道:“我想见玉太子就见,你还挡得了?”

    “要不你试试?我虽然没办法让他离开,也没办法让你离开,更没办法阻止你见美人,但是我可以让他戴上面具。你信不信?”云浅月睁开眼睛,眯着眼睛看叶倩。

    “不去拉倒!”叶倩撇撇嘴,败下阵来,起身径自下了床。

    云浅月无人打扰她好眠,继续窝在被子里大睡。

    叶倩一边梳洗一边打着哈欠嫉妒地看着她,昨日说得太晚了,她起了一层眼圈。

    叶倩什么时候离开的云浅月恍惚间知道,但也未曾理会,将没睡够的觉都给补了回来。一直睡到响午,才被凌莲喊醒。

    凌莲低声禀告,“小姐,二皇子来了,想见您!”

    “夜天倾?”云浅月揉着眼睛问。

    “嗯!”凌莲点头。

    云浅月皱眉,低头想了一下,伸手揉揉额头,对凌莲道:“将他请进来吧!”

    凌莲应声去了。

    云浅月坐起身,披上衣服,穿戴妥当,下了床。净面之后,刚坐在梳妆镜前,便见夜天倾走进了浅月阁。她从镜子里向外看了一眼,继续梳拢着三尺青丝。

    夜天倾推开门走了进来,就见云浅月坐在镜子前,淡紫色阮烟罗,坐姿笔直,身段纤细,三尺青丝从她的头上直直垂在地上,镜子内映出的容颜清丽脱俗,月貌花容。他不由停住脚步,静静地看着她。

    “今日怎么得空来了?”云浅月一边绾发,一边问他。

    夜天倾回过神,向云浅月走来,站在她身后,不答话,看了她半响,问道:“月妹妹,我帮你绾发好不好?”

    云浅月动作一顿,忽然一笑,摇摇头道:“算了吧?我可怕你的手给我头皮扯掉。”

    夜天倾眸光一暗,移开视线,走到一旁的软榻上坐下,笑道:“你说得对,我没给女子绾过发,真怕将你头皮给扯掉了。”

    云浅月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的暗色,假装未见,自然地道:“来找我有事儿?”

    夜天倾摇摇头,“没有,就想着你快及笄了,你我从小认识,但真正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我今日无事,便过来与你坐坐。”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夜天倾也不再说话,看着云浅月绾发,眸光专注。

    因为云浅月起来的晚,已经到了午时,所以她刚梳完头,凌莲便端来午膳,云浅月问夜天倾吃过没有,夜天倾摇摇头,于是她便吩咐凌莲多加了一副碗筷。

    午膳时,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云浅月发现夜天倾真是来找她纯碎待着的。

    饭后,夜天倾大约是从夜天煜那里听说了五子棋,便询问云浅月下一盘,云浅月左右也无事,便摆了五子棋与他对弈。

    这样一晃半日,天色将晚时候,夜天倾才离开。

    离开时,夜天倾盯着云浅月看了半响,那眸光似乎要将她记在心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