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寻常幸福(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把伞下,两道身影,在漫天的大雪中,自成一道如画风景。

    “容景,你冻不冻手?”走了一段路之后,云浅月仰头看着容景。

    容景看着她依然孩子气一般地抱着他的胳膊,勾唇一笑,道:“冻手到是不,但你再这样抱着我的手臂走下去的话,我就累得没劲给你烤鱼了。”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这算什么,我还没让你背着走呢!”

    “你还想让我背着你走?”容景笑着扬眉。

    云浅月打量他一眼,放开他的手臂,摆摆手道:“算了,看看你这副小身板,瘦得跟竹竿子一样。我若是真让你背着,这鱼不用烤了。”

    “云浅月,你知道怀疑男人的能力的后果是什么样的吗?”容景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抬眼望天,“不知道!”

    容景忽然伸手,将云浅月的胳膊拽住,轻轻一挥衣袖,她的身子直线被抛向了上空,云浅月没防范,骤然被扔出,身子离地,飘在半空中,她“啊”地轻呼一声,身子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须臾,骤然向地上坠去。

    容景站在原地不动,看着云浅月被抛到半空中,又急速坠下,唇瓣挂着一丝笑意。

    云浅月在距离地面三尺时本来能运功掌控住身形,但她清楚地看到容景嘴角的笑意,心一横,眼睛一闭,也不运功,等着直直栽到地上。

    就在她即将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容景轻轻抬手,月牙白的水袖滑过她的脸,她的手臂被他的手轻飘飘拽住,微微一抬,她的身子被轻飘飘甩起,轻轻地甩在了他的后背上。

    容景秀雅笔直的身子微弯,但那一手打着的伞却纹丝未动,顷刻间遮住了伞下的二人。

    云浅月闭着的眼睛睁开,看到的就是自己趴在了容景的后背上,他本来瘦削的背影却稳稳地支撑着她的重量。她眨了眨眼睛,忽然伸手捶了他一下,骂道:“你发什么疯?”

    “好玩吗?”容景一手托住云浅月,一手打着伞,笑问。

    云浅月微微哼了一声,“若我没武功,被你这么扔了又接住,此时早去见阎王了。”

    “怎么会?即便你没有武功,我不让你去见阎王,阎王也带不走你。”容景笑了笑,背着云浅月向前走去。

    云浅月看着他,只看到一支白玉簪束着他三尺青丝。她收回视线,转回头,看到本来两个人的脚印只剩下一个人的脚印,她看着那一串笔直的脚印,忽然笑了,回过身,懒洋洋地趴在她的身上,笑问,“容景,你还真背着我走啊?”

    “浅月小姐有要求,景一定要满足。”容景笑道。

    云浅月伸手夺过他手里的伞,打在两个人头顶,一手勾住他脖子,将脑袋靠在他脖颈上,笑道:“那容公子能背浅月小姐走多久啊?”

    “一辈子如何?”容景手中没了伞,用两只手拖住云浅月,笑问。

    “两辈子不行?”云浅月扬眉。

    “只要你愿意,十辈子都行!”容景声音隐了一丝浓郁的笑意。

    云浅月哼唧了一声,将勾着他脖子的那只手伸进他衣领里,顿时感觉温温热热的暖意,她嘴角扯开,笑得软软的,“这可是你说的啊,十辈子,一辈子都不能少。”

    “好,我说的!”容景轻轻吸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伸进自己脖颈的小手,笑着应声。

    云浅月不再说话,听着容景轻轻浅浅的脚步声,听着雪打在伞上发出簌簌而落的声音,听着远远传来隐隐约约的诵经声,听着容景和她彼此的心跳声,她忽然忘记了今日血染皇城,血染皇宫,血染圣阳殿,只记得今日是容景及冠,她及笄,他们成人之礼的大日子。她闭上眼睛,享受着一方伞下,这个如玉无双男子用他的后背背着她的静谧温暖。

    半个时辰后,来到香泉水旁。

    容景停住脚步,微微偏头笑看着云浅月问道:“还不想下来?”

    云浅月躺在他背上的脑袋抬起,笑嘻嘻地看着他,“累吗?”

    容景摇摇头,“不累,不过你烤鱼!”

    “好!”云浅月痛快地应声,拍拍容景的手臂,他松开手,她从他后背滑下来。将伞递给他,欢快地道:“你等着,我去抓鱼!”

    容景含笑点头。

    云浅月打量眼前,香泉山顶是温泉的原因,即便在这冬至大雪天,四处都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但香泉水依然未冻结,高崖流下的瀑布声响成为这后山谷静寂中和悦的音符。她足尖轻点,飞身上了一处树梢,从上面折下两根树枝,挥手轻轻一甩,一根树枝被她扔在了水面上,她紧随着飘身落在了树枝上,一手拿着另一根树枝低头向水里看去。

    不多时,插了一条鱼上来,她掂了掂,大约有二斤,转身问容景,“一条够不够?”

