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皇上驾崩(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父皇息怒!”夜天逸摇摇头。

    “好啊,朕说的话如今不管用了是不是?”老皇帝转头看向夜天逸,眼中的火似乎要冒出来,大怒道:“你没听到他说了什么混账话吗?这样的孽子,不杀了等什么?”

    “儿臣听到了!”夜天逸神色平静。

    “听到还不给朕杀了他!”老皇帝怒喝。

    “儿臣觉得让四哥活着比较好!可以活着代替二哥看看儿臣能不能守得住这夜氏江山。”夜天逸淡淡道。

    “夜天逸,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我即便活着,你也守不住!即便没有前朝皇族后裔来夺回天下,你也守不住。南梁、南疆、西延、北崎等小国日渐坐大,脱离天圣掌控,外加一个本来就兵强马壮,遍地富饶的东海,这天下早晚不再姓夜。”夜天煜大声道:“夜天逸,今日我和二哥的下场,就是明日你的下场。”

    “想要我有这样的下场似乎不易!”夜天逸不恼不怒,神色平静,对六公主道:“六妹,你出去看看,文莱将人请来了没?”

    六公主应声,连忙走了出去。

    “朕说杀了他!杀了这个孽子!他不配姓夜!”老皇帝依然怒喝道。

    夜天逸不再说话,也不再看老皇帝。

    “父皇,您这样叫声,我都替您觉得可笑!您怎么现在如今还不明白。这个皇宫,甚至整个天圣皇朝,到如今已经不是您说了算了!说了算的人是七弟!连两个女人都能听他的,这个皇宫里面,如今还有几个人不听他的?包括你的文莱。”夜天煜可笑地看着老皇帝躺在床上叫嚣。

    老皇帝瞪着夜天煜,老眼火红,片刻,又瞪向夜天逸,忽然张开嘴,一口血喷了出来。想要起身,却又跌回了床上,昏死过去。

    “秦小姐,劳烦去请太医给父皇看诊!”夜天逸对秦玉凝吩咐。

    “是,七皇子!”秦玉凝应声走了下去。

    “七哥,人来了!”六公主从外面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群人。

    夜天逸看向门口,只见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走了进来,没有看见夜轻染、容枫、冷邵卓三人。他平静地问,“三位王叔和丞相来了,染小王爷,冷小王爷和枫世子在何处?”

    四人进来之后,似乎被圣阳殿内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惊住了,尤其是夜天煜抱着夜天倾坐在地上,夜天倾浑身是血,已经没了声息,更是令四人惊异不已,一时间都停住脚步,看着眼前的情形,没听进去夜天逸的话。

    “三位王叔和丞相来了,染小王爷,冷小王爷和枫世子在何处?”夜天逸又问一遍。

    “回七皇子,他们三人喝醉了!来不了了,如今刚刚被送回了府里,都罪得和烂泥一样。尤其是夜轻染那个混小子,罪得更是人事不省,也不晓得他们三个灌了多少坛酒。”德亲王当先回过神,连忙道。

    夜天逸点点头,“他们虽然来不了,三位王叔和丞相来了也一样。”话落,看了四人一眼道:“二哥和四哥跟父皇开了个玩笑,父皇要杀他们,我本来喊你们过来求求情,如今看来也不必了,父皇病又复发了,如今昏过去了,你们看看四哥该如何处置。”

    四人闻言这才看向龙床,果然见老皇帝昏死过去,床上被他吐了一滩血,昏死过去的面相有些恐怖,而床下躺着同样昏死过去的一个女子,已经辨不出样貌,但看衣着还是可以辨认出是明妃。

    四人掠过明妃,再次看向死去的夜天倾和抱着他的夜天煜。一时间无人答话。

    “德王叔,您看如何处置?”夜天逸问德亲王。

    “这……”德亲王看了另外三人一眼,谨慎地道:“如今皇上昏迷不醒,一直以来都是七皇子监国,这件事情您处置就好!”

    “另外两位王叔和丞相也是和德王叔一样的想法?”夜天逸看向另外三人。

    “德王兄说得对!皇上昏迷不醒,一直以来都是七皇子监国,这件事情您处置就好!”孝亲王和云王爷齐齐点头。

    秦丞相也连忙附和,“不错,这件事情七皇子处置就好!臣等听从七皇子的吩咐。”

    夜天逸点点头,慢悠悠地道:“我虽然监国,但景世子辅政,也是要听听他的意见!”

