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逼宫传位(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秦玉凝看了夜天倾一眼,面色温婉,却目光清冷,“二皇子好大的胆子,竟敢谋逆!”

    “数月不见,玉凝看来过得很好!”夜天倾咬着牙吐出一句话,口中的鲜血更多。

    “托二皇子的福,过得还不错!”秦玉凝冷声道。

    夜天倾笑了笑,因为后背的匕首插得极深,牵引了他全部的力气,他用手捂住小腹,走向秦玉凝,“玉凝,你告诉我,你这些日子在哪里?”

    “二皇子和四皇子谋逆,当是死罪,既然是将死之人,我劝你还是不必知道了。”秦玉凝冷冽地道。

    “在七弟那里?”夜天倾似乎没听到秦玉凝的话,继续上前。

    “二皇子最好止步!否则我手一抖,你的好弟弟就要命丧黄泉了。”秦玉凝见夜天倾向她走来,警告道。

    “呵……那正好,我们一起去黄泉,反正我也活不了了,也有个伴。”夜天倾“呵”地一笑,气血上涌,吐了一大口鲜血,但依然向秦玉凝走来。

    “二哥,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若现在跪地向父皇请罪,做妹妹的兴许还能给你找个太医,看看保下你的性命。”六公主此时上前,从腰间抽出一把剑,架在了夜天倾的脖子上,警告道:“否则,别怪做妹妹的不客气了!”

    夜天倾停住脚步,扬了扬眉,似乎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了六公主一眼,笑道:“六妹妹如今真是出息了!居然也会拔剑了!”

    “人总要长大,就像二哥居然都敢向天借了胆子谋逆,妹妹哪里不能成长?”六公主用剑指着夜天倾,话落,对躺在床上的老皇帝道:“父皇,女儿和玉凝来晚了,让您受苦了,您说如何处置他们?”

    “你们来得好!”老皇帝伸手一拍床板,似乎也来了精神,对二人道:“将他们现在就给朕杀了!朕不想再看到这两个孽子。”

    “二哥,既然父皇不想再看见你,那就对不起了!”六公主闻言手腕猛地用力,手中握的剑毫不犹豫地划向夜天倾的脖颈。

    云浅月手指缩了缩,目光紧紧盯着六公主的剑。

    容景轻轻握了握云浅月的手,她偏头看向他,他眸光静静,半丝要出手相助的神色也无。她闭了闭眼,对他点点头,继续看向下面。

    “慢着!”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六公主手中的宝剑顷刻间顿住,缓缓回头,只见夜天逸缓步走了进来。她看着夜天逸,喊了一声,“七哥!”

    这一声七哥听起来寻常,但是若仔细听的话,里面喊了一声恭谨。

    “七皇子!”秦玉凝架在夜天煜脖颈上的剑不松,也喊了一声,这一声和六公主的声音听起来相差无几。

    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嘴角微微勾起,溢出一抹笑意,有些清凉,有些散漫,还有些看不出是嘲弄,还是其它。总之,这样的笑,他很少有。

    云浅月收回视线,继续看向下面。

    “你总算来了!朕以为你不管父皇,由得这两个孽子杀了朕!”老皇帝看着夜天逸道。

    “儿臣来晚了,让父皇受惊了!”夜天逸缓步走进来,在距离夜天倾和夜天煜三尺的方向站定,看了二人一眼,对老皇帝淡淡道。

    老皇帝哼了一声,“这两个孽子,还让朕受不了惊。”

    “父皇是这天圣的九五之尊,能让父皇受惊的事儿自然极少。看来儿臣太多虑了,得到消息便将母后托付云王叔照顾,急急赶了来。”夜天逸看着老皇帝道。

    “你母后身体还好吧?没受奔波吃不住吧?”老皇帝问。

    “没有,母后一切都极好,就是十分喜爱福寿山,不想回来。”夜天逸道。

    “不想回来也得回来,福寿山是福寿山,不是她的家,皇宫才是她的家。”老皇帝道。

    “母后说在皇宫住够了!”夜天逸又道。

    老皇帝哼了一声,“住够了也得住,她生是皇室的人,死是皇室的鬼。别以为时日无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由不得她。”

    “可惜父皇病着,无法起床,我看母后就是在和父皇置气而已,只要父皇哄哄她,便也好了。您和母后毕竟是一辈子的夫妻。”夜天逸道。

    “我若不是病着起不来,能让这两个孽子滚来我面前大逆不道?她有腿有脚不来看朕,朕去多少次她也闭门不见。哪里有这样的皇后?”老皇帝消下去的火气又升了起来,提起夜天倾和夜天煜,本来和夜天逸闲话家常一般,如今想起二人来,对夜天逸怒道:“你为何拦着?不让六儿杀了这个孽子?”