    “大约不够!”容景笑道。

    云浅月表示知道了,再次低头向手中看去。不多时,又插了一条大约二斤的鱼上来。再次问容景,“这回呢?”

    容景看了一眼她两手的雨,笑着点头,“够了!”

    云浅月扔了树枝,拿着鱼,飘身上岸。

    容景刚要伸手接过,云浅月躲过他的手,笑着道:“容公子背我辛苦了一路,这一顿烤鱼就当我犒劳你吧!”

    “能尝到浅月小姐的手艺,是景的荣幸!”容景笑着点头。

    “文绉绉的!”云浅月笑着嗔了他一眼,抽出腰间的碎雪,给鱼开膛破肚。

    容景打着伞站在云浅月的身边,挡住落在她身上的雪,看着她用碎雪杀鱼,慢悠悠地道:“若是让造剑的人知道云浅月用天下三大名剑之一的碎雪杀鱼,如此糟蹋好剑,怕是坐骨多时,也会从土里蹦出来找你拼命。”

    云浅月叱了一声,反驳道:“好剑的用处理当用来果腹,不该用来杀人。”

    容景轻笑,颔首,“说得也对!”

    云浅月不再说话,专心杀鱼,这样的事情她做过数次,得心应手,不多时就将鱼洗干净,拾了干柴,架上火,干柴经过她用内力催干,烧得极烈,即便漫天飘落的雪花,也打不灭火苗,她将鱼架在火上,做好一切,拉着容景坐在了一旁的大石头上。

    “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容景见云浅月一心盯着火,提醒她。

    “嗯?”云浅月偏头看着他。

    “烽火戏诸侯!”容景道。

    云浅月恍然,笑看着他,“你确定你真要听?”

    “如今闲来无事,可以听听。”容景也笑看着她。

    “好吧,那我就给你讲讲这段故事。”云浅月想了一下,道:“西周末年,周宣王去世,他儿子周幽王即位。周幽王残暴昏庸,荒淫无道,重用佞臣,杀害忠良。其中有褒国国君褒劝谏他,被他下狱治罪,褒国为了营救褒,遂进献美人褒姒,以赎其罪。果然,周幽王见到褒姒的美色惊为天人,爱煞了褒姒,百般取悦美人,但美人就是不笑,在佞臣的撺掇下,于是想出了”烽火戏诸侯“的主意。就是将京城遇到大兵来犯时才启用到的烽火台点燃。待各路诸侯看到烽火台燃起烽火,快马加鞭赶来相救,才发现是个骗局。诸侯愤怒,而褒姒终于大笑。周幽王兀自陶醉在美人开颜的喜悦之中,一而再、再而三烽火戏诸侯。不久后,外敌进宫,周幽王再染烽火台,屡屡受骗的诸侯再也不上当了,无人来救,于是周幽王被斩杀,褒姒被掠走,西周灭亡。”

    “一笑倾国!”容景听完后笑着道。

    “嗯!当真是一笑倾国!”云浅月点头,动手翻了翻鱼身,之后转回头,双手抱住容景的腰,仰着脸看着他问,“你刚刚说我可以有大要求是不是?比如若你为君主,我也效仿褒姒,你会不会为我点燃烽火台?”

    容景眸光微闪,低头笑看着云浅月,提醒道:“云浅月,你这话大逆不道!再说你这是什么破比如。我若为君,焉能残暴荒淫?你如何能成得了褒姒?”

    “你还怕大逆不道?你别管我这个是不是破比如,你就说会不会吧!”云浅月道。

    容景笑看着她的眼睛,她眼中如一汪清澈的湖面,能倒映出他的容颜,他笑道:“若是我,烽火戏诸侯做什么?何不倾国相送?到时候别说你想点燃烽火台,就是一把焚烧了烽火台,也可以,”

    云浅月一把推开他,笑骂,“更加昏庸无道!”

    容景身子晃了晃才坐稳,笑而不语。

    这时,烤鱼的香味飘散开来,云浅月的全部心神都被集中到了烤鱼上。不多时,鱼烤熟,她先递给容景一只,又自己拿起另一只,二人一人插着一只二斤多的鱼吃了起来。

    云浅月狼吞虎咽片刻后转头,就见容景坐在那里,月牙白锦袍,容颜如玉,明明如贵公子一般该坐在最高雅之地品茶下棋,或者面前摆着山珍海味,偏偏如今手里拿着一只烤鱼,但是看起来,在这飘雪中却是如此素雅如画,雅致俊美。她啧啧了两声,口中一边嚼着鱼,一边嘟囔道:“真是有违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