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一起成人(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面色微微动容,须臾,莞尔一笑,低头看着她,眸光和煦,“我自然知道我会一直有你。我生,你生,我死,你死。总之这一辈子,你被想逃出我的手心。”

    “我本来也没想逃!”云浅月嗅着他身上清雅如莲的气息,低低地道。

    “那是最好!即便你逃,我也会将你紧紧抓住,不松手。”容景笑道。

    云浅月摇摇头,语气郑重,“我说了我不会逃的,你耳朵不好使没听清吗?我说的是不用你抓紧,我也不会逃。”

    容景笑容蔓开,眸光顷刻间如碎了春水般的温柔,语气暖如春风,“那我就放心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忽然想这样抱着他,让她体会到自己的心意。不管以后江山如何失色,天下如何烽烟战乱,她会一直陪着他,陪他到死。

    “所有人都看着我们呢!你确定要一直这样抱着我?”容景笑问。

    云浅月埋在他怀里不出来,蛮横地道:“那又怎样?”

    “反正云王府浅月小姐纨绔不化没人夸,做的出格的事情多了,也不在乎这大庭广众之下不容于世俗的风月之举,但我还算是行止端正的良好臣民,本世子极其爱惜自己的名声,这样似乎不太妥。”容景笑道。

    云浅月闻言翻了个白眼,仰着脸看着他,“容公子,你有多爱惜自己的名声?”

    容景伸手扶额,似乎思索了一下,笑道:“极爱惜。”

    “有多极爱惜?”云浅月问,“比爱惜我如何?”

    “自然不及你!”容景含笑道。

    “那不就得了,再让我抱一会儿!”云浅月重新埋进他的怀里。

    容景似乎无奈一叹,轻笑一声,不再说话,自然也不推开她。眸光暖暖的笑意和嘴角勾起的月牙弧度泄露了他此时极好的心情。

    云浅月埋在容景怀里的脸也笑容蔓开。

    山上山下万人的目光定在那二人身上,本来还赞叹二人一个如玉无双,云端高阳,一个清丽脱俗,玉容颜色,齐齐在赞叹二人般配,突然间就看到云浅月扑进容景的怀里,将他紧紧抱住,都忍不住齐齐惊呼一声,心底倒吸了一口凉气。

    荣王府景世子和云王府浅月小姐虽然倾心相爱的名声早已经传扬得天下皆知,但是这等大庭广众之下的越距之举还是第一次,令所有人齐齐睁大眼睛,震得眼前花了花。

    但不得不承认,月牙白锦袍和紫色阮烟罗,两人相拥在一起,男女皆是无双风华,这一道风景谓之世间最美。再无人能有他们这一刻的倾世华彩。

    “我们再不上去的话,山上面的人该等急了!”过了片刻,容景低声道。

    云浅月放开容景,离开他的怀里,便感觉到无数目光定在她身上,她脸微微一红。

    “以后多这样锻炼几次,你的脸就不至于红了!”容景笑看着云浅月的脸,红如烟霞,娇艳异常,他心神微微一荡。

    云浅月脸更是红了红,羞瞪了他一眼,愤道:“你这是骂我脸皮厚呢!”

    容景低笑,握住云浅月的手,向上走去。

    云浅月见他不语,也不再言语,跟着他脚步上前。

    如今这福寿山半株桃树也无,一切前朝的痕迹都不得见,百年前前朝帝后那一场倾世之恋记住的人还有多少?如今天下百姓都被始祖皇帝所渲染的爱情蒙骗。那一场江山乱世之后,留下的只有对始祖皇帝夜氏的歌功颂德,而有多少人知道这中间埋葬了帝后情深不悔,太子离奇失踪,荣华公子和贞婧皇后爱而不得的情意?

    夜氏,这个姓氏,她一直厌恶,如今,更是厌恶如斯。

    登上福寿山,山上早已经聚满了人,皆是朝中权贵,举足轻重的人物,一直不出府门的容老王爷高坐在一处,另外德亲王、孝亲王、秦丞相等也在,其中外来贵客东海太子玉子书、南梁太子南凌睿、西延太子西延玥、南疆叶倩公主和驸马,以及各小国的使者,都已经高坐亭台之上。

    高台之上,不止人人衣着光鲜,观天台也被装饰得极为鲜华。

    入眼所见,全部都是及冠及笄之礼一应物事,无一不是最好。

    云浅月扫了一眼众人,没有看到夜天逸、夜轻染、夜天倾、夜天煜、甚至皇室的几名小皇子无没在,年轻一辈的只有冷邵卓和容枫坐在一处,她敛住眸光,心里一笑。

    这时,云王爷带着云离、七公主等人从另一条道路上了山。

    “云浅月,你也未免太旁若无人了吧?若本公主没记错,景世子如今可还不是你家的呢,大庭广众之下,万人目光看着你,你对他搂搂抱抱,你羞是不羞?”叶倩当先开口。

    “早晚是我家的,我羞什么?”云浅月理所当然地道。

    叶倩愤了她一声,“不认识你这个不知道害羞为何物的女人!”

