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雷地火(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片刻,雪雾散去,人影渐渐露出轮廓。

    夜天逸和夜轻染看到了对面的云浅月,她也看到了他们,二人嘴角都挂着一丝血色。眸光相对,不知是雪比人白,还是人的脸比雪白。

    众人似乎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人人如泥像一般或跪或立,大气也不敢出。

    “月儿,你想毁了圣旨?”许久,夜天逸开口,声音暗沉,眉眼处笼罩了一抹黑色。

    “是!”云浅月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夜天逸看着她,忽然笑了,嘴角那一丝血迹尤为明显,“我知道你修习凤凰真经,知你武功已经步入最后一重,但也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你不惜动用最后一重催灭万物的天雷地火来毁圣旨?你可知天雷地火不大成,你妄自动用的后果?”

    “不过是一条性命而已!”云浅月冷漠地道。

    夜天逸看着他,面上的笑意转冷,比漫天飞扬的大雪还冷,“你不想嫁给我,已经到了不惜性命毁了圣旨的地步?月儿,你何时对我残忍至斯?”

    “夜天逸!你敢说这道遗诏的内容你事先不知晓?不顾我心意,立下圣旨,就该清楚后果。我云浅月也许什么都可以依人,都可以退一步,但这终身大事,休想!”云浅月冷冷地看着他,“我与你十年相知,十年相助,十年交好,但从来没说要嫁给你,你凭什么就用一道圣旨来决定我要嫁给你?我对你残忍?你如此才是对我残忍!”

    夜天逸面色一白,身子不由后退了一步,但他本来暗沉的眸子忽然掀起怒意,大怒道:“云浅月,这道圣旨是父皇所留,我事先并不知晓。”

    “你能不知晓?夜天逸,演戏不要太假!”云浅月看着他冷冷道。

    “演戏?”夜天逸挑眉,忽然嘲讽一笑,却是无尽怒意,“我想娶你,不是一日两日,也不是一年两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两岁半,比容景认识你早了整整两年半。云浅月,我想娶你之心,恨不得明日就娶,你明白吗?我若知晓这道圣旨,我做什么摄政王?我想做九五之尊,一朝天子,我没有他圣旨里面所说的什么大孝,为他守孝一年,我想娶你之心连十天都守不住。若我知道这道圣旨的话,我会比你先毁了它,改成我为皇上,下旨赐婚,明日就娶了你!”

    云浅月心里一震,冷意怒火被夜天逸这一番话顷刻间冻结。

    众人齐齐惊骇七皇子,不,摄政王,如今公然说出这一番话来。这样的话传出去,会有什么样的轰动效果,可以预料。他言明不想做摄政王,只想做皇上,他言明若是他为新皇,明日就要娶云浅月。这样的事情,古来罕有。

    容景眸光微微眯了一下,眼底须臾之间沉浸了一片黑色。

    不止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等人被夜天逸这一番话震住了,就连夜轻染也被震住了。同样被震住的人还有皇后。

    “云浅月,你如今还敢再说我事先知晓圣旨?”夜天逸似乎压抑着怒意,沉沉地看着云浅月,冷冷地道。

    云浅月抿着唇不说话。

    “德王叔,再宣读一遍圣旨!刚刚她没听清,让她如今再好好听一遍!看看这道圣旨是不是父皇亲手所下,背着我交给了你们。”夜天逸转头,对德亲王怒着命令道。

    德亲王身子一颤,被这样的怒意和戾气所慑,连忙恭敬地垂首,“是!”

    “一字一句,好好地读!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个字也不准错!”夜天逸又道。

    “是!”德亲王再次恭敬地应声,微颤着手拿起圣旨,声音带了一丝微颤,“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蒙天佑,掌天圣江山三十载。一生兢兢业业,不敢做半丝愧祖之举,虽尽心尽力,但仍犹有不足……”

    “别念了!”云浅月清声打断德亲王的话。

    德亲王的声音戛然而止。

    云浅月忽然甩开容景的手,转身就走。

    “站住!”夜天逸沉沉地出声。

    云浅月恍若不闻,继续向外走去。

    “本王说站住!”夜天逸再次沉沉说了一句。

    云浅月当成耳目闭塞,依然向前走去。

    “来人!将她拦住!”夜天逸死死地盯着云浅月的身影,清喝一声。

    他话落,瞬间四下涌出数百黑衣人,顷刻间拦在了云浅月的面前。这数百黑衣人皆是皇室隐卫。以隐主领头。谱一出来,就带着一股肃杀之气。漫天飞扬的大雪,似乎又冰寒了几分沉冷和肃杀。

    云浅月不回头,面色冰冷地看着眼前的隐主和他身后的数百隐卫,冷声道:“夜天逸,你确定你今日非要让我血洗皇宫?”