    “依儿臣看二哥和四哥和父皇开玩笑而已。”夜天逸缓缓道。

    “开玩笑!混账!刀都已经架在朕的脖子上了,还是开玩笑?”老皇帝横眉竖目。

    “儿臣没看到刀架在您的脖子上,而是架在了明妃娘娘的脖子上,如今又被六妹妹和丞相府的秦小姐两个女儿用剑抵住脖子,她们两个弱女子而已,如何能将二哥和四弟轻易地制住?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依儿臣看来,这只不过是二哥和四弟在和父皇开个玩笑而已。”夜天逸慢慢地道。

    “那是因为秦小姐有武功!且比这两个人高强,你别告诉朕你不知道!”老皇帝对夜天逸瞪眼。

    “秦小姐有武功吗?”夜天逸似乎有些讶异,转头上上下下打量了秦玉凝一眼,摇摇头,“儿臣还真不知。”

    老皇帝哼了一声,“你知道什么?”

    “儿臣知道您是儿臣的父皇,他们是与儿臣流着一样血脉的兄弟。”夜天逸道。

    “兄弟?你没听到他们刚刚说的话!你当他们是兄弟,这两个孽子可不当你是兄弟!”老皇帝似乎被激怒,额头青筋直跳,再不想说,使劲地敲床板,对夜天逸命令道:“现在就给朕杀了他们两个!朕再也不要见到他们。”

    “父皇息怒,二哥和四弟虽然玩笑开大了,但是罪不至死!”夜天逸看了夜天倾和夜天煜一眼,对老皇帝摇摇头。

    “混账,你也反了朕不成?”老皇帝似乎怒极。

    “儿臣不敢!”夜天逸摇摇头,对外面清声喊道:“来人,去请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染小王爷、容枫世子、冷小王爷一起来圣阳殿。”

    “是,七皇子!”外面有人恭敬地喊了一声,听声音竟然是早先没在圣阳殿的文莱。

    “你喊他们来做什么?”老皇帝看着夜天逸。

    “父皇的火气太大了,二哥和四弟的玩笑虽然开大了,但他们总归是您的儿子。儿臣劝不住父皇,又不想强行惹父皇再生气,将您气坏了就不好了,如今请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染小王爷、容枫世子、冷小王爷一起来圣阳殿劝劝父皇。对二哥和四弟小惩大诫就好,不至于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您就少了两个儿子了。”夜天逸道。

    “这样的两个孽子,少一百个朕也不心疼!”老皇帝怒哼一声。

    “夜天逸,你少假好心!父皇,要杀要剐您随便!我们既然敢做,就不怕死。没想着要活着回去!”夜天煜忽然转过头,怒瞪着夜天逸。

    秦玉凝架在夜天煜脖子上的剑随着他转头,连忙离开了一寸,但也还是划破了他脖颈上的皮肤,一道浅浅的血痕,鲜血流了出来,顷刻间染红了脖颈。

    “不错!不用你假好心!我们输了就是输了!本来也没你手上的筹码多,我们也没想着能赢。不过七弟的手段的确是高啊!竟然让两个弱女子为你所用,兵不血刃地就将我们制住。”夜天倾这一番话已经说得极为困难,话落,看向秦玉凝,冷嘲一笑道:“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女人!”

    秦玉凝看也不看夜天倾一眼,冷声道:“一日没嫁给你,就不是你的女人,二皇子还是不要在这里逞口舌之快,最好跪地求情,皇上兴许看在你是他儿子的份上饶你不死。”

    “好一个一日没嫁给我,就不是我的女人!”夜天倾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背后插着的匕首因为他剧烈地晃动血流如注,他似乎突然不知道疼了,捂着心口的手伸手入怀,从怀中拿出一摞纸扔向秦玉凝,对她大笑道:“你还记得这个吗?这可都是月妹妹在你我行房那日送给我们的礼物,我一直贴身收着的,即便你失踪这数月,我也一直看着,看着看着,就想起你我那日之事……”

