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皇上驾崩(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文莱带着人打扫完内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殿中除了昏迷的老皇帝外,只剩下夜天逸一人,他看向房顶,清淡地喊道:“景世子,月儿,你们下来吧!”

    他喊声落,房顶上无声无息。

    “我知道你们在!”夜天逸又道。

    房顶上依然无声无息。

    “月儿,二哥临死前说的话不知道你听到了没有?想必你距离得远,没听到,不用四哥告诉你了,我来告诉你,他说他爱你。”夜天逸又道。

    房顶上依然无声无息。

    夜天逸看着房顶,蹙了蹙眉,收回视线,声音极低,几欲不闻,“难道他们真没来?”

    “七皇子!”秦玉凝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夜天逸收敛起神色,转过身,看向门口,“进来!”

    秦玉凝挑开帘幕进来,后面跟着太医院的太医,她对夜天逸恭敬地道:“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到了。”

    “几个人去明妃娘娘的寝宫给娘娘看诊,几个人去皇后寝宫,母后今日也受了些惊吓。剩余的人留在这里给父皇看诊。”夜天逸吩咐。

    “是!”太医们齐齐应声。

    “你今日累了,回丞相府休息吧!”夜天倾对秦玉凝道。

    秦玉凝点点头,退了出去。

    不多时,太医院的所有太医做好了分派,分了三波,一波前往皇后寝宫,一波前往明妃寝宫,一波留在圣阳殿。

    留在圣阳殿给老皇帝看诊的太医都战战兢兢,今日的事情他们早已经知晓,如今七皇子懂医术而不再给皇上看诊,却让他们这些人来看诊,这说明了什么?人人都不敢胡乱猜测,只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给老皇帝按部就班号脉。发现皇上脉息极其虚弱,气血重伤,明明这两日已经被七皇子调养得小有起色,如今却是不止数日前的调养全部白费,更是严重了,甚至已经到了只剩一口气的地步,回天无力啊!他们互相对看一眼,谁也不敢开药方。

    夜天逸分配好众人各自的任务,便不再理会,转身打开了圣阳殿的窗子,清冷的风吹进来,吹散了几分浓郁的血腥味,他站在窗前向外看了片刻后,缓缓转回身,坐在椅子上,开始批阅奏折。就像是这座京城,这座宫殿,从来没发生那一场血的洗礼一般。

    太医们许久无人开方,都看向夜天逸,见夜天逸批阅密函,似乎不打算管这件事情,但他们也不敢随便入药,一个年老的太医试探地喊了一声,“七皇子?”

    “嗯!”夜天逸淡淡地应了一声,头也不抬。

    “皇上这病体……这病体……怕是要撑不住,臣等医术低微,您看……”那老太医看着夜天逸,生怕一句话说不对,就性命不保。

    “父皇大限将到,药石无医。随便入药吧!”夜天逸丢出一句话。

    那老太医见夜天逸没有发怒,松了一口气,看来七皇子比他们更知道皇上的病体,已经到了大限之日,与几名太医对看一眼,聚在一起,低声研究药方。

    圣阳殿内,夜天逸御笔落在奏折上的刷刷声和太医们的低语声融合在一起。

    圣阳殿房顶,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容景。

    容景此时也收回视线,伸手揽住她的腰,带着她悄无声息离开了圣阳殿的房顶,顷刻间按照来时的路线进入了地道。进入地道后,他衣袂如风,丝毫不停顿,带着她不出片刻便出了地道。

    地道的出口,自然是皇宫后宫墙外。

    宫外,空气清冷而清晰,蓝天白云,与皇宫浓郁血腥和被阴沉之气笼罩判若两个世界。

    云浅月向天看了一眼,轻轻吐了一口浊气,脸色有些晦暗。

    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揽着她的腰,身形不停,轻功登峰造极,轻如云烟地飘越层层屋宇,向城外飘去。

    走了一段路,云浅月才发现不是回云王府,而是向城外,偏头问容景,“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如今想去的地方,就是我要带你去的地方。”容景低下头,看着云浅月,温声道。

    云浅月微扬着脸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想要去一个地方?”