    “云浅月,你若是敢再走出一步,我就让你血洗皇宫又如何?别说血洗皇宫,就是你要血洗皇城都行!”夜天逸声音有些森森的冷意。

    “好,那我今日就血洗皇宫,顺便将这肮脏的皇城给你洗一洗!”云浅月冷冷丢出一句话,对着对面的隐主劈出一掌。

    对面隐主立即挥手接掌。

    “住手!”容景声音不高不低地响起,随着他声音落,月牙白水袖轻轻一扫,隐主顷刻间被打出了数丈。

    隐主倒退了数步,才勉强站稳身形,他黑衣黑面下的一双眸子有些灰色地看着容景。

    容景看也不看他一眼,对云浅月道:“我刚刚就允许你出手,让你受了重伤了,如今我如何还能再由得你?”

    云浅月猛地转头,死死地看着容景,怒道:“你不让我出手,不让我毁圣旨,不能由得我血洗皇宫,血洗皇城,那么你就让我嫁给他是不是?”

    容景蹙眉,看着云浅月,温声道:“你冷静一下!”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云浅月心中被怒火交织,只觉得火烧火燎的疼,她看着容景,牙齿几乎咬碎,“一道圣旨就要束缚住我的终身?容景,你是不是也想学你的先祖荣王,将我拱手相让?”

    容景面色一变,气息微微一沉,抿唇道:“别胡说!”

    云浅月看着她,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你别让我胡说,你觉得我说得都不对的话,那么你就去毁了圣旨!别告诉我你不敢,你是容景,天下什么事情是你不敢的?除非你不做而已。”

    容景蹙眉,一言不发地看着云浅月。

    “你去不去?”云浅月看着他。

    容景唇瓣紧抿,眸光青黑。

    “不去就滚开,别拦着我!”云浅月伸手用力地推了他一下,抬步就走。

    容景伸手扣住了她的手,声音低低地喊了一声,“云浅月!”

    云浅月脚步一顿,她从来没听过容景这样喊他,这样的一声,她形容不出这一刻里面包含的东西,以往他的声音都是温润的,温柔的,低浅的,宠溺的,爱惜的,可是从来不见这样一声,融合了内心深处,浓浓的某种东西。不知道别人听来是什么感觉,但她听出了潜藏的压抑和克制,以及深深的冷静和冷意,还有浓浓的意味和丝丝的无奈。

    无奈……

    她听到了不管多少东西,但中间有无奈。

    她本来压下去的怒火再次中烧,容景,你何苦无奈?为何还要隐忍?还当真要学荣王府的先祖荣王不成?她挥手去挣脱他的手,怒道:“松开!”

    容景看着她,微抿的唇瓣有些苍白,但依然稳稳地攥着她的手,对她轻声道:“云浅月,我不想点住你的穴道,所以,你乖一些好不好?凡事有我!”

    云浅月听到这样的声音,蓬勃的怒火顷刻间被倾塌了一个漏洞。这个人昨日什么也不管陪着她过及笄,这个人昨日允许她为夜天逸伤感落泪,这个人昨日陪着她去灵台寺为夜天倾做了一场法事,这个人昨日不惜大雪,用瘦削的肩膀背着她从达摩堂外一直到后山的香泉水旁,这个人今日早上还告诉她,让她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在,谁也将她夺不去。哪怕是圣旨,也不行。这个人……

    云浅月忽然闭了闭眼,对他道:“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待了,要待你待着,让我走。谁要拦着我,我三尺青锋,一条性命,即便身受重伤,也要趟出一条血路来。你,也不能拦住我。”

    “好!”容景这次答应的痛快,放开了她的手。

    云浅月睁开眼睛,抬步向前走去。

    皇室隐卫如密封的墙,挡在云浅月面前,一动不动。

    “夜天逸,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不让我走?”云浅月看着面前的隐卫,冷冷地问。

    “听完圣旨再走!”夜天逸沉声道。

    “不可能!”云浅月想也不想冷冷拒绝。

    “你不尊先皇,不尊圣旨,既然如此,就踏着鲜血出去吧!”夜天逸寒声道。

    云浅月本来被容景拦住的怒火再次涌出,她抬起手,但这一回还没等她出手,眼前一道月牙白的衣袖一闪,顷刻间一股大力打向她前面的皇室隐卫,同一时间响起数声惨叫。面前的数百隐卫尽数一半人被掀飞了出去,跌倒在几丈远的雪地上,有的打在宫墙上,身子从宫墙上滑下,裹进雪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