    “你就知道害羞为何物?”云浅月瞪了叶倩一眼,对云暮寒道:“哥哥,管住你的女人!她大约早就想抱你了,可是不敢,如今看到我抱容景,她这是嫉妒!”

    云暮寒脸一红,轻咳了一声。叶倩脸也一红,刚要说话,被云暮寒出手拦住,他微微一笑,看着容景和云浅月二人道:“吉时快要开始了!别耽误了时辰。成人之礼可是大事,马虎不得。”

    叶倩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云浅月笑容蔓开,灿灿一笑,“哥哥说得对,自然不能马虎!”话落,她对身着礼仪官服饰的一位大臣道:“准备开始吧!”

    “是,浅月小姐!”礼仪官连忙点头,恭敬地对容景和云浅月道:“先拜天,再行束发冠礼,之后行及笄之礼。景世子,浅月小姐,您二人世子在先,您在后,这样安排可妥当?”

    “妥当!”云浅月点头。

    容景含笑点了点头。

    “七皇子刚刚派人传来话,说皇后娘娘也想来观看浅月小姐的及笄之礼。亲自给您加笄,如今已经在路上了,因为皇后娘娘身体原因,车行不能太快。所以大约会晚到些时候。不过应该能能赶得上您的及笄之礼的。”礼仪官又道。

    云浅月一怔,“姑姑也要来?”

    礼仪官点头,“七皇子派人来传话是这样说的!他照料皇后娘娘,一起沿路赶来。”

    云浅月看向云王爷和云离,“父王和哥哥知道姑姑要来吗?”

    云王爷见云浅月看向他,笑着点头道:“你姑姑自然要来的!怕你阻止不让她来,便不准我和离儿告诉你。你姑姑这些年对你一直视为己出。定然不想错过你的成人礼。”

    云离也点头,“姑姑嘱咐我数次,让我不准告诉你。”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笑着对她点头,温声道:“有七皇子在,姑姑不会出事。她不想错过你的及笄之礼,就由了她也没有什么不可,否则也许会引以为憾事。”

    云浅月微微紧张的心放松了些,点点头,“姑姑能来,自然最好。我只怕她奔波上山,身体受不住。”

    “你姑姑还没那么娇弱!”云王爷摇摇头,“不用担心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不再说话。想着居然是夜天逸亲自和她姑姑一起来。这中间又有怎样的谋算?不过她也管不了那么多。能肯定的一点就是,夜天逸不会害她姑姑。无论她和他已经闹崩,冷了心,狠了情,但这一点,还是可以肯定。

    礼仪官看着沙漏,吉时已到,他高喊了一声,“拜天!”

    山上所有人都起身,容景和云浅月手里各拿了一束高香点燃。站在观天台的最高端,对着天空拜了一拜。他们之后,上山的贵客们亦是象征性地轮番拜了一拜。

    之后给容景行冠礼,古代男女的冠礼一般都由父亲主持。但荣王早逝,好在容老王爷在,于是容老王爷发话,亲自为容景加冠。又因为冠礼一般为三次,容老王爷给容景加冠后,可以指定在场的贵客为其二加冠。

    容老王爷还未指定,南凌睿便站了起来,风流无比地笑道:“这二冠本太子给景世子加吧!本太子和景世子相交甚好,本太子身份也不辱没了景世子,不知景世子可有意见?”

    众人都看向南凌睿,暗暗想着这南梁睿太子行事风骨和寻常为人简直是判若两人。天下人这些年一直以来将他视为风流太子,他也一直以风流太子自诩,可是两个月前凤凰关天水崖水闸崩塌,天下人才真正见识到了这位南梁睿太子的手腕。本来因为蓝家闯龙潭虎穴阵的退婚之举就深得南梁百姓的民心,如今凤凰关之事日夜不眠任劳任怨衣不解带与士兵百姓同吃同睡的睿太子更让天下百姓刮目相看。他一直行事只凭喜好,睿太子心思不定的传言也在民间广为流传,他某种时候和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一样,常常做出些出人意料之举。所以,今日他不等容老王爷指定就站出来要给景世子及冠,虽然礼数不对,但想到他的随性而发的个性,众人意外了一下之后,便也不觉得太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