    容景用另一只没揽着她腰的手点了点她的心口位置,对她道:“因为你本来就在我的心里,你的心里所想,我自然知道。”

    云浅月心下一暖,面上的晦暗散去了些,嗔了他一眼,没说话。

    容景也不再说话,携带着云浅月向城门而去,一路所过大街小巷,都有士兵在清扫痕迹。那一条被鲜血铺满的主街上,孝亲王半丝也不敢携带,亲自带着人盯着打扫。

    出了城门,容景带着云浅月走了一段路后,停住身形,飘身而落,如玉的手指轻轻一弹,一枚白色的烟雾飘向上空炸开。

    云浅月顺着容景的手指向天上看去,只见一朵白色的莲花在上空绽放。

    “世子!”青影出现,对容景恭敬地喊了一声。

    “去灵台寺知会慈云方丈一声,就说我和浅月小姐借灵台寺的达摩堂一用!”容景对青影吩咐。

    青影应声,瞬间离开了原地,向灵台寺而去。

    容景见青影离开,偏头对云浅月道:“我们徒步走走吧!”

    “嗯!”云浅月点头。

    容景拉着云浅月缓步向前走去,两人走得并不快,脚步轻缓,步履一致,谁也不说话。地面上传来两个人鞋靴摩擦的声音。

    不多时,天空居然飘下雪花。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向天空,刚刚好好的蓝天白云,此时却是已经转变为苍茫灰白一片,她看着天空对容景道:“今年的雪终于下了!”

    “也许一下就不可收拾!”容景也看向天空,声音浅浅淡淡。

    云浅月不再说话,盯着天空看,雪花从九重天万丈高空飘落,打在她脸上,眉眼上,冰冰凉凉,在她眼睫毛处落下,顷刻间便化为了一滴纯净的水滴,晶莹剔透地覆盖在她的眼帘处。她一动不动,甚至眼睛一眨不眨。

    容景从天空收回视线,将手覆在云浅月的脸上,也同时盖住了她的眼睛。

    云浅月眨眨眼睛,那一滴雪化的水滴沾在了容景的手心上,湿湿润润。

    二人就这样停留片刻,容景放下手,对她温声道:“走吧!”

    云浅月点点头,跟随容景继续向前走。

    半个时辰后,二人来到灵台寺的山门。慈云大师带着几名寺中的长老已经等候在此,见到二人来到,连忙齐齐双手合十见礼,“阿弥陀佛,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这厢有礼了!”

    “方丈和几位长老有礼了!”容景颔首,声音温润。

    “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请!”慈云方丈和几位长老让开山门。

    容景拉着云浅月缓步走了进去。

    这时,灵台寺的钟声响起,一下一下,每次灵台寺做法事,都会响起这样的钟声。虽然沉重,却空灵。

    云浅月听到这样的钟声,终于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容景偏头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拉着她向达摩堂走去。方丈和几位长老齐齐跟随在二人身后。

    来到达摩堂,十八罗汉的佛像各司其位。容景和云浅月看了一眼,齐齐迈进了门槛,站在了佛堂的正中央,看着正中最大的一尊佛祖之像。

    “景世子,要作法吗?”慈云方丈上前,低声询问容景。

    “要!”容景道。

    方丈点点头,回身对几位长老一摆手。几位长老显然早已经有准备,齐齐一挥手,外面涌进了不少僧人,排排坐好。不多时,达摩堂响起了超度诵经的声音。

    显然,灵台寺虽然是佛门圣地,但也是知晓天圣京城发生的那一场逼宫传位血洗之事。因为这一场法事,按照的是皇子之礼。

    云浅月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诵经声,脑中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初见夜天倾的情形,那是她娘去世后不久,姑姑将她接进了宫,夜天倾去荣华宫给姑姑请安,她坐在皇后身边打量这个太子,或许应该说那时候打量她将来要嫁的人。他不过是个几岁的孩子而已,得天独厚的条件,和生来的太子身份,让他看起来整个人像是一座小金山,她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打量她,两个小孩对看了半响,姑姑轻咳了一声,他似乎挂不住脸,连忙收回视线,红着脸告辞。姑姑自然准了,回头问她,“太子怎么样?”,她诚实地回答,“若是他将来能很有钱,嫁给他也不错。”,姑姑笑骂了她一句,“不知羞”,此事便也接过去了。

    夜天倾走后不多时,蓝妃带着夜天逸前来请安,她发现夜天逸和小七长得太像,以为他就是小七,于是在姑姑和蓝妃震惊的目光中,拉着夜天逸出了荣华宫。后来虽然知道他背不出**宣言,不是小七,但依然在他身上寄予了对小七的情感,所以,后来进宫,她便刻意地避开夜天倾,和夜天逸相处时日居多。后来老皇帝四十五大寿,她在那一天,相继认识了容景,夜轻染,容枫,冷邵卓等人,也是在那一天,她为了探出老皇帝的心思,偷换了抓阄,后来将鼻涕眼泪抹在夜天倾身上,招致本来对她有好感的夜天倾对她厌恶至极,而她为了早日摆脱嫁入皇室遵循祖训的身份,追在他身后伪装,这样一晃,就是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