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两道圣旨(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众人鸦雀无声。

    夜天逸忽然笑了,看着容景,面色的冷沉和眸中暗涌顷刻间褪去,笑道:“本王不过是随意一提而已,毕竟这里所有人谁都没有景世子你的本事,景世子何必动怒?本王只想问问今日两份圣旨空白无用,只有一份圣旨,这样的事情该如何处置?景世子既然被父皇官拜丞相,统领文武百官。本王自然要听听景世子的意见。”

    “景如何还再敢说意见?多说多错而已。这样的事情千古奇事,而且又是遗诏大事。摄政王还是问别人吧!”容景声色淡淡地将话挡了回去。

    “父皇遗诏,除了本王外,就是你景世子了。而且先皇病重之时,本王监国,你就是辅政之臣。如今这里的所有人,包括德王叔、冷王叔、云王叔、哪怕被父皇恩准告老返乡的秦丞相,以及染小王爷、冷小王爷、容枫世子,所有人都算起来。也是不及景世子一言片语,本王虽然小有质疑,但也不过是说出了天下百姓的心声,毕竟在天下百姓心中,你景世子可是无与伦比的存在。而且你也反驳了本王,景世子之才,一张善辩之口,还怕本王质疑?如何不敢再说意见?本王想这里所有人大约都是想听听你的意见的。”夜天逸挑眉,话落,扫了众人一眼,问道:“德王叔、冷王叔、云王叔,你们是不是想听听景世子对此事的意见?”

    “是!”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三人连忙应声,整齐一致。

    “众位大臣们呢?是否也如本王和三位王爷一样想法?”夜天逸问向众人。

    “是!”众人也齐齐应声,无一人滞后犹疑。

    “你看,景世子,你的威望已经盖过天子和本王这个摄政王了!”夜天逸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无奈一笑,须臾,他放下手,刚要说话,眼前一道身影一闪,青影无声无息落在了他面前,他抬起头,看着青影,不等他开口,先问道:“出了什么事儿?”

    青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愧疚,“回世子,属下将浅月小姐跟丢了!”

    “跟丢了?”容景眉梢微凝。

    “是!”青影点头。

    “她身受重伤,你怎么会跟丢?”容景问道。

    “浅月小姐虽然身受重伤,但轻功却是不输,从皇宫出去后,属下一路跟着她出了城,刚出城后,忽然一阵风吹来,属下眼睛刮起了一片雪雾,属下眨眼之间,再睁开眼睛,前方就没了她的身影。”青影愧疚地道:“世子恕罪,属下无用。”

    容景抬手,将两只如玉的手指放在眉心处,轻轻揉了两下,道:“她应该是发现了你跟踪她,所以甩脱了你。”

    “属下已经很小心了,浅月小姐该不会发现才是……”青影道。

    容景笑了笑,叹道:“她猜测我必然会不放心她,定会让你跟着,即便她重伤发现不了你跟踪,但猜想你一定在她身后,所以甩脱了你。”

    青影闻言跪在地上不再说话。

    二人这一番话没有背着人,所以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景世子,这外面如此大雪天寒,月儿她独自一个人,怎生是好?”皇后面色焦急,“赶紧派人去找吧!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这可怎么办?”

    “皇后娘娘别急,景这就去找她。她今日被气坏了,这原也不怪她生气。”容景放下手,对皇后道。

    “你去找最好!”皇后点点头。

    “摄政王,景觉得先找人要紧,如今这样大的雪,她又身受重伤,你也不想她出事吧?”容景转回头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沉默不语。

    “今日这圣旨之事可是大事,依景看一道圣旨也是皇上的圣旨,不如暂时先遵循圣旨所言,各司其职吧!待空白圣旨之事查个水落石出后,再行定准。皇上生病时如何,还是如何。不能因此影响朝局,乱了超纲。”容景似乎想了一下,道:“摄政王,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以及众位大人,你们以为如何?”

    德亲王闻言连忙答话,“景世子说得对,老臣也以为理当如此!不能因此影响朝局,乱了超纲。”

    孝亲王也连忙点头,云王爷更是不甘落后连声附和。

    众人也都互相左顾右看地连连点头。

    群臣意见统一,这样也就是将好好的必须遵循的先皇遗诏,变成了一份临时诏书。

    “这样最好!”夜轻染也承认这是最好办法,看向夜天逸,“摄政王,我和弱美人一起去找小丫头吧?她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儿,我们都不用活了。”

    “染小王爷刚刚也受了伤了吧?大雪天寒,景一人去找就可以了。你若是再出了什么事儿,德亲王府的人和京城四十万兵马也不用活了。”容景摇摇头,看了夜天逸一眼,见他一言不发,他不再理会,对跪着的青影道:“走吧!”

    青影站起身,眼前已经没了容景的身影,他连忙身形拔起,追了去。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容景从原地离去,半丝风丝没掠起,半丝雪花没掀起,都知道景世子武功高绝,数月前在清泉山灵台寺以一人之力化解了一僧一道比拼内力,如今亲眼见到他出手和这一份原地离开不惊起片丝风丝的轻功,心底齐齐嘘然。

    夜天逸见容景离开,并没有说话,收回视线,将眸中溢出的情绪隐藏住,看了众人一眼道:“众位大臣都起来了吧?你们都是国之栋梁,对天圣,对先皇的忠心,先皇一直知晓,不必在此冒雪守灵了,若冻坏了哪一个,都是对社稷的损失。”

    “谢摄政王!”众人闻言齐齐站起身,这么片刻的功夫,已经有几名年老的大臣受不住,直打哆嗦。

    “从昨日到如今,几位兄弟姊妹一直在此给父皇守灵,父皇之尔等孝心,足以慰藉。也都起吧!”夜天逸看向六公主等人,又道。

    六公主等人的身子已经冻麻了,贴身时候的人连忙上前将以六公主为首的皇子公主们扶起。一个个脸色发白,嘴唇发白,有的人甚至连眉毛都挂了白霜。

    “其余的人都是先皇的枕边人,先皇在世时一直都对你们喜爱,如今先皇故去,你们身为先皇的枕边人理当为先皇守灵。”夜天逸看了那些后宫妃嫔一眼,淡淡道。他话落,有几人身子齐齐一软,昏倒在雪地里,他也不理会,抬步走向皇后,伸手扶住她的胳膊,语气和缓地道:“太后怀有天子,大雪天寒,父皇心疼天子,就不必守灵了,儿臣送您回宫。”

    皇后面色闪过一丝恍惚,二十几年皇宫岁月,她从芳华少女似乎眨眼之间就成了太后。

    “恭送太后!”众人声音响声震天。

    夜天逸在太后的恍惚中,扶着她离开了圣阳殿外,向荣华宫而去。

    一代帝王驾崩,圣旨匪夷所思地呈现两道空白,先皇遗诏变为一纸空谈,可笑可笑!