    “这……”德亲王皱眉,“景世子今日及冠,浅月小姐及笄,七皇子也知道,他们二人扔下宾客离开了,如今也没有音讯……”

    “夜天逸,废什么话!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您去将菡儿叫来,我们这就死给你。”夜天煜打断德亲王的话,对夜天逸恨恨地道。

    “我刚刚说过了,二哥和四哥不过是和父皇开了个玩笑而已,不至于是死罪。二哥自刎而死,我没拦住,如今我既然不让父皇杀你,也不会杀你,更不会将你的侧妃喊来你们一起自杀。你就不要想这个心思了。”夜天逸淡淡看了夜天煜一眼,对德亲王道:“德王叔,先将四哥押入刑部大牢吧!等父皇醒来,景世子回来,再行定夺!”

    “是!”德亲王连忙应声。

    “四哥,你最好不要想死,我说得出,做得到!你若是自寻死路,那么你的侧妃的下场,可就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了。”夜天逸淡淡警告。

    夜天煜怒瞪着夜天逸,片刻后,怒意退去,忽然一笑,“我的好七弟,你放心,从现在起,你就是让哥哥我死,我也不死了。我还有二哥托付我最后告诉月妹妹的话没告诉,怎么能死?我还要好好地看着你是如何和我们一样失败的。我更要看着这天圣皇朝那把尊贵的椅子你能坐几日。”

    “四哥能想通最好!免得我再为你忧心!”夜天逸话落,不再看夜天煜,看向德亲王。

    德亲王对外喊道:“来人!”

    外面顷刻间涌入几人。

    “将四皇子押去刑部大牢,严加看守!”德亲王对几人命令。

    “是!”那几人立即应声。

    “不用你们押,我自己走!”夜天煜放开夜天倾,起身站了起来,抬步向外走去。

    那几人立即拔出刀剑,用刀指着他后背,跟上他出了圣阳殿。德亲王看着出去的人,他掌管刑部,似乎不放心,也跟了出去。

    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三人都看向夜天逸。

    “冷王叔,你带着人去包围四皇子府,看好赵可菡,告诉她,四哥没死,被押入了刑部大牢。她若是想四哥活命,就好好在四皇子府待着。”夜天逸对孝亲王吩咐。

    “是,老臣这就去!”孝亲王领命,连忙去了。

    “秦丞相!”夜天逸看向秦丞相。

    “七皇子请吩咐!”秦丞相立即恭敬地垂首。

    “您带着人清扫皇宫和京城各处吧!明日一早,我不希望再看到哪里有一滴血迹和一具尸首。”夜天逸吩咐道。

    “是,老臣这就去!”秦丞相得令,连忙退了下去。

    “云王叔!”夜天逸看向云王爷。

    “老臣在!”云王爷连忙走上前,态度极其维诺恭敬。

    “你负责将二哥的尸首送回二皇子府安顿,找钦天监择日下葬吧!这也算是礼部的事情!”夜天逸对云王爷吩咐道。

    “是!老臣这就将二皇子的尸首送回去!”云王爷连忙应声,对外喊了一声,他的贴身随从和护卫进来几人,他指了指夜天倾的尸体,那几人立即意会,上来两个人,抬起了夜天倾走了出去,他也立即跟出去,走到门口忽然回头问,“七皇子,这择日下葬的话,该如何葬?是以皇子之礼?还是……”

    “皇子之礼,厚葬!”夜天逸道。

    “是!”云王爷点头,表示明白了,连忙退出了圣阳殿。

    殿中除了老皇帝和昏迷的明妃和横七竖八的宫女太监尸体外,只剩下六公主和夜天逸。

    六公主看了夜天逸一眼,此时走向明妃,伸手将她扶起来,喊道:“母妃,您醒醒!”

    明妃一动不动。

    “七哥!”六公主又喊了几声,明妃还是一动不动,她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目光定在明妃身上,看了一眼,对六公主道:“六妹不必担心,明妃娘娘只不过是气血不通,又加失血有些多,昏死了过去,你将她送回宫吧!稍后让太医去给明妃娘娘开个方子,多养几日就无碍了。”

    六公主似乎松了一口气,点点头,对外面喊:“来人!”

    外面进来两个人。

    “带上我母妃,跟我回宫。”六公主放开明妃,站起身,对那两个人吩咐。

    那两个人立即走过来,抬起明妃,跟随六公主出了圣阳殿。

    “文莱!”夜天逸对外喊了一声。

    “七皇子,奴才在!”文莱立即走了进来。

    “吩咐人将这里打扫了!”夜天逸吩咐。

    文莱连忙应声,退出去喊人,须臾,进来十多个侍卫,两人一抬,搬走了那些宫女太监的尸体,清扫血迹。不多时,圣阳殿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除了殿中浓郁的血腥味外,丝毫看不出这里曾经经过了一番杀戮,在这里失去了一个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