    一大摞纸上面画的春宫图,唯妙唯俏,栩栩如生。全部地砸到了秦玉凝的身上,脸上,更有甚者砸在了她横在夜天煜脖颈上的剑身上,然后散落在地。

    秦玉凝的脸瞬间就刷地白了,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还记得吗?那日你在我身下,一直哭着求我,好不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多么娇媚,多么柔软,你越是这样,就越让我恨不得将你贯穿到底,掰开了,揉碎了,吞咽入腹。”夜天倾看着秦玉凝发白的小脸,颤抖的娇躯,那眼神似乎又将她脱光了,一字一句地道。

    “你闭嘴!”秦玉凝白着脸低喝。

    “想起来了吧?那一日你是不是后来一直记忆犹新?我烙下的印记,你一辈子也磨不去。只要你活着,你就是我的女人,不,你死了,也还是免除不了你是我的女人,曾经怀了我孩子的事实。”夜天倾看着秦玉凝,即便他嘴角一直鲜血直流,但依然大笑着,一字一句,犹如针锋。

    秦玉凝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架在夜天煜脖颈上的剑几乎握不住。

    “这些日子看来你归顺了七弟,怎么?难道你还想着嫁给七弟不成?算起来你是他的嫂嫂,不过没关系,七弟愿意捡他哥哥我剩下的也行,不过你和他若是行鱼水之欢的时候,难道就不想起我吗?”夜天倾欣赏着秦玉凝几乎要崩溃的脸色,笑着道:“不过七弟心里一直有着月妹妹吧?可惜啊!月妹妹看上的人是容景,这一辈子怕是都得不到了,不过你虽然是我穿剩下的破鞋,但好歹也是这京中天圣第一美人,配七弟还是勉强可以……”

    秦玉凝忽然从夜天煜脖颈上拿开剑,刺向夜天倾。手腕虽抖,但这一剑丝毫不减凌厉。

    夜天倾笑看着他,不躲不闪,那神情似乎即便能躲开,也不躲了。

    夜天逸轻轻一挥袖,扫开了秦玉凝打向夜天倾的宝剑,从夜天倾说话到如今秦玉凝拔剑,他神色丝毫微变,清逸俊美的眉眼看不出任何情绪,对秦玉凝淡淡道:“住手!”

    就是这样平淡的两个字,秦玉凝的怒气和颤意似乎顷刻间就消失于无形。宝剑顺着夜天逸的力道撤回,又重新架在了夜天煜的脖子上。

    “住手做什么?秦玉凝,你果然还是和过去一样,即便现在你拿着剑,也和过去没拿着剑,在男人面前就跟小绵羊一样,温顺乖巧的很。”夜天倾看着秦玉凝,大约是刚刚笑得厉害了,又吐出一口血,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秦玉凝,你要记住,即便我死了,你也是被我玩过,被我狠狠地玩过,而且不止一次,被我烙下印记的女人。你这一辈子,即便我死了,你也洗不去。你再也嫁不了别人,即便到死的那一日。”

    秦玉凝似乎没听到,木着一张脸,不看夜天倾。

    夜天倾哈哈大笑了一声,又转向夜天逸,也是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七弟,你生来就比我和四弟狠,你和父皇一样,没有心没有肺更没有情,眼里只有江山。你自认为你爱月妹妹,但你好好问问自己的心,你的爱真的是爱?比起所有人,你的爱最不值钱。”

    夜天逸淡淡看着夜天倾,不答话。

    “今日我败,明日就是你败!夜天逸,你即便得了皇位,也坐不久。夜氏这江山是盗来的,连这皇宫都是盗了慕容氏的。欺世盗名,盗国盗家,我即便身为夜氏子孙,也一样为此不齿。今日,父不仁,子不义。我以我血诅咒,夜氏江山早晚有一日会崩塌!就像百年前的慕容氏一样。夜氏所有列祖列宗包括皇室祖嗣祠堂,都会化为烟灰。再不能复!”夜天倾看着夜天逸,发出诅咒。

    “孽子!杀了他!”老皇帝气怒大叫。

    “不用你杀,我自己会死!”夜天倾看了老皇帝一眼,话落,一把夺过六公主手中的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自刎而下,顷刻间,长剑话落,他的身子也跟着软软地躺在了地上,再不复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