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宣读遗诏(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文莱进入内殿片刻后,内殿的门被打开,呼啦啦走出了一堆人。

    当先一人是夜天逸,他的身后跟着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凤丞相,几人之后是容枫和冷邵卓。最后缓缓走出夜轻染,夜轻染一脸晦暗,眼眶有些红,看起来有些憔悴。夜天逸脸色也不是太好,显然一夜未睡,但衣带整齐,雪青色锦袍,腰间系了一块白布。其他人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凤丞相几名老臣人人神色凝重,容枫和冷邵卓气色比几人好些,但显然也是一夜未睡,有些疲惫。

    几人出来之后,都不约而同地向容景和云浅月看来。

    夜天逸目光落在容景和云浅月牵着的手上,眸光凝了凝。

    夜轻染绕过几人,大踏步走到容景和云浅月面前,看了二人一眼,语气有些冲地问道:“你们昨日去了哪里?”

    容景温声道:“游福寿山了!”

    “鬼才信!”夜轻染哼了一声,看向云浅月,“小丫头,你说,你们昨日去了哪里?”

    “我和他一起,他说游福寿山了你不信,我要说,你信?”云浅月对夜轻染挑眉。

    夜轻染瞪了云浅月一眼,“不信!”

    “这不就得了!你也不信,我又何必要说?”云浅月看着他,懒洋洋地道:“不过昨日晚上我们住在灵台寺了,还烤了鱼来吃,就是上次在香泉水旁你给我烤的鱼,顶着大雪吃的。很香。”

    夜轻染皱眉,“你还有心情吃鱼?”

    “为什么没有心情?昨日他及冠,我及笄,我们两个人大喜的日子,下雪烤鱼,才浪漫。”云浅月道。

    “你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夜天倾死了,夜天煜入狱了?皇伯伯驾崩了?”夜轻染问出一连气的话。

    云浅月摇摇头,“不知道!”

    “小丫头,你不诚实!”夜轻染盯着云浅月的眼睛。

    “昨日我们谁也没带,就两个人,没有人给我们传信,不知道又有什么稀奇?”云浅月看着夜轻染,对他冷声道:“夜轻染,我如今还能闻到你一身酒气呢?想必昨日大醉吧?你确定你昨日知道这些事情?对了,也许你知道,你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掌管京城内外四十万兵马,一只苍蝇想要飞出去或者走进来都逃不出你的耳目。你又如何会不知道?你既然知道,那么请你给我说说前因后果,我们也好仔细地了解一番。”

    夜轻染面色一白,须臾,他垂下头,低声道:“小丫头,我不过就问了问你而已,你至于对我如此犀利的说话吗?”

    云浅月撇开头不看他,冷漠地道:“夜轻染,你惹我不高兴了,还不允许我说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不知道又如何?皇室的事情而已,或者说这朝中的事情而已,轮得到我一个女人管吗?”

    夜轻染抬起头,看着云浅月,被她脸上冷漠的神色震得心里一凉,一时没了言语。

    容景看了夜轻染一眼,淡淡道:“昨日皇上准了景的假的,好好过及冠之礼。劳碌这许久,身体受不住了,休息一下也是应该,我们两个人的大日子,不想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扰,也说得过去,不知道这件事情也不稀奇。染小王爷,你说是不是?”

    夜轻染看了容景一眼,同样没说话。

    气氛一时间沉默下来,就连灵柩前低低啜泣的后宫妃嫔都停住了哭泣。

    “昨日的事情的确事发突然,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及冠及笄之礼刚过就离开了,不知道京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实属正常,有情可原,如今回来了就好了。我们都在等着你们二人。”德亲王看了夜轻染一眼,连忙出来打圆场。

    “是啊,回来就好了!昨日实在太突然,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又是成人之礼的大日子。不想人打扰是应该的,如今皇上殡天,这样的大事儿,少不了你们啊!”孝亲王也连忙道。

    “不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回来就好了!我们大家都在等着你们二人回来。”凤丞相也立即道。

    云王爷看了二人一眼,叹了口气,也跟着道:“回来就好!如今时辰不早了!”

    四人一番话落,再无人说话,容枫和冷邵卓沉默不语,夜轻染更是再不言声。

    容景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气氛再度陷入沉寂。

    过了片刻,德亲王看向夜天逸,见夜天逸目光一直落在容景和云浅月牵着的手上,始终不发一言,他也瞥了一眼二人牵着的手,轻咳一声,转回身对夜天逸恭敬地道:“七皇子,如今景世子和浅月小姐来了,是否现在宣读皇上遗旨?”

    众人闻言都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依然看着容景和云浅月的手,没有出声。

    容景长身玉立,握着云浅月的手神色不动,仿佛没看到夜天逸目光看来。云浅月也是静静而站,神色淡淡,也恍如未见夜天逸的目光。

    圣阳殿外,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冷凝,就连漫天飞扬的大雪似乎都慢了下来。

    “七皇子?”德亲王再次轻声提醒。

    夜天逸缓缓从容景和云浅月牵着的手上移开目光,看向容景和云浅月的脸,二人脸上的神色如出一辙,他目光略过容景,定在云浅月的脸上。

    云浅月忽然转过头,对容景埋怨地道:“你送我的这件披风太沉了!”

    容景温润一笑,“沉了些而已,你忍忍,总比冻着强。”

    云浅月闻言撇撇嘴,嘟囔道:“也是!”

    夜天逸目光从云浅月脸上移开,落在她身上的披风上,上好的雪貂皮毛,洁白纯净,拖曳到脚脖处,雪貂本来就稀少珍贵,这样的一大块披风,大约用上好几块雪貂,而且显然做工精致,丝毫看不出是拼凑的,半个针脚都寻不到,看起来就如一片雪披在身上,极美。他眸光黑如一潭幽潭,潭底是万载寒冰,似乎要融合这天空的飘雪,冻结了那块披风。

    云浅月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手在容景的手里缩了缩。

    容景紧紧握住云浅月的手,看向夜天逸,温温淡淡地道:“如今皇上驾崩,二皇子身死,四皇子入狱,其他几位皇子年幼,太子扔在皇后腹中,这未来朝中之事,只能七皇子能者多劳了。景看如今七皇子气色不是太好,想必从昨日开始就劳心劳力一直未曾休息吧?”

    夜天逸闻言收敛起眸中的情绪,看向容景。

    二人目光相遇,一个黑不见底,一个清清淡淡。

    须臾,夜天逸从云浅月脸上收回目光,看着容景,沉静地道:“的确需要我劳心劳力,但有景世子能够尽心相助的话,天逸想来也许会轻松一些,父皇生前就仰仗景世子,以后更需要仰仗景世子了!”

    “景乃天圣臣民,自然会尽应尽的本分!七皇子无需多虑!”容景淡淡道。

    “景世子有这个心,如此为天圣,自然极好!”夜天逸话落,从容景身上移开目光,对文莱吩咐道:“文公公,去请母后来!”

    “是!”文莱立即应声,连忙去了。

    云浅月看着文莱的身影向荣华宫跑去,眸光微微眯了一下。姑姑本来应该带领后宫妃嫔哭灵,但是她因为生子果,身体本来就极差,昨日又奔波一趟,如今这样的大雪身子不堪重负,不在这里很正常。皇后是一国之母,如今老皇帝殡天,无论皇室的子孙里面谁做皇帝,她都是太后,宣读老皇帝遗旨是应该在,但她总觉得夜天逸喊她来,不单单是因为她即将荣升太后的身份。她除了这个身份外,肚子里还怀着太子,还是云王府的女儿。

    众人都不说话,静静等着皇后来。

    大约过了两盏茶时间,皇后的身影由众人簇拥着缓缓走来。

    云浅月转头看去,只见飘扬的大雪下,皇后身上一身正宫大红服饰,周身上下除了红还是红,与老皇帝的红木棺木相得益彰,在漫天漫宫闱飘的白雪下,红得夺目。她身边扶着她的关嬷嬷和身后簇拥的众人皆是一身素缟,更衬得她红艳鲜华。

    雪帘这时密集起来,距离得远,隐隐约约看清皇后的容颜和雪一样白。

    云浅月心里一疼,姑姑虽然厌恶恨怒老皇帝,但总归是夫妻,因为他,她在这宫廷二三十年。这大半生,踏出宫门的机会少之又少,看到的只有头顶这一方尺寸之天。如今他死了,先他一步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见到天。她的心境到底如何,只有她自己能体会吧!

    不多时,皇后一行人来到圣阳殿外,她停住脚步,首先看向灵棚内老皇帝的棺木。

    “母后!”夜天逸恭敬地喊了一声。

    皇后脸上没什么表情地从老皇帝棺木收回视线,看了众人一圈,从容景和云浅月身上停顿了片刻,眸光暖了暖,最后定在夜天逸身上,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七皇子,本宫来了,本宫看着如今这人都齐了,先皇有什么遗诏,宣读吧!”

    “是!”夜天逸应声,话落,看向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三人,吩咐道:“三位王叔,父王几日前交付你们手中的遗诏可在?拿出来宣读吧!”

    “是,七皇子!”三人连忙垂首,各自从袖中取出明黄的卷轴。

    云浅月看着三人,手里拿着一模一样的卷轴,卷轴是用一种特殊的面胶封着的,这种面胶的材料极为稀少,而且难制,若是有人开启之后,面胶的封口处就会有裂痕,但若是想重新封合上,面胶已干,不可能,若是弄新的面胶重新补一层的话,那么再小心,都会有痕迹。如今这三个卷轴半丝痕迹也无,显然从封合上之日后,再未开启过。

    这样看来,老皇帝何等费尽心机筹谋留了三份圣旨。夜天逸是否参与这圣旨封合?

    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三人拿出圣旨对看一眼,须臾,都恭敬地将圣旨呈给夜天逸。

    “父皇重用三位王叔,圣旨既然交给三位王叔,就由三位王叔来打开一起宣读吧!”夜天逸不接圣旨,淡淡地道。

    三人闻言撤回手,于是各自按住了衔接口,将捆绑的丝线轻轻一拽,粘合的面胶被丝线的拉力扯开,从头拉到尾,不多时,三道圣旨被解开。

    德亲王拿着圣旨看向云王爷和孝亲王。

    “德王兄先请!”那二人见德亲王看来,立即拱手。

    德亲王看了众人一眼,缓缓点头,将卷在一起的圣旨打开,他目光触及到圣旨里面的字迹一怔,抬起头,讶异地看了夜天逸一眼,夜天逸面无表情,他又看了容景一眼,容景面色清清淡淡,他眸光扫过云浅月,须臾,收敛起讶异,恭敬地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蒙天佑,掌天圣江山三十载。一生兢兢业业,不敢做半丝愧祖之举,虽尽心尽力,但仍犹有不足。晚景之年,再不复华茂,朕近日倍感体乏力虚,实乃大限之兆,再不能为江山分忧,为百姓解难。故立下遗诏,以巩固我天圣江山基业后继有人。”

    德亲王读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朕有十五子,大皇子早殇,二皇子虽有谋,却无智,三皇子晚折,四皇子有志,却无谋,五皇子、六皇子均受难伤折,七皇子自小脊骨刚硬,有智有谋,且天造英才,朕心属意七皇子也。其他皇子年幼,皆不是雕琢之才,故,没有天命,不提尔。”

    众人鸦雀无声,大雪簌簌而下,只有德亲王一人声音。

    德亲王再次顿了顿,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朕虽属意七皇子,七皇子也有智有谋,是朕之子孙唯一可塑之才,朕半生心血耗其一人之身,但时至如今,仍觉欠佳,还需历练,方能接替大任。故朕左思右想,朕大限之日,他为新皇,实不足耳。且,朕之皇后云氏,端重温婉,入宫多年,后宫未曾发生让朕忧愁之事,堪为母仪天下典范,幸她腹中怀有太子,有其母,子必恭。遂,朕亲立皇后腹中之子接替朕位,七皇子夜天逸辅佐新皇,封摄政之王。念新皇尚在腹中,不足以立世,朝中一切事物尊摄政王一人论处,念新皇之母体虚力弱,恐难承载江山之重诞下新皇,遂,朕圣旨后再立旨意,新皇若早殇,摄政王登基继位。”

    德亲王读到此处,众人连半丝喘息声似乎都不闻了。

    “朕苦劳一生,唯一憾事不是不能亲眼再看天圣江山再复始祖之繁荣,而是不能亲眼见朕和云王妃为一双儿女自小命定姻缘不成。遂,朕虽死,犹不瞑目。想来云王妃在天之灵当与朕一般想法,朕为不辜负天意,不负云王妃所托,思之想之,临终为朕之七皇子摄政王夜天逸和云王府嫡女云浅月赐婚。天逸大孝,朕心中知晓,遂不必三年不纳喜庆,一年足尔。”德亲王读到这里,再次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朕崩之日,摄政王接管朝政,德亲王、孝亲王、云王虽该到退日,但念之江山巩固,子民困顿,延迟退日,待朝业坚固,再行退尔。秦丞相这些年劳心劳力,朕心感知念之,但晚年心力有所不济,故,准其归隐返乡,景世子天降大才,华盖古今,官拜丞相。其余人,尊摄政王分遣,朕再不忧心。此遗旨三份,德亲王、孝亲王、云王人手一份,盖传国玉玺